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264章 今晚终于可以一起睡了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7:49:15

在傅老爷子震惊的时候,傅砚礼抬眸看向坐在不远处的傅承洲。

“小五从来没想过要当你的傀儡,不是所有人都跟傅承煜一样。”

傅老爷子还没从傅砚礼刚才扔下的重磅炸弹中反应过来,就又被这句话给弄懵了。

“你?”傅老爷子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傅承洲:“我费心费力替你谋划,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傅老爷子真的没想过傅承洲会背叛自己,投靠傅砚礼!

“爷爷,你到底是在为我谋划,还是在为你自己?”傅承洲这会儿也不再装了。

他紧紧盯着傅老爷子,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爷爷你,也很想要得到阮家的研究成果吧。”

“所以爷爷从一开始,就没想要我活着。”

傅承洲的这句话一说出来,傅老爷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握着拐杖的手用力收紧。

“阮家的研究成果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想要你活着?”

傅承洲的父母一听这话可受不了,着急地问出口,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傅承洲不愿意解释,只是回头看了傅砚礼一眼:“答应我的事,三哥可要说到做到。”

“嗯。”傅砚礼冷淡地应了一声。

傅承洲在傅老爷子身边埋伏这么久,也的确帮了傅砚礼一些忙,傅砚礼自然不会过河拆桥。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傅承煜听着他们像是打哑谜一样的对话,整个人无比激动。

“我不相信我会输!我不信!”

傅承煜一家的情绪都很激动,甚至不顾形象地开始在客厅里大吵大闹起来。

但傅老爷子都垮台了,他们再怎么闹也没有用。

要说他们这一家里面,唯一淡定的就是沈凝妍了。

她从一开始就静静坐在沙发上,目光淡然地从傅家一群人身上扫过,最后与一个人的对上。

两人相视一笑,随后立刻恢复成正常的表情。

很快警察就来了,傅老爷子被以涉嫌杀人的名义带走,这场闹剧还没开始上演就彻底结束。

傅承煜他们还想赖在老宅不愿意走,但最后直接被傅砚礼的手下赶出去了。

傅承温虽然站在傅砚礼这一边,但他的父亲和傅文峥的关系很好,直接选择跟着傅承煜一家离开。

旁支的几位长辈都是不愿意惹事的,现在傅砚礼连傅老爷子都敢拉下马,他们也不想来触这个霉头,便识趣地找了个借口离开。

傅家其他几人也不傻,见状纷纷跟着一起走了。

很快,客厅里就只剩下傅砚礼一家和傅承洲一家。

“阿洲,你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傅承洲的母亲还没忘记刚才的话,神情着急地看着傅承洲。

“你爷爷一开始想要对你做什么?”

他们不依不饶,好像傅承洲今天不回答这个问题,就要一直追问下去一样。

傅承洲看了一眼傅砚礼,见他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便也不再隐瞒。

“其实,阮家一直在研究一种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方法。”

傅承洲这话一出,他的父母和苏婉卿夫妇全都被惊到。

长生不老,这四个字带着满满的神话意味,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啊!

“不是阮家在研究,是阮家被迫研究的。”傅砚礼微微皱起眉解释道。

他可不希望其他人误会阮家。

“依照现有的科技,当然不可能真的有人想出长生不老的方法,但他们研发了一个机器,可以将人的意识互换。”

“爷爷向来很有野心,自然也想要拥有这样的长生不老,所以他需要一具健康的身体。”

一开始傅老爷子并不是真的偏向傅砚礼,而是他看中了傅砚礼这具身体,想要让自己死后可以将意识转移到傅砚礼的身体里。

但傅砚礼逐渐失去控制,傅老爷子知道自己这个计划行不通,就将这个主意打到了傅承洲的身上。

至于傅承煜,傅老爷子从来就没看上过那个草包。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能够成功,他就会占据你的身体,你的意识则会死在他的身体里?”

傅承洲的母亲说起这话时,声音都在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是。”傅承洲点点头,拉着母亲的手轻声安慰道:“妈,不用怕这些,现在已经不会了。”

“而且,阮家的两位研究者都已经去世,这项技术到现在都没成功,不必要担心这些。”

在傅承洲看来,这项技术太过虚无缥缈,就算阮梨的父母都还活着,他也不相信有人真能研究出这样的技术。

傅砚礼没有接这话,但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昨晚阮梨给他看的那些数据,每一项都很重要,如果被有心之人拿到……

就算近几年不会视线,但未来也一定会有可能。

所以,傅砚礼绝对不能让那些数据被巴泽尔和莫恩家族的人拿到!

这件事算是就这么解决了,傅老爷子杀人的证据确凿,现在就等着开庭。

傅砚礼没心思再去管他,派了几个人盯着以后,就直接去找阮梨,帮着她搬家到别墅。

Leo一点也不认生,即使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新环境,它也依旧可以玩得很开心。

只是,还没等Leo开心多久,傅砚礼就直接让佣人把它带去它的房间。

“Leo不跟我住一起吗?”阮梨看着佣人牵着Leo往和他们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不由得皱起眉。

“你是我的。”傅砚礼闻言,霸道地将阮梨紧紧拥进怀里:“阮阮,该跟你住在一起的是我。”

阮梨闻言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所以你这是在跟Leo争风吃醋吗?”

“是啊。”傅砚礼回答得十分理直气壮,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

仿佛对他来说,跟一只狗争风吃醋不仅不丢人,还非常骄傲自豪。

阮梨被他这个样子逗笑,正想要再开口,傅砚礼低头吻住她的唇。

这一吻缠绵又缱绻,直到阮梨的呼吸有些不太顺畅后,傅砚礼才不舍地松开的唇。

他的薄唇依旧紧贴着她的耳边,声音暗哑地低语道。

“阮阮,今晚我们终于可以一起睡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