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82章 勾起她的记忆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9:36:22

段珂这一通骂完,阮梨直接呆住了。

彭建梅被怼得够呛,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不断喘着粗气。

“小珂,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会骂人。”阮梨眨眨眼,很是佩服。

段珂被她这么一夸,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我也不知道我有这个技能,就是不想看着她欺负你。”

“阮梨,我也是真的很佩服你,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能护着自己的仇人。”

彭建梅缓了缓,对着阮梨冷笑道:“既然你非要认贼作父,那我就等着看你会是什么下场!”

知道自己在段珂面前讨不到嘴上的好,彭建梅说完这句话以后就直接离开了。

但彭建梅人是走了,留下的这句话却让阮梨很懵。

什么叫认贼作父?

又为什么说苏婉卿是她的仇人?

“学姐,消息回过来了!”

阮梨还没想明白,段珂的话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两人再次坐下,一起看向段珂的手机,就见对方发来一段话和一个地址。

【这片别墅区十三年前发生过火灾,早就拆完建新的大楼了。】

阮梨看完这句话,注意力瞬间集中在了“火灾”两个字上。

她梦里的场景就是这栋别墅在被火燃烧,现在又说这片别墅区发生过火灾,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关系。

“我们现在就去看看!”阮梨当机立断,赶紧拉着段珂就去拦车。

等她们赶到以后,发现这里的确全都变了,根本看不到阮梨梦中那栋别墅的影子。

“学姐,我们要不然找个人去问问?”段珂环顾了一下四周:“在这里开店铺的应该会对这里比较了解吧?”

“可以。”

“小梨子?!”

阮梨刚应了一声,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

一回头,就看到裴斯年正急匆匆朝着自己跑过来。

“斯年哥?”阮梨很意外:“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家就在这附近,倒是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裴斯年笑着开口,在看到阮梨手中那张的画时,愣了一下。

“小梨子,你想起来了吗?”

“没有。”阮梨摇摇头。

“那你怎么会来这里,这里是……”裴斯年说到这一顿。

想到乔景屿他们说不能刺激阮梨,他只好将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我一直梦到这栋房子,就想过来看看,没想到这里变化这么大,和我梦里的场景一点都不像。”

阮梨越说情绪越低落。

难道她真的一辈子都无法恢复记忆吗?

“我家里倒是有一些老照片,不知道你想不想去看看?”

裴斯年试探着开口:“那里面还有你和你家人小时候的照片。”

“我的家人?”阮梨一听这个,瞬间激动起来:“我想去看!”

她脑子里没有任何关于家人的记忆,乔家人也没给过他们的照片,所以阮梨根本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

现在能有这个机会,阮梨当然不想错过。

最后裴斯年带着阮梨和段珂一起回了家。

今天裴斯年的父母正好不在家,不然他们见到阮梨,一定又要哭了。

将阮梨和段珂安顿在客厅后,裴斯年就上楼去拿相册。

在把相册拿下去之前,裴斯年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将之前新闻报道阮家火灾的案子剪下来塞在了里面。

他想着,既然直接说会刺激到阮梨,不如就用照片来让她知道真相,勾起她的记忆。

“照片都在这里面了。”裴斯年走过来,将相册递给阮梨。

“本来还有很多的,但是那个时候出国搬家,弄丢了一些照片,现在就剩这么多了。”

“能有已经很好了。”阮梨笑着应了声,颤抖着手打开相册。

第一张是一个九人大合照,有三个小孩,六个大人。

“这是你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这是我的爸爸妈妈。”裴斯年指着照片上的人给阮梨挨个介绍。

“这是你哥哥,这是我和你。”

裴斯年每指一个,阮梨的视线就追随过去,落在那个人的脸上。

仅仅是隔着照片,那股强烈的熟悉感就涌上了心头,看着出了神。

“学姐,你怎么哭了?”

直到段珂着急的声音响起,阮梨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流下了眼泪。

“我也不知道。”接过段珂递过来的纸巾,阮梨一边擦眼泪一边摇头。

“就是感觉很熟悉,看着看着就觉得心里酸酸的。”

“这些都是你的亲人,你看着当然会觉得熟悉。”裴斯年心疼地看着阮梨:“还要继续往后看吗?”

“看!”阮梨点点头,接着开始翻相册。

后面就都是一些日常生活的记录照片。

有三个孩子一起玩的,有妈妈们在浇花的,也有爸爸们一起在后花园里修剪花草或者修理东西的。

看着这一张张照片,阮梨的脑子里闪现过很多画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了。

直到,她看到了一则新闻报道。

这则报道明显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因为年代久远,上面的字已经模糊了。

但阮梨还是看清楚了标题。

【今日下午三点,京市某别墅区突发大火,一家五口全部遇难!】

报道里的配图,正是被熊熊火焰包围着的别墅。

也是和阮梨梦里一模一样的别墅。

所以,她的家人都在那场火灾里遇难了?

那她梦里出现的场景,就是她家人遇难时的模样?

阮梨回想起梦里那些人痛苦挣扎的样子,心脏就一阵阵抽痛。

头也跟着疼起来,好像是有无数根针扎在她的脑袋上一样,让她痛得快要无法呼吸。

“我的头,好疼。”

阮梨手中的相册掉落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有些痛苦地哼哼着:“我忘记了什么……到底忘了什么……”

“学姐你怎么了?”段珂被她这个模样吓到:“要不要送医院去看看啊!”

裴斯年也没想到这则新闻会给阮梨带来这么大的冲击。

看到阮梨疼得表情痛苦,脸色发白,额头上甚至还渗出一层冷汗,裴斯年心痛不已。

“小梨子,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裴斯年顾不上其他的,赶紧将阮梨打横抱起,快步往外走,段珂慌忙跟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