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250章 阮梨可能会开心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2:51:44

“你找到入口了吗?”

阮梨的这句话问的突然,巴泽尔也愣了一下才回答:“没有,这下面什么也没有。”

“所以,你毁掉了我父母的房子,却什么也没找到?”

阮梨的嘴角上扬,扯起一抹嘲讽的冷笑:“巴泽尔,你做事太冲动了。”

“明明还有其他方式可以找到入口,你为什么非要用这么极端的一种!”

巴泽尔一向是被人捧着的,此刻听到阮梨这么说自己,自然瞬间就不高兴了。

“你是在教我做事?”巴泽尔沉着脸看着阮梨:“阮梨,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你也没有资格拆我爸妈的房子!”阮梨的音量跟着提高,情绪很是激动。

“我们的约定取消,我不会再帮你找了。”

她冷声说完这句话,转身就打算朝着废墟走近,结果巴泽尔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你干嘛!放开我妹!”乔景屿着急地想要上前阻止。

但他的两只手臂被巴泽尔的手下紧紧抓住,根本没办法阻止。

“取消?”巴泽尔紧紧抓着阮梨的胳膊,嘴角挂着和往常一样的痞笑,眼底却布满了寒意。

“阮梨,上了我这艘贼船,可不是你想下就能下的。”

“房子已经拆了,不管你怎么吵闹都没办法还原,难道你还想因为这失去报仇的机会?”

“不要忘了,只有我才能帮你进入莫恩家族,只有我能够帮你报仇!”

阮梨听着巴泽尔的话,脸色也跟着往下沉了沉。

她相信傅砚礼说的,知道他会帮助自己,但如果有巴泽尔,他们的计划会进行得更顺利。

即使阮梨现在看巴泽尔非常不爽,也不得不承认,他们还是要继续合作的。

“你放开我!”阮梨没接这话,皱着眉试图甩开他的手。

但巴泽尔抓得很紧,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阮梨感觉胳膊越来越他更,却怎么也甩不开他,眉头皱得更紧。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几个身形高大的人冲了过来。

有两个人过来打巴泽尔,一个将阮梨护在身后,剩下的几个人则是去解决被抓着的乔景屿。

乔景屿得到自由,立刻跟着他们一起开始揍巴泽尔的手下,巴泽尔则跟着那两个人打起来。

场面瞬间变得一片混乱。

“你们是傅砚礼的人?”阮梨看了看,认出其中有一张比较眼熟的面孔。

傅砚礼说过他有派人暗中保护阮梨,所以阮梨这会儿一看到他们冲出来,就猜到了。

“是的小姐。”护着阮梨的男人点点头:“老板吩咐过,一定要我们保护好你,我们来晚了。”

想到傅砚礼费心安排的这些,阮梨心里不由得一暖。

再看看缠斗在一起的几人,阮梨想了想,最后还是出声阻止:“停下吧,别打了。”

傅砚礼之前吩咐过这些人,要完全听阮梨的命令,所以她一开口,后来冲出来的几人立刻停下动作。

他们都停了,巴泽尔他们自然也跟着停手。

阮梨还是要继续跟巴泽尔合作的,所以不能真的把巴泽尔打伤。

但巴泽尔拆掉房子的事太过分,该给他一点教训。

阮梨看着巴泽尔嘴角的伤,轻声开口说道:“巴泽尔,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们是平等的合作关系。”

“如果你做不到尊重我,那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就算没有你,我也一定会有办法替我的家人报仇!”

巴泽尔看着一脸坚定的阮梨,不仅不生气,反而勾唇笑了起来:“好,我会尊重你的。”

“毕竟,我还是很喜欢聪明人的。”

巴泽尔明显话里有话,但阮梨现在懒得去深究,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白眼。

当阮梨正打算和乔景屿一起离开时,巴泽尔又突然喊了声:“等一下!”

他说着,转身走到一旁,拿起一个用白布包裹着的东西递给阮梨:“给你的。”

阮梨看着巴泽尔手中的东西,警惕地皱起眉,没立刻伸手去接。

外面包裹着一层白布,阮梨没办法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但能看出大概是个长方形的,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厚。

“什么东西?”阮梨疑惑的问他。

“婚纱照。”巴泽尔说完顿了两秒,补充道:“你父母的。”

说这话时,巴泽尔微微有些不太自在。

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着,在房子要被拆掉的最后一刻,突然让人停手,自己冲进去把这张婚纱照拿了出来。

那一刻他只有一个念头,觉得这个东西留下来阮梨可能会开心。

阮梨没想到巴泽尔会把婚纱照留下来,愣了几秒后立刻伸手接过,小心翼翼地打开。

婚纱照已经褪色,其实看不清阮梨父母的长相,但这能够留下来,对阮梨来说就有着特殊的意义。

阮梨盯着照片看了会儿,又重新用布将她包裹上,然后转身离开。

她没有跟巴泽尔道谢,不过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生气了。

她就当巴泽尔帮忙留下这张照片,是在对她赔礼吧,而她也接受了他的道歉。

回到车上,乔景屿盯着这张婚纱照看了看说:“我们找人试试,看能不能把这张照片还原吧。”

毕竟这是他们父母的婚纱照,如果能够还原父母的脸当然是好事。

“嗯。”阮梨点点头,默默抱紧了拿着婚纱照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身体突然僵了一下,然后有些激动地再次掀开白布,开始想要把它拆开。

“梨梨你干嘛?”乔景屿有些不解:“现在还不用拆开。”

“相框里面有东西。”阮梨着急地回了一句,一边说一边继续拆。

但这个相框似乎做了特殊处理,她现在没有工具,又不舍得把相框弄坏,根本拆不开。

“我们回去拆。”乔景屿沉声应了一句后,快速发动了车。

很快他们就再回到公寓里,阮梨拿出家里的小工具箱给乔景屿,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将相框上的固定螺丝拧下来,一点点拆掉照片。

等到相框和照片彻底分开时,里面的东西也终于暴露出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