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72章 将这个秘密彻底捅破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9:08:25

傅老爷子听到阮家的事时,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他早就知道傅砚礼在查阮家的事了。

可听到傅砚礼提到“奶奶”这两个字眼,傅老爷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傅老爷子的妻子,傅砚礼的奶奶,在十五年前就已经去世。

在傅砚礼的记忆里,奶奶一直都很疼他们这几个孙子孙女,从来不会偏心哪一个。

但因为其他几个经常不在老宅,所以和奶奶最亲近的只有傅砚礼和傅承温。

原本他们以为奶奶会一直陪着他们长大,可在十五年前,一向身体健康的奶奶突然生病。

那病来得又急又凶,奶奶只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因抢救无效去世了。

傅砚礼虽然很伤心难过,但也没有怀疑过什么。

直到那天,他听到了傅老爷子他们的谈话。

其实傅砚礼之前骗了阮梨,那天他除了听到傅老爷子他们承认了阮家火灾是他们做的以外,还提到了傅老夫人的事。

只是这件事太过肮脏龌龊,傅砚礼并不想让阮梨知道,所以选择了隐瞒。

“你在胡说什么!”傅老爷子厉声呵斥着傅砚礼,脸上却满是慌乱。

“这话听起来的确像是胡说。”傅砚礼直直地盯着傅老爷子,眼底的恨意和怒火在不断翻滚着。

“毕竟谁能想到平日里立宠妻人设,在公众场合与妻子秀恩爱的丈夫,竟然会亲手杀害自己的妻子!”

“你住口!”傅老爷子气急败坏地大吼着,试图想要打断傅砚礼的话。

但最后,傅砚礼还是将这句话完整地说出来。

将这个秘密彻底捅破。

傅老爷子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杵着拐杖大步走到傅砚礼面前,扬起手就想要打他。

只是,手落在半空就被傅砚礼给抓住。

“我本来没想这么快把这件事捅出来,但既然爷爷你想要我的命,那我也不必再顾虑什么了!”

傅砚礼每说一个字,抓着傅老爷子手腕的手就加重一分力度。

在知道阮家火灾和奶奶死亡真相之前,傅砚礼一直敬爱着傅老爷子,觉得他是这世上最好的爷爷。

可当真相被揭开,虚伪的面具被扯破,傅砚礼才发现过往的一切都是假的!

他在公司遇到的阻碍都出自傅老爷子之手,甚至在国外遇险的事也有傅老爷子的份。

傅老爷子伪装出最疼爱傅砚礼这个孙子的假象,让傅砚礼成为想要争夺傅家家主之位的那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虽然他曾经也想过要把傅家交给傅砚礼,但在傅砚礼逐渐不受他掌控以后,这样的念头就慢慢打消了。

在傅老爷子的心里,谁都不能压过他,不能脱离他的计划和掌控!

傅砚礼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些真相,所以才会对傅老爷子越来越冷淡,直到现在彻底撕破脸。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傅老爷子气愤地收回手,但依旧在瞪着傅砚礼。

“傅氏现在还是我说了算,你这样,我是绝对不会把它交到你手上的!”

“无所谓。”傅砚礼懒得再跟他扯下去,边说边越过傅老爷子往外走。

“既然我决定说出这些,就早已经想到这个结果。”

在走到门口时,傅砚礼停下来回头看了傅老爷子一眼:“与其在这跟我说这些,还是赶紧想办法解决傅承煜的事吧。”

“不然,傅氏最后到底会落在谁手里,那可说不定。”

冷声说完这些,傅砚礼就直接大步走出会议室。

傅老爷子被他这话气得头晕脑胀,血压都升高了。

但傅砚礼最后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傅老爷子顾不上再找他麻烦,立刻去关注工地事故的进展。

傅砚礼出了会议室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处理工作。

在这期间,他时不时会给阮梨发一条消息,可迟迟没有回复。

阮梨其实也想回复,但她现在还在接受治疗。

廖安不仅是个心理医生,还是一个催眠师。

在阮梨第四次试图想要回忆过去的时候,头再次剧痛起来。

“看来这个方法不太行。”

廖安对此并不意外,直接指了指旁边的躺椅:“你躺上来,我给你试试催眠。”

“催眠?”阮梨对于未知的这个催眠有些担忧和害怕。

但她的确很想恢复记忆,其他人似乎也希望她能够早点想起来。

所以最后阮梨还是克服恐惧,闭上眼躺在了那张椅子上。

“现在,想象你身处于一个花园里,四周都是美丽的鲜花,淡淡的花香涌入你的鼻息……”

廖安放轻声音,语调温柔,莫名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阮梨就这么闭上眼睛,跟着他说的开始想象起那些画面。

但渐渐的,她开始听不见廖安的声音。

刚才还盛开的鲜花迅速败落,花香跟着消失,天空逐渐变得昏暗。

紧接着画面一转,阮梨又站在一栋陌生又熟悉的别墅前,看到那栋别墅失火,看到里面的人影挣扎。

这一切,都和前天晚上她的那场梦境一模一样。

“救火!快救火!”

“有没有人来救救他们!”

“不要死,你们不要死,求求你们不要死!”

阮梨躺在躺椅上,从一开始的小声呢喃,逐渐变成大声呼喊。

廖安看着她这个样子,一向镇定的他也不由得皱起眉,只能喊来乔景屿和明月。

在看到阮梨梦魇的模样,乔景屿和明月心里跟着一紧,慌忙想要去叫醒她。

“不行!”廖安赶紧阻止他们:“治疗还在进行中,现在这样叫醒她,会让她更受刺激!”

“那怎么办?”明月担心地皱起眉:“只能让梨梨这样做噩梦吗?”

“暂时只能等她自己从梦里醒过来,或者让一个她信任的人陪她……”

“傅砚礼。”

廖安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阮梨口中喊的话突然一变,喊了一声傅砚礼的名字。

三人一愣,明月最先反应过来。

“对了,找傅砚礼!”明月边说边拿出手机找傅砚礼的号码拨出去。

“梨梨之前昏迷的时候是听到傅砚礼的名字才醒的,说不定这次也需要傅砚礼。”

她话音刚落,电话接通,傅砚礼清冷的声音响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