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骆嘉宁第二次被关押,根据律师的申请,对她进行了毛发检测,如华莹所料,果然检验出了特殊药物残留。

通过药品追溯,最后也查到了李星晚身上,她的罪名又加了一条。

不管李星晚犯了什么罪,骆嘉宁故意伤害的罪名已经是证据确凿,而且李星晚绝对不会给她开谅解书。

两人已经到了彼此仇视、恨不得杀了对方的地步!

李星晚被抓,等待骆嘉宁的也将是牢狱之灾。

*

没等陈惜墨醒过来,李星晚面试那天,和她换衣服的女孩也找到了。

女孩被找到后,被问起那天的事情,一脸的惊慌和不知所措,不停的为自己辩解,“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李星晚说有坏人盯着她,想和我换一下衣服,又给了我两千块钱,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华莹和陈行对视一眼,她淡笑道,“别紧张,你只要证明李星晚穿上你的衣服,在面试期间离开过浦新公司就行了!”

女孩忙不迭点头,“你们说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陈行以家人的身份起诉了李星晚,告她将陈惜墨推下山崖,故意杀人!

李星晚已经被关起来,国际刑警组织会派出警员,连夜对其进行审讯。

一开始李星晚坚决不承认,被问到为什么和别人换衣服离开时也振振有词的辩解。

她反驳道,“我怎么会提前知道陈惜墨上山,你们没有证据,完全是诬告!”

警察冷肃的斥责她撒谎,并且将薛太太证明提前一天告诉了李星晚自己儿子去爬山的视频录像给她看。

而薛太太的儿子薛浩然,正是当天和陈惜墨一起爬山的同学之一。

李星晚额头已经开始出汗。

“李星晚,你为什么要撒谎?”警察目光犀利的看着她,“我们还在你家里找到了你那天穿的鞋子,鞋子底部的泥土就是凤鸣山上的,你那天的确上过山。你为什么要在面试中间特意跑到山上去?”

李星晚神经本就是紧绷的,闻言脱口道,“不可能,那双鞋早就被我扔了、”

她话没说完,对上警察冷然明了的目光,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审讯持续了一天一夜,经过双方的较量,李星晚先被攻破了心理防线,承认的确是她将陈惜墨推下山崖的。

作案动机也很简单,就是讨厌陈惜墨!

讨厌到想让她立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而恰好让她得到了机会,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去施行了自己的计划。

警察对于这样极端的心理似乎也见怪不怪,只将李星晚的供词传回国内。

李星晚犯了使用违禁药品下毒、经济诈骗、杀人未遂等罪名,至于最后要在哪国坐牢,还要看最后的审判。

但是无论怎样判决,李星晚的罪名都不轻,后半生都要在大牢里度过了!

*

消息传回国内,华莹长吁了口气,这个女人,终于得到了她应该得的报应,大快人心!

至于骆嘉宁最后会怎么判,她都一点不关心。

彭宴也得到了消息,给陈行打了电话,两人在书房聊了很久,大概也是在感慨李星晚和骆嘉宁的结局。

周六一大早,华莹和陈行一起去看望惜墨。

惜墨妈妈周末休息,正在照顾惜墨,听说李星晚已经认罪了,也觉得痛快,“真希望将她引渡回国,我亲自来审判她!”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李星晚能不能回国还两说,她作为受害人家属,也是要回避的。

陈行听出她的痛恨,歉疚道,“是我间接害了惜墨。”

惜墨妈妈摇头,“我们是一家人,祸福相依。而且这段时间我也接受了惜墨变成这样的事实,时常庆幸她还活着,每天都和我在一起。”

华莹不知道怎么安慰陈太太,只走到床边,看着依然沉睡的惜墨,轻声道,“惜墨,害你的人已经被抓起来了,高兴吗?”

“快点醒过来吧,亲眼看看她的下场!”

惜墨被照顾得很细致,全身清爽干净,脸色粉润透白,好像下一刻就会睁开那双聪慧狡黠的眼睛,还是那个活泼的小姑娘。

*

李希文得到消息后,去警局见了骆嘉宁,把李星晚的下场告诉她。

“真是她做的?”骆嘉宁惊讶又痛快,冷笑道,“我知道我自己不好,可李星晚才是真的狠!”

李希文道,“我们都被她蒙蔽了,你也是受害人。我会找最好的律师,你别着急,在里面等消息。”

骆嘉宁剪了短发,衣着朴素,完全没了之前的张扬,脸上带着几分颓然的灰败,“听到李星晚的下场我就知足了,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了。”

他们认识多年,尤其是高中那几年,青涩,却心思单纯、天真无邪,一路走过来,最后却变成这样,李希文心里说不出的怅然和悲凉。

“嘉宁,对不起!”李希文心中压着一块石头,哽咽开口。

如果当年他没有在骆嘉宁回家后再把她约出去,骆嘉宁也不会出事,更不会有后来的一切。

骆嘉宁的人生不会改变,不会让李星晚钻空子,他们更不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就算李星晚得到了报应,他也无法释然,恐怕这辈子都会背负着这份沉重和负罪感。

也正是因为这份负罪感,让他早早放下了对骆嘉宁的喜欢,只把她当妹妹一样的爱护疼爱,来忏悔、弥补当初的错。

骆嘉宁也忍不住潸然泪下,一时间百感交集,只想痛快的哭一场,哭尽心里的委屈、悔恨、痛苦和不甘!

最后她道,“你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了,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我也不会再去打扰陈行。过去的事,从此一刀两断,不管我什么时候出去,出去后做什么,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们再也没有关系!”

李希文一愣,以为骆嘉宁是自暴自弃,刚要劝她两句时,突然间就明白了。

骆嘉宁一直没有从过去走出来,就因为他们一直在她身边,一直在提醒她过去发生了什么事。

只有离开他们,骆嘉宁才可能有不一样的人生。

他心里难过之极,艰难的做出割舍,缓缓点头,“保重自己!”

骆嘉宁脸色苍白,眼神略带麻木,什么都没再说,也没再看李希文,起身离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