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七十三章:同归于尽?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6 02:48:10

长刀直奔苏晓的脖颈袭来,他能清楚的感知到,但却无法躲避与格挡,情况已然到了绝境。

无名之人与其他敌人不同,他曾受到魔海世界的青睐,在加上无名之人混沌·恶的阵营,代表他为了达成目睹,可以去利用任何东西。

此时的情况是,周边的世界定格了,正常敌人做不到这点,就算做到了,也会遭到世界的反噬,但无名之人不会。

阔刀斩过苏晓的脖颈,刀上沾染血迹,无名之人并未停手,而是向苏晓的头颅一刀斩下,这就是无名之人的行事风格,必须确定敌人死透,否则绝不会摆手。

长刀从苏晓的头颅斩过,这次并未沾染到血迹,察觉到这点,无名之人将长刀架在苏晓的脖颈前,开始等待。

周边尘封一切的灰色褪去,包括苏晓身上的灰色,在他身上灰色褪去的同时,无名之人手中的阔刀割来。

咔咔咔~

晶体层在苏晓的脖颈上蔓延。

‘刃道刀·时。’

波动扩散开,一切都慢下来,苏晓全力侧身,与此同时还后仰身体。

阔刀的刀尖从苏晓脖颈前斩过,他单手捂住自己的脖颈侧面,鲜血从指缝内浸出。

能躲过方才的两刀,是因为苏晓在被斩中脖颈的同时,进入了空间穿透状态,因周边的世界被尘封,他进入空间穿透的速度的慢了些,所以才被斩中。

‘半径10米。’

苏晓得到一个关键情报,敌人尘封世界的半径为10,在这个范围内,必定会被那种能力定格,这不是控制能力那么简单。

情报1,此能力的冷却时间不会短,否则敌人早就使用,从而建立压倒性优势。

情报2,此能力的直径范围为20米,持续时间在1.5秒以内。

情报3,敌人位于此范围内,速度会遭到削减。

鲜血在苏晓身下汇聚成一滩,他脖颈与胸膛处的伤势都很严重,脖颈侧面被斩开,伤及动脉,脖颈正面的伤势没什么,只是被刀尖划开一道血痕。

敌人的震荡能力很致命,一旦这能力穿透到心脏,自己的心脏肌肉会马上收缩,从而向全身各处大量泵血,导致伤口喷血。

一瓶药剂出现在苏晓手中,风压从前方袭来,他手中的药剂瓶破碎,这无关紧要,这药剂是皮肤渗入式吸收。

苏晓的手一挥,破碎的药剂瓶向前方飞去。

当、当、当……

苏晓与无名之人接连对斩,苏晓在酝酿与等待机会。

‘刃道刀·弑。’

血色匹链斩出,无名之人全身出现细密的斩痕,他心中有些疑惑,不清楚苏晓为何用出这招在近身时略有破绽的招式,但这不妨碍他出刀,长时间的战斗,让他几乎是本能的一刀向苏晓肩头斩来,准备劈断苏晓整条右臂。

‘破绽。’

苏晓的瞳孔收缩了一些,这是刀术宗师的‘心·魂·刃’能力,可捕捉敌人的破绽。

阔刀斩出一道乌光,向苏晓肩头劈来,在这同时,苏晓一脚直踹。

嘭!

苏晓一脚命中的无名之人的小腹,无名之人全身的血管都暴起,他单膝跪地,低下头颅。

一脚踹出,苏晓马上后跃,这脚直踹的感觉太奇怪,就像踢在钢板上。

脚踩实地的刹那,苏晓手中的长刀归鞘。

‘刃道刀·流。’

飘逸的风痕切过,单膝跪地的无名之人突然横起阔刀,这狠人在伪装,他在承受直踹的同时,让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在震荡,以免被直踹踹到动弹不得。

保持十几米距离,苏晓取出一张卷轴,将其捏碎,一根根由海水构成的尖刺从下方刺来,总计六根水刺,完全刺穿厄运号的船体后,又将无名之人的身体刺穿,将其架起在半空中。

这卷轴是苏晓进入魔海世界前,在交易街上高价购买掉,原本这东西价值2300枚灵魂钱币左右,名为【海洋复仇】,使用后可构成三根水刺,进行高强度贯穿,位于海上的话,水刺数量翻倍,构建时间大幅度缩短,威力也有所提升。

即将进入魔海世界时,苏晓特意购买了与海洋有关的道具,用来在关键时刻保命,因之前即将进入魔海世界,他被那摊主黑了,2300枚灵魂钱币的东西,对方硬加价到2522枚灵魂钱币,但也在接受范畴内。

【海洋复仇】构成的六根水刺极其突然,措不及防之下,无名之人被刺穿,甚至被六根水刺架在半空中,机会来了。

苏晓破空袭来,他几乎是在低空超高速滑行,一把晶体战镰在他手中具现出。

‘青影王’

战镰破碎,形成一道斩击匹链,大片斩痕在无名之人身上出现,无名之人胸膛处都露出白森森的肋骨。

苏晓陡然停步在原地,血气轰然爆发。

“吼!”

血之兽在苏晓身后瞬间构建,向无名之人扑去。

无名之人斩破水刺,他手中的刀柄握到咔咔作响,血之兽迎面扑来,一道黑色刀痕破开血之兽,竟将血之兽的巨大头颅斩落,血气轰然炸开。

血气内的无名之人满头乱发飞扬,他那双漆黑的眼睛,以及他此刻的形象,让他看起来宛如地狱中爬出的恶鬼,哪里有世界之子的半分模样。

血气爆炸中,苏晓戴着金属护臂的左手挡在面前,他对面的无名之人一刀劈在空气中,两人相距几米远,无名之人却没斩出刀芒。

咔崩一声,空气被劈到开裂,一股震动之力向苏晓袭来,他轰的一声倒飞而出,身处半空中,全身溅血,骨头就像要散架般。

苏晓有种杀手锏,进入魔海世界后,一只没用过,是时候使用了。

放逐从苏晓的袖口上脱离,构建成无柄刺剑形态,一根发丝粗的炽红色火线,在淡蓝色的放逐中心出现,放逐进入内燃状态。

嘭!!

放逐刺破层层气爆,顷刻间就到了无名之人面前,无名之人已是全速后跃,就算如此,依然躲不过内燃状态的放逐。

放逐内燃后,飞行速度、元素穿透性、杀伤力等都暴涨一大截,是苏晓新的杀手锏,每次使用,都有长达五天的冷却时间。

无名之人后跃在半空中时,他已判断出,躲不过了,这东西会贯穿他的脑髓。

确定这点后,无名之人手中的阔刀翻转,他松开刀柄,抓住阔刀中断的刀脊。

当啷!

放逐刺进无名之人的眉心,明明刺入血肉与骨骼,却发出刺在金属上的声音。

这是因为,此时无名之人正抓着阔刀的刀脊,阔刀的前半截从他的下巴刺入,穿透舌头、鼻内气管后,这刀还伤及了部分脑髓,刀尖都从天灵盖刺出一些。

无名之人刺入自己头部的阔刀,刀身挡住了放逐的穿透,避免了被完全破坏脑髓。

一股震动力量从无名之人身上扩散,放逐被震飞,他从下巴处拔出阔刀,重新握上刀柄,鲜血顺着刀尖滴落,这是无名之人自己的血。

“呸。”

无名之人吐出血迹,这口血迹落地后,里面赫然有一小段被刺断的舌尖。

“小子,我的力量,快回来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

苏晓连续向后纵跃,他站在破破烂烂的船头,无名之人则几刀连斩,将厄运号的主桅杆与船长室全都斩碎,他站在了船尾。

整个厄运号的甲板平坦了,这艘船算是活物,眼下却和死物一样,它即将完成它的使命。

苏晓将手中的长刀横在身前,下一刀分生死,技法型之间的战斗就是如此,一刀斩过要害就足够了。

轰隆一声,位于船头的苏晓与船尾的无名之人同时冲出,因两人冲出时脚下的巨力,让本就承受了大量斩击的厄运号从中间断开。

苏晓与无名之人都看不到对方了,苏晓顺着甲板形成的斜坡前冲,冲到中心的断裂处,就是决胜的时刻。

奔行途中,苏晓体内二分之一的青钢影能量都包裹斩龙闪上,让刀身呈现出黑蓝色。

啪!

苏晓踩碎大片木板,冲到船体中段的断裂处,无名之人出现在前方,对方手中的阔刀看起来很模糊,这是对方将震动之力全部倾注于刀上,通过刀锋的震荡,达成极致的切割力。

‘刃道刀·绝影。’

苏晓一刀由下至上的斜斩,对面的无名之人持刀下劈,斩龙闪与阔刀交错而过。

铮!

斩击的脆鸣划破天际,黑色与蓝色斩痕分别切过苏晓与无名之人的身躯。

苏晓落在断裂的甲板上,位于最高处,他的左臂与肩膀滑落,他的伤势并非如此简单,从侧面看,他左侧五分之一的躯干都被劈下,阔刀是从脖颈旁的肩膀斩下,将腋下附近的血肉与骨骼全部斩穿,最后在大腿外侧斩出,刚好契合他俯身前冲所受到的斩击幅度。

一大片切口处,能清晰看到肌肉组织与白森森的断骨,阔刀太过锋利,斩落的躯体落下后,鲜血才开始渗出。

一枚破碎的徽章从苏晓袖口内掉落,是【庇佑徽章】,如果没有这东西,他已和敌人同归于尽,方才他承受的这刀,所附带的震荡之力足以致命。

庇佑徽章:当‘命纹烙刻者’的生命值滑落至0.9%以下时,将立即锁定生命体征3秒,在此3秒内,将恢复‘命纹烙刻者’95%生命值(此效果激活一次后,庇佑徽章将破碎)。

苏晓调转视线,看向无名之人,无名之人威坐于甲板的另一边断裂处,阔刀插在他身旁。

“我这身体,不会这么轻易死去。”

无名之人说话间,他脖颈处出现一道斜斜的血痕,这让他的头颅滑落下来,可他一抬手,接住了自己掉落的头颅,将其按在断颈处,继续说道:

“不过……刀术是你胜了。”

“……”

苏晓手中长刀哒的一声归鞘,几乎是同时,大量斩击从无名之人周边爆发开,斩击密集到在他周边形成一个球形,斩的鲜血与碎肉横飞。

铮!铮!铮!

三道交错的巨型斩击收尾,似乎将空间都斩出巨大裂口,最终崩碎,这是苏晓在众生之地·六层完善了许久的‘刃道刀·绝影’,威力极强,但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时机不适合,苏晓轻易不用这招。

苏晓从厄运号上跃下,落在十几米外的冰面上,海中的布布汪推着冰面狗刨,让冰面远离正在沉没的厄运号。

天空中的血月在破碎,看模样,最多几十秒,它就会完全破碎掉,此时在厄运号上,只剩一人。

无名之人的残躯倒在破碎的甲板上,他漆黑的眼睛闭合,他为了使命奔波与杀戮一生,而现在,他终于有机会安眠,闭上双眼后,一张张逝去的面孔出现在无名之人脑中,就是这些人曾陪伴他冲入大漩涡。

厄运号在沉没,船长与船同沉。

“狠人,敢问……你的名讳是?”

巴哈盘旋在半空中,它很好奇一件事,就是厄运号的第三任船长到底叫什么。

“那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海水将厄运号淹没,无名之人的气息彻底散去,他的尸骸与厄运号一同沉入了海底。

没一会,布布汪就在海面探出狗头,它爬上冰面,带回了苏晓被斩下的左臂、肩膀、以及部分躯干,这次都是连在一起的,很好封存。

片刻后,巴哈关闭活性维生箱,做完这一切,它自己都是一愣,可能是次数多了,它做起这事已是很熟练。

苏晓躺在冰面上,方才他距离死亡只差分毫,保命道具是好东西,可惜太难买到,上次买到【庇佑徽章】,多少有些运气成分,他查看击杀提示后,感觉【庇佑徽章】消耗的值得。

【提示:试炼任务·始源与终结(已完成)】

【猎杀者可随时返回轮回乐园内,或在试炼任务达到时限后强制回归。】

【猎杀者返回轮回乐园后,将进行四属性200点属性壁障突破(此过程,需在属性强化仓内进行)。】

……

苏晓从冰面上坐起身,点燃了一支烟。

“阿芒斯,你自由了,厄运号已经沉没,3号容器和4号容器里的诅咒能量,足够你存在1个月左右,你的躯体夺不回来了,只能以灵体方式存在,这是我之前没想到的。”

苏晓的话音刚落,一道半透明的虚影从海面浮出。

“船长,这已经很好。”

阿芒斯笑着,很有老绅士的风度。

“别叫我船长,我已经不是你们的船长。”

“再见了,船长。”

阿芒斯的灵体没入到海中,见此,苏晓选择回归轮回乐园,他要做的事都已做完,原初之水他能带走12升,剩余的原初之水,凯撒17升(暂不知道这厮如何带走的这么多),章鱼哥10升,温妮5升,卖出6升。

苏晓的身体逐渐半透明,他附近的布布汪、阿姆、巴哈也是如此,最终全部消失,只在海面上留下一片逐渐融化的冰面。

……

虚空,渊龙底。

漆黑的气泡漂在半空中,地面是遍布龟裂的岩石层,有些地方则是粘稠的黑色半流体,这些黑色半流体宛如石油般,一旦踩下,就会被吞入其中。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这些是黑暗物质在虚空内赫赫有名,被这东西侵蚀后,会在几个月内死亡,期间承受极其痛苦的侵蚀。

渊龙底是渊之龙的领地,每年死在此地的人,在六位数以上,原因是,渊之龙拥有着一颗黑枫树。

虚空中已知的黑枫树有三棵,黑渊的一棵,奥术永恒星一棵,最后一棵在渊龙底,是渊之龙的私有物。

渊之龙有很高的智慧,残暴、弑杀,且有一种独特的爱好,很多年前,它曾雇来思林特斯矮人,在渊龙底设置了大量的关卡与陷阱,只要是实力在一定程度以下,就可以来闯关,闯关的最终奖励是黑枫树产出。

这其实也可以理解,渊之龙常年在这守着黑枫树,没有了灭法者偶尔来和它打一场,渊之龙很无聊,欣赏各类种族来闯关,已成为它最大的消遣。

“闯关者,你失败了,被黑暗物质侵蚀,珍惜你最后几个月的时光吧。”

震耳的笑声在渊龙底传开,一道满头金发身影趴在在岩石层上,处于半昏迷中,她下半截身体没入黑暗物质内,已无力彻底爬出。

“我靠!我靠!我靠!暴鼠,我艹你******。”

怒骂声传来,一只戴着王冠的癞蛤蟆跳来。

“关我屁事,小可爱很久以前就需要黑枫树枝干,她之前问我哪有,难道我告诉她黑渊里有一棵?”

暴鼠有些无奈的走来,看到半昏迷中的小可爱,他摇了摇头。

“她脑袋不怎么好使,你不知道?”

“知道,但没想到这么耿直。”

“你特么……”

“停停停,弄回轮回乐园,弄个超高位权限能恢复。”

“你这话说的和放屁一样,那种权限,也就团长那一级别能弄到。”

癞蛤蟆气的直哆嗦,小可爱它培养了很久,终于拿得出手了,结果却要凉了?

“癞蛤蟆,我有门路。”

“说!”

“我老大那边不行,他消失很久了,那名叫莎的女人,记得吗,和我们的权阶类似。”

“知道,那女汉子怎么了?”

“莎是个修行狂人,我几年前就认得她,她修行到潜力透支,前一段时间我见到她,她居然恢复了,问她是怎么恢复的,她始终都支支吾吾,听她那意思,不像是权限恢复的,而是某个人帮她恢复的。”

听闻暴鼠的描述,癞蛤蟆的眼睛亮了,说道:“哦?还有这事。”

“有啊,你等着,我找找她的烙印编号,找到了,我试试联络她。”

暴鼠拿出投影装置,没一会,莎的虚影出现,此时莎的气息更强了,她站在一处雪山顶,汗水将她身上单衣浸透,全身白气升腾。

“死老鼠,找老娘什么事。”

莎吐出白气,她这口气吐的很长,气息宛如一支箭般,呼出很远才散去。

“想找你问问……”

暴鼠叙述大致情况后,莎的身体突然哆嗦了下,瞳孔深处出现一丝惊悸感,那种躺在手术台上,被随意玩弄身体的回忆出现,与之伴随的,是撕心裂肺,全身细胞都在哀嚎的疼痛感。

“这样吗,你们培养的裁决者被黑暗物质侵蚀了。”

“对,就是这样。”

癞蛤蟆的目光带着期冀,见此,莎笑了,一种莫名的畅快感在她心中出现。

“刚巧我认得一名……药师?姑且算是药师吧,他或许能帮你们的小可爱解决黑暗物质侵蚀,不过有个问题,你们那小可爱的心理承受能力怎么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