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六章:宝石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5-28 21:47:47

身处任务世界内,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场面,例如眼下,这名淡定走来,面戴先古面具的暗杀者。

这是哪个势力的暗杀者,现在已经不再重要,对方为何能使用先古面具,才是苏晓更想知道的,当初他为何放先古面具离开?原因之一是,这准原罪物很能‘吃’,而且进入了原罪增长阶段,属于既能‘吃’,又不干活。

可眼下这名步伐从容,迎面走来的暗杀者,竟成功使用先古面具,看起来,还不是付出本源灵魂一类的代价,这就非常有趣。

作为先古面具的缔造者,苏晓感觉,这暗杀者,比先古面具更具备研究价值。

此刻,在黑巫师·卡斯珀的视角中,他眼前的一切都透出血色,这是戴上先古面具的特有视角,作为使用这准原罪物的代价之一,在戴上先古面具的一刻,他会被持续吸收生命力,这也导致,他成为了虚空·药师公会的熟客。

卡斯珀在心中计算着距离,再有五步,就到了他的最佳杀伤范围,越是到这时,他的思维越清晰,不过首次暗杀灭法者,他还是有几分亢奋感,这可是被猎人公会与奥术永恒星双重悬赏的目标。

卡斯珀已准备好激活自己的代表性能力「暗噬」,这能力会以他为中心,持续向周边喷发暗物质,对周边20米内的目标,造成超多段攻击,并且是肉体伤害+灵魂伤害+精神伤害的三重暗物质穿透类伤害,如身处卡斯珀周边3米内,暗物质的贯穿频率,将从每秒2~3次,飙升到每秒18~20次。

再加之,卡斯珀的五枚指环,以及其他几件珍贵饰物,都是提升暗物质的威力与穿透力,他这一击,在猝不及防之下,有三成概率瞬秒同等实力梯队的绝强,哪怕没瞬秒掉,身躯也会被暗物质贯穿到破破烂烂,后续死于卡斯珀手中。

用这招,黑巫师·卡斯珀杀死过四名绝强,这可是绝强者,已是很惊人的战绩,在获得先古面具后,卡斯珀在前不久,更是曾凭「暗噬」能力,瞬秒过一名绝强,哪怕对方只有绝强下游,但也是很强的战绩。

人声喧闹的传送等候大厅内,卡斯珀继续前行,三步、两步,一步……就是现在!!

黑巫师·卡斯珀的气息突然爆发开,他似乎都看到那灭法者的身体被暗物质贯穿到破破烂烂,随后死在他手中,这让他眼中的快意已经开始掩饰不住。

‘死!!’

以黑巫师·卡斯珀为中心,液态或碎片状的暗物质喷发开,苏晓、布布汪、阿姆、巴哈、阿兰娜当即被喷溅到全身破洞,在暗物质进一步扩散后,空间塔的等候大厅内血肉横飞,物质剧烈喷发的中心处,卡斯珀脸上逐渐浮现暴戾的笑容……

“老大,你说他在想什么,是不是已经把咱们团灭了,他才笑的这么开心。”…

一道陌生的声音,忽然传入卡斯珀耳中,这让他脸上的暴戾笑容当即僵住。

没错,卡斯珀方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象,什么完美伪装,淡定接近目标,最后一记华丽绝杀,全部都是幻象。

真实的情况是,时间倒退回10秒前,黑巫师·卡斯珀向苏晓走来,一步、两步、三步后,先古面具上百根猩红触须,同时刺入卡斯珀的头部,卡斯珀当即身躯挺到笔直,然后像一根木棍般,直挺挺的,邦的一下倒下去,之后他做过最大的挣扎,就如同上岸的鱼般,抽搐了下身躯。

此时的情景是,先古面具已从黑巫师·卡斯珀的面部,转移到他胸膛中心处,镶在上面的同时,一根根猩红触须刺入到卡斯珀的身体各处,让卡斯珀口吐白沫的无意识身体痉挛。

从始至终,苏晓都没动过哪怕一根手指,他甚至没放出精神波动一类,他只是看了先古面具一眼而已。

晚八点,夜城的一栋豪宅内。

这栋豪宅已有段时间无人居住,苏晓原本打算尽快去古王城,但通过传送塔内的工作人员得知,古王城那边已临时封锁空间传送,对于其他区域,这是大事,但对于混乱的古王城而言,这是家常便饭,一定是城内的几大势力又剑拔弩张,准备打一场。

用「灭法传送阵」的确能无视古王城的空间封禁,甚至将其轰碎,但随后要面对的,就是古王城所有势力的围攻,那地方,黑暗神教想建立分部,都得一天挨上几个大耳光,冒然招惹这群疯子,不值得,等后续情况紧急时,再招惹也无妨。

明早那边的空间封禁就会解除,今晚苏晓不准备离开夜城,他要弄清楚,这黑巫师是哪边派来的暗杀者,倘若是因为悬赏来暗杀自己,那属于小事,可如果是星空研究会那边派来,就要考虑怎么报复回去。

温湿的酒窖内,灯光明暗不定了下,黑巫师·卡斯珀逐渐睁开双眼,抬头环顾周边后,发现自己被束在一张座椅上,双手反绑在背后。

阿姆拎着嗜血战斧,站在卡斯珀身后,随时能一斧砍下他的脑袋。

“大家时间都很宝贵,我们长话短说……”

巴哈的话刚说到一半,卡斯珀直接说道:

“咳~,我是暗系巫师卡斯珀,今年400多岁,具体年龄忘了,应该快到中年,这次暗杀的目的,是猎人公会和奥术永恒星的赏金,无关个人恩怨,我的猎人铭牌和悬赏凭证在酒店房间里,那酒店在市中心向北走的第三条街,是家服务暗杀者的特殊酒店,我住的房间号是4009,电梯上到四楼,走廊往右走,最里面的一间,我还有1多万灵魂钱币的资产,存在地精商会的银行里……”

卡斯珀说的格外详细,这是怂了?并不是,这些情报虽都是事实,但对于他来讲,并不是值得死撑的秘密,还不如直接吐露出来。…

至于出卖猎人公会,这是中立势力,承接任何委托的同时,也不会庇护来此接受委托的猎人,猎人无需对公会的事,有半点保密与偏袒,与之相对,公会也不会帮猎人报仇一类,从始至终,二者都不是上下级关系,是界线明确的合作。

“你倒是挺识时务,说说看,你是怎么才能使用先古面具的?”

“这东西原来叫先古面具吗。”

卡斯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暗杀者没有烙印,自然查看不了先古面具的属性,只能逐渐摸索这面具的使用方式。

卡斯珀沉默了几秒后,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认为,我在猎人公会做了这么多年的猎人,为什么只剩1万多灵魂钱币的存款了。”

说出此言,卡斯珀一阵懊悔,他之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甘情愿的把各类资源,都给先古面具吞噬,并且还专挑难对付的悬赏。

此时想来,这是他戴上先古面具的瞬间,就注定的事,这面具能力强大的同时,也会蛊惑持有者的心智,已经很接近完全体的原罪物了。

“你们不能杀我,如果我死了,你就会被这面具盯上。”

卡斯珀亮出了最后的依仗,没有人愿意被一件即将成为原罪物的器物盯上。

“嗯,你说的对,你还不能死。”

听闻苏晓此言,卡斯珀心中算是松了口气,可下一秒,坐在对面的苏晓单手抬起,位于卡斯珀胸膛处的先古面具,当即被吸附过去,然后让卡斯珀惊到目眦欲裂的事情发生。

苏晓右手握着先古面具的正面,另一只手拿着个水晶瓶,随着他包裹着晶体层的右手发力,一种半透明的液质物从先古面具内渗出,滴落到下方的水晶瓶内,这些液质物,赫然是一种混合性「特殊源质」,是先古面具吞噬各类稀有资源后,所转化而出,后续会自行吸收掉,从而壮大威能。

没一会,木质的先古面具,就变得干巴巴,从始至终,面具内探出的猩红触须,都没敢缠上苏晓的右手或小臂,只能无意义的扭动挣扎。

“滚吧。”

苏晓随手丢掉先古面具,先古面具立即隐没,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不仅没表现出愤怒一类,反而是赶快开溜。

此刻在看黑巫师·卡斯珀,他的双眼瞪大,嘴也毫不自知的张开了几分,满脸都是被刷新了认知观的模样,也难怪如此,在他持有先古面具期间,真的是像大爹一样供着,每次用手拿起,都得是客客气气。

卡斯珀看着对面几米外,坐在木椅上的灭法者,这次,他心中是真的有些慌了。

“我这个人其实很讲道理。”

苏晓说话间,青钢影能量从他右脚底蔓延,在地上构成一幅召唤阵图,【贪婪的生命树】的树灵被召来。

看到这颗生命树的树灵,卡斯珀发现,这东西和先古面具有些相似,虽不是真正的原罪物,但也只差一筹而已。…

苏晓将水晶瓶内的混合性「特殊源质」,倒在树灵蔓延而来的根系上,这些「特殊源质」过于斑杂,因此让生命树吸收,从而结出「生命果实」,这才是稳妥的方式。

“五颗。”

苏晓开口,他的意思是,算上【贪婪的生命树】原本欠的一颗「生命果实」,这次提供的「特殊源质」,对方要以四颗「生命果实」来报答。

树灵的根系涌动,意思为,苏晓的要求,超出了它的能力范畴,但被苏晓面无表情的盯着看了几秒后,树灵退让了,表示后续会把五颗「生命果实」乖乖奉上。

苏晓抬了下手,示意【贪婪的生命树】也可以衮了,并非他对【贪婪的生命树】与先古面具态度恶劣,而是面对这两个家伙时,必须保持气势的绝对上风,否则就可能遭到反噬。

树灵隐没到空气中,随后不知去向,对面黑巫师·卡斯珀的面色晦暗,已是心生几分绝望,知道今天必死无疑,他依仗的先古面具因果纠缠,直接是挨了一记大耳光,并且还是挨了耳光后,忍气吞声的离开了。

“我们刚才聊到哪?”

苏晓从一旁的酒架上,抽出一瓶酒,感觉这酒还行,他打开品尝了下,和元素佳酿没的比,但酿造经验上,还是值得称赞的。

“你刚才说,你其实很讲道理。”

“哦,对,我是这么说的,所以你感受,我讲道理吗?”

苏晓刚说完,卡斯珀身后的阿姆,把战斧抵在他的后颈上,感受着锋利的斧刃,卡斯珀心甘情愿的说道:“依我看,白夜先生你很讲道理。”

说完,卡斯珀还微笑点头确定了下,他虽是绝强,但更精于暗杀,综合实力方面,其实也就是绝强偏上,外加上限止步于此,以及作为巫师阵营的叛徒,卡斯珀毫不在意强者风范一类。

成功以理服人后,苏晓问道:“我和你无冤无仇,这对吧。”

“对。”

“但你为了一己私利,却要取我性命,这对吗。”

“不对。”

“嗯,既然是你先招惹我,我花些灵魂钱币,让风海大陆的海族,把你囚困在海之底的虫窟,被腐败海虫啃噬个几百年,以解我心头之恨,这也合情合理吧。”

苏晓在风海大陆那边,与兽族的关系一般,毕竟他斩了老兽王,不过他与老兽王是正面死战,兽族不会因此报复,至于海族那边,苏晓与海族一直敌对,可到了离开风海大陆前,他与海族关系自然而然缓和了,甚至于,他和海王虽没见过面,但双方心照不宣合作过,属于未曾见面,但彼此都高看几分。

听完苏晓语气和善的叙述后,卡斯珀的脸色开始不对,倘若其他人这么说,他只会当作是威胁。

可面前的是灭法之影,这些家伙能做出什么,真的不一定,那些先代灭法的事迹,在女巫界流传的很广,尤其是,其中某名女灭法,频频骚扰上一任的月女巫,女巫向来记仇,但这事却忍了,属实不想和史上最恶劣女灭法有太多纠葛。…

“去委托海族,得花不少灵魂钱币,依我看,其实没这种必要。”

卡斯珀说话间,已经作出决定,找个机会自尽而亡,避免生不如死。

“其实,我这个人很有怜悯之心。”

“?”

对面卡斯珀一脸懵逼的看着苏晓,若非双手被缚,他都会拍拍耳朵,感觉自己听错了。

“我准备既往不咎。”

“??”

卡斯珀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我这么慷慨的饶你一命,你签个契约,帮我做一件事,这要求不过分吧。”

听到这话,卡斯珀眼中浮现不一样的神采,因为他看到了度过这绝境的希望,以及,对方说签个契约,在避免遭到契约惩戒方面,作为背叛者的卡斯珀,很在行。

苏晓取出一张血色羊皮纸,随着契约展开,契约羊皮纸漂浮到卡斯珀前方,并附着在他胸膛上,在一阵灼烙感后,契约羊皮纸回到苏晓手中。

“既然你已经很有诚意的签订了契约。”

苏晓示意阿姆,给卡斯珀松绑,阿姆解开内部盘结了几百种术式的缠缚物。

“这就算是……签契约了?”

卡斯珀很诧异,他以前真就没见过,这么强效的契约签订方式,实际上,连看一眼就能签订的契约,苏晓都有,只是这种契约构成费用太高,外加束缚力不太行。

“契约内容其实并不复杂,你帮我把一件原罪物送到黑暗神教的大本营,幽暗教堂,无论是交给深渊大主教,还是他的手下,都可以。”

听到此言,刚有种劫后余生感的卡斯珀,至少愣住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虽说心中犹如五雷轰顶,但他只能硬着头皮问道:“送什么样的原罪物。”

“你自己选。”

苏晓拿出「原罪之书」,将其朝向卡斯珀,「原罪之书」翻开,呈现出第一页的「收藏家」,第二页的「死灵之书」,第三页的「幽冥骨戒」,第四页的「猩红权杖」,以及被迫排到第五页的「灵魂王冠」。

看到这一幕后,卡斯珀脑中当场就嗡的一声,他并不想选,但那隐隐要激活的契约惩戒,让他知道,他对契约的把控,在契约大师面前,简直是自不量力。

苏晓之所以留卡斯珀一命,就是这个原因,对方获得先古面具后,逐渐有了原罪抗性,长时间戴着原罪物必死无疑,但临时持有几天,将原罪物送到黑暗神教那边,还是没问题的,至于随后怎么逃命,就看他自己的能耐了。

在卡斯珀格外艰难的选择中,死灵之书的波动从「原罪之书」内传出,苏晓将其放出,而深渊大主教那边,是否有使用原罪物的可能,这无需担心,苏晓是这些原罪物的持有者,那边哪怕高度契合,也甭想使用,除非像苏晓对付沙之王时一样,他自己故意中断大半和「灵魂王冠」的因果联系。…

眼下的情况是,黑暗神教那边收到原罪物后,除了戴上痛苦面具,以及巨量的损失外,不会有任何收益。

带上「死灵之书」的黑巫师·卡斯珀离开,至于他是否知道黑暗神教大本营·幽暗教堂的位置,这倒是不用担心,作为巫师阵营的叛徒,难免会和黑暗神教有所交集。

出了酒窖,来到豪宅二楼,苏晓刚落座,巴哈就从窗口飞来,道:“老大,有人来拜访。”

听到此言,苏晓有些疑惑,这栋豪宅是他随便选的,见至少一两年无人居住,才临时借用一晚,这种情况下有人来拜访,让他想到,此人在夜城的势力,绝对是手眼通天。

没一会,一名身着黑褐色皮衣,长裤有几分褶皱的男人上楼,他脖颈与下半边脸上围着深红的面巾,腰间的皮带上,插着把象牙白握柄匕首,他剃着干练的寸发,脸上与头上有不少细微的疤痕,其中一道最明显的,贯穿了左侧脸颊、左眼,一直蔓延到头顶。

此人有些风尘仆仆,但身上也有着难掩的血腥气,那双瞳孔隐隐透出血色的眼睛,犹如黑夜中的饿狼,凶狠又专注。

来人落座后,拉下挡住下半边脸的面巾,露出短胡茬,脸上逐渐浮现笑容的说道:“白夜先生,幸会。”

不用想都知道,此人是地下世界的人,事实也的确如此,这是白牛所掌控地下势力的二把手,被称为血腥刽子手的卢修斯,他和白牛的关系非同寻常,双方还都是小人物时就结识,一同打拼到今天的地位。

白牛势力中,除了作为老大的白牛外,就是‘二当家’卢修斯最有权势与手段,再之下是白牛他妹尼琳,更之后则是‘三当家’泰斯。

泰斯对白牛忠心耿耿,上次对奥术永恒星出手,泰斯就在场,而二当家·卢修斯,此人有反骨的事,白牛自己都知道,可如果这两人反目,那么白牛势力将会分崩离析,当这势力没了,白牛与卢修斯都不会有好下场,并且用不了多久,两人就会因孤立无援,死在仇家的围攻中。

这就带来很有趣的一幕,白牛与卢修斯表面亲如兄弟,背地里都想除掉彼此,可事实却是,他们绝不能除掉彼此,那是自掘坟墓。

卢修斯来此拜访的原因是,夜城有他不少生意,他在这也算是挺有势力,后续苏晓有什么需要,只管来找他。

试问,狠如饿狼的卢修斯,为何这么客套?原因是,之前苏晓为了让圣焰药师的名气在虚空内快速崛起,从而达成奥术永恒星邀请圣焰药师的计划,必须在虚空大量出售圣焰药师调配的药剂。

圣焰药师在虚空出售药剂的渠道,就是白牛势力,为了加快这一进度,苏晓放弃了药剂售卖所能带来的收益,而这些收益,基本都到了白牛他妹尼琳,以及卢修斯手中。…

现在卢修斯知道苏晓来到夜城,自然願意来拜访,并表示,後续有药剂方面的合作,還可以找他。

对于这合作,苏晓不准备拒绝,如果卢修斯能出材料,调配场所,他不介意与对方合作一次,最多是调配个几百瓶药剂,让对方帮忙出售,这次他可是要拿分成的,最少六成以上。

并且卢修斯作为本世界的地头蛇,后续对付黑暗神教,能带来不少便利。

初步谈妥合作后,卢修斯离开,忙碌到现在,苏晓准备吃个夜宵,可就在这时,提示出现。

【检核到你持有「灵魂宝石」,并已将「灵魂宝石」镶嵌至永恒级武器·斩龙闪,此行为,已触发「灵魂宝石」被加持的契约效果。】

【因灵魂大师主动加剧此契约效果,你将提前触发此契约。】

【你将被强制传送至灵魂大师处,签订灵魂契约,签订此契约后,你将以付出一定灵魂为代价,得到「灵魂宝石」的使用权,且在你死后的所有遗存物,将自行献祭于灵魂圣殿,交由「灵魂大师」处置。】

【以上爲单向契约,除去你将被强制传送至灵魂殿堂之外,其余内容是否同意进行,你可自行作出决策。】

【警告:灵魂大师所在的灵魂殿堂,并非中立区域,身处此区域内,无任何公正性限制。】

【因本次强制传送即将开始,灵魂大师已经可通过「灵魂宝石」,洞察你的部分资料。】

【检核到,灵魂大师正在洞察你的灵魂强度与灵魂特性能力。】

【你的灵魂强度为:890点。】

【你具备三重斩魂效果(刀术、断魂影、灵魂宝石)。】

【灵魂大师正在尝试中断本次强制传送。】

【本次强制传送,不可单方面中断,如你同意,本次传送将停止。】

【你已拒绝终止传送,本次传送继续。】

【你即将抵达灵魂殿堂。】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