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李星晚脸色一变,不由的后退一步,立刻道,“嘉宁,谁去你那说什么了?你千万别相信,有人想挑拨我们的关系!”

“别装了!”骆嘉宁往前一步,表情阴冷,“你做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和华莹聊天的地方,桌子下面安装了窃听器,我把你们说的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李星晚脸上一慌,随即又冷静下来,“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都是华莹的猜测,她故意那样说挑拨我们!”

“啪!”

骆嘉宁扬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当初你接近我就是为了陈行,利用我这么多年,还敢骗我!”

李星晚被打的头歪向一边,她捂着脸,转眸阴郁的看向骆嘉宁,此刻也不再伪装,冷声道,“我利用你接近陈行,你呢?你不是也在利用我!”

骆嘉宁目光一闪,瞪着她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骆嘉宁,这世界上唯一了解你的人就是我。你喜欢陈行,可是你被强暴以后产生了强大的自卑感,你觉得自己配不上陈行了,所以你才用我去留住陈行,因为你觉得我家境不好,软弱可欺,完全在你的掌控之中!”

“你不喜欢华莹,是因为你知道华莹根本不会被你拿捏!”

李星晚直直的看着她,眼中再没有温柔,透露出冷意和鄙视,“这几年,你赶跑了陈行身边的女人,不是为我,是为了你自己!”

骆嘉宁恼羞成怒,扬手再次向她打去。

这次李星晚一把抓住她的手,冷笑道,“骆嘉宁,我还知道你一个秘密,你出事的那天晚上,你根本不是在医院回家的路上被强暴的,对不对?”

骆嘉宁脸色顿变,一双眼睛死鱼似的盯着李星晚。

李星晚知道自己想对了,她继续逼近道,“你那天从医院出来,明明已经回家了,可是李希文又打电话约了你!”

“李希文喜欢你,他受的伤也最轻,他找了理由从医院出来,想约你表白。”

“可是你去的路上出了事,李希文没等到你,电话又打不通,他先回了医院。所以这些年他最愧疚,对你也最好,不管什么事都对你格外纵容。”

“而你,为了让陈行内疚,一直没说自己第二次出门的事,骗他们说是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出的事,恰好你出事的地方确实也在那条路上,所以没有人怀疑你。”

骆嘉宁被人窥探了心底隐藏多年的秘密,先是惊慌,之后是恼怒,她掏出准备好的水果刀向着李星晚身上扎去。

李星晚有防备,用力抓住她的手将她推开,“你这个疯子,神经病!马上从我家里滚出去,否则我就报警抓你!”

骆嘉宁表情变的扭曲,突然又掏出一瓶硫酸,对着李星晚的脸毫不犹豫的泼了下去。

李星晚没想到骆嘉宁还有两手准备,慌忙后退,浓烈的硫酸味道弥漫开,随即她左脸和脖颈一阵剧烈的疼痛,她倒在地上,举着双手想捂脸,惨叫出声。

骆嘉宁也愣了,看着地上疼的哀嚎的李星晚,慌张后退,夺门而逃。

*

李星晚被听到声音的邻居送去了医院,骆嘉宁也连夜被抓。

……

李希文次日一大早去找骆嘉宁,电话打不通,家里也没人,又给骆父打了电话才知道骆嘉宁又出事了。

当时李星晚闪的快,但左侧脸和脖颈也被硫酸腐蚀灼伤,毁容是肯定的了,能保住性命已经是幸运。

骆嘉宁被关进警局,李星晚在清醒后第一时间请了律师,告她故意伤害、杀人未遂!

李希文和律师去警局见骆嘉宁,骆嘉宁却不肯见他,指名要见陈行。

李希文只好又给陈行打电话,“我知道你现在很讨厌她,但其实她也是被李星晚蒙蔽了,看在过去的交情上,你去看看她吧。”

“毕竟,以后很长时间都不会再见面!”

陈行片刻的沉默后,沉声道,“我去看她!”

见到陈行后,骆嘉宁先红了眼睛,低声道,“我不后悔,毁了她的脸,她以后就不能再用那张脸去骗人!可惜的是、我没能亲手杀了她!”

陈行皱眉道,“李星晚做了很多犯法的事,我们正找证据,你不该这样冲动,把自己搭进去!”

骆嘉宁一直垂着眼睛,情绪很消沉,“李星晚做的那些事,我也是帮凶。”

陈行没说话。

骆嘉宁突然抬头看向陈行,“我还有件事想告诉你。”

她把自己当年出事的真相告诉陈行,说到最后,她哽咽不已,“对不起,我骗了你们这么多年。”

陈行表情不变,“我知道,一开始就知道。”

骆嘉宁惊愕的睁着泪眼,“你知道?”

陈行淡淡点头,“这些年我和彭宴对你的照顾不仅仅是内疚,还因为我们珍惜曾经的友谊,心疼你的遭遇,痛恨伤害你的人。”

骆嘉宁愣了愣,身体隐隐颤抖,几经控制,眼泪还是涌出来,“可是,我把你们的好当成理所当然,甚至自私的想要独占。”

那件事彻底改变了她,她变的自卑,敏 感,又心虚情绪化,很怕陈行他们离开她,便想尽办法把他们留在身边。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被李星晚利用。

陈行道,“骆伯父请了律师,你好好配合,好好表现,争取尽快出来,以后的人生还很长。”

骆嘉宁满脸泪痕,黯然的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陈行起身离开。

“陈行!”骆嘉宁大声喊他,哭着道,“对不起!”

她知道,这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了。

美好的青春友谊,就以这样的方式收场!

陈行只脚步一顿,并没有回头,很快便抬步离开。

他刚刚离开警局,就接到华莹的电话,“李星晚跑了!”

陈行双目一冷,“出国了?”

“是!”华莹沉声道,“我现在在医院,护士说李星晚一大早就办了出院手续,开了证明,我刚刚让人查了她的出入境记录,半个小时前,她已经登机离开。”

她实在没想到李星晚动作这么快!

李星晚做的所有事都已经昭然若揭,她一定害怕极了,才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就这样仓皇的逃跑了!

陈行声音镇定,冷意涔涔,“让她跑,看她能跑到哪里去!”

华莹见他这样沉稳,惊讶道,“你找到他害惜墨的证据了?”

“没有,但是我查到了别的。”陈行声音决绝,“她的后半生,都要在牢里忏悔!”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