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苍者,青也。

所谓苍龙,实际就是东方青龙,是夏之图腾。

母星二里头绿松石龙,实际就是按照星象的苍龙星宿造型所制,是贵族之证。夏归玄的苍龙之意基于此,因为他是夏后出身。

不代表他自己是苍龙,也不代表世上只有一只苍龙,其实诸天万界,苍龙挺多的……

实际上,在东皇界成为仙帝之后,他的坐骑就是龙。本来还担心是不是这条熟龙跑了过来……

还好这只小萝莉不是……

不是来自东皇界的熟龙,那就好,至少你们父神不用细软跑。

但这小萝莉……他还真认识。

这时候来不及说什么了,因为魂渊已经“奉命出手”,九道蛇索蔓延万丈,扫向了焱无月坚守的钢铁之城。

出手之时还向夏归玄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看,本座没骗你吧,你这使者连面见父神谈判的机会都没”。

无相出手,那就超越了常规的力量,不再是地面科技可以阻挡。 首发网址htTp://m.luoqiuzww.cc

蛇索瞬间即至,再坚固的合金,再狂暴的原能,再精妙的合作,都不可能抵得住无相一击。

“轰!”钢铁城墙被轰得稀巴烂,甚至熔成了一团。

防线上的光子炮和城内架设的重坦全部如同泥捏的一样,尽成齑粉。

焱无月勃然大怒:“你们居然不顾人神协定,真出动无相!”

人类神裔协定,简称人神协定,公约任何一方出动超常规力量时,另一方可以无限反击。

比如你摧毁了这片防区,我的歼星舰与聚变核弹就可以轰你的任何一处部族聚居地,炸毁你的任何一座灵山宝地,甚至把整片大陆都给轰没了。

大家一拍两散。

在没有绝对把握灭亡一方或者有把握接下这类超常力量之前,人类和神裔的战争永远只能是局部战争。

而这次居然真出动了无相!

“以为副帅重伤,舰队反应就会迟钝,你们想岔了。”焱无月愤然按下了手中装置。

万里之外瞬间有所反应。

一道扭曲的、不知该用什么颜色形容的奇怪光束,跨越了时间与空间,骤然降临。

正要捉拿焱无月的魂渊紧急缩手,蛇索差点被这光束轰断。

人类空间切割炮,可以在重要将领身边随时反应,跨越空间达成战场切割。就是为了应备这样的事情,无需去神裔大陆报复,在当场就可以立刻护下重要战局。

夏归玄看得都有些叹为观止。

真的牛逼。

就在空间炮轰向魂渊的同时,人类的银河战舰终于开动,飞临半空,卫星分析出此处的场景,似乎可以参战,不需要做“迁怒”之举,于是歼星光炮锁定了苍龙。

这样的反应力,绝对是公孙玖在亲自指挥。他也很纳闷,怎么夏归玄的出使完全没个回音,反而对方无相还集体参战了?

这是出的什么使?

夏归玄也冤枉啊,人刚到还没说半句话就打起来了,那小萝莉眼里根本就没别人,怕是压根不知道自己在这……这使者怎么当啊?

龙角小萝莉还在叉腰:“来啊,就凭你们的臭炮!我才是最厉害哒!”

这话经过法宝变化,输出之后变成了苍龙响彻天地的威严低语:“愚蠢的人类,不识神威!”

原来还可以这样翻译的吗?夏归玄两眼圈圈。

“轰!”

歼星炮万里而来,眨眼便到面前。

苍龙果然不闪不避地顶了上去,海域上空轰然炸起了恐怖的蘑菇云,连整片海域都被炸出了大陆架,海岸线寸寸崩塌,一路蔓延到了城边,恰好被空间切割炮拦在外面。

焱无月正在指挥人员撤离,弃防线而走。

无相之战,根本不是人类自身能顶的了,保护人们的安全才是第一位。

“父神!”商照夜正朝着爆炸中心冲去,一副忠心护主的模样。

魂渊向夏归玄使了个眼色,传念道:“即便你不与我合作,只站在人类立场,此时难道不该阻止商照夜?”

夏归玄一脸正气:“正当如此!”

说着也向爆炸中心直冲而去,看似要拦截商照夜。

魂渊心中暗喜。

并没有指望过几句“劝降”真能有效,实际上他的判断基础只不过就是对方站在人类立场一定会阻止苍龙,这是绝对成立的,然后在此前提下,对方第一时间是来和自己纠缠呢,还是和苍龙商照夜纠缠,就是刚才那番话的价值所在。

这很正常,只要对方是个正常人,在刚才一番交谈之下,再是半信半疑,也不会莫名其妙非要和自己打起来,多半会选择阻止商照夜。

这就够了。

就在夏归玄看似要和商照夜碰在一起的时候,魂渊的九道蛇索悄悄化作暗影,一道袭击商照夜后方抽冷子,另外八道尽数潜入了爆炸中心。

目标,苍龙。

目的,控魂。

作为一位魂术专精的无相,魂渊隐隐能够察觉那只苍龙并不像表面体现的那么强,只要在这种无暇他顾的机会之下,悄悄控魂是完全有机会实现的。

所谓的父神气息无论真假都好,假的话,反正也是控制了一只无相苍龙,还可能有父神的强烈相关之宝随身,也是赚大发了;真的那就更赞了,控制父神在手,岂非为所欲为?

对父神的敬畏和虔诚?别有一个这样的神在上头压制,岂不是更好……老实说,这才是无相者应有的追求才对,父神若是天道,在其他位面,这就是在撕天。

这是任何强者最终都要走的路,魂渊很确定这一点。

从这方面来说,他确实没有错。

但蛇索暗影刚刚侵入爆炸中心,魂渊就发现了更神奇的事情。

商照夜居然和夏归玄错身而过,手中忽现一杆长矛法宝,恶狠狠地向苍龙的背脊戳了下去。

而他偷袭商照夜的蛇索,反而被夏归玄笑吟吟地揪住了。

魂渊:“???”

这什么?

夏归玄和商照夜才是一伙的?

然后……商照夜偷袭苍龙?

这苍龙大概是史上最悲剧的父神了吧,自己这个魔道下属琢磨着偷袭它,而那个看似最亲密的女下属也在偷袭它,对面人类的战舰也在轰它。

区区一秒之内,这苍龙到底遭遇了什么……

苍龙:“……你们……”

它对抗人类这种毁天灭地的舰炮齐轰已经很辛苦了,脑补的是下属平推了人类基地,怎么会是这样?

魂渊没有去管自己被夏归玄揪住的蛇索,反而在最后一刻,把攻击苍龙的八道暗影改为攻向商照夜。

不知道商照夜是怎么想的,魂渊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进攻人类的当口,自己两个祭司合力把大家用于凝聚神裔人心的“父神”给灭了,那不是搞笑吗?既然商照夜背刺苍龙,那就本座救苍龙,好歹还能继续统合神裔。

要不然简直会被人类给笑死。

一切的变化在电光火石之间,夏归玄终于满意地笑了:“不错。魂祭司最后时刻的选择很有大局观,就凭这个,无愧于我的族裔。是正是魔,是否有小心思,倒是并不要紧。”

随着第一个字开口,他就已经抓住了商照夜的长矛,同时轻轻一揽,把八道蛇索连带着长矛都全部一股脑儿握在手里。

两大无相居然被他一只手控住,各自进退不得。

魂渊骇然色变。

商照夜愕然不解。

夏归玄省下另一只手,却是一把轰散了舰炮之威,继而拎起了苍龙的后颈,如同提着一只萝莉。

————

求订阅求月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