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064章 看看阮梨能做到什么程度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1:55:56

“许明,你跟我了这么多年,这件事有多复杂你不清楚吗?”

傅砚礼顿了顿,想到自己和阮梨现在的情况,喉咙有些发涩。

“真要这么简单,也不至于成现在这样。”他轻声呢喃着,眉宇间满是忧愁。

许明看着他这样,再想想还没解决的那些事,心里一沉,无声地叹了口气。

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全力辅助傅砚礼,早点让一切尘埃落定!

阮梨当然不知道这些事。

经过傅砚礼这么一折腾,她已经累了,回到房间后就打算洗澡睡觉。

结果衣服还没收拾好,小白突然打了个电话过来。

出国前小白说过,不管时差多少,阮梨随时都可以联系他。

阮梨的确想问问他进度,但考虑到国内现在还没天亮,不好打扰小白休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没想到小白会先打过来。

阮梨接通后,小白先打了个哈欠才开口:“阮小姐,打扰你休息了。”

“我还没睡。”阮梨放下手里的东西在沙发上坐下:“你要跟我说什么?”

小白不会无缘无故跟她打电话,所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阮梨刚在心里这么想着,就听到小白说:“我找到那个目击者了。”

“她说什么了吗?”阮梨瞬间激动起来。

“没有,她否认当年出现在阮家的事,还说根本不认识阮家人。”

小白能查到这个目击者,是从阮家以前的那些邻居口中零零碎碎的信息,和当年马路监控录像拼凑出来的。

这个消息并不是非常准确,小白一开始也不太确定她就是那个目击者。

但在和对方交谈一番后,小白能确定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可惜。”小白轻笑了一声:“她的演技不太好,不怎么会撒谎。”

阮梨听到这话,立刻就明白过来。

“能想办法让她说实话吗?”她有些紧张起来。

“你告诉她,只要她愿意提供有用的线索,我可以给她一笔丰厚的报酬。”

这世上很少有事情是花钱解决不了的,如果花了钱还不能解决,只能说明给的钱不够多。

“这话我已经说过了,但她一听到阮家这两个字好像就很害怕。”小白又打了个哈欠。

“而且,我听说她丈夫好像失踪一段时间了,不知道跟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阮梨闻言,脸色一沉,握着手机的手跟着收紧。

如果这个目击者丈夫的失踪真的和这件事有关系的话,那说明对方肯定已经先他们一步查到了这些。

小白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他们竟然还能更快,是傅砚礼还是傅老爷子?

阮梨想到傅了砚礼今晚回答的那句“不是”。

她知道傅砚礼很有可能是骗她的,但心里还是不受控制地隐隐期待着,也许他说的就是实话呢?

也许,他真的和傅老爷子不是一伙的,和阮家的事情没有关系。

阮梨只要一想到这些,就会不由得陷入纠结中,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受。

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继续跟小白说。

“你可以试试从她丈夫这边下手,我也会再想办法,尽量多从傅家找到有用的信息,我们加快速度。”

“行。”小白应了声:“有情况我再联系你。”

“好。”

电话到此结束,阮梨盯着黑屏的手机发了一会儿呆后,才起身去洗澡。

这一觉她依旧睡得不太安稳,做了好几次噩梦,等到彻底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

今天上午还要接着去开会,阮梨不能迟到,稍微躺着醒了醒瞌睡就赶紧起床。

早餐是自助,就在酒店餐厅里,他们四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

傅砚礼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清冷的模样,昨晚那件骚气的暗红色衬衣换成了白色,袖扣微微卷起,西装外套搭在身后的椅背上。

他靠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地喝着咖啡,神情冷淡慵懒。

阮梨坐下的时候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傅砚礼衬衣上的袖扣是她去年送他的生日礼物。

意识到这点,阮梨不由得皱起眉。

以前她送给他的礼物,傅砚礼别说用了,看都不多看一眼,现在这是抽的什么疯?

阮梨想要问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想着方怡还在旁边,最后只能将问话咽了回去。

方怡坐下后视线就一直黏在傅砚礼的身上,几次试图跟他搭话,但傅砚礼根本不搭理。

她觉得可能是昨天自己冤枉阮梨的事惹他不高兴了,就想着赶紧挽回一下。

“阮梨,昨天的事我跟你道歉,是我自己睡糊涂记错时间了。”

方怡压下心里对阮梨的不爽,强挤出一抹笑向阮梨举杯:“我以咖啡代酒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阮梨闻言,抬眸看了方怡一眼,只觉得她脸上的笑实在是假得明显。

要是这都看不出方怡的虚情假意,那她的眼神就真有问题了。

阮梨收回视线,手指在自己的咖啡杯上轻轻摩挲着,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傅砚礼和许明自然也不会理她,所以方怡就这么被晾在一边,处境很是尴尬。

方怡不会去怪傅砚礼和许明,也就把所有的不满都堆积在阮梨身上。

“阮梨,你……”

“是不是误会你自己心里清楚。”

阮梨冷声打断方怡的话,嘴角轻轻上扬,笑得无害又让人觉得有些心惊:“不要有下次,不然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这次她没有证据,被方怡这么陷害也只能认栽。

但话已经放出来了,如果方怡不知悔改还敢作死,那阮梨一定不会放过她。

毕竟,面对欺负自己的人,阮梨从来都不会当忍气吞声的软包子。

方怡听出阮梨话里的威胁,握着咖啡杯的手慢慢收紧,指甲都开始泛白。

她这是想在傅砚礼面前刷刷好感才去道歉,没想到阮梨这么不要脸,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真以为她方怡会怕她一个小丫头?

等她搞定傅砚礼,一定要让阮梨好看!

方怡在心里骂了阮梨无数遍,最后却还是只能不甘心地咬牙,假笑着应声:“我知道了。”

她们两人之间的火药味这么浓,傅砚礼自然是察觉到了。

但他没有插手,只是带着淡淡笑意的视线时不时落在阮梨身上。

他很想看看阮梨能做到什么程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