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一百二十八章:阿姆,上!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4 18:36:58

天空中的乌云以缓慢的速度流动着,让被映照到昏黄的云缝变换模样,这一幕配合下方破败的王城,让一切都显得苍凉,辉煌已化为尘土,英雄早已迟暮。

几缕尘霾被微风吹起,周边远处是一圈土丘斜坡,将战场围在内,苏晓与老骑士所在的战场还算平坦,地面有一层尘灰,松软、细腻,每一脚踩上去都会留下脚印。

苏晓左手上的银月之刃已消失,在月刃加持的同时,狼血挂饰也被穿戴,对付老骑士,防御力削减特性卵用没有,必须提升自身的伤害阶位,伤害阶位不会削减敌人的防御,却可以穿透敌人的防御。

老骑士位于前方十几米处,压迫感迎面而来,让人感觉到肩头发重,脊背发凉。

巴哈与布布汪都不见踪影,一个位于异空间内,伺机而动,一个融入环境提供光环,贝妮在百米外的土坡上,看上去很凶,实则心中慌的要死,面对老骑士,她感觉自己和普通喵没区别,能被人一脚踩死的那种。

这也无可厚非,贝妮擅长寻物与后勤,而非与强敌战斗。

“哞。”

阿姆手中的龙心斧抵在地上,按照惯例,每次遇到强敌,都是它率先冲上去,虽说每次都被锤的巨惨,却总能给苏晓创造机会,让苏晓抢占先机,对于技法型而言,这很重要。

但这次,是否让阿姆最先冲上前,不免让人心生顾虑,老骑士与以往遇到的大部分强敌不同,他看起来没有那种大范围的致命性能力,可他的平砍即大招,他在斩击途中,身躯处于强霸体状态,并且有高额的免伤,外加受伤后持续叠甲。

如果阿姆冲上去与老骑士对砍,苏晓估摸着,阿姆有可能被老骑士剁成牛肉馅。

阿姆吼了一声,一牛当前,夹带着凌冽的寒气向老骑士冲去,宛如一辆马力全开,位于西伯利亚寒地的坦克。

“哞!”

阿姆在空气中留下几道冰凌,义无反顾的扑向老骑士,他手中的龙心腹透出冰蓝,刃口显的格外锋利。

只见阿姆双手握着龙心斧,长柄大斧举过头顶,比水桶还大几号的单刃斧迎头劈向老骑士。

哐嘡!

一股冲击以老骑士为中心扩散,在周边带起环形尘灰,阿姆这倾尽全力的一斧,被老骑士抬手挡住,并且抓住了斧刃,龙心斧的斧刃连老骑士手心的护甲都未斩穿。

老骑士全身的铠甲虽显的尤为破旧,坑坑洼洼,遍布污迹,外表也很粗糙,可这铠甲已与他的身体融合,相当于他的第二层皮肤。

也就是说,这曾被高温半熔,与他身体贴合的铠甲,被默认为是他的身体防御力,随着他受伤叠甲,这铠甲的防御力会越来越强。

老骑士背后只剩一小截的红色披风被吹动,这披风严重褪色,边缘满是线头,老骑士3米多的身高,以及魁梧的身材,原本就给人种来自身高上的压迫力,此刻他的双眼漆黑,单手握着遍布黑锈的大剑,压迫力攀升几个层次。

外加他手中的双手大剑有1米8长,剑脊比手掌还厚几分,破旧、沉重,边缘处透黑的剑刃,让人毫不怀疑它的锋利度。

外人用这把双手大剑会很别扭,对于身高在3米以上的大骑士,这把剑很趁手,足够沉重的武器,让他的压迫力更上一筹。

佝偻着身躯的老骑士单手握着龙心斧的斧刃,他微侧头,用那双漆黑的眼睛看阿姆,开始有疑惑,但下一秒,最原始与骇人的杀意爆发,这是野兽的气魄。

老骑士一声怒吼,手中大剑劈向阿姆,不是斩,而是劈,老骑士的剑势就是如此,他是上过战场的老战士,热衷重武器,以及对应的战斗方式。

寒冰蔓延,将老骑士冻结在其中,这寒冰连1秒都没冻住,刚形成冰层就破碎,是老骑士的霸体斩。

噗嗤!

大剑从阿姆的肩膀劈进,深深没入胸腔内,还没等阿姆感觉到疼痛,大剑已从它体内抽离,并再次扬起,一剑劈向阿姆的脑壳。

这一剑要是劈中,阿姆有大概率当初去世,它的血量高与防御力强是一回事,要害破碎是另一回事,这会造成持续性的即死判定。

破风声从老骑士侧面袭来,在他还没劈出这一剑时,苏晓已突袭到他右侧,趁老骑士握剑的右臂抬起,右侧空门大开,他一脚直踹,踹向老骑士的侧肋。

咚!!

宛如一颗炮弹爆炸,冲击夹带烟尘四散,苏晓这一脚直踹,并没将老骑士踹飞,别说踹飞出去,老骑士仿佛一根钢铁地桩般,在原地都没动,更离谱的是,他的攻击没被打断,斩出的一剑,依然劈向阿姆。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苏晓这一脚虽没将老骑士踹飞出去,却让老骑士的左脚以及半截小腿,因冲击力没入破碎的地面中,最直观的体现为,他的斩击轨迹偏移,原本斩向阿姆头颅的一剑,向阿姆右肩斩去。

趁这机会,阿姆握斧的右手向上移,握住斧柄的中上段,抬斧格挡。

当!

黑锈大剑斩上龙心斧,斩击的力量,让阿姆紧握的右手,被自己手中的斧柄强行顶开,龙心斧当即脱手,因斩击力量超高速旋转着向外飞去。

刷拉一声,大剑斩断血肉与骨骼,阿姆强壮的右臂应身而断。

随即,大剑劈落在地,这让泥土内像是埋了炸药般,泥土横飞,灰尘四涌。

什么是势不可挡?这一剑就是了。

方才挨了苏晓一脚直踹,老骑士并非毫无损伤,他侧肋处的铠甲浮现龟裂,并有向内凹陷的痕迹。

老骑士一剑斩出,马上衔接一脚直踹。

没错,一般使用刀剑类的技法型,都比较喜欢将对手压制后,一脚直踹破防,这也弥补了钝击方面的不足。

嘭。

阿姆被一脚踹到宛如后跳的牛蛙般,飞出几米后,噗通一声趴在地上,吃了满脸灰。

老骑士喉咙中发出沉闷的低吼,他纵身跃起,单手反握大剑,落下的同时,大剑向阿姆背心刺去。

滋~

界断线收紧,扯动阿姆,却没能完全躲过老骑士的落刺,阿姆的腹部边缘被刺穿,伤口至少有10公分深。

空间波动在老骑士身后出现,巴哈现身,它的鹰爪闪动一抹幽蓝的寒光,抓向老骑士的后颈。

滋啦!

如同用刀片划玻璃般刺耳的声音传来,巴哈的鹰爪在老骑士后颈处的铠甲上滑过,挠出了几串火星。

巴哈的眼睛瞪到最大最圆,腹中全是骂人的话,它没能破防,上个世界与至虫交战,它可是给予那终极大boss重创,可这次对上老骑士,居然没能破防。

发现这点,巴哈赶紧融入异空间内,心中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暗杀系。

说来有趣,在以前,巴哈刚跟着苏晓战斗时,它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感觉自己是个菜哔,直到遇到了同阶契约者,它逐渐发现,好像不是自己菜。

密密麻麻的斩芒袭来,斩在老骑士身上,可他毫不在意,反手挥拳。

咚~

一股震爆扩散,异空间内的巴哈陡然飞出,眼冒金星。

老骑士一把抓住巴哈,全力一捏,巴哈差点直接死过去,它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要从腚眼里喷出来,全身的骨头断了大半。

巴哈的肠子当然不会喷出来,可它如果在不脱困,必死,阿姆作为肉盾猛牛,都差点被老骑士剁成牛肉馅,巴哈作为暗杀系,被老骑士逮住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刃道刀·极。’

长刀切开空间,留下一道黑痕的同时,斩入老骑士的左臂,先斩透铠甲,之后斩入血肉,没入骨骼一半以上后,卡住了。

在多重被动能力的加持下,刀术招式不仅破防,似乎还能重创老骑士,可苏晓没忘记,战斗才刚开始,老骑士刚开始叠甲,现阶段老骑士的身体防御力还没达到巅峰。

长刀斩过,几滴黑色血迹散落,老骑士将手中的巴哈丢出,向苏晓砸来。

苏晓没抓住巴哈,让巴哈继续向远处飞就好,老骑士的真实力量属性为245点,比自身高18点,这已经足够形成力量碾压。

现在抓住巴哈,不仅巴哈会因冲击力撞成重伤,自身也会露出破绽。

苏晓侧身躲过巴哈,但他在自己的右臂上生成遍布凸起的晶体外壳,已他与巴哈的战斗默契,巴哈当即探爪抓住,滋啦一声摩擦声后,巴哈从很恐怖的速度,降低到勉强能接受的程度,然后消失,进入异空间内,没有好机会,它不会轻易出来。

方才不是巴哈失误,它是被老骑士从异空间内震出来的。

苏晓刚躲过巴哈,紧接着又躲过飞来的阿姆,阿姆是被撞飞过来的,大半身体的骨骼都出现裂痕。

烟尘逐渐落下,偌大的战场上,只剩苏晓与老骑士两人,鲜血顺着大剑的剑尖滴落。

苏晓凝视着老骑士,心中暗道,幸好老骑士没理智,否则今天必死。

“呼~”

苏晓略微低俯身形,口中缓缓吐出白气,瞳孔中心透出很淡的红芒,如果有感知系在场,会发现苏晓的心跳速度达到每分钟350~400次以上,血流速度快到足以让常人在极短时间内致死的程度,体温也有明显提升,丝丝血气从他身上飘散。

苏晓并不是进入狂暴或透支状态,只有不懂搏杀的人,才会在战斗中强行透支自身,与之相反,他现在做的,是让自身状态保持稳定,就算受伤也能稳定的那种。

对付老骑士,与对方硬碰硬是在找死,阿姆与巴哈以被重创为代价,让苏晓了解了老骑士的霸体斩。

如果只是苏晓自己战斗,他想试探出霸体斩的特性,自身势必受伤,甚至可能被重伤,导致全程战斗被着压打,直到死为止。

苏晓估测,唯一胜利的机会,是自己刀术所衍生的「心·魂·刃」能力,也就是打破绽。

老骑士并非一直处于强霸体状态,只是攻击途中如此,「心·魂·刃」对破绽的攻击,最为针对此类能力,只要能破霸体,老骑士就没那么无解了。

还是那句话,幸好老骑士没理智,一个有理智,且拥有霸体剑的剑术宗师,外加持续叠甲的变态防御力,单是想想,就让人心生无力。

苏晓脚下的地面崩裂,他掠过一道残影,径直向老骑士突袭而去,不和老骑士硬拼是一码事,但也不能弱了气势。

苏晓始终有一种认知,他作为刀术宗师,如果厮杀中没了气势,那还打个屁,赶快选处风水宝地,在被砍死前空间穿透迁坟过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