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万妖圣祖项尘 第6760章小来一刀

作者:十月流年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4-05-28 21:54:55

大黑牛被以十五万的天价买走了,拉上了那货车。

阿宝哭着让父母留下大黑牛,但是无济于事,他跟着货车后面,咒骂着货车师傅,看着被拉走越来越远的大黑牛嚎啕大哭。

村里人对这件事情指指点点,对于李家得到十五万的事情眼睛都嫉妒红了。

李长海为了避免再发生刘虎那样的事情,直接带着妻子搬到了县城去住,在县城花了几万买了一套房子。

“大恩也抵不过大利啊。”卧在货车之中的大黑牛二狗子心中感叹,不过它倒是没有难受和悲愤的。

要说对人性的了解,还有几人有他了解的?

大恩即大仇,施恩过多则是祸。

所以那些当老板的对员工很少有一味好的,都是打个巴掌给个枣,画大饼喂粗糠加小皮鞭。

父母给孩子烧一桌子好菜,换不回孩子多少感激,陌生人请孩子吃一碗面条,会让他心情愉悦一整天,自己对父母发的火,有一天自己的孩子也会发在自己身上,每个人都是如此,不断循环轮回。

“大师,这下子五头灵牲全部找齐了,我家祖坟的风水可以改易了吧?”杜老板吐了口烟雾问。

旁边青衫男子笑道:“没问题了,有老夫的改易,未来杜先生的孩子十年内必然在政途上取得非凡的成就!”

“哈哈,那全仰仗大师了,小儿功成名就那天,杜某还有大礼款待!”

大黑牛被拉到了杜老板家的祖坟。

同样被拉去祖坟的,还有一头白马,黑羊,比一般鸡大许多的大公鸡,还有一头一吨以上的大肥猪。

祖坟旁边挖了五个大坑,白马,黑羊,大公鸡,大肥猪都被注射了麻醉剂后推入了大坑之中。

项二狗全身发软的看着上面的人一铲子又一铲子的土刨下来,心中大骂,奶奶的,这是把老子买来当祭品用了?

最终它被活埋了,窒息而死!

“道祖,别玩无限轮回流了——”

意识模糊前,项尘心中哀嚎默默念叨。

然而,当它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傻眼了,熟悉的牛圈,熟悉的阿宝,熟悉的这一家人。

“道祖,我xx你xx——”

项尘内心破口大骂半天,渐渐的它冷静下来了。

“道祖,绝对不可能这么无聊,难道是为了水?他想告诉我什么?”

他开始冷静思索起来,开始真正正视思考这次的轮回经历,把前面两次的经历都在脑海之中复盘了一遍。

日子和之前两次几乎没有区别,五个月的时候打了鼻孔,一岁的时候阿宝父母出去打工了,阿宝哭哭啼啼送父母。

年底的时候又回来过年,几乎和以前一模一样。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事情。

刘虎,刘彪,赵才三人进入了阿宝家中。

这一次项二狗没有用灵活无比的舌头打开栅栏门,在牛圈之中平静又冷漠的看着一切。

三人进入屋子中,不一会儿屋子中传来隐约的叫喊声,哭声,惨叫声。

不久后,归于平静,三道身影快速逃离了阿宝家中!

阿宝在自己的房间,躲在被窝之中瑟瑟发抖。

第二天大清早,大量的警笛车来到了村子里。

村子里发生了惊人的命案。

阿宝家,还有另外三户村民家中发生强盗杀人命案,死了七个人,两个重伤。

死去的七个人中就包含了阿宝的父母。

如此大案立马引起了省里的高度重视。

不过那些和大黑牛都没有什么关系了,它只是一头牛。

和它有关系的就是阿宝的父母死了,阿宝成为了孤儿,以后只能依靠爷爷奶奶。

大黑牛看着阿宝家办丧事,看着阿宝在父母的棺材前哭得昏厥过去。

它没有如同前两次一样,改变他们这一家的命运。

因为,此刻的它只是一头牛,只做牛该做的事情。

没有了父母,学费都成为不小的开支,阿宝也选择了辍学,在家帮爷爷奶奶干活。

直到一年后官府的九年义务教育正式下达,免费读书,免除学杂费书本费等等费用,老师下乡来找到阿宝的爷爷奶奶,劝说阿宝入学,阿宝才重新踏入了校园。

但是父母的打击很大,他的成绩也并不理想,初三那年毕业,阿宝拥抱了全班,只为拥抱那个心仪的女孩。

那份暗恋他埋死在了心中,因为女孩的父亲是开宝马的

初中读完辍学在家务农,因为爷爷奶奶年迈又经过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身体很差,他没出去打工。

大黑牛也勤勤恳恳的干活,拉车,耕地,连修行锻炼都放弃了,老老实实的做了一头牛该做的事情。

阿宝二十一岁那年,和村里一个女孩结婚了,成家立业,两人在一年后生了个男娃。

阿宝二十八岁那年,他架着牛车下地干活。

回家时大黑牛走得很慢很慢,喘息声非常的沉重,夕阳也下沉得很慢很慢,晚风轻柔。

旁边一辆农用三轮车疾驰而过,和拉车的大水牛形成了两个时代的分割。

这个时代,迈步得好快好快——大水牛即便拼了命也不可能追得上三轮车。

如同当年阿宝驾着牛车,鞭子甩得再用力也不可能追上初恋乘坐的四驱。

它已经太老了,几乎二十岁的高龄,已经踏入了水牛寿命的后期。

干完活回家的这一天,自己就进入了牛圈,阿宝准备关上牛圈门走的时候,大黑牛突然咬住了他的衣角。

阿宝愣了下,疑惑道:“二牛,怎么了?”

大黑牛一双浑浊的眼眸看着它,表情似乎露出了笑容一般,眼神之中透露出了说不明的伤感。

阿宝伸手抚摸着牛头,抚摸了一会儿后还是关上了牛圈的门走了。

大黑牛蜷缩在了牛圈之中,目光看向牛圈之外的身影:“这一次真的永别了——”

“牟——”阿宝进家门的时候,听见了牛圈之中传来了一声苍凉的鸣叫,悠长而苍凉。

牛圈中,大黑牛疲惫的缓缓闭上了眼睛。

而这一闭眼便是再也没有睁开了。

第二天,阿宝照常来喂牛的时候,看见躺着一动不动的大水牛,心中若有感应。

他打开了牛圈的大门走进去,用手抚摸牛头,但是牛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温热,只剩下了一片的冰凉。

阿宝脸色大变,又摸了摸鼻子,没有了一点呼吸。

这个已经是一家之主,撑起爷爷奶奶和孩子一片天的青年眼眶瞬间湿润,缓缓流下泪来。

他对着黑牛跪下,磕头三个,然后过去抱着牛头,犹如八岁那年抱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它一样,喃喃自语:“二牛,谢谢,老伙计,这些年难熬的岁月谢谢你,若有下辈子,我来给你当牛做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