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246章 最懂她的人是傅砚礼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5 00:02:52

这一拳来自明月的亲哥明辰。

明辰其实也没完全搞清楚状况,但知道和屋子里住的是乔景屿和明月。

明月昨晚一夜未归,现在又和乔景屿住在同一间房间里,实在是很难不让人怀疑是出了什么事。

虽然明辰和乔景屿有生意上的合作,平日里的关系也很不错。

但,任何人都不能够欺负他明辰的妹妹!

明辰越想越气,立刻又扬起胳膊想要再打乔景屿一拳。

“哥!”

“哥哥!”

结果在拳头快要落下去的一瞬间,明月和阮梨同时开口,紧接着各自拉着自己的哥哥往后退了一步。

“哥哥,你怎么不知道躲啊!”阮梨心疼又着急地看着乔景屿:“就傻站在那里挨打吗!”

明月也皱着眉教育起明辰:“哥,虽然乔景屿这家伙是讨厌了点,但你也不能随随便便打人啊!”

明辰一听自己帮着她教训流氓,明月还反过来说自己,瞬间气得不轻。

“明月,你不要拦着我,今天我一定要弄死他这个混蛋!”

明辰瞪了明月一眼,甩开她的手还想要去揍乔景屿。

乔景屿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也不能真白白站在那里挨揍,所以抬手准备反击。

最后这场闹剧还是由明父出手才制止住。

场面一开始十分混乱,每个人都在说话,直到傅砚礼出现,大家才慢慢安静下来。

后来一行人进了房间的会客室,听明月讲完大概以后,才知道他们都误会了。

“哥,赶紧给人道歉。”

趁着众人听完她的讲述还没反应过来时,明月轻轻推了推明辰的胳膊:“乔景屿好歹也是帮了我一次的,你不能恩将仇报。”

明辰也知道自己刚才实在是太鲁莽,赶紧向乔景屿赔礼道歉。

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并不觉得为自己犯的错误道歉有什么可丢人的。

“既然误会解释清楚了,那我们就回去吧。”明月笑着说完,起身准备挽着阮梨和乔橙离开。

她身上穿的这身衣服,是乔景屿让人刚买的,穿着实在是不太合身,明月迫不及待想要回家洗澡换衣服了。

“等等。”阮梨拉住明月,皱着眉问她:“月亮,你真的觉得事情已经解决清楚了吗?”

“梨梨你什么意思?”明月疑惑地看着她,似乎是有些懵。

阮梨当然也希望明月的遭遇就像这场误会一样,只是一场意外。

但阮梨没有忘记之前查到的证据和他们发现的异样,种种情况都在说明,昨晚的事绝对是有人在捣鬼。

阮梨将自己的分析说完,一脸担忧地看着明月:“不趁热打铁把这个幕后黑手抓出来的话,我担心你以后还会遇到危险。”

阮梨当然希望明月和乔橙都能平安无事一辈子,但很多事不是光凭希望就能做到的。

“是啊月亮,这件事实在是很不对劲,你想想最近有没有跟什么人闹矛盾?或者什么奇怪的人跟踪你?”

一旁的乔橙也跟着点头附和道:“能够知道你昨晚的行程,还知道你经常在Ejoy酒吧喝酒,又提前安排了人去引走保安。”

“不管是哪件事单独拎出来都很不对劲,对方绝对是有备而来的。”

“如果你昨晚没有碰上哥,说不定……”

乔橙说到这就停了下来,但在场的人都明白她没说完的是什么。

“月亮,她们说的没错,必须好好查清楚!”明父的神情十分严肃:“我们绝对不能放过想要伤害你的人!”

明月听着他们说的这些,也开始意识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只是……

明月平日里虽然很容易跟一些讨厌的人结仇,但最近忙着准备画展,根本没空搭理其他人,按理说应该是没有得罪什么人的。

就在明月绞尽脑汁想着会是谁的时候,阮梨的脑海中突然一闪而过一个画面。

是她今天早上去明家跟明父他们提起明月时,明初那紧张的神情。

明初和明月的关系一向不对付,阮梨知道明初恨不得想要明月去死,所以明初根本不可能会担心明月的安危。

既然不是担心安危,那明月当时紧张的样子就只有一个解释。

她害怕自己做的事情暴露!

也就是说,昨晚的一切都是明初设计的!

想到这个可能,阮梨的心里一惊,看看明月又看了看一旁的明父他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只是她的猜测,并没有任何实际证据可以证明就是明初做的,现在说出来没什么用。

而且……

当年明月和明初闹矛盾,明明所有人都知道是明初的错,可明父还是把明月和明初两人一起送到国外去管教。

这就说明明父其实是偏心明初的。

现在明父就在这里,阮梨如果说这件事是明初做的,明父相不相信是一回事,相信以后会不会继续偏心明初又是一回事了。

阮梨越想越纠结,脸色逐渐变得难看,实在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阮阮,我有话跟你说。”

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傅砚礼突然出声,然后一把抓住阮梨的手腕。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傅砚礼就直接带着阮梨离开房间,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你在担心什么?”傅砚礼皱着眉,一脸担忧地看着阮梨:“需要我帮忙吗?”

“你能够看出来?”阮梨先是一愣,随后无奈地叹了口气:“确实,我每次都表现得太明显。”

要不是刚才大家的注意力并不像傅砚礼一样,都集中在阮梨身上的话,估计所有人都要发现她的异样了。

“傅砚礼,你有没有办法查出陷害月亮的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阮梨眨眨眼,一脸认真地看着傅砚礼问。

傅砚礼看着她这副模样,嘴角不禁向上扬了扬:“你问这话,是对我没有信心吗?”

“阮阮,你不应该这么问我,而是直接把你怀疑的那个人告诉我。”

“我说过,有我在,我会帮你到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阮梨听着傅砚礼说的这些,先是一愣,随后也轻轻扬起嘴角。

以前的她还真没想过,这个世界上最懂她的人竟然会是傅砚礼。

阮梨不再犹豫,直接开口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