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很显然,还是曲金雄的那番话,改变了当下选手们的心态。

钟子默这规则卡,很大概率不是刚刚获得的。

而更可能,是早就拿到了。

但他自己不想用,也没想过出手换成积分,于是就搁置在手里了。

而现在,排名名次决定特训初始福利的消息爆出来,钟子默才改了想法,准备将规则卡换成积分了。

然而……

让林川意外的是,那条规则卡相关的交易词条——

【小冰块禁言卡×1交易100万积分】

好家伙?

林川微微皱眉,再回到聊天频道,便果然看到一通群嘲:

【不是?钟子默多大的脸啊?就这么一张规则卡,竟然敢卖一百万积分???】

【我刚刚看了下,这张卡的效果就是禁用聊天频道!这纯纯就是个毫无用处的负面规则吧?】

【谁特么脑子进水了,都不会花一百万积分买这张卡吧?】

【我觉得不仅是这张禁言卡很废,严格说来,应该是所有规则卡都不值得自己花钱购买!】

【很简单的道理,规则卡并不是作用个人,而是作用于全体选手的!】

【话也不能说得太绝对!如果是林川刚刚使用的那个什么场外卡,我还是愿意买的,不过也不会花一百万积分!这特么贵得太离谱了!】

【就是!如果真的是对自己特别有利的规则卡,总还是有人愿意买的!】

【呵!愿意买?我看你们是愿意当冤大头!对你特别有利的规则卡,说不定对其他个别人也很有利!真想某个规则卡被使用的话,与其自己花钱买下来用掉,倒不如等别人买下后,你直接坐享其成!】

聊天频道吵得热火朝天,其实透露的是人性的一种心态——

如果现在,让你花10万,就能买下一张,可以让所有打工人都涨1万月薪的规则卡。

你会买这张卡吗?

正常人第一反应一定是,买啊!当然买!

假设不考虑纳税和通货膨胀的问题。

那么涨一万月薪,10个月就能将花出去的10万抵消了!

而且,造福所有打工仔,何乐而不为呢?

但如果,这张卡具有唯一性,并且是全球公开,谁都可以买的呢?

那么人心就会变了——

这么好的卡,自然也会有其他人,愿意花10万买啊!

那么,与其让我当那冤大头,花十万造福全人类。

倒不如等其他人花十万来造福我!

这,就是最朴素的人性。

也是现在规则卡面临的处境。

若真有人内心很想聊天频道被禁用。

也完全不必自己出手,只需等其他人买下那张卡使用,自己坐享其成即可!

而且还有一个少数选手才知道的问题是——

使用规则卡,是有一定条件的!

但在交易区,只显示了规则卡的使用效果,却并不显示使用条件!

也就是说,这一百万花出去,却很可能是买来一张根本无法使用的卡!

所以,钟子默那略显鸡肋的规则卡,别说一百万了,就是挂十万,恐怕都不见得能卖得出去!

不过,就在聊天频道各种群嘲钟子默脸大的时候。

那家伙倒是又来了一波实名发言——

钟子默:【我敢挂一百万积分,自然有我的道理!】

【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挂的这张“小冰块禁言卡”,是有使用条件的。】

【它的使用条件是:触发公告数不小于1。】

【也就是说,我们所有选手,触发公告的次数,也是有门道的!】

【所以我在想,会不会首个触发十次或者百次公告的选手,也能像之前林川开房数、开盘数等突破一百时一样,激活新的功能呢?】

【所以,这张规则卡的意义,不仅仅在它本身。更关键的,是增加触发公告次数!】

这话说的,乍一听好像还挺有道理。

但很快又引起了一阵群嘲:

【不是?开什么玩笑?我没记错的话,林川三次触发公告激活新功能的时候,获得的奖励才区区一万积分啊!然后你这卡,却卖一百万积分?】

【而且就算触发公告次数达到一定标准,真的能激活新功能……但新功能,也还是面向全体选手的啊!】

【合着好处你一个人占了,冤大头给林川来当是吧?】

【对!这张卡,明显就是冲着林川去的吧?!】

【但我觉得,林川只要脑子不进水,就不可能……】

这种flag还没说完,就有人发现——

刚刚还挂在交易区的规则卡……

竟然真的被人交易走了!

确定是被人交易走,而非钟子默将其下架。

是因为那交易词条消失的瞬间,积分排行榜上的钟子默,便一口气涨了一百万积分!

所以……

竟然真的有人,花一百万积分,就买了那么张废卡??!

到底是谁当了这冤大头啊?!

聊天频道又是一阵惊骇议论。

不过很快,选手们通过积分榜发现——

并没有谁的积分,一口气少了一百万!

也就是说……

那神秘冤大头买家,很可能是使用了缩头乌龟卡的大佬!

就目前选手们所认为的,大概率使用了缩头乌龟卡的大佬有:

徐问剑,夏星洲,燕终青,林川。

当然,也可能还有一些隐藏的黑马。

一时间,聊天频道又开始疯狂讨论,到底是哪个当了缩头乌龟的大佬想不开,竟然真的花一百万,买了那张小冰块禁言卡!

甚至,类似之前转盘被炒高价格的阴谋论都跑出来了。

有人怀疑会不会是钟子默找的托,故意做这么个局,就是为了炒高规则卡的价格?

当然,一通讨论之后,更多选手是在聊天频道表示惋惜,觉得那张【小冰块禁言卡】既然被人买下,那么接下来,聊天频道应该很快便要被禁用了!

另外,擂台空间,裴元嘉和裴元明,看得也是眼热。

兄弟俩也互相猜测一通,到底是谁买走那张禁言卡。

同时,裴元明也越发犹豫:“哥,你那个【血宴卡】,要不……也试着挂卖一波?”

“就连【小冰块禁言卡】这么废的卡,都能卖出一百万!你要不直接在一百万后面加个亿字,试试挂售【血宴卡】?”

裴元嘉听到这话,嘴角微微抽搐。

一百万亿?

真当人家冤大头人傻钱多啊?!

不过也是,反正他这卡也不准备用。

那么挂个离谱的,根本不会有人买的价格,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吧?

不过,万一那林川,真的搞到百万亿的积分,把【血宴卡】买下来呢?

到时候,所有选手的积分,必须到他指定的蜂巢房间结算!

即便那些已经躲进擂台空间的选手,也必须先回归蜂巢空间,去到他指定的房间……

可那时候,纯纯就是羊入虎口!

不行不行!

裴元嘉细细一想,还是摇头:“虽然百万亿的价格已经高得离谱了,但还是会有风险!”

裴元明又算了下时间:“但是现在距离比赛结束,只剩下一个小时多几分钟的时间了。”

“也就是说,距离【血宴卡】失效,也没几分钟时间了。”

“这么点时间,林川应该也不太可能攒到百万亿积分吧?”

这么一说,倒也是……

裴元嘉一想到,自己手上有张卡,再过几分钟就要失效了。

也是觉得有点可惜。

于是犹豫片刻,他终于咬咬牙:“行吧,我把它挂到交易区!”

很快,交易区便又出现一个震惊其他选手眼球的交易词条:

【血宴卡×1交易积分万万亿】

在擂台空间的裴元嘉可以挂交易。

但擂台空间的选手却无法在聊天频道发言。

所以他便无法像钟子默那样打广告。

但他这个交易词条,本身就足够轰动。

刚一挂上去,便在聊天频道引发了热烈讨论。

林川当然也注意到了,不过却并没有太在意。

只是在看到“万万亿”这三个字时,直接翻了个白眼——

这裴元嘉,真当他是冤大头啊?

钟子默挂的那张【小冰块禁言卡】,确实是林川充当了冤大头。

不过,林川自己积分被锁定,当然不可能自己购买。

所以,帮他买下【小冰块禁言卡】的,是徐问剑。

他又回到了徐问剑所在的蜂巢房间。

还没来得及和徐问剑多说些什么。

正好夏星洲便也回来了。

他手里,也拿着一张【小冰块禁言卡】。

回来看到徐问剑和林川,夏星洲表情十分古怪:“钟子默那儿有一张【小冰块禁言卡】,我这儿也捡回来一张【小冰块禁言卡】!同样的规则卡,竟然有两张!”

“这,不对劲吧?”他一边将自己带回来的禁言卡交给林川,一边又皱眉,“也不知道,钟子默的那张卡,是哪个傻……”

这话没说完,他生生咽进喉咙里,改口:“是哪个大佬买走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看着林川叠在一起的,两张一模一样的卡,咽了咽喉咙:“好家伙,真的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规则卡!”

“钟子默的那张卡,真的是大佬您给买下来了!”

“可是,两张一模一样的卡,有什么用?”

“总不能,聊天频道还能禁用两次?”

“还是说,像钟子默说的那样,单纯用于累积触发公告次数?”

林川并没有解释他的想法,而是将两张卡捏在手中把玩片刻后,朝夏星洲安排道:

“接下来的时间,徐问剑留在这里看直播,我和你,分头行动。”

夏星洲接着他的话推测:“大佬你是准备让我重新通过转盘积累积分,去买裴元嘉挂的【血宴卡】?可是时间上,恐怕……”

林川摇头:“没,我是让你和我分头追杀场上选手。”

“强迫那些选手使用特殊转盘,直到他们被转盘规则淘汰,爆出规则卡。”

“……”

夏星洲沉默片刻,便点点头:“行吧。不过我干这种事,效率可能远没有老大你那么高。”

林川点头:“随便,反正剩下了的时间,我们尽可能多的获得规则卡,徐问剑尽可能多的获取信息。”

“最后……”

他斟酌片刻:“最后比赛结束半小时前,我们到这个房间集合。”

半个小时……

这会儿距离比赛结束,只剩一个小时了。

也就是说,夏星洲只有半个小时的行动时间了。

以他的效率,半个小时能不能搞到三张规则卡都说不准。

而且,他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是——

他之前和林川合作,是因为【血宴卡】的使用条件里,有一条是开特殊转盘数不小于10。

而林川现在这架势,显然不准备再使用【血宴卡】了!

那么,夏星洲对他而言,合作价值便没那么高了。

这就让夏星洲心底也犯嘀咕。

他想了想,行动前忍不住问林川:“大佬你就不怕……”

“我接下来半个小时,直接想办法搞到一张定向挑战卡,躲进擂台空间?”

林川盯着他瞧了几秒,眉梢一挑:“怕?怕什么?”

“你进擂台空间,对我而言是什么重大损失吗?”

“……”

夏星洲瞬间无语,内心偷偷哔哔:行!你是大佬!你了不起!你清高!我特么自作多情了好吧?!

他默了默,便听从林川指示,离开了这处房间。

林川的目光,则又看向徐问剑。

徐问剑倒是很默契地主动开口:

“刚观察到两个新的信息——”

“吴金纶之所以能大量出售定向挑战卡,是因为他有一张功能卡,名叫【复制卡】。”

“效果是指定一种功能卡进行复制。”

“并且是,消耗积分,就能无限复制!”

好家伙!

难怪那货,突然使用【血雾卡】,又突然在交易区挂那么多【定向挑战卡】!

这背后,都是有原因的!

林川又看了交易区,便发现之前大量关于【定向挑战卡】的交易词条,都已经完成交易。

也就是说,现在进入擂台空间的选手人数……

恐怕已经超过五百了!

甚至这个数量,可能都已经逼近一千了!

林川略思索片刻,只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第二个消息是?”

“是第三张【小冰块禁言卡】,在段梓宸手上。”

林川直接点头:“行,没其他消息,我就先走了。”

他直接在地图上找到段梓宸所在的红点坐标,而后便行动起来。

另一个方向行动中的夏星洲,一边追着红点坐标不断开房,一边也思索着。

他经历过不少秘境与试炼。

之前念的那些广告词,也并非纯粹作秀。

每一次挑战,他都认真对待,积累了不少经验。

这会儿,虽然反应有些慢了,但也是后知后觉想到——

之前那些卡,可都没有在前缀上带个“小”字。

就这次,不止出现一张的【小冰块禁言卡】,前头带了个“小”字?

所以……

该不会,集齐多张“小冰块禁言卡”,还能融合出“大冰块禁言卡”吧?

可是,大冰块禁言卡?

能是个什么效果呢?

禁言禁言,总也逃不脱“闭嘴”这两个字。

难道,是在禁用聊天频道的基础上,让玩家连正常的语言交流都无法使用?

夏星洲的猜测,和观众区的老柳差不多。

不过,林川心里,则是有另一个想法。

算上那张【场外卡】,他已经触发四次公告了。

所以,当他想到【大冰块禁言卡】的时候,下意识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如果……“公告”也可以被“禁言”呢?

与此同时。

就在林川捏着两张【小冰块禁言卡】,去找第三张【小冰块禁言卡】的主人段梓宸的时候。

观众区的曲金雄,那表情肉眼可见地有些僵硬了,嘴里嘀咕:

“这小子,该不会真的给我整出一张【大冰块禁言卡】吧?”

“我特么设计的时候,根本没想过真的有人能使用啊!”

“真要被他合出【大冰块禁言卡】并且满足使用条件……那么这场试炼,恐怕真不好收场了!”

老柳听到这嘀咕声,还在那挖空心思地想:“不好收场?不过就是一张禁言卡,怎么会不好收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