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244章 说不定你是细狗呢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9:13:46

“啊!!!”

明月抱紧身上的被子,闭着眼张着嘴大声尖叫着。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觉睡醒竟然会出现在陌生的酒店房间里。

更想不到自己浑身上下不着寸缕,只盖着一床被子,以及……

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

躺在明月身边的男人原本在熟睡,突然被她的尖叫声惊醒。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明月就朝着他的后背用力踹了一脚,将对方狠狠从床上踹到地上。

“禽兽!变态!流氓!我要杀了你!”

明月气得失去理智,没等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就将手上的被子一扔,盖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她拿着枕头,隔着被子疯狂打地上的男人,嘴里还不断骂他。

“等……等一下!”

明月连着打了好几下后,地上的男人才终于艰难地发出声音。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但明月已经被气昏头,根本没心思思考其他的,只机械般继续打着男人。

直到包裹着男人的被子终于被掀开,男人的脸完整地暴露出来。

竟然是乔景屿!

“怎么是你?”明月拿着枕头扬在半空中,震惊地看着乔景屿。

她怎么也没想到占自己便宜的人会是他!

知道是乔景屿后,明月心里的怒火不减反增,气得眼眶都红了。

“混蛋!王八蛋!”明月继续大骂着,还想要继续打他。

“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乔景屿赶紧躲开,并着急地解释道:“你误会了!”

听到这话,明月的动作再次停住,有些不太相信地看着乔景屿:“真的没有?”

“没有!”乔景屿有些无奈地看着她:“我像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

“你不像趁人之危的人,因为你根本不是人!”明月冷哼一声,不客气地回怼道。

“你……”乔景屿下意识想要反驳,但视线不受控制地下移了两秒,然后迅速转过头不去看她。

“你还是赶紧把被子盖上吧!”乔景屿边说边将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递给她。

他看起来还算镇定,但耳根早已经变得通红。

明月先是一愣,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直到她低下头看了一眼,这才意识到怎么回事。

“啊!!!!!”明月再次尖叫出声,赶紧扯过被子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整个人都崩溃了。

她刚才光顾着生气,完全忘了自己都没有穿衣服!

明月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还是想要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乔景屿,我为什么会在你?你又为什么睡我旁边?我身上的衣服去哪了?”

明月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眉头紧皱,看着乔景屿的眼神充满警惕。

即使乔景屿是阮梨的亲哥哥,明月也不能完全对他放心。

毕竟,她是真的讨厌乔景屿!

乔景屿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没有的灰,模样看上去有些狼狈。

这个时候明月才发现他只穿了一条西装裤子,上身赤裸,露出紧实的胸肌和腹肌。

身材还挺好的。

这个念头在明月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很快就被她压了下去。

哼,身材再好也不能改变他是流氓的事实!

乔景屿本来想在床上坐下,但被明月瞪了一眼后,他默默走到不远处地沙发上坐着。

“昨晚发生的事你都不记得了?”乔景屿也皱着眉看向明月。

“废话!”明月的语气很不好:“我要是记得还会问你吗!”

对于这点明月也觉得很奇怪。

她的酒量她自己很清楚,昨晚虽然在酒吧喊了两杯,但完全不足以让她断片。

可事实又的确是这样,明月的记忆只停留在昨晚在酒吧喝酒那里,后面发生的事她一点记忆都没有。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昨晚我跟朋友去酒吧,正好碰到了喝醉的你。”乔景屿黝黑的双眸紧盯着明月的脸,一点点将昨晚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你当时醉得很厉害,走路都走不稳,我看在你是梨梨好朋友的份上,就想要把你送回家。”

乔景屿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心虚。

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昨晚出手帮忙不仅是因为明月和阮梨的关系。

“你说要送我回家,那为什么我们会在这?”明月没察觉到乔景屿的异样,看着他的眼神依旧充满警惕。

“你当时在发酒疯,连车都不愿意上,我怎么送你回家?”

乔景屿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只好抱着你,强行将你带到了附近的酒店。”

“结果你在房间里面又闹了好久,还把你跟我的衣服都吐脏了。”

“我不能让你穿着那样的衣服睡觉,只能让女服务员帮你换了衣服,结果……”

回想起昨晚在房间里发生的那些事,乔景屿的耳根不由得再次红了起来。

昨晚明月不光是撒酒疯,还做了很多不可说的事情。

但乔景屿知道现在要是说出来,明月估计连杀了他的心都会有,还是暂时先将这些事瞒着吧。

“结果衣服穿好了你自己又脱了,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次。”

“我本来也有些醉,后来被你折腾到大半夜,实在是没忍住就睡着了。”

“再睡醒,就被你给一脚踹下床。”乔景屿说到这,看向明月的眼神带着几分幽怨。

明月有些不好意思地咳了声。

如果乔景屿说的都是实话,那她还真的误会乔景屿了。

“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暂时还不能完全相信!”明月一本正经地说道。

“是吗?”乔景屿盯着明月看了两秒,突然起身,迈着一双大长腿一步步朝她走近。

等走到床边以后,乔景屿缓缓低下头,两人的距离不断拉近。

“你自己的身体你不清楚?”乔景屿勾起嘴角,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真要发生了什么事,你觉得你还会有力气把我踹下床?那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明月也是成年人,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所以一听乔景屿这话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呵,那可不一定。”明月强装镇定地怼回去:“说不定你就是个细狗呢。”

明月这话一出,乔景屿的脸色瞬间黑了下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