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二十八章:雾散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6 03:40:13

基尔城,巫师会分部。

古旧的传送阵上突然亮起白光,苏晓凭空出现,布布汪、阿姆、巴哈、凯撒都站在他身后。

位于传送阵的斜对面,一处镶在石墙上的木栏橱窗后,大片树根盘结在此。

咔、咔~

如同树木活动,一双暗淡无光的眸子从树根内睁开。

“你来了。”

坐在木轮椅上的老巫师声音暗哑,周围的树根涌动,他向前推动轮椅,从树根内挣脱,他的上半身与常人无异,只是灰白的头发有些稀疏,而他的双腿,则是从大腿以下的位置被打断。

从伤口附近那参差不齐的碎步能看出,老巫师的双腿不是被利器斩断,而是被某种长条形钝器一下下砸断。

老巫师身下的木轮椅压过地上的机关,他身前的木栏快速腐败、破碎,包括下方那一米多高的石墙。

“怎么样,猎杀者,任务顺利吗。”

老巫师推着木轮椅向巫师会分部内侧前行。

“没猜错的话,你是上一届的‘寄体’。”

苏晓示意阿姆去‘帮忙’,阿姆心领神会,来到老巫师身后,帮他推轮椅。

老巫师沉默片刻,转而脸上浮现笑容。

“‘寄体’,很贴切的称呼,没错,我是上一届寄体,如果没出意外,尼亚是新一代的寄体,她比我完美很多,更贴近‘它’的期望,甚至于,‘它’还在尼亚体内留下了古神血,让她更适合成为容器,可惜,劳伦特太聪明了。”

老巫师向前扬了扬头,示意阿姆继续拖着他向前。

前行十几米远,老巫师的手在墙壁上拍了下,一道暗门升起。

阿姆看向苏晓,得到苏晓的首肯,推着老巫师进暗门。

这是间百平米大小的密室,里面有几排木架,木架上落满灰尘,摆着上百颗水晶心。

苏晓随便拿起颗水晶心,上面能看到细密裂痕,显然这些都是失败品。

坐在一个木箱上,苏晓点燃支烟,老巫师看着那些水晶心,眸子有些失神。

“你是怎么发现的。”

老巫师·修斯·阿奇德问出心中的疑惑,一瓶酒突然飞来,他目露喜色,接过后,咬开木塞就仰头饮下几大口。

“啊~还是这个好。”

修斯·阿奇德吐出口酒气,脸上出现一丝血色。

“我说,你补充,不同意的话,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凳子坐。”

苏晓口中吐出口青烟,修斯·阿奇德并不是最终大boss,对方只是一个寄体,而且是被舍弃的寄体。

“那个古神的姓名我暂时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

苏晓刚说到这,老巫师示意他有话要说,苏晓略微扬了扬下巴,示意对方说。

“他是阿撒托斯,来自未知领域的神灵,它刚到这个世界时,重伤到几近濒死,据说,在他原本所在的巨大世界内,他只是一种‘概念’,完全凭本能运行,但他所在的巨大世界崩溃了,他与其他古神离开了那个巨大世界,因‘界’的剥离,他从概念神,退化到古神,支配者·索托斯同样如此。”

老巫师又饮下几口酒,心满意足。

“原来如此。”

苏晓这次彻底验证心中的猜想。

“如果我的推断没错,阿撒托斯因重伤而‘分裂’,他的意识与肉体分离。”

“没错。”

老巫师又饮下几口酒冷静下,他心中清楚的知道,这种老阴哔和他说这么多,他今天一定会死在这。

苏晓没直接除掉老巫师,主要是因为对方已经无威胁,他来着,只是向确定阿撒托斯的意识寄存在哪。

根据苏晓的推测,阿撒托斯的意识在很多年前寄存到一名人类体内,对方名为修斯·亚历山,而老巫师,名为修斯·阿奇德。

‘世界的守卫者,我等愿沐浴在您的荣光下……修斯·亚历山(神历年1157)。’

这是古神·索托斯雕塑下方的一句话,而修斯·亚历山,就是老巫师·修斯·阿奇德的祖先,他‘信奉’索托斯,只是为了麻痹索托斯而已,并非真心实意。

不仅如此,修斯家族其实一直延存到至今,并分成两脉,一名依然姓修斯,另一脉改姓为摩恩。

不朽巫师·摩恩·劳伦特,就是修斯家族的后裔,只是他自己不清楚而已。

修斯家族共有两脉,一脉为劳伦特的家族,也就是摩恩家族,另一脉是老巫师阿奇德的家族,名为修斯家族。

这两脉家族,都是由阿撒托斯的意识控制,修斯家族负责‘传承’阿撒托斯的意识,并在明面上恭维支配者·索托斯,实则是想利用对方。

摩恩家族则是枚棋子,摩恩·劳伦特的所有行动,包括聚集曙光、古斯,以及讨伐支配者·索托斯等,都是阿撒托斯的意识在幕后操控。

阿撒托斯的目的很简单,他的肉体与意识分离,原本的肉体过于强大,而且产生了‘兽性’,不会轻易接纳他原本的意识。

所以阿撒托斯就利用摩恩家族,去‘对抗’支配者·索托斯。

而不朽巫师·劳伦特首次对支配者·索托斯的讨伐,必定无果,这都是安排好的,真正的重点,是让他们培养出尼亚。

从始至终,阿撒托斯都不认为摩恩家族能对抗支配者·索托斯,他只是需要让摩恩家族去对抗古神而已,并不是要胜,而是让摩恩家族在对抗途中,培养出一名能正面对抗古神的人,这才是重点。

当这个能对抗古神的人出现后,阿撒托斯会寄存到这个人体内,去对付自己的本体,无需获胜,只需战斗一段时间,他就能回到本体内,恢复到刚进入这个世界时的实力。

当曙光培养出尼亚后,阿撒托斯看到了希望,希望之光·尼亚,此时再听到这称呼,则有了不同的意味。

阿撒托斯刚准备占据尼亚的身体,一直被利用的劳伦特站了出来,他一直在伪装,等的就是这一刻,堪称败方MVP。

幕后大boss阿撒托斯翻车了,尼亚成功离开巫师会,去对付支配者·索托斯,即使她是因为一个个阴谋而出现,但她完成了使命之战。

尼亚战斗到最后关头,这聪明的少女也发现了什么,所以她留下一串小字:‘使命既是宿命。’

阿撒托斯并未愤怒到失态,他选择继续等待,等待下一个尼亚的出现。

然而,第二个尼亚还没出现,灭法者就到了,阿撒托斯的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从另一件事中能判断出。

听起来很复杂,实则很简单,阿撒托斯因重伤,意识与身体分裂,因他的身体产生兽性,所以他需要寄存到一具相对强大,而且有资格与古神战斗的容器上,去和自己的身体战斗,以此夺回身体。

或者说,没有阿撒托斯意识的庇护,尼亚成长不到那种程度,早被支配者·索托斯察觉到。

修斯家族知道这秘密,但他们永远说不出,摩恩家族则是不清楚,在被利用中苦苦挣扎。

劳伦特、曙光、古斯全被利用了,他们的反抗,是已经安排好的,或者说,白山羊、索托斯、兽性·阿撒托斯是一伙,而阿撒托斯的意识,则是另一个势力。

悲伤之女的心,是老巫师·修斯·阿奇德所制造,在那个时期,他正被阿撒托斯控制着,那颗水晶心其实是应急装置,可惜,已经被苏晓摧毁。

悲伤之女在装上水晶心后会说谎,那是当然的,因为在那时,人偶已经被操控。

而劳伦特、曙光、古斯、尼亚的反抗,并非没意义,这个世界会变成这幅模样,与阿撒托斯的意识无关,的确是支配者·索托斯与‘白山羊’所导致。

“你居然能成为轮回乐园在这个世界的引导者,修斯·阿奇德。”

苏晓简单叙述后,就满脸笑容的看着修斯·阿奇德。

老巫师·修斯·阿奇德的老脸一抽,因为他感觉,这次来了个比阿撒托斯意识更恐怖的。

“我现在只是个糟老头子,不会违反轮回乐园的条例,成为引导者并不奇怪,不过……你这酒怎么有股怪味?”

老巫师看了眼手中的空酒瓶,又看向苏晓。

“那不是酒,我称它为T49_37号溶液,通俗来讲就是‘能量性剧毒具现溶液’。”

听到苏晓这句话,老巫师愣了,他之前其实想过苏晓会在酒里下毒,但现在一看,对方特么根本没给他酒喝,而是给了他瓶与烈酒口感相同的剧毒。

酒里下毒?效率太低了,直接给敌人喝纯毒药,才是稳妥的方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