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十章:灾厄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4 18:44:51

红池旅馆二层,入目的景象一片破落,苏晓单手扼住红衣女鬼的喉咙,随着他手上发力,红衣女鬼的灵体开始透明,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捏碎。

这就是灵魂强度高的好处,无需灵魂系能力的辅助就能直接伤害到灵体。

啪啦一声,红衣女鬼被苏晓捏爆,对于这类意识偏向混乱的幽灵,他不会相信对方所说的半个字。

一声凄厉的哀嚎传开,苏晓从储存空间内取出个中空的晶体壳,向周围四散的光粒被吸附,全部没入半透明的晶体壳内。

收起晶体壳,这是意外收获,苏晓单手按向污迹斑斑的墙面,仔细感知,他要确定一件事,这里是否还是冬泉镇,又或是已进入异空间一类的地方。

随着苏晓的感知力蔓延,一层灰色光膜出现在感知中,这层遍布血丝的光膜将整个红池旅馆都包围在内,让这温泉旅馆与外界隔离。

苏晓尝试以感知力突破这层灰色光膜,刺痛感在他眉心出现,突破失败了,但他隐约感知到了什么,那是寒风与雪花。

虽很模糊,但苏晓的确感知到了,这让他确定,自己依然位于冬泉镇内,只是被那危险物困在了红池温泉。

“汪~”

布布汪低叫一声,它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喘,可它并未忘记搜寻敌人。

布布搜寻敌人的方式特殊,它不是凭借感知,而是靠光环能力,它将光环的加持完全开放后,可以给敌人加持光环效果,作为光环的主导者,布布能确定每个光环受益者的位置与气息。

布布方才的意思是,红池旅馆内一共有六个目标,其中三个是阿姆、巴哈、猎潮。

另外三个,则是千婆婆与一个弱小的气息,最后的是未知气息,这气息给布布汪的感觉很飘忽。

剩余气息被布布汪忽略,都是些不算太强的灵体。

苏晓暂无视千婆婆,而那弱小气息,应该是方才遇到的那小男孩,这个也暂无视,最后的未知气息才是重点,这或许就是那危险物了。

“位置在哪。”

苏晓决定直接去找那未知气息,磨磨蹭蹭不是他的风格,情报已经收集的差不多,是时候着手处理这危险物。

“汪。”

“前面带路。”

“汪?!”

布布汪的狗躯一震,它先是戴上大蒜围脖,什么八卦镜、十字架、圣锥都往脖颈上套,来了个中西结合,虽知道卵用没有,但也能带来一定的心里安慰。

全副武装后,布布昂起狗头,迈着略显僵硬的步伐前行。

咔咔咔~

寒冰在天棚上乍现,这是阿姆的能力,阿姆那边遭遇了敌人。

根据布布汪方才的侦测,阿姆、巴哈、猎潮都在三层,那危险物明显是要困住他们三个,之后与苏晓周旋。

这温泉旅馆的一层最危险,温泉就在一层的里间,只要触碰到温泉内的水,就等于和那危险物达成媒介,会被其瞬间杀掉。

这是苏晓要防范的一点,哪怕是他,也躲不过这种必死性,稍有不慎就会葬身于此,失去所有。

顺着木廊,苏晓抵达通往一层的木台阶前,木台阶总计有十几节,最下方的四节已被一种淡红色的水淹没,还透出热气,是温泉水。

看到这些将一层地面淹没的温泉水,苏晓知道那危险物为何将阿姆、巴哈、猎潮困在三层,对方的主要目标是阿姆,阿姆能冻结温泉水的冰能力,克制这危险物。

“布布。”

“汪。”

布布融入环境中,自保方面,布布很有经验,它跟随苏晓战胜过众多强敌。

苏晓从储存空间内取出根试管,将其抛向将一层淹没,约有50公分深的温泉水内。

啪的一声,试管炸开,一股寒流蔓延,寒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将一层的温泉水冻结,那危险物,就在一层的里间。

苏晓跃到冰层上,刚要前行就停在原地,这危险物足够阴,对方有能力让温泉水淹没整个红池旅馆,却并未这样做,对方在担心阿姆将袭来的温泉水全部冻结,它的媒介就很难达成。

此时在苏晓周边,是一根根比发丝还细的水线,如果感知力不够敏锐,与这些水丝线稍有触碰,就等于碰到了媒介,届时,生死将掌控在那危险物手中。

刷的一声,苏晓周边的水丝线收拢,从他全身各处切过,他不仅没闪避,反而全速前冲。

龙影闪能力已激活,苏晓能进入空间穿透状态2秒,这期间,那危险物构成的水线触碰不到他。

苏晓的速度全开后,他近乎都快要超低空滑行,穿透一面面木质墙壁后,站在两扇对开的拉门前。

从空间穿透状态脱离的瞬间,苏晓捏碎左手中的一根试管,右手拔刀。

试管破碎,寒气在苏晓的左手心汇聚,他的左手在刀锋上抚过,斩龙闪顷刻间遍布寒霜,飘逸下细碎的冰雾。

铮、铮、铮。

苏晓连续三刀斩过,刀锋切过袭来的水线,刀上附魔的低温,在触碰到水线的同时将其冻结,化为一根根比发丝更细的冰线。

轰!

苏晓的血气爆发开,将周边的冰条轰碎,残渣四溅。

苏晓一脚前踹,前方的木门立即爆成粉末,如同被激发的霰弹枪子弹,向里间内四射,在最内侧的墙壁上打出大片窟窿。

踩着寒面,苏晓走进里间,冰面下是一处用圆石围成的温泉池,房间顶部为尖顶,最上方有个窟窿,能让泡温泉的人欣赏到夜景,还不至于有太多雪花落入到房间内。

这里的陈设,与普通的半露天温泉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在房间里侧有个供台,供台上用红绳绑满铃铛。

叮铃~

所有铃铛都震响,苏晓脑中一阵刺痛。

【警告:你已承受眩晕效果,持续3~20秒。】

【此控制效果已被刀术宗师能力豁免。】

【警告:你已承受狂乱效果,持续5~16秒。】

【此控制效果已被刀术宗师能力豁免。】

【警告:你已承受意识割离效果。】

【此控制效果已被刀术宗师能力豁免。】

……

苏晓连续豁免三种控制类能力,但因同时豁免的控制效果太多,让他的大脑出现短暂的昏沉感。

抬步走向前方的供台,强烈的不祥感,从这供台上迎面而来,让他的脸颊出现刺痛。

他方才还疑惑,为何这危险物所表现出的危险程度,达不到S级程度,现在看来,是这危险物躲了起来。

之前的那次交锋,因苏晓两次豁免了灵魂即死,导致这危险物遭到反噬,所以只能缩回到老巢内。

眼下的供台,以及上面绑满的铃铛,都不是那危险物的本体,这危险物以供台为媒介,藏在某个地方。

这危险物是什么依然未知,它的已知道能力有三种,首先是以温泉水为媒介杀人,其次是,在直面它时,会受到灵魂即死效果,最后一点为,它能束缚与奴役幽魂,为其做事。

方才遇到的红衣女鬼,就是这类幽魂,千婆婆也是,千婆婆钻进了一具尸体内,才会有不同的气息。

这红池旅馆简直是个幽灵窝,唯一的活人,只有那个小男孩,对方之前还告诉苏晓怎么逃出红池旅馆,这是个很有趣的小家伙。

千婆婆留下的那纸条,让苏晓救某个人,而且那个人是用‘她’形容,这根本不用在乎,千婆婆本身就是个幽灵老斑鸠,没安好心,带苏晓去二楼,是想给这危险物争取机会,从而在一层内设下层层陷阱,将苏晓困死在这。

苏晓来着,不是解谜,这里的幽灵有什么冤屈,或是凄美的故事,和他一点关系没有,他没那么文艺,他来这的目的,就是来收拾这危险物,从而捞好处,目的简单纯粹。

观察供台片刻,苏晓手中的长刀下斩,斩下供台的一个小角,痛感从他小臂上传来,一片被斩下的血肉,从他的袖口内落下。

苏晓的左手一抓,抓住落下的这片皮肉,晶体层蔓延,将他袖口内的右小臂包裹,以免鲜血滴落而下,落在冰层上,从而接触到温泉水。

这冰是温泉水冻结而成,苏晓不清楚自己的血肉触碰这冰层后,是否会达成媒介,还是谨慎为妙,他虽是一路莽过来,但不是因为脑子发热才这样做。

手中的皮肉被晶体层包裹后,苏晓将其揣进衣兜,继续观察前方的供台。

他的第一想法是,这供台与他达成了某种联系,转念一想,这不可能,如果是这样,那危险物早就通过破坏这供台的方式杀他。

又或者说,这供台的特点是,谁破坏他,就会受到对等的伤势,如果是鲁莽的人来此,将这供台砸碎,那就成了花式自杀,处理危险物就是如此,要处处小心、谨慎,谋而后动。

供台无法轻易破坏,想将那危险物弄出来,只能另想办法,苏晓看了眼供台上挂的众多铃铛,又看向供台上的一个木碗,木碗内盛满浅红色温泉水,宛如稀释后的血液。

苏晓包裹着晶体层的双指夹住一颗铃铛,将其拽下,没意外发生。

就在此时,阿姆、巴哈、猎潮走进房间内,其中阿姆身上钉着几根箭,巴哈也是,它又成了跑地鸡。

猎潮的左手上遍布淤青,脖颈缠着绷带,后颈处的绷带被血染红,这是巴哈最喜欢攻击的位置。

不用说也知道,方才他们三个陷入了幻境,然后互相PK,阿姆中了几箭,重温一次源·神乡之旅,猎潮则被巴哈伤的不轻,巴哈已进入崛起阶段,空之血脉在八阶开始发力。

“猎潮,把这铃铛投到碗中。”

苏晓将手中的铃铛抛给猎潮,猎潮是临时召唤物,大概率能存在15~30天,可她依然有些犹豫,她已死过一次。

“不用畏惧,只要水特性的源不被破坏,你的肉体就能重新构成,真正限制你的,是召唤契约的最大时限。”

听闻苏晓的话,猎潮来到供台前,心中依然有些不忿,她可是天巴战士,溺之天巴,居然用她当炮灰。

“我是炮灰?”

猎潮侧目看着苏晓,脸上是若有若无的笑意。

“并不是,你是我们的一员,动作快些,别磨蹭。”

苏晓说话间,示意阿姆架盾,阿姆构成一面三米宽,近五米高的寒冰盾,都快顶到天棚。

苏晓退到房间靠外侧,巴哈落在他肩头,狗爪被晶体层包裹的布布汪站在苏晓腿旁,前面是架着盾的阿姆。

猎潮在看到这一幕后,嘴角抽动了下。

片刻后,她深吸了口气,她要保持高冷,也要保持适当的优雅,不能和那黑心混蛋计较,她已经‘重生’,要想办法摆脱现在的困境,在这个奇妙的世界继续活下去,活很久,如果可能,她要回到自己的故乡,源·神乡。

“开始吧,我们就在你身后。”

“?”

猎潮差点把控不住自己,她又深呼吸几次后,才将手中的铃铛投入到木碗内。

铃铛落下,刚触碰到碗中的温泉水,一股波动扩散。

波~

水纹出现,猎潮消失在原地,几乎是同时,木碗内的水纹静止,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大概等了五分钟左右,猎潮突然出现,她连退几步,险些单膝跪地,她用左手的指甲尖撑着冰面,方才苏晓已经告诉她,身体不能触碰这冰面。

“看到了什么。”

苏晓咀嚼着口中的灵魂结晶,虽说心中已经猜到,但他想知道更明确的答案。

“我看到了一大团水,那很像是没有固定形态的灵体,我把它打散了,但这不能杀死它,那只是它的一部分,我刚才进入了它的‘领地’内,在那里,我的战力被削弱,它却变的更强,我勉强胜了,供台上的那些铃铛,每投入到水碗中一颗,都能见到它的一部分,把它的所有部分都消灭,虽然不能彻底消灭它,但能把它的本体逼出来。”

猎潮给出的情报很重要,她探查出这危险物最难缠的一点,就是强大的隐匿性,以及很难被消灭。

供台上的铃铛足有上百颗,每投入到水碗中一颗,才能见到那危险物的一部分,唯有战胜那危险物的一部分,才能让一颗铃铛破碎。

让上百颗铃铛全部破碎,才能逼出那危险物的本体。

猎潮在‘源’的加持下,实力在这个世界为上游梯队,如有人掩护,她能将很多强敌在短时间内击杀,就算如此,猎潮只是解决一颗铃铛,就已是身受重伤。

摧毁供台不明智,苏晓方才斩下的那一小快,只过几秒钟就恢复。

想解决这危险物,只能硬耗,让众多强者来此,轮番向水碗内投入铃铛,这规则,是这危险物自己制定,它在打猎。

清楚这些后,苏晓有信心对付这危险物了,他走上前,拽下颗铃铛后,取出一颗普通阿波罗,将铃铛按压进阿波罗内。

很多情况下,人们都有一个误解,就是热武器对鬼魂类敌人无效,实际上,这是错误的。

如果遇到一只厉鬼,向它开枪,普通子弹的确没什么效果,RPG火箭弹一类的效果也不强,这就让很多人误认为,用热武器对付厉鬼是错误的选择。

可如果向厉鬼发射一颗核|弹呢?如果是那样,别说特么厉鬼,就算是贞子,也会被蒸发。

归根结底,只是火力不够,释放的能量不够多而已,在足够的火力之下,一切邪祟都是渣渣。

因此可以得出,什么驱魔仪式、圣物,那都是假的,对付鬼魂还得是阿波罗,虽说这做法过于魔鬼,但见效快。

苏晓激活手中的阿波罗,13秒后,他松开阿波罗,包裹这铃铛的阿波罗落入水碗内,立即消失,和他预想的一样,只要攻击的动能足够强,敌人就没精力将他也拖入那处藏身之地。

等了几秒,苏晓又拽下颗铃铛,并取出阿波罗,开始重复刚才所做的事。

一颗颗激活后的普通阿波罗投入到水碗内,最初八颗一点声音没有,到了第九颗,苏晓脚下出现震感,这代表,那处危险物所在之地被炸穿。

叮铃铃……

供台上的所有铃铛都开始颤动,从诸多迹象表明,这危险物有智慧。

‘收容’

由红色液体构成的字迹,出现在供台上,苏晓根本没理会,收容这危险物?当然不,收容这东西只能获得宝箱,弄死这东西则是世界之源+宝箱,这根本就不用考虑。

苏晓拽下一颗铃铛,按进阿波罗内就要向水碗内投。

啪啦一声,供台破碎,一根根半透明的触须冲出,直奔苏晓而来。

苏晓侧跃躲避,斩龙闪被淡蓝色电弧攀附,他一刀前刺,刺穿大量半透明触须后,最终贯穿一颗扣着竹篮的头颅。

苏晓的手突破大片扭曲的半透明触须,抓住个肩膀后,用力一扯。

之前遇到的头顶扣着桶状竹篮的铃铛女,被苏晓扯了出来,此时斩龙闪已贯穿铃铛女的头颅。

苏晓拔出长刀,又是一刀力刺。

噗嗤。

长刀刺穿铃铛女的脖颈,她的本体居然不是幽魂,而是有血肉有灵魂的躯体。

“你有…听到…铃铛声吗,好悦耳的…声音。”

铃铛女惨白的眼中出现瞳孔,但马上,她眼中的神采开始淡去。

啪嗒一声,一颗古旧的铃铛从她怀中落出,声音已经开始发闷,铃铛女也噗通一声倒地,鲜血在她身下蔓延,宛如鲜艳的花朵。

“啊!!”

苍老且凄厉的怒喊声传来,提着劈柴刀的千婆婆冲破木质隔断,迈着踉跄的步伐向苏晓冲来,她脸上的神情既愤怒又渗人。

铮。

一道斩痕划过,千婆婆陡然停在原地,一道血线出现在她脸上,她的上半截头颅斜斜滑落,咚的一声掉落在地,她寄存在腐朽躯体内的灵体,也被高额的灵魂伤害一刀斩杀。

苏晓一甩刀上的血迹,用刀尖挑起地上的古旧铃铛,手上包裹晶体层后,将古旧铃铛抓在手中。

【提示:你已导致‘灾厄铃铛’进入虚弱状态,30分钟24秒后,‘灾厄铃铛’将脱离虚弱期,从而极难被彻底消灭。】

苏晓手中发力,古旧铃铛在他手中破碎。

【提示:你已彻底消灭‘灾厄铃铛’,评估中……】

【评估完成,此为S级危险物。】

PS:(更新又晚了,所以5000字大章奉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