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五十章:金币与游戏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4 19:18:05

西大陆中心地带,古城·基尔加。

这座古城已着落于此千年以上,因长时间未得到修缮,城墙显的破落不堪,上面遍布蜂窝状的圆孔,圆孔边缘处月牙形的薄石,如刀片般锋利与坚固,证明这城墙的防御力。

在千年前,这绝对是能让敌人心生无力感,甚至绝望的防御工事,可在现今的时代,以晶质混合蓝火药为动能的炮弹,根本不会轰向这城墙,炮弹会以抛物线轨迹飞到古城内,然后爆炸。

古城内的建筑错落有序,依然能让人感觉到泰亚图文明曾经的强盛,尤其是中后方的帝王宫殿,那巍峨的建筑,让人不禁叹服,千年前,人们是怎么建造出的这宫殿,其中付出了多少汗水与血泪,远远看着,这宫殿仿佛不仅是岩石与金属构成,还包含着亡魂与鲜血。

古城内很安静,实际上,这里的各个建筑内,穴居着很多原始人,也可以称它们为寄虫战士,它们体内都寄生着线虫,这让它们变得野蛮、冲动、弑杀,一旦嗅到血腥味,就失去大半理智。

相比这些副作用,被线虫寄生,带给了它们顽强的生命力,以及恶毒的超凡能力,更棘手的是,只要不破坏它们体内的寄生处,也就是线虫所栖身的部位,哪怕打碎它们的头颅,破坏心脏等,也不能让它们彻底失去战斗力。

寄生处看似是寄虫战士的弱点,实则不然,寄虫处没有固定点,可能在寄虫战士的头部,也可能在腹部,奇葩些的,在脚后跟也不是没可能。

帝王宫殿前,二十几名男女聚集于此,这些都是契约者,他们都加入了西大陆阵营。

作为隐藏阵营,加入西大陆阵营的前提很苛刻,一旦成功加入,后续的好处也很多,例如这边有阵营商店,能凭借阵营声望,购买西大陆独有的血统/职业类物品,灵魂结晶(完整),以及一种名为【虫厄共生】的圣灵级套装。

这套装的副作用惊人,穿戴后,会被装备内的线虫啃咬身体,吸取生命值,但不会被寄生,这套装的能力也同样强大,在敌人濒死时,可通过装备内的线虫,污浊敌人身上所穿戴的1~2件装备,在敌人死后,永久性夺取这装备。

这套装有个特性,每次夺取敌人的装备,【虫厄共生】套装的耐久度会永久性降低,且无法恢复,属于装备中的消耗品。

这套装如此奇妙,里面寄存的线虫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这套装受到了深渊之力的加持,才有如此强横的效果。

这二十几名契约者,多数都对【虫厄共生】套装有想法,一旦能将契约者伤到濒死的程度,就能通过【虫厄共生】套装的效果,发笔横财。

不仅是【虫厄共生】套装,西大陆阵营商店内各类可兑换的物品,也让这二十几名契约者难以割舍,他们已经在西大陆发展几天,对于一个世界进度而言,几天的时间就不短了。

说来有趣,最初发现西大陆的,是圣光乐园的毒奶·光沐,她原本是想吃独食,了解西大陆的情况后,她放弃这想法,吃独食固然爽,死在这的概率却太高。

“光沐,这就是你说的高收益隐藏区域?”

全身皮肤黑灰,身高近三米的暴君开口,暴君的运气不佳,惨遭国足的一顿毒打后,他并没死,这厮的生存力太强,国足三兄弟的锤子都快抡断,也只是把他锤碎,无法彻底击杀他。

“这里的收益不高吗。”

身穿黑色长裙,裙叉开到很高,脚下踩着高跟鞋的光沐开口,听闻她的话,暴君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最终只是冷哼一声。

“都到这时,别内讧。”

自称恩左的男人开口,他的双目无神,是个盲人,其他契约者更习惯称他水哥,他来自死亡乐园,契约杀手·水哥在八阶中大名鼎鼎,他与大体型boss级单位的战斗能力中上,但与契约者、违规者、人形态boss的战斗,他是绝对的大爹。

“那名叫白夜的猎杀者,很快就会率领同盟大军打来,在他袭来前,我们要决定去留……”

“水哥。”

暴君打断水哥的话,水哥也不恼,而是静听着对方要说什么。

“你去暗杀掉白夜,如何?最为酬谢,我们愿意拿出……”

暴君的酬劳还未说出,水哥就摆了摆手。

“我的确擅长与契约者、违规者战斗,但……作为猎杀者的白夜,会不擅长这方面吗?去暗杀至少有几千,甚至更多士兵保护的猎杀者,成功概率还不如期盼天上掉下陨石,把那名叫白夜的兄弟砸死。”

“水哥,都这时候了,别和他称兄道弟。”

“有什么不妥?我们双方只是立场敌对,如果我们现在离开西大陆,库库林·白夜不会追杀我们,归根结底,是我们舍不得在西大陆可能获得的好处,白夜没错,我们也没错,互相博弈而已。”

“这……”

暴君冷哼一声后,不再言语。

“奇术师,你有什么提议吗,尽可能发挥你作为老阴哔的优势吧。”

光沐看向一名身穿白色长袍,面带温和笑意的男人。

“我吗?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刚晋升八阶不久,很弱,运气不佳,被传送到这么危险的世界里。”

奇术师的神情淡然,仿佛生死对他而言,都只是谈笑间的事。

“至少给个建议吧。”

光沐看着奇术师,不知为何,她总感觉对方有些不对,具体哪里不对,她一时间说不上来。

“我建议……联合仙姬。”

“不行。”

“想都别想。”

“如果仙姬到了这,先死的是我们。”

一众契约者先后反驳,对于仙姬是什么人,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

“那我也没办法,我方的最强战力泰亚图大帝,不能离开帝王宫殿,三骑士各有想法,轻易不会出手,唯一能依仗的,只有寄生战士庞大的数量,还有那些头目,在混乱的战场上,有一个高端战力冲破敌军的防线,对战争的走势有战略性意义。”

奇术师说到这,脸上的微笑更温和,他继续说道:

“没关系的,寄生战士的数量是敌人的几倍,甚至更多,无论怎么看,都是我方的胜算更高。”

听了奇术师的这番话,有不少契约者都暗自点头,这也是他们没离开的原因,真的打起来,他们不认为西大陆阵营会败,与之相反,西大陆阵营的胜算很高,寄生战士数量庞大,悍不畏死,只要是泰亚图大帝的命令,它们会无条件遵从,哪怕是让它们去赴死。

一众契约者担心的是,开战后,在西大陆有一定地位的他们,会被强行派遣到战场上,如抗命,不仅西大陆的声望清空,还会与西大陆阵营敌对,至于上战场,这是八阶世界的战场,太危险。

就在一众契约者讨论时,一只蝴蝶出现,落在一名女契约者手中,融入到她体内,这女契约者眼中失神了瞬间,转而目露欣喜。

“奇术师之前说的对,双方是否开战,不是一个外来的猎杀者能左右,就算他是机关的军团长。”

这女契约者的话,让众人都纷纷起身,其中的暴君急声问道:“什么意思?”

“同盟那边的舰队到了,来之前气势汹汹,到了近海区,他们没马上登岛,而是想和泰亚图大帝谈谈,看来,我们的白夜副指挥官,也不能完全左右战局。”

女契约者说到这,嘴角翘起,发自内心的爽,她继续说道:

“打仗是在烧钱,库库林·白夜征调来的舰队、士兵,都是通过南部联盟和东部联盟,情况已经很明显,库库林·白夜主张开战,他是猎杀者,开战后能捞到惊人的好处,可双联盟那边,明显是不想直接开战,这是机会,只要让他们内讧,就能遏制这场战争,那灾星失势后,我们立即搞死他!以防他搞事,好好的任务世界,差点被他搞成战争世界。”

女契约者说到这时,已恨的牙根痒痒。

“对,弄死他。”

“马德,我还纳闷,这开战的也太突然,和闹着玩一样,原来是武力威慑加交涉。”

一众契约者心中都暗松了口气,能正常捞好处,没人原因愿意战争事件。

“那边的谈判用不了多久就开始,谁是魅力系?”

“我。”

“跟上,一会就靠你,你们这些魅力系,最擅长挑唆。”

一众契约者向古城外进发,还没出古城,就有大半契约者停下脚步,出于谨慎,他们决定不参与这次的谈判,只剩暴君为首的几人执意参加,其中还包括那名提供情报的魅力系女契约者。

她对自己的推断很有信心,双联盟方,不会这么轻易就同意开战,太唐突,除非有什么事刺激到那边,否则一定是谈判为主,西大陆与南大路距离的太远,开战不值得。

队伍中,有两道身影落在后面,是光沐与奇术师。

“光沐,你是我们的临时领袖,你应该走在最前。”

听闻奇术师的话,光沐沉默着,与奇术师保持距离,她感觉,这实力不怎么样的家伙很危险,给她种莫名的威胁感。

‘傀偶…同步32%。’

奇术师的食指动了下,他身旁的光沐毫无征兆的抬起手。

光沐当即要停下脚步,可她却发觉,她依然继续走着,这感觉很瘆人,她明明能感到自己的身体,但灵魂就像被‘鬼压床’般,不能动弹分毫,光沐眼中先是惊愕,转而是惊悸,她想高声喊,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奇术师调转视线,面带微笑的看着光沐,随即,光沐发现自己又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她本能要扑向一旁的奇术师,但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奇术师拿出个小海螺,嘴唇开合,无声着说道:

‘仙姬,我追踪你来联盟星,居然遇到老朋友,那家伙一点也没变,遇到难缠的敌人,依然是用人海战术。’

奇术师的步伐越来越慢,逐渐与前方几名契约者拉远距离,但前方的几人都没察觉到这点,仿佛奇术师与光沐都不存在般。

这名叫奇术师的契约者,实际上是灰绅士的傀偶之一,这家伙有众多马甲,帮他在各个世界内获取资源,这也是灰绅士最难缠的一点,获取资源的手段太多,迄今为止,他都没展现过自身的战斗能力。

灰绅士继续对手中的海螺无声说道:

‘仙姬,西大陆有种奇物,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你这微笑的混蛋,衮远点。’

仙姬一改平常的风格,对灰绅士口吐粗鄙之语,显然是被灰绅士算计过,碍于之后要和灰绅士合作完成某件事,才没与对方翻脸。

‘深渊之孔,你没兴趣吗?’

‘没有。’

‘两块足够纯净的深渊之力凝结体呢?’

灰绅士的话,让仙姬犹豫了几秒。

‘依然没有。’

‘可惜,我这次给你准备了紧急脱离卷轴,既然你不需要,我去问问神父那边。’

灰绅士的语气有些惋惜,

‘说出你的条件。’

‘事成后,纯净的深渊之力凝结体一人一块。’

灰绅士说出他的目的,但他的目的,真的只是这么简单?

‘成交,我这边刚完成一幢交易,没事可做,召我过去。’

‘如你所愿。’

灰绅士的话音刚落,他手中的海螺逐渐破碎,最终化为飞灰,消散在空气中。

灰绅士的真正目的有二,如果仙姬真的获得了纯净的深渊之力凝结体,对他而言是好事,他希望获得这东西。

如果仙姬失败,对灰绅士也是好事,那种情况,仙姬绝对是被苏晓的军团流捶到怀疑人生,对苏晓的恨意飙升,外加有灰绅士提供的【紧急脱离卷轴】,仙姬死在这的可能微乎其微,这东西不是空间特性,而是规则特性。

被爆锤了一顿的仙姬,势必不会善罢甘休,等到了树生世界,将与苏晓势不两立。

按照灰绅士的估测,以仙姬现在的立场,进入树生世界后,大概率会坐山观虎斗,等待他与神父,和苏晓分出胜负后,才会出手完成后续的事。

这就是灰绅士的目标2,让仙姬与苏晓完全敌对,等到了树生世界,他与神父对付苏晓时,仙姬就不会在一旁看戏,用‘紧急脱离卷轴、换到一个强大战力,对灰绅士而言,这是稳赚的买卖,在灰绅士看来,苏晓是需要豁上一切对付的敌人。

可以说,在这个世界内,灰绅士已利于不败之地,他可能不会获得到什么收益,但绝对不会亏。

“光沐,我这次很好运,遇到了老朋友白夜,所以我的心情很好,就不把你做成傀偶,我们来猜硬币,如果我赢了,你的三分之一财产归我所有,如果我输了,我的三分之一财产归你,放心,我们签一份虚空之树的契约者,不是轮回乐园的契约。”

灰绅士的手一抬,一份契约出现在他手中,光沐的神智一阵恍惚,当她恢复时,契约已签完。

“爽快,我很欣赏你。”

“?”

光沐都傻了,她完全不清楚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这是时运金币,无法作弊,你先选。”

“正面。”

光沐瞪着灰绅士,到了这时,她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遇到了谁,轮回乐园的灰绅士,极度危险的违规者。

“正面吗,那我只能选反面,我的运气一向很好。”

叮~

灰绅士抛起手中的金币,金币在半空中翻转,最终被他握在手中。

光沐盯着灰绅士的手,灰绅士缓缓展开手掌,时运金币平放在他的掌心,是正面。

“我赢了。”

光沐感觉匪夷所思。

“嗯,你赢了,所以……”

“所以你的三分之一资产归我?”

光沐说出这话时,心中感到匪夷所思,她自己都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

“所以,我们开始下一局。”

“你违约!”

“嗯,违约了,所以我的全属性被扣除30%,你没看到我的脸色很差吗,光沐,问你个问题,奇术师签的契约,和我灰绅士有什么关系?”

灰绅士取出方才的契约,一扯后,将这契约者开,这居然是双层的契约,上面是虚空之树的契约,下面是轮回乐园的契约。

“我们继续吧,100局1胜,目光别这么绝望,你只要连胜我100局,你就胜了,不过你要小心,我胜你1局,你就输掉一切。”

叮~!

时运金币又被灰绅士抛起,在半空中翻转。

光沐低着头,心中是强烈的无力感,她感觉,自己与灰绅士交锋,就宛如幼儿园的小朋友,尝试打倒成年人,就在她内心被击败的这一瞬间。

‘傀偶…同步61%。’

灰绅士抓住落下的金币,他是在戏弄光沐?当然不,灰绅士没那么无聊,又或是将光沐变成傀偶?光沐是女性,灰绅士不能跨性别与种族,进行傀偶同化,这家伙,是要把光沐手背上的圣光烙印扯下来!这就是灰绅士剥离烙印的过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