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乱世书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一家三口

作者:姬叉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4-07-15 22:40:34

现在的气氛变得特别奇怪,夜无名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赵长河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莫名其妙变成了这种一家三口的氛围,而且还是离异夫妻、恩怨交缠。

只能说飘渺九幽她们搞出个孩子的手段真的毒辣。

要说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其实也没那么干净。至少洗面奶也不止抹一回两回了,赵长河身上什么地方她都看过,哪里有颗痣她都知道,惯用什么姿势都一清二楚。

这就与别人无关了,完全是赵长河这个神经病与众不同,至少夏龙渊等人得到天书不会想着往上面抹那种玩意儿……抽到她的眼睛也是赵长河自己的气运,她夜无名对其他任何穿越者都不可能随身盯,哪来这么多屁事。

而赵长河内心深处对她打着怎样的主意,夜无名心知肚明。

如此前尘,如今相对而坐,氛围分外怪异。

过了好半天,夜无名才硬邦邦地道:“对付天道,我想星河依然是个关键点,若羽需要一场快速的提升。岳红翎之前教的剑法给若羽打基础很合适,比我都合适,毕竟若羽本质是把剑……但后续想要进阶的话,岳红翎那套就不是太适合了,若羽终究是星河,星河有星河之意,没有人比我适合她。”

赵长河板着脸道:“你的意思,让若羽跟你学习一段时间?”

夜无名不去看凌若羽,僵着脖子道:“当然。”

赵长河用指头敲敲桌子:“星河之意是我补完的,你未完之意是我完善的。你能教的我也能教而且我们这边能教的东西比你广博多了,飘渺那套你会吗?九幽那种源初混沌你有吗?凭什么就必须跟你学?”

“就伱?”夜无名嗤声道:“就凭你现在还没我强。别的不说,区区衣服带不进剑里这点小事你们都解决不了,就这点水平,别把我女……别把若羽带废了。”

赵长河觉得这真像女频带球跑,回来之后霸总说小宝跟着你能得到什么,挤在出租屋里?如果自己是女主,多半该说小宝就是我的命,你要抢她我就跟你拼了。

然而自己不是弱气女主,筹码可多了:“那是因为我还没去问九幽,她多半能解决。”

夜无名知道九幽肯定能解决。赵长河说得倒也很对,她单独或许强于任何人,可赵长河一方的人凑起来就必然比她广博,只能说赵长河这种一鞭统三界的手段太赖皮了,她从地球摇人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还有这种展开。

但总不能被他这么一说就放弃吧……夜无名还是继续坚持:“夜九幽也不如我强。有种让她和我打一架。”

“教人的水准和硬实力又不是一回事。”

“我教人也是得到过证明的。”

“证明在哪呢?”

“你。”

赵长河简直气笑了:“你怎么好意思说这话的,你教我的东西加起来有三句话吗?老子就没见过你这么狗的随身老爷爷。”

夜无名立刻道:“你看,区区三句话都能教出一个御境三重的强者,谁见过这么犀利的老师?”

凌若羽在一边乖巧坐,听爹娘吵架,捂脸。

赵长河不要脸她是心中有数的,只是没想到这位自己并不熟悉的娘亲也是这么不要脸。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赵长河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好了好了,不跟你胡搅蛮缠。你要和若羽相处,大可下界去人间,为什么非要把若羽送到这里来?”

夜无名倒被说得怔了一怔,她似乎从来没考虑过这個问题。

是哦,为什么不下界去?难道是怕下去了要被围殴?

“难道怕下去了要被围殴?”赵长河也在这么问,冷笑不已:“上古夜帝,当今天道,就这?”

夜无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看我有什么用?”赵长河淡淡道:“你知道我这次来夜宫是什么情况么?”

“怎么?”

“我瞒着她们突兀前来的,就为了单独来和你谈谈,估摸着回去要挨揍。”赵长河冷笑道:“我本来可以纠集大家一股脑儿打上来,但我没有这么做……独自来这里,反倒是把自己的安危置于你的一念之间,我都敢这么上来,你为何不敢下去?”

夜无名冷冷道:“你有什么安危?难道我会无缘无故杀你?”

“这可很难说……如果说你不会杀我,那也不是因为你心里对我有什么情分可言,而是斟酌利弊,觉得不能在外事未定之前和我们翻脸。但你可以控制我,或者以我为质,收服我的势力。”

夜无名听着忽地有些气闷之感。

这是对她行事风格的判断,确实也没什么错误……但她真的没这么想过!在赵长河沉睡的这些年,她都没有出手对那些女人各个击破,何况赵长河醒来的今天。

可这话怎么说难道说我还真是因为有什么情分,所以没这么想?

却听赵长河续道:“当然,我还是认为你不会这么干,所以我敢来。那么……夜无名,你敢去么?”

夜无名沉默。

其实她心知肚明赵长河藏了一句话一直没敢直说——什么谁去谁那里,真对孩子好的话,最佳方案当然是给孩子一个家。

赵长河等了一阵,没等到夜无名的回答,便又自顾道:“算了,我此来并不是和你讨论若羽的学区教育,该怎么决定是你的事,我不多置喙。我此来主要是想和你对接一下天道之事,不要总是靠猜靠默契。上一次能猜中你的行事,及时阻止你们同归,真只能说我太了解你,但这不靠谱。”

夜无名终于“嗯”了一声:“你说。”

凌若羽托腮坐在一边,觉得娘不是爸爸的对手。这个情况出现在自己现身之后,感觉娘就有些神思不属,很失水准。

赵长河道:“之前问你,天道与你的修行如何,你只答了你的,天道呢?祂这种修行,如果有个名目,该叫什么?”

说到这些,夜无名也终于正常了点,答道:“我们的修行等级,只是我们这个天书位界的自我划分。祂是天书之外的生命,修行与我们并不相同,不按我们的分级。以我个人之见,无论是修玄关、启秘藏,还是驾御天地、掌控法则,终归还是界内之事,若能够彻底超脱,或可借佛家说法称之为彼岸。”

彼岸境界……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命名,这只是夜无名的自定义,但确实很合适。

如果以此判断,夜无名虽然已经算是跳出去了,但身躯终归还是束缚在天书,并没有彻底挣脱,故未达彼岸。夜九幽就差得更多一些,她们的堪真并不是突破标准,而是天书生命能达彼岸的前提。

单从表面来看,凌若羽目前的境界都和夜无名差不多……她跳出了星河,却离不得星河,与夜无名如今的处境何其相似。

夜无名也说,她能对天道起到威胁的自信来自于位界本身,也就是天书法宝的力量。她没办法单凭自己的力量威胁到天道。

如何解决这一点?

赵长河依然认为,无论九幽还是瞎子,她们都并不完整,是被强行分割的双生子。如果能够合一,说不定才是真正抵达彼岸的关键一步。但这话不太好说……夜家姐妹何许人也,都不是听自己使唤的,单论赵长河自己内心深处也不想搞什么融合,好端端的两个女人整没了,还不知道算谁。

其实不用赵长河说,类似的话在三十年前那一战里已经提过了,夜家姐妹自己心里应该也都有数,不会有人肯的。

赵长河沉默良久,终于没继续提,转而道:“我欲重锻龙雀,想找一些与此界无关的材料,你既然连地球都去过,想必有备?”

夜无名翻了个白眼:“我为什么要给你?”

“……我重锻龙雀为的是对天道起效果,别搞得好像跟你没关系似的。不过话说回来,你翻白眼的样子挺可爱,比闭着眼睛装逼好多了。”

夜无名:“……”

“别墨迹了,爆点金币。”赵长河伸手:“要么你再弄一叠卡,我抽抽。”

夜无名哭笑不得:“当初让你抽卡,是窥测你的命运线,好做安排……现在这是抽个什么?得了,我这里虽然有一些异界之物,但并没有恰好适合龙雀的,如果你要我倒是有个建议。”

赵长河来了兴趣:“什么?”

夜无名看了凌若羽一眼,又眨巴眨巴眼睛:“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带孩子去游乐园?”

赵长河:“?”

夜无名长身而起:“带你看看其他位界的生态……比如有一些主要靠法宝战斗,而不是我们以武道向玄。”

赵长河心中大动。

天书是法宝,可以想见那必然是一个重视法宝的位界诞生出来的宝贝。然而此界却几乎没有法宝的概念,只有剑灵,有点搭边的当属波旬的摄魂镜与玉虚的太极图,这些都只是辅助性的用品,象征性质浓郁,实战价值很低。这必是天道搞的小手段,刻意压制不让此界进化出相似分支。

夜无名这么多年遨游诸天探索这些问题,想必被她找到了一个可以参考的类似位界。

见他那明显心动的表情,夜无名大有一种重新争取回主动权的心安感:“如何,有兴趣么?”

赵长河老实道:“有。”

夜无名一手拉着凌若羽,美目流转,落在赵长河手上。

赵长河二话不说地握了上去。

夜无名似笑非笑,也没说什么,下一刻时空扭转,换了人间。

…………

某修仙大陆。

或许只是诸天星辰中的一颗。

凌若羽半张着小嘴,抬头看着天空。

天上有仙人御剑飞过,潇洒至极。又有人驾一朵白云飘飘,悠然饮酒。

他们的气息并不比爹娘强,那个御剑的甚至没比自己强哪去,但这种飞行方式凌若羽没见过。

他们一家三口也在半空,只不过是在低空,下方不远就是一座城市。低头看去,云蒸雾绕,仙意飘飘。

这是一个仙人坊市,里面来往的全是修仙者。

在自己的位界,或许上古神魔之世有这样的修行鼎盛,但大家性质还是很不一样,根本法都不一样。

凌若羽小姑娘见识短不知道这是什么区别……赵长河可以用很简单的两个词来概括:玄幻和仙侠。

“走,下去看看。”父女俩都兴致勃勃,连夜无名的手都不牵了,兴冲冲地落入城中。

夜无名看着瞬间空荡荡的手,无语摇头。

这俩莽的……真是一脉相承。话说星河本来应该挺稳健还能阴人的,现在真是跟岳红翎学坏了……算了,反正以赵长河现在的实力,走遍诸天也算是金字塔比较靠前的一档了,一般情况没什么危险。

另外以夜无名所见的经验,修仙世界也分两类,一类很祥和,一类赤裸裸的黑暗森林。既然带初出茅庐的女儿来逛游乐园,她选择的当然是相对祥和有规矩的这一种。

既然是为龙雀材料而来,父女俩落脚的第一选择便是一个类似神兵铺的地方,里面摆着各色刀剑,还有不少珍奇金属材料。

赵长河在看刀,凌若羽在看剑,然后父女俩很同步地摇了摇头。

什么破刀,给龙雀提鞋都不配。

什么破剑,给星河提鞋都不配。

店主见两个客人在摇头,忙凑上前笑问:“二位客官是要买兵器?若是不满意,可入内阁看看,我们外阁的兵器不过七八品,好的神兵都在里面,最高已达五品!包客官满意。”

居然也是中文,还是九品制……赵长河转头看了眼刚刚入内的夜无名,暗道这都是华夏体系世界吧。说来也对,修仙世界当然是华夏体系。

夜无名知道他眼神的意思,点了点头,又对店主摇了摇头:“我们不买兵器,来看看材料。”

店主看了看夜无名,又看了看凌若羽,笑着恭维:“二位仙子是姐妹吧,如此美丽的姐妹实是难得一见。”

夜无名:“……”

凌若羽:“……这是我娘。”

店主想到赵长河拉着凌若羽的手进门的场面,很快懂了,敢情是一家三口嘛……便对赵长河恭维:“客官妻子如此美丽,女儿如此可爱,真是福缘深厚,修行必有所成……”

夜无名:“?”

赵长河干咳:“别废话,那块带有血色条纹的黑色金属什么名目,给我看看?”

店主取出那块金属:“客人好眼力,此乃饮血石,以之锻刀剑,有汲取敌人血液之效。若是炼制得宜,或搭配相关功法,甚至可以汲取对方生命力以养自身。”

赵长河掂了掂金属,可以感觉得出效果确实有,主要是汲取血液,让对方快速失血变成干尸,但想要用来补自己的血条那效果约等于零,属于尬吹。类似效果的东西,天书位界也是有的,相对适配血煞功,拿来锻血神刀不错,锻龙雀则差点意思。

但既然对血神刀有点用处,赵长河也就想着给薛教主捎点礼物,便试着问:“什么价?”

店主笑呵呵地伸出一个巴掌:“便宜,五十上品灵石。”

熟悉的灵石交易体系……赵长河低声问夜无名:“有钱吧?V我五十。”

夜无名面无表情:“你听听这是人话吗?大男人买东西找我要钱?”

“我又没有灵石……”赵长河理直气壮:“反正我行走江湖,用的都是央央晚妆她们的钱,后来就是迟迟皇帝私库的钱,自己从不赚钱。”

夜无名气笑了:“吃软饭吃得你这么理直气壮的,真是古往今来头一个。”

两人没有特意传音,声音虽低,店主还是听见了,笑呵呵道:“贤伉俪感情真好……”

可不是嘛,都讨论吃软饭了,也不生气,打情骂俏的。

夜无名大怒:“谁是贤伉俪!他要买东西让他自己买,看我干什么?”

凌若羽拉着夜无名的衣角:“娘,我也想买……”

夜无名声音卡在喉咙里,默默掏出了五十灵石。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