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13章 他的阮阮真的好可爱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4 22:26:21

“真的。”

傅老爷子说着,故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这些日子吃了不少苦。”

“好歹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哪里舍得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他说这些话时,脸上满是心疼,真的很像一个疼爱孙女的爷爷。

但阮梨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不就是嘴巴一张眼睛一闭,随便胡说八道吗?

傅老爷子能装成这样,她也可以。

“爷爷。”

阮梨忍着心里的恶心走上前,在傅老爷子面前蹲下来,仰头看着他。

“对不起,之前是我太任性,做错了很多事。”

阮梨说着说着,声音逐渐染上哭腔。

“您放心,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看起来十分情真意切,实际上却已经在心里痛骂傅老爷子无数次。

“好孩子。”傅老爷子握住她的手,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轻声安抚。

“你能知错就改,我很是欣慰,以前的事就不再追究了。”

“只要你以后好好听话,不要再闹事,你还是爷爷疼爱的孙女。”

“好。”阮梨垂眸,乖巧地点点头。

不知道内情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觉得他们是一对感情很好的爷孙。

但阮梨和傅老爷子心里都清楚,他们彼此只是在演戏。

之所以不拆穿,是因为想看看对方到底想干什么。

而且,傅砚礼之前虽然答应了会带阮梨进老宅,但阮梨并不完全相信他的话。

总得要想个办法留一手,不能让自己的计划落空才行啊。

站在一旁的傅砚礼看到这一幕,视线从傅老爷子身上扫了一眼,然后落在了努力维持乖巧的阮梨脸上。

一想到她之前对着自己张牙舞爪,现在又在这装乖巧听话,傅砚礼的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他的阮阮真的好可爱。

不过,眼看着两个人快要演不下去了,傅砚礼收起脸上的笑容,上前将阮梨拉起来。

“既然阮梨已经跟爷爷和好,那我就先把她带走了。”

傅砚礼神情冷淡地看着傅老爷子:“她现在是我的秘书,还有很多工作要她做。”

“好。”傅老爷子倒是答应得很爽快,但在阮梨和傅砚礼转身准备离开时,又开口说。

“我这边是解决了,但阿煜那边没有,还是需要梨梨去亲自给他赔礼道歉。”

阮梨听到这话,气得差点又要和傅老爷子吵起来。

让她去给一个对她耍流氓的色狼道歉,绝对不可能!

但还没等阮梨开口,傅砚礼就先忍不住了。

“爷爷,傅承煜的伤和阮梨没关系,是我打的。”

傅砚礼直接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我不会跟他道歉,他要是不爽,尽管让他来找我。”

傅老爷子知道傅砚礼在撒谎,但也了解他的脾气。

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就是铁了心要插手这件事,再坚持也没用了。

“这话我会转告给他。”傅老爷子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但也只能这样回答。

傅砚礼点头应了声,正打算带着阮梨出去,却又听到傅老爷子说。

“沈家丫头对梨梨做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和她的婚事之前也没有定下来,现在就算了。”

“但是……”傅老爷子说到这里一顿,锐利的鹰眼里闪过算计:“沈家的女儿不止她一个。”

傅老爷子没有多说其他的,但点到为止的这句话已经表明了所有意思。

沈家的女儿不止沈凝雅一个,所以傅家和沈家依旧要联姻,傅砚礼也依旧要娶别人。

傅砚礼和阮梨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两人的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

阮梨的脸色很快就恢复正常,反而是傅砚礼,满脸的不爽和烦躁。

“我要娶谁是我的事情,就不用爷爷多操心了!”

傅砚礼冷声回怼了一句,不等傅老爷子再开口就直接拽着阮梨离开了会议室。

傅老爷子知道傅砚礼会是这样的态度,可还是被气得不轻。

“这就是我养的好孙子!”

傅老爷子将手中的拐杖重重砸在地上,脸色发黑,眼睛里几乎要喷火了。

“老爷别生气,您的身体刚恢复,还需要好好休养。”

一旁的福伯一边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一边开口安慰:“三少爷不懂您的用心良苦,不如把这个机会留给大少爷。”

“哼,我这条命差点折在他手里,要是把这个好机会给了他,那我怕是活不到百岁归山了!”

傅老爷子冷哼了一声,浑浊的鹰眼转了转:“我再想想办法吧。”

因为当年发生的那件事,傅家和沈家必须绑在一起。

如果这联姻不能成,那就只能破釜沉舟,谁都别想好过了!

想到刚才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的阮梨,傅老爷子的眼中充满了怒意:“阿礼的人还在跟着那个死丫头?”

“是的,他们跟得很紧,我们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福伯实话实说。

“马上就会有机会了。”傅老爷子慢慢握紧手中的拐杖:“这次一定要彻底除掉她!”

“是!”福伯立刻点头应声。

阮梨心里因为傅老爷子刚才的那句话有些不舒服,但想着自己现在和傅砚礼没关系,也就将那点不舒服压了下去。

等傅砚礼再看她时,发现她表情淡定冷静,好像一点没有因为刚才的事生气。

“你不生气?”傅砚礼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忍不住就问了出来。

“生什么气?”阮梨不解地看着傅砚礼,边问边将自己的手腕从他手中抽出来。

结果抽到一半,傅砚礼突然收紧力度,再次紧紧抓住她的手腕。

“阮梨,如果我和别人结婚,你真的不会生气不会难过?”他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

阮梨的心因为这句话颤了颤,那股熟悉的酸涩感再次涌上心头,但她没有表现出来。

“这是傅总的私事,和我没有关系。”

阮梨轻声说完,再次甩开傅砚礼的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傅砚礼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眼中充满了痛苦和失落。

他知道会得到这个答案,但当真的听到时,心里还是忍不住地难过。

傅砚礼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突然迈开步子朝阮梨走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