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八十五章:野爹级待遇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4 20:50:26

「思茂大森林」以东,月石镇。

金红色太阳焰燃烧着,原本的小镇已化为焦土,灰烬因地表的热量飘飞。

“呼,呼……”

多萝西单膝跪地,每呼吸一口灼热的空气,她都感觉自己的肺脏仿佛要炸掉般。

在多萝西身后,「暗魔血影」已变得虚幻,宛如随时都会消散。

对面火焰中的辛·尤戈面色如常,战胜血影阶段的多萝西,对他而言并不难。

不见辛·尤戈有什么动作,一粒火星在多萝西面前出现,这火星陡然变得很亮,转而爆炸,根本没有闪避的机会。

轰!

多萝西脑中嗡的一声,被炸到向后倒飞,眼前白茫茫一片。

恍惚间,她感觉到敌人走到了她身旁,用脚尖踢了踢她的头。

“这就濒死了?既然这样,沸红…我收下了,它与暗阳融合后才是完美体。”

多萝西能感觉到,敌人的手在接近她的头,要夺走她体内的沸红,但她却什么都做不了,连手指都无法动一下。

有件事她很好奇,沸红与暗阳为什么能融合?还能成为「完美体」?

就在这时,破风声传入多萝西耳中,间接着是一声炸响。

咚!

站在多萝西身旁的辛·尤戈,近乎掠出一道直线飞了出去,空气中残存的血珠,被能量快速蒸发。

三公里外的活体战车上,一名眷族女军官拉动枪栓,这一动作,让穿着作战背心的她,背后略隆起肌肉轮廓,英姿飒爽。

近20公分长的滚烫弹壳弹出,眷族女军官所使用的这把枪械,或者说是狙击炮,长度在4米出头,动能来源为电磁导,这东西的各项性能都特别优秀,唯一的缺点是贵,贵到让人迷茫。

两小时后,一切都平息。

一架飞艇悬于上空,飞艇的医疗室内,全身大面积烧伤,双臂上插着几根输液针的多萝西躺在病床|上,她的双目突然睁开,戴着氧气罩的她深吸一大口气。

“你醒了。”

一名站在窗口前,背朝多萝西的男人开口,他的背着手,头发倒竖成大背头,仔细看会发现,他的鬓角已有了白发,十天前还不是如此。

看到此人,多萝西闭上双眼,眼不见为净。

让多萝西如此厌恶的人,当然是她父亲利·西尼威,西尼威的地位已不同往日,在眷族同盟身居高位。

“我今天要是晚来一步,辛·尤戈就成了完美体。”

利·西尼威开口,多萝西一言不发,仿佛已经睡着般。

“你想变得更强吗,如果想,就坐起身跟我走,过时不候。”

利·西尼威向病房外走去,自动门打开,见此,多萝西费力的从床上坐起身,扯下双臂上的输液针与脸上的呼吸面罩,忍着打喷嚏的冲动,拔出近20公分长的鼻管。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好心。”

多萝西随便披了件衣物,向窗口走去,准备跳窗离开。

看到这一幕,利·西尼威笑了,调侃着说道:“我的女儿,这里距离地面的高度至少有11000米,你大概会在50秒后着陆。”

“不用你管。”

“是吗,你母亲奥丽佩雅的仇,也无所谓了?”

“闭嘴,你没资格……”

“这是同盟军方的试做型,一共四个阶段,完成这四个阶段的强化,你或许就可以复仇了。”

利·西尼威微笑着,对于这个能与首席大法官、同盟元帅等人周旋的家伙来讲,多萝西的小心思,在他看来,就像写在脸上一样。

多萝西冷着脸,心中倍感纠结,而在边壤区的总控制室内,画面到此停止。

苏晓暂停墙壁上的投影,沸红与暗阳的交锋,他全程目睹,暗阳碾压沸红,是很正常的情况,沸红自身的战斗力不强,主要是在于「灵影秘偶」。

因与辛之一族族长狄宗那边的交易,苏晓不会激活这能力,并且准备将这种能力转化为自动型。

沸红与暗阳间的战斗,谁胜谁负,苏晓并不在意,他的目的,是让这两代吞噬者成长起来,以及两方最终决战的数据。

眼下狄宗与利·西尼威都介入到了这件事中,苏晓有预感,下次沸红与暗阳的见面,应该就是决战了,届时定是一场好戏。

“老大,你说沸红和暗阳谁胜?”

巴哈开口,它的这问题,把布布汪、阿姆、贝妮的兴趣都勾起。

“沸红。”

闻言,巴哈开口说道:

“老大,我感觉暗阳的胜算高,就算利·西尼威能帮多萝西提升实力,可暗阳宿主那边的基础实力强,再加上暗阳是战斗型,老大,你果然偏爱沸红,虽说她是吞噬者中最听话的一个。”

巴哈表示更看好暗阳,实际上,它不清楚后面的好戏。

相比这件事,苏晓对于用「战技唤醒」选择什么能力更在意。

那些实力略显出众的野猪战士们,都查看了资料,没发现它们之中谁掌握了战锤类的‘野生’技法型技能。

「战技唤醒」虽能选定技法能力,却无法选定例如「剑术专精」、「刀术专精」、「近战专精」这些正统的技法型能力。

而是只能选定「角斗剑技」这类‘野生’技法型能力,这能力的强度,和「剑术专精」接近,发展潜力与「剑术专精」天差地别。

苏晓不需要发展潜力,他只需让野猪战士们快速提升战力。

现在的野猪战士们,就是一群空有体魄和太阳之力,战斗只凭本能的憨批,假设它们掌握了「精通级」的技法能力,它们就相当于一群训练有素的战士。

如若它们掌握了更高一梯阶的「专精级」技法能力,它们则相当于身经百战的老兵,再加上它们的体魄与太阳之力,悍勇程度可想而知。

之前那名野猪战士掌握「角斗剑技」,要是因为曾是斗士,而非在战场上所磨练出。

这种强于接近专精级的野生技法能力,找到掌握这类能力的眷族或人族,一点都不难,在八阶世界内,专精级的技法是大路货,大师级虽不多,但也不少。

问题是,「战技唤醒」的特性为,只能进行同族间,乃至同兵种间的大面积能力环形。

如果苏晓想选定一种野生的专精级技法能力,让野猪战士们都掌握这种能力,那么他首先要找到一名掌握此类能力的猪头人,之后还要将对方蜕变为野猪战士才行。

去哪找这样的人是个大问题,苏晓第一时间想到人族那边的角斗场,他做事从不拖泥带水,当即拿起通讯器联络奴隶商人·阿兹巴。

正在这时,巴哈接到了什么消息,应了两声后就挂断通讯,它说道:

“老大,豪斯曼那边逮住了哨塔的使者。”

“使者?”

“对,要见吗,还是直接咔嚓~”

巴哈做出抹脖的姿势。

“带来。”

“好咧。”

几分钟后,一名文质彬彬的眷族外交官走进总指挥室内,他先是摘下礼帽躬身施礼。

“尊敬的太阳领主,我是来自哨塔的阿特利。”

使者·阿特利的声音温和中不失阳刚,作为使者,或者说外交官,很多时候都代表一个势力或国家的脸面,外表与谈吐当然没的说。

“什么事,直接说。”

“是这样的,领主先生,鉴于近期内你我双方的战况,继续这种无意义的战争,只会……”

阿特利的话说到一半,苏晓抬手示意对方闭嘴。

“战争是你们主动挑起,现在你和我说,这是无意义的战争?豪斯曼,把他拖到外面剁了。”

“领主大人,战争的确是我方挑起,但这也有原因……”

阿特利的话又没说完,就被身高足有3米4的豪斯曼抓住脖颈,向外面拎。

阿特利紧锁着眉头,在他看来,这场谈判的开局对他们这边很不利,必须换种方式。

片刻后,当阿特利被按在要塞前空地上的木桩上时,他隐约感觉不妙,可他坚信,他作为哨塔方的使者,太阳要塞这边不会对他怎么样,最多是吓唬一番,当初与人族那边战争,这种情况他经历过。

噗嗤!

重斧劈下,鲜血四溅,人头滚落,豪斯曼将还在喷血的无头尸体踢到一边,摆手示意手下的人处理掉,他悠然的坐在长椅上,拿起上面的超大号饭盒,继续享用美餐,坐在它肩膀上的太阳侍女打着哈气,死人她见多了,早就习惯。

夕阳西下,天边残阳似血,一名眷族同盟方的外交官,在几名野猪战士的‘护送’下,来到太阳要塞前,路过时,他看到了装在篮子里,外交官·阿特利的首级。

几分钟后。

“所以,赫·康狄威那边想要停战?”

总指挥室内,苏晓弹了弹烟灰。

“是的,白夜先生,继续战争,无论是对我方,还是贵方,都是很不明智的选择。”

新外交官,这名叫温·杜波的微胖男人满脸红光,其他不说,他笑时,会给人种老熟人的感觉,仿佛这是儿时曾经的玩伴,能当上外交官,都是有些能耐的。

“继续说。”

“好,”温·杜波点了下头,以手势示意,也想点支烟,苏晓抬手示意对方随意。

啪~

香烟点燃,温·杜波俯身,将桌上的烟灰缸向中间移了移,还笑着点头,重新落座后他说道:

“白夜先生,眷族不能没有猪头人,我们养了太多不劳而获的平民,人性是贪婪的,今天您施舍给他们一个面包,今后一个月,您每天都给他们一块面包,当某一天,您的经济状况除了问题,停了他们的面包,他们不会念着您的好,而是会马上翻脸,大声怒骂您,为什么今天的面包没有了。”

温·杜波说到这,笑着摇了摇头,他吐出口青烟,继续说道:

“我们眷族就是这种情况,猪头人是我们的无报酬生产力,如果它们得到人权,至少会有七成以上的眷族民众反对,如果让猪头人独立,也就是全部归纳到太阳要塞的管辖,眷族民众会马上暴|乱,毕竟,他们祖祖辈辈吃了两百多年的面包没了。”

温·杜波属于很会讲道理,先是找眷族方的问题,再提出本次和谈的方式。

“是这样的,白夜先生,单纯的和谈,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眷族和猪头人之间的关系,早就不可调和,但!太阳阵营的诸位战士们还是猪头人吗?在我看来,这里的战士已经是新物种。”

“就像当初的人族和我们眷族一样,我们眷族其实是新人类,更适应机械污染的新人类,但我们从不以新人类自称,而是独立的种族眷族,我们要有自己的文明,自己的传统,自己的领土,而不是人族眼中的怪物、异化种。”

“历史证明,我们的做法很正确,那几脉不愿意加入眷族阵营的新人类,他们在人类社会遭到排挤、利用,到今天为止,他们绝种了。”

温·杜波意味深长的笑着,毫不掩饰对失败者的嘲讽之意。

“白夜先生,今天的太阳要塞,和我们眷族曾经的境地是多么相似,我这次来,是代表同盟元帅·赫·康狄威大人,与您洽谈,经我方商议,愿意承认太阳阵营与野猪战士们的存在,并且以边境的钢铁要塞为边境线,承认边壤区是贵方的领土,同样的神圣、不可侵犯。”

温·杜波从怀中掏出一份同盟元帅、同盟长、哨塔领袖、首席大法官,以及十四议员全部签字的条约,此为「边壤条约」。

如果苏晓签了这条约,他今后就是眷族阵营的友邻势力,双方互不侵犯。

以及不能干涉猪头人买卖,作为回报,「生命工厂」那边会每个月送来一大批幼年猪头人,让太阳阵营在正常繁衍的情况下,更快的扩张人口,但有一点,这边不能有猪头人,必须全都蜕变成野猪战士或矮猪人。

这看似是眷族方忍气吞声,实则异常毒辣,首先,苏晓的太阳要塞总计有50多万人口,日常开销很大。

太阳要塞下面的大型矿脉,不超半月就会被挖空,到那时,就要为如何养活这些人去考虑。

因和眷族那边签了「边壤条约」,那边已成了友邻,如此一来,只能往东边拓展领土,也就是去招惹异化兽们,这也就是等于和野兽族们开战。

野兽族之所以能安稳,是因为每隔几年,异化兽的数量会繁殖到过多,到了那是,异化兽中的霸主存在,会号令它们组成兽潮,去冲击眷族方的领土,既削减自身数量,保证物资足够,也遏制了眷族方的发展。

如果苏晓签了「边壤条约」,就必须与野兽族那边死磕,否则日常开销都是问题,边壤区太小,以及土地贫瘠,多为戈壁,连草都不生,更何况是谷物。

签了「边壤条约」,看似是独立了,实则是帮眷族那边白打工,自愿挡住兽潮,甚至还帮对方清缴一直以来的心腹大患,野兽族。

弄出这东西的人,必是异常棘手,此人不是同盟元帅,就是首席大法官,或哨塔领袖。

后两者被苏晓排除,之前眷族没这么难搞,在他弄死同盟长后,眷族突然变得难搞起来。

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同盟元帅·赫·康狄威掌握了大权,所以眷族那边才如此犀利,先是停战,之后求和,最后弄出「边壤条约」。

苏晓突然有种,自己昨晚误杀了‘队友’的感觉,之前有同盟长·托因拖后腿,赫·康狄威还飞不起来,现在那孤高之狼挣脱了束缚,一下就操作起来。

现在与那边开战的话,仔细想想,战争领主虽提升到八星称号,但提升巨大的「战技唤醒」,还没真正奇效,相比之前,己方野猪战士们的提升为,士气+10点,全真实属性+10点,最大生命值提升5%,全能力等级提升Lv.2。

之前为何一直守边壤区?就是因为眷族方的士兵们骁勇善战,己方能在防守战中有优势就不错了,主动进攻很不明智。

这般估测,开战后,现在的己方会有优势,全真实属性多提升的10点很顶,但想将眷族方打到溃不成军不太可能,那边还有两股王牌部队没出动,以及被打残的战锤部队还没上场,外加一旦攻入敌方领土,眷族三方势必会不顾经济负荷的疯狂制造重炮级武器,这些相加,是可以硬顶的。

迄今为止,眷族方都认为自己是侵略者的身份,而非被侵略,当他们感觉到领土要不保时,他们会彻底忽略经济负荷,一切都为战争服务,这会让眷族方的综合战力提升60%以上。

虽说能胜,要打多久胜就不一定,打到这世界进度结束还分不出胜负,就没任何意义。

可如果现在不打,暂时休战,眷族那边定会快速集结战力,现在看来,同盟元帅·赫·康狄威的作风是,要么就不打,要打的话,集结所有力量,一举将太阳要塞夷为平地。

签「边壤条约」是更糟糕的选择,不过,这只是看似糟糕而已。

现有的三种选择,似乎每一种都会让己方陷入劣势,但对苏晓而言,他的机会来了,赫·康狄威那边想一波推平自己,己方这边,何尝不是想一波推平了眷族那边。

“赫·康狄威终于成了你们眷族的领袖。”

苏晓开口,他的话,让对面的外交官温·杜波心中狐疑。

“在你看来,是赫·康狄威难对付,还是托因难难缠?”

“当然是赫·康狄威大人。”

温·杜波略扬下巴,由衷感觉为同盟元帅·赫·康狄威办事是种荣誉。

“哦?看来赫·康狄威的支持者不少。”

苏晓拿起桌上的「边壤条约」,心中隐隐后悔,早知道昨晚就去搞赫·康狄威,的确没想到这家伙如此难缠,杀托因虽拖延了开战时间,但弊病也来了。

谁都会有失误,苏晓也是,他既要应对前线的战局,又要与人族那边的高层往来,还有改造进化巢等,在这种前提下,他无法特别了解敌方的四名大人物,属于正常情况,或者说,要是那么容易被了解,那四人早就死了。

至于通过情报了解,一点都不靠谱,情报上说,托因比赫·康狄威难缠几倍,结果托因刚死,赫·康狄威当场就支棱起来了。

万万没想到,所谓的托因难搞,弄了半天,托因是针对赫·康狄威的‘专属宝具’,这货干其他事不咋行,安排赫·康狄威却是手到擒来,试问,这谁能想到?

托因是赫·康狄威这辈子的克星,这克星被苏晓在昨晚弄死,也难怪赫·康狄威今天就派人来求和。

苏晓看着手中的「边壤条约」,虽说他感觉眼下的情况很有趣,可他面上的神情不变,这份「边壤条约」上有契约之力的波动,但没有乐园或虚空之树公证后那般强烈。

对于这个世界内的人而言,这东西签了之后就要遵守,否则将受到世界之力,或者说是契约之力的反噬,最终惨死。

对苏晓而言,虚空之树与乐园公证的契约,他都能操作起来,两种契约相比,「边壤条约」简陋到可以归纳到厕纸级。

此等大事件居然用‘厕纸级’的契约,这有两种可能,1.眷族那边还想继续打,2.这种级别的契约,在本世界的土著们看来,已达到无解的程度。

这很正常,就好比在原始部落,2+3等于5这种数学,已经是巨大发现,可在现代社会,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2+3等于5。

“条约准备了两份?”

“这当然。”

温·杜波笑着应和,他刚要进行游说,就发现苏晓已拿起桌上的誓约之笔,并在契约上签下「太阳领主·库库林·白夜」。

「边壤条约」上亮起微光,一枚印记出现在苏晓手背上,转而隐没,这种程度的契约,苏晓至少有30种以上的方式让其无效,虚空之树公证的契约他都敢搞,更别说这种本世界土著民弄出的契约。

对面的温·杜波呼的一声站起身,也难怪他如此,各类游说的话,他昨天酝酿了一晚上,今天还没怎么说,事就谈成了。

“相比眷族,异化兽更好对付,你说对吧吗。”

苏晓的策略很简单,先签了这东西,稳住眷族,然后去找到掌握着战锤类‘野生’技法能力的猪头人,一旦找到,他麾下的大军不将眷族方捶出屎,都算眷族拉的干净。

“领主大人,您的这个决策,奠定了你我两方今后的友谊。”

温·杜波眼中是难以言表的激动,他说道:“友谊长存。”

「边壤条约」一共两份,苏晓这时签的一份,是由眷族那边保留,他还要签一份自己保留,双方各持一份「边壤条约」,才好彼此钳制,眷族那边就是这般准备的。

眼下只签了一份,「边壤条约」的效力还达不到最强。

“领主大人,您有什么要求,只管提,这件事上,我方不会吝啬。”

“把暗氤送来。”

“这个嘛……”

温·杜波一下就卡壳,作为外交官的他都感觉脸上发烫,对面刚签了代表停战的「边壤条约」,以及提了要求,结果他这边却做不到。

“给你们时间考虑,明天早上我们启程。”

“启程?”

温·杜波目露疑惑。

“第二份「边壤条约」,我准备去你们领土内的「克瓦勃环城」签。”

“这这这,不行啊!领主大人!你的安全方面我们不能保证,万一您在进入我方领土后有什么闪失,那可就……”

温·杜波心中由衷的焦急,极力反对苏晓进入眷族领地,原因是担心苏晓遇到什么危险。

“噗~”

旁听的太阳女祭司·奥克塔薇没忍住,嘴角抽搐着偏过头,她感觉,这一幕实在太好笑了,之前恨不得将苏晓生吞活剥的眷族方,此刻生怕苏晓遇到危险。

这很正常,苏晓签了「边壤条约」后,在眷族那边看来,只要苏晓还是太阳领主,太阳要塞对眷族就没威胁了,以及还能帮眷族那边挡住异化兽们。

来了兽潮,太阳要塞将成为免费的防线,如此一来,眷族那边的发展速度将更上一层楼。

最绝的是,同盟元帅·赫·康狄威将猪头人与野猪战士,以官方身份认定为两个物种,对外宣称,两者无直接关系,也就代表,眷族那边可以继续进行猪头人生意,且这点不会让太阳要塞脸上无光。

这些条件相加,眷族方当然不希望苏晓有事,还有一点,一旦苏晓在眷族方的领土内出事,「边壤条约」就无效。

届时,太阳要塞的所有野猪战士与矮猪人,会以疯狂的态势,去和眷族那边进行报复式的血拼。

眷族方的视角中,他们不知道有【战争领主】这种称号的存在,在那边看来,野猪战士们的战力如何,与苏晓没有直接关系。

这就造成了,在苏晓签了第一份「边壤条约」后,他就算不是眷族方的亲爹,至少也是野爹级的待遇,那边还指望他签了第二份「边壤条约」,让这契约完全生效。

“领主大人,您好好考虑下,千万要慎重啊!”

温·杜波的表情很纠结,他由衷的希望苏晓别去「克瓦勃环城」,这要是出点事,可怎么办。

苏晓要去「克瓦勃环城」,有三种原因,1.彻底搞崩敌方契约者们的心态,2.尝试得到暗氤,3.「克瓦勃环城」有本世界最大的猪头人角斗场。

如果苏晓是以签「边壤条约」的名头去「克瓦勃环城」,期间让环城内的角斗场重启,没任何问题,绝对是一路绿灯,眷族那边,会愿意为了苏晓一个人观看,重新开始进行猪头人角斗。

到了那时,找到掌握了战锤类‘野生’技法能力的猪头人,已不是很困难的事,以那边角斗场的规模,与猪头人斗士数量,这点有七成以上把握做到。

就算遇到了危险,苏晓这次是带着布布汪与巴哈去,布布汪的生存力无需多言,巴哈往异空间里一苟,溜走没问题,苏晓则有【漂游之饵】,这可是小富婆莫雷的保命之物,其含金量可想而知。

有这些保险在,就算遇到突发情况,苏晓也能应对。

温·杜波哭丧着表情劝了半天,苏晓没理会,见此,温·杜波匆匆离开,去要塞内的临时住所,联络同盟元帅·赫·康狄威。

半小时后,「克瓦勃环城」,议事大厅内。

圆桌周边针落可闻,首席大法官·佛沃的面色怪异,哨塔领袖·斐迪南揉着眉心,一众议员大眼瞪小眼,从政一生,他们此刻都有点活久见的感觉了。

“各位,你们也提提意见,集思广益。”

同盟元帅·赫·康狄威开口,他是真的没想到会有这种事,一众议员说道:

“一定不能让库库林·白夜来。”

“就算他要来,也不能让他出事。”

“不出事?你知道我们在边壤区死了多少士兵?民众情绪怎么处理?”

“这不用担心,如果库库林·白夜真的来了,民众会很惧怕他,换位思考,假如你是平民,面对一个间接杀死几十万生灵的刽子手时,你敢不敢去看他一眼,都是个问题。”

“的确是这个道理,可他来「克瓦勃环城」做什么?”

“太阳要塞都是疯子,我们怎么可能理解疯子的思维。”

“我们劫持他怎么样?你们怎么都这么看我?”

“亏你想的出,你认为库库林·白夜怕死?怕死的人会做这种事?你敢劫持他,就等着他麾下的几十万大军分散开,对我们进行报复性袭击吧,今后几年,不,是十几年内,这种袭击不会断。”

“我建议,增派对库库林·白夜的安保力量。”

一众议员争论着,首席大法官·佛沃双手捧着搓了搓脸,一副卧|槽的表情。

“这叫什么事。”

首席大法官·佛沃怒拍桌,一旁的哨塔领袖·斐迪南继续揉着眉心,他头疼。

当晚,一只200人的秘密小队连夜离开「克瓦勃环城」,直奔边境而去,除此之外,眷族方的其他几座环城,也都派出好几股精锐小队。

次日清晨,边境的钢铁要塞,指挥室内。

刚调到此地的雷兹准将,看着手中的一份「批令」,他看了会,沉默的拉开抽屉,取出眼镜盒,从里面拿出眼镜戴上后,又仔细阅读了一遍,这才确定,他没看错。

他最尊敬的那个人,也就是同盟元帅·赫·康狄威,让他在今日,保护太阳要塞的领主,库库林·白夜。

“娜娜,你过来,帮父亲看一眼这「批令」上的内容,我可能是人老眼花了。”

“好的。”

雷兹准将的女儿走上前,从自己父亲手中接过「批令」,看了几眼后,她默默从衣兜内掏出眼镜戴上,仔细看了一遍后,当即就怀疑人生。

当天上午9点,烈阳当空,苏晓带着队伍出发,这队伍中,除了布布汪与巴哈,还有钢牙、奴隶商人·阿兹巴、野猪五兄弟,最后是1200名最精锐的野猪战士。

没带豪斯曼,是以防出事后,损失了这位猛将。

苏晓还没出发,眷族那边的护卫力量就到了,放眼看去,一名名身穿黑色作战服的眷族士兵整齐排列,这1500名眷族士兵,是眷族方几股最精锐的护卫队集结而成。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实力强的眷族军官,其中有一人,实力只比苏晓弱一筹,其余六人也都各有特点。

认为这就完了?并不,这只是内圈的护卫力量,更外面,是5万名眷族士兵,外加三门中体型的重炮级武器,23辆活体战车。

眷族方是真的怕苏晓有什么闪失,在那边看来,苏晓是不想与眷族方决战,想以帮眷族挡住异化兽为代价,获得继续发展的机会。

如果苏晓是本世界的人,他的确会这样做,问题是,他在这世界内待不了多久,他的行为方式,与眷族那边有本质的区别。

苏晓上了一辆装甲车版的豪华加长车辆,坐在后排座的沙发上,手旁是一杯白葡萄酒,而在对面,是雷兹准将与他女儿娜娜。

雷兹准将咕嘟一声闷了口酒,心情格外复杂。

“雷兹,好久不见。”

苏晓托起手中的高脚杯,听闻他这句话,对面的雷兹准将叹息一声,他没被苏晓的群殴战术打自闭,可现在却有一阵阵自闭感袭来。

苏晓邻座的布布汪打着哈气,看模样是准备先睡一觉。

大部队出发,当到了钢铁要塞附近时,有十几人站在一栋高耸的建筑上,是黄金伯爵、圣诗、奥兰迪等人。

“这……怎么办?”

圣诗开口,世界争夺战打到现在,她是彻底迷茫了,奥兰迪也有点。

站在两人中间的黄金伯爵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真的无法理解,为何今早的提示上说,他们现在如果尝试袭击苏晓,居然会扣除眷族阵营的声望?并且会被强制逐出眷族阵营。

黄金伯爵此刻的想法是,这还怎么打?队友不行也就算了,袭杀敌人,居然还扣声望?他实在太难了。

PS:(一更9000字,今天夜跑又耽误更新了,抱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