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炮灰女配大翻身 第010章 投诚

作者:烧柴煮咖啡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1-11-29 00:53:45

陈秀才看着秦老抠儿那气愤愤的模样,既想提醒他一下他闺女的本质,又带着几分隐秘的期待,希望这家伙能镇住他闺女。

怀着这种矛盾的心情,陈秀才默默地闭上了嘴。

秦虎子悄悄后退了几步。

看着爹爹和小程氏那般恩爱,他心里,隐隐约约有点儿不是滋味儿。

明明姐姐也还没找到呢,也不知是不是遇见了什么危险,怎么爹爹就不分青红皂白地直接认定了,一定是姐姐的错呢?

其实,在秦娇娘出嫁前,秦虎子一直很看不上秦娇娘。

她对继母小程氏唯唯诺诺,但不管她多么乖巧听话,继母从来没轻了在爹爹面前给她上眼药。

不管别人怎么欺负她,她都一脸隐忍,一副包子样儿,怎么看,怎么让人不爽。

秦虎子觉着,秦娇娘在小程氏面前这样听话,本身就是对亲娘张氏的一种背叛。难道她忘了,娘是被这个恶毒的女人气死的吗?

最可恨的是,她竟然做下那样丢脸的事!跟秦贵田勾勾搭搭,不清不楚……她活着,简直就是自己的耻辱!

秦虎子从来都不愿也不敢相信秦娇娘的辩解——既然不是你主动勾引,秦贵田为什么不去骚扰别人? 首发网址htTp://m.luoqiuzww.cc

直到姐姐出嫁了,那些个风霜刀剑,哗啦啦直接落到自己头上,他才稍微体会到了几分姐姐当年的处境。

爹爹自从有了金宝,就不再重视自己这个唯一的独苗了。甚至,在有些时候,爹爹待秦贵田和秦满仓这两个外人,比待自己还要好上几分。

秦虎子满心迷茫和委屈,但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得去找姐姐!

万一姐姐也被绑在了什么地方呢?爹爹只顾着骂姐姐,居然一点都不关心她有没有遇到危险……

姐夫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这种时候,难道不该赶紧去找自己的老婆吗?

秦虎子忍不住凶巴巴地瞪了陈秀才一眼,这才带着点儿气呼呼的模样,匆匆走掉了。

一群人里,除了陈秀才,只有秦满仓一个人注意到了秦虎子的悄然离开。

秦满仓并不相信捣鬼的是秦娇娘。

她若是真有这样的本事,从前就不会那般隐忍,任凭秦贵田那样欺负。

娘亲的说法,也就能骗一骗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秦老抠儿罢了。

不过,秦满仓懒得管他们之间的事儿。

只要不惹到自己头上,也别少了自己那一份儿好处,别人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别把这个家给败了就行。

秦金宝跑得飞快,不到两刻钟,就把村里的范郎中给带了回来。

范郎中给秦贵田和小程氏两人都把了脉,看了诊,收了十五个铜板的诊金,还留下了两张药方子。走之前,范郎中意味深长地看着秦老抠儿,低声劝道:

“老秦大哥呀,这过日子,还是得有商有量的。毕竟家和万事兴哪!对着老婆孩子,可不兴下这么重的手啊!”

“我……”秦老抠儿百口莫辩。

恰在这个时候,秦虎子扶着秦孟真进来了,秦孟真的脚步踉踉跄跄的,见到范郎中,秦虎子大喊一声:

“范郎中!快给我姐瞧瞧!”

范郎中撇开了还想说点什么的秦老抠儿,去给秦孟真把脉。

秦孟真嘴里嘟嘟哝哝地低声训斥秦虎子:

“我没事儿,就是之前喝高了,被风一吹,就觉得脑袋有点儿晕乎,胃里也有点难受。吐一吐就好了!你这兴师动众地,瞎折腾什么呀……”

范郎中闻到秦孟真身上浓重的酒味,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再给秦娇娘把脉,脸上的神色就更难看了,他提笔“唰唰唰”写下两张药方:

“你这脉象有点特殊啊。这不大像是醉酒,倒像是吃错了东西,中了麻药了。

来,我给你写个醒酒汤的方子,回头喝喝试一试。

这一张呢,算是有备无患。若是喝完醒酒汤就没事了,就不用吃。

若是喝完醒酒汤还是觉得头晕,就抓一副煎汤服用。冷水下锅,三碗水煎成一碗水,晾凉了喝下去。

吃完这一副药,若是还觉得难受,就再来找我。”

陈秀才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难道,秦娇娘喝的酒里头,还下了蒙汗药?

那她还能把秦贵田和小程氏都给撂倒了?

这也太生猛了!

范郎中看了看秦孟真脸上的旧伤痕,对着秦老抠儿又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

“孩子大了,就算犯了什么错,也不适合动手了。”

秦老抠儿觉得自己太冤了,简直要屈死了的节奏。但范郎中却只点到为止地劝了两句,愣是没给他解释的机会,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自顾自地走了。

把个秦老抠儿气个倒仰。

秦虎子交代了陈秀才一声儿:“姐夫,你照看着点儿我姐。”便跑去熬醒酒汤去了。

陈秀才在秦孟真似笑非笑的目光之下,硬顶着头皮发麻的感觉,挤出来一副心疼的表情:

“娘子,你受苦了!”

秦老抠儿把一肚子被误解的怒火都撒向了秦孟真:“死丫头!你死到哪里去了?”

秦孟真一脸懵懂:

“爹爹,你怎么这么大的火气?莫非是相公惹你生气了么?我这不喝多了吗?怕把这屋子弄脏了,就出去找地方吐去了。”

“你哥和你娘是怎么回事?”

“我没见着我哥呀。大哥二哥都没见。我娘说给我煮醒酒汤去了,不过我没等到她回来,就突然特别恶心……”

秦孟真一脸坦然。秦老抠儿死死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想看出她说谎的证据来。

只是瞪眼瞪得眼眶都酸了,也没看出哪里有破绽。

除了这态度太过自然,一点儿都不怕自己之外,一丁点儿反常之处都没有。

秦老抠儿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若不是秦娇娘干的,就说明家里还是进贼了!这贼还欺负了小程氏,贵田说不定是为了他娘,才被揍成那样的!

陈秀才愈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他殷勤地扶着秦孟真,脸上挤出来一个带着颤抖的笑容,悄声对秦孟真耳语道:

“娘子,你想做什么就尽管放手去做,为夫绝对站在你这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