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301章 为阮梨,他甘之如饴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2:41:46

阮梨知道乔老夫人这话说的有道理,但她还是觉得不太好。

毕竟,如果没有她的出现,这些东西原本都是属于乔橙的才对。

“小梨子,你不需要有压力。”

乔橙看出阮梨在顾虑什么,笑着上前:“我可不是那么贪心的人。”

“是我的,我不会让,不是我的,我也不会去抢。”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乔橙都已经这么说了,阮梨要是再拒绝,就真的矫情了。

所以犹豫片刻后,阮梨还是笑着接下了这份礼物。

大家送过礼物后就走到一边,将时间留给阮梨和傅砚礼两人。

阮梨这会儿才发现,在刚才收礼物的时候,傅砚礼已经走到了台上摆放的钢琴旁。

傅砚礼从小就精通很多乐器,钢琴是他其中一个拿手的。

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傅砚礼端坐在钢琴前,后背挺得笔直,俊朗的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

他与阮梨对视了一眼后,脸上的笑意加深,修长的手指快速在黑白琴键上跳动起来。

傅砚礼弹的是一首《致爱丽丝》,很浪漫的曲子。

阮梨静静站在原地,目光温柔而专注地盯着傅砚礼。

倾斜而下的月光正好落在他身上,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光。

果然,优秀的人在哪里都是发光的。

阮梨听着这首他送给自己的曲子,感受到曲子里饱含的爱意,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知道,她不是孤身一个人,一直都有人在爱着她。

等到一曲结束,傅砚礼起身的时候,一旁的工作人员立刻帮忙送上早就准备好的两束花。

两束都是曼塔玫瑰,一束是一千零一朵,一束是一百零一朵。

这代表着阮梨是傅砚礼的百里挑一,千里挑一。

而每一朵粉白色的花都开得非常完美。

曼塔玫瑰的花语,是梦开始的地方,也象征着永恒的爱情。

傅砚礼爱上阮梨的那一刻,就是他梦开始的地方。

“阮阮,生日快乐。”傅砚礼捧着一百零一朵那束花,一步步走到阮梨面前,笑着向她道贺。

傅砚礼的时间卡得非常好。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正好到了十二点,阮梨的生日来临了。

海风吹起阮梨的裙摆和发尾,让她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但她还是能看清楚傅砚礼的脸。

看清楚他脸上的笑意,和他眼底深深的爱意。

阮梨记着傅砚礼说的不用跟他道谢,所以直接笑着接过花。

两人对视一眼后,阮梨脸上的笑意加深,眼底有泪花在闪动着。

傅砚礼看懂阮梨要做什么,配合地弯下腰,阮梨则笑着凑近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辛苦了,男朋友。”

阮梨知道,今天傅砚礼准备的这一切不仅需要很多钱,还需要很多爱。

只有很爱很爱她,才能用心准备这些惊喜。

而阮梨也明确感受到了傅砚礼浓浓的爱意,自然不能辜负了。

“不辛苦。”傅砚礼笑着搂住阮梨的腰:“为你做什么都不辛苦。”

别说只是准备这些,就算是要搭上傅砚礼的命,他也甘之如饴。

两人这副甜蜜的模样落在周围人的眼里,每人的心境都不一样。

乔家人和明月都替阮梨觉得开心,而裴斯年和他的父母,在开心的同时又觉得心酸。

尤其是裴斯年,他实在是不甘心眼睁睁看着阮梨和别人在一起。

但这是阮梨的自由,不管他甘不甘心都没用。

现在裴斯年能做的,就是默默祝福阮梨,希望她能永远这么幸福。

傅砚礼送的花实在是太多,而花的花期一向很短,放着等待枯萎实在是有些可惜。

阮梨不想浪费这么漂亮的花,最后决定将一千零一朵的那束花分成一份一份的,送给亲朋好友和帮忙筹备惊喜的工作人员们。

让大家一起来分享这份喜悦。

接下来就是吹蜡烛,切蛋糕,等到一切结束,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大家都困了,打完招呼就回到各自的房间,阮梨和傅砚礼也回到房间。

阮梨出门时没带手机,回来以后才想起看手机。

一打开,就看到微信上有不少未读消息。

有学校的同学和老师,还有一些其他朋友和熟人。

但最让阮梨意外的是,竟然还有傅文山和苏婉卿发来的祝福。

【梨梨,生日快乐。】

【今年的生日蛋糕不能一起吃,但爸爸妈妈等你回来一起吃长寿面。】

【希望我们的梨梨年年开心,岁岁无忧。】

与这些生日祝福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笔转账。

这些消息都是傅文山发来的,但话语里提到了“爸爸妈妈”,很像是带着苏婉卿一起在祝福她。

当然,也可能是傅文山自己加上去的,并不是苏婉卿的意思。

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看到这番祝福的阮梨都很感动很开心。

【谢谢爸爸妈妈。】

阮梨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这样称呼他们。

至于傅文山的那笔转账,阮梨不打算收,直接点了退还。

一一回复了其他人的祝福后,阮梨正准备放下手机,又发现了一条未读的新消息。

【阮梨,生日快乐。】

这条消息来自巴泽尔,是十二点整发过来的。

自从上次那事以后,阮梨和巴泽尔再没有其他交集。

这会儿看到巴泽尔发来的消息,阮梨非常意外。

她还真没想到巴泽尔竟然会知道自己的生日。

就在阮梨犹豫着要不要回复时,洗完澡的傅砚礼推开浴室门走了出来。

他身上穿着酒店的浴袍,领口敞开,露出紧实的胸肌。

胸肌上似乎还有很多若隐若现的东西。

“你里面戴着什么?”阮梨好奇地问了一句。

傅砚礼笑了笑没回答,一步步朝着阮梨走近。

正当他准备开口时,视线无意间落在阮梨的手机上,刚好就看到了这条消息。

备注上写着的“巴泽尔”三个字格外的显眼。

“他知道你的生日?特意卡着点送祝福,还挺用心的。”

傅砚礼顿了几秒后开口,语气乍一听还算正常,但仔细听能听出里面满满的醋意。

阮梨没有察觉出来,还点点头,非常诚实地开口回答。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