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七十三章:三个捶一个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6 03:46:25

面对巴哈提出的加钱要求,库珀主教表示愤慨,然后委婉的试探,得加多少。

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库珀主教以付出【病房钥匙】+两颗【灵魂晶核】的代价,双方达成交易。

库珀主教的富有程度,出乎苏晓的预料,【灵魂结晶】这种高等稀有资源,在八阶世界内很罕见,是他提升刀术宗师的必需品。

“不用叙述事情的经过,陶片带来了吗。”

“带来了。”

库珀主教从怀中取出一块银币大小的陶片,这陶片整体漆黑,上面还冒出丝丝黑色烟气,一看就不是凡物,也难怪库珀主教捡。

库珀主教捡这陶片时很谨慎,在不直接用身体触碰的情况下,将其放入密封的容器内,从那时到现在,库珀主教都没直接触碰过这陶片。

其实这不重要,这邪门的玩意,只要心中对其抱有觊觎之心,那就跑不了。

魔鬼族怎么样?到了现在,还不是将其当亲爹一样供着,这次是豁出去了,才让伍德来虚空之树公证的画之世界内,尝试摆脱这鬼东西。

赌徒骷髅怎么样?那骷髅赢了别人一百多万年的寿命,结果在深渊之罐恢复完整后,一样也只能装孙子,以惨痛,不,是以倾家荡产为代价,恭送走这位大爷。

别看现在的只是深渊之罐的一块碎片,就是这块碎片,安排库珀主教,绝对轻轻松松,稍微使点劲,都能把库珀主教捏到两头窜屎。

眼下库珀主教捡到这块陶片的第五天,在第一天时,库珀主教的心情,与当初的魔鬼族一样,都认为获得了至宝,做梦都能笑醒。

可在第二天,库珀主教的情况与曾经的魔鬼族也一样,笑容逐渐凝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第三天时,库珀主教是不符的,当初的魔鬼族也是。

第四天时,库珀主教噗通一声跪那,就差说一声:‘亲爹,您放过我吧。’

第五天,也就是今天,库珀主教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来找苏晓,库珀主教并不怕死,可他现在经历的情况,远比死亡更可怕,他有个猜想,当他被祸害死之后,这鬼东西的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他的至亲,他的孙女艾莉卡。

“你没尝试过把这东西扔了?”

巴哈一边观察桌上的陶片,一变反问,其实它已经猜到答案,只是想确定一下。

“扔掉?我昨天带上这东西,跳进垂直向下的地井里,那地井有400多米深,到了最下面,窄到能把我倒立卡在那,我原本在那等死,可不知怎么,我睡着了,等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家中的卧室床|上,脸上还有干掉的苔藓和臭泥。”

库珀主教足够狠,他在自知没什么活路后,将【病房钥匙】交给了他孙女艾莉卡,然后独自离开,大头朝下跳进一口地井内,最后被卡在地下几百米处的幽深、孤寂,那种情况是何等的绝望与可怕,足以把常人吓疯。

“库珀主教,东西留下,你可以走了。”

苏晓没有触碰桌上的陶片,他答应帮忙解决这件事,有两个原因,一是他被深渊之罐嫌弃过,不怕被对方盯上,二是他有一种杀手锏。

“就这样?不用进行个仪式?”

库珀主教很不放心,看到他的神情,苏晓点了点头。

“你说的对,进行个仪式更稳妥。”

“我就说嘛,那开始吧。”

“坐在那,别动。”

苏晓说完这句话,就在沙发上盘坐,开始冥想,一旁的巴哈从在那念念有词。

冥想半小时后,苏晓睁开眸子,示意巴哈把库珀主教忽悠走,巴哈的爪一扣,手中一本书啪的一声扣合,他说道:”

“施主,咳~,库珀主教,仪式已经完成了,你安心的去吧。”

“嗯?”

库珀主教感觉,巴哈这话听着怪怪的,他没做太多计较,起身离开。

待库珀主教走后,苏晓的目光集中在桌上的陶片上,根据他的观察,深渊之罐是有智慧的,但这智慧与智慧生物有区别。

“你有三个选择,第一,纠缠上我,你和轮回乐园较量下。”

苏晓说完,静候桌上的陶片有反应。

“第二种选择,你再和茂生之狂乱碰一下。”

苏晓取出一个炭盒,这炭盒是将黑枫树枝燃成炭后,压合而成,里面存放着茂生之狂乱的几小段树根。

矮桌上的陶片没反应,明显是不想和轮回乐园碰一下,也不想再和茂生之狂乱碰一下。

“那就第三种选择,我在不久后,很可能会遇到魔鬼族的伍德……”

咔吧!

陶片下方的桌面上浮现裂痕,见到这一幕,苏晓理解了这块陶片的意思,只能说,深渊之罐对魔鬼族情有独钟。

试问,为什么找软柿子捏?那还用问吗,软柿子好吃啊。

苏晓直接拿起陶片,收入储存空间内,这玩意,就算只看它一眼,它要盯上你,你也是跑不了,还不如坦然点,显的自己更有底气,做完这一切,苏晓回床|上继续睡觉。

次日清早5点多,布布汪返回,它躺在沙发上开睡,虽没偷到【画卷残片】,但它已经知道烈阳君主把【画卷残片】存在哪,这就是巨大的收获。

6点出头,苏晓起床,虽说还想再睡一会,但他还需要完善与实践灵影线,以及黑声望等。

7点不到,苏晓、布布汪、巴哈到了大教堂一层,先和布布汪来到补给处,趁无人时黑了225000点声望后,苏晓上到三楼,诊疗室还没开门,就有很多教徒来排队。

几分钟后,一声被捂住嘴发出的悲鸣,从诊疗室内传出,听声音是名女教徒,并非她不坚强,为了解决她几乎坏死的肝脏,苏晓用灵影线,硬生生将她的左侧肝脏扯成十几片,通过药剂刺激再生的情况下,逐渐排除掉坏死部分。

几分钟后,满脸泪痕,目光空洞的女教徒仰躺在手术床|上,在她几米外的诊疗桌旁,已经在有请下一位‘受害者’。

治疗中,时间过得飞过,苏晓在傍晚回到公寓后,开始调配几种提升速度、躯体耐受力等特性的药剂。

这是烈阳君主那边的‘委托’,说是委托,其实那边只提供材料,不准备给调配费用。

对此,苏晓‘很不满’,但‘迫于’想得到野兽心,也只能‘妥协’。

苏晓的生活变得更规律,白天在大教堂三层接诊,晚上7~10点调配药剂,之后休息。

诊疗所的声望+黑来的声望,一天大概能获得40万声望左右,毋庸置疑,这是很夸张的声望获取量,但这需要满足两大条件,有凯撒的帮助,以及掌握炼金学,并且炼金学能力至少在Lv.60以上。

与烈阳君主那边完成首次的合作后,苏晓总计帮那边调配了4瓶药剂,但在次日的傍晚,那边的药剂委托量,从4瓶提升到了32瓶。

这是试探,苏晓让巴哈向烈阳君主转达,大致意思是,让那边哪凉快就去哪趴着。

烈阳君主那边没恼怒,反而将药剂的需求量削减到6瓶,并委婉的表示,他们不是想让苏晓免费调配药剂,是要在合作一段时间后,统一筹算,然后付给苏晓报酬。

当苏晓听闻凯撒转达这句话时,苏晓的心情很好,之前的首次见面,他已在烈阳君主心中埋下种子,让烈阳君主对那名他麾下的智者产生猜忌。

之后烈阳君主去找了他的阿泽乌,当面说了这件事,他的阿泽乌显的很高兴,和他说了很多话:‘好孩子,一定要把这分怀疑留在心中,永远不要彻底相信任何人,包括我,我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我在老去、枯死,你才是未来的王,你有我们所有人都没有的东西。’

那位智者说出这番话,看似是在教授烈阳君主,实际并非如此,他在打感情牌,强行压下烈阳君主心中的怀疑,这是在饮鸩止渴。

这位智者已经发现苏晓不好对付,他无奈了,心力交瘁,如果只是与苏晓对线,那位智者是不虚的,他从不畏惧「同类」。

但这次他遇到的「同类」实在太多,足足三个「同类」,以不同的阵营,在与烈阳君主敌对,苏晓这边是太阳教会,罪亚斯那是野兽群,伍德那边是被弃人聚集地。

在这种情况下,那位智者也只能开始饮鸩止渴,他在同时雨三方对线,其他人帮不上他分毫,他隐隐感到,那三方看似互无关联,实则暗中互通,不仅和平共处,还将火力全部倾斜在他着。

这位智者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来个极限一换一,把凯撒给换了,通过换掉凯撒,以及或许的运作,他能让苏晓这边的布设彻底崩盘,为烈阳君主营造出一对二的局面,而不是现在的一对三。

这位智者并未这样做,他选择了明哲保身,想必他的心情会很沉闷,毕竟被苏晓、伍德、罪亚斯一顿隔空爆锤。

这件事,从烈阳君主之前的药剂委托就能看出,对方首日的委托是4瓶,第二天直接跳到32瓶。

如果那位智者还有话语权,一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次日依然是4瓶,并且送来昨天+今天的药剂调配费用,以后顿顿有肉汤喝,比暴饮暴食吃饱一两顿舒服多了,顿顿有肉汤,才能喝到更强壮。

烈阳君主不懂这道理吗?不,他懂,可他身边的强者太多,那些强者对炼金药剂的渴望,让烈阳君主只能如此。

他是坐在王座上,手中握着一大把锁链,这些锁链束缚了一群鬣狗,正对着前方呲牙狂吠,让敌人不敢靠近,这些鬣狗能把敌人撕碎,亦同样能撕碎他。

这些鬣狗,烈阳君主不能轻易打,会恨上他的,那名智者是代替烈阳君主打狗的那个人,哪条鬣狗吠的最欢,那智者就打哪条,可现在,那位智者自己都快被隔空捶成狗了。

眼下的情况是,烈阳君主那边看似和以往一样,暗地里却快要爆炸了,凯撒本身就是搅屎棍,除他外,那边还有伍德策反的红蜂夫人,以及罪亚斯强行控制的布劳与布卢两兄弟。

这些因素相加,那名智者的态度更明显,他不管了,谁都别去打扰他。

在确定这点后,苏晓这边马上通知凯撒,别在搞事,罪亚斯与伍德那边,也让各自的人罢手。

这是与那名智者达成共识?并不是,这是让烈阳君主感觉,在那名智者管事时,他们被捶到满头大包,可对方闭门不出后,他们这边一下就顺利了。

与烈阳君主合作后的第三天,中午,治疗室内。

诊疗室内没有患者,这些教徒都知道苏晓的习惯,中午休息一小时左右。

墙角旁的座椅上,苏晓将手中的纸团捏成粉末,当下的局势已经彻底明朗,其他几方都知道自己正在‘挂机’,所以都没向这边靠近。

罪亚斯那边不知用什么方法,居然开始操纵大群心灵野兽,只能说,古神系的确不好惹。

伍德那边则成为被弃人聚集地的新领袖,所谓被弃人,是那些即将心灵兽化的人,因他们即将兽化,所以遭人唾弃,久而久之,就有了这个组织,他们能活一天就活一天,有谁兽化,群起而攻之,这些家伙没有一丁点理智,他们的性格扭曲、畸形、歇斯底里。

水哥那边依旧是独行侠,伏杀方面,水哥是在场的最强,烈阳君主被他搞的都不出圣丹城了。

至于莉莉姆,她现在特别迷茫,她再迹王殿已经有不小的话语权,但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而最后,天启姐妹花跑路中……

说来奇妙,抓捕队已逮住月使徒七次,死活逮不住莫雷,那九名教徒,一名执事都有点上头。

到了最后,月使徒和教徒们都熟悉了,戴着镣铐蹭吃蹭喝。

说来有趣,天启姐妹花进入这世界后,全程都在跑路,莫雷已经在虚空·斗技场那边扬名,盘口都出来了,赌莫雷还能逃多久,她的各类绰号也层出不穷,跑路姬、沙雕少女、送财小天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