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白水不但是个忠心的暗卫,还是件贴心小棉袄。

既然自家主子铁了心要以一己之力,制服这匹傲娇的马王,那她一定全力做好辅助。

所以,她赶紧让一起来的同僚清理现场,把那些不应该靠近的马奴扫到一边,点好昏睡穴。

好了,现在二位可以尽情嘶吼。

不远处已经看傻的言笑和涤音。

涤音:“……”什么情况?

言笑:“……”难道这是魏紫制服马王的策略?瞧着——还挺特别的。

魏紫被颠得披头散发,喘气如牛。

她眉眼一厉。

马王成功激出了她骨子里的血性!

驯马的关键无非就一点:比谁熬得住。 记住网址m.luoqiuzww.cc

所以一般的办法就是先把马饿着,等饿得差不多了,就骑它磋磨锐气,必要时用马鞭狠狠抽,直到它身心俱疲,熬不住屈服。

如果在平常,魏紫可能会用这个办法。

但现在她没有时间,等不到马王身心俱疲。

于是,她咬紧牙关努力不让骅骝甩下她,又无比艰难地找到骅骝躯体某处,一匕首刺了下去。

她刺的地方是控制马运动神经的,能在最短时间内削弱马的战斗力。

骅骝吃痛,怒火万丈:你竟敢伤害寡人!

它使尽全力想把魏紫甩下来,却悲剧地发现,自己的力气一泻千里,它再也不是威猛无比的马王了。

你、你、你对寡人做了什么?!

魏紫当没瞧见骅骝的愤怒——其实也不用瞧,这匹嚣张的马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敢动寡人,寡人弄死你”。

魏紫没给它这个机会。

趁着骅骝喘气的功夫,她又艰难地取出银针,快准狠地刺入了它头顶的要穴。

骅骝顿时眼冒金星,有点晕……不,很晕!

魏紫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大汗淋漓,整个人好似从水里捞出来一般,不用骅骝甩,她也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亏得白水眼疾手快。

一人一马开始大眼瞪小眼。

骅骝: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有本事我们公平对决!

魏紫:呵呵,兵不厌诈。你,带着这里的马帮我去救人,否则我就用催眠术了,你不干也得干!

骅骝:你用啊你用啊!寡人要是缩脖子,寡人就是鳖孙!

魏紫取出了银针。

银针在落日余晖中闪过一道妖冶的光。

骅骝:……!!!

你、你用刀,不准用针扎寡人!

魏紫冷哼一声:是你让我用的,谁不用谁就是鳖孙!

骅骝“嗷呜”一声,惊得魏紫差点扎错地方。

你是一匹马,不是一条宠物狗!

骅骝本能地想跑,可它被魏紫封了穴道,跑就变成了四肢趴地、撅着屁股往前拱。

堂堂马王……哎,没眼看。

魏紫捏着针,阴森森道:“干不干?”

骅骝:“不、不想干……你把针拿开!”

“白水,输点内力给我。”魏紫也发了狠,这傲娇货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白水立刻做自家主子的贴心小棉袄。

魏紫有了力气,决定再接再厉,完成最后的临门一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