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七章:惊变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4 20:28:16

血雨倾盆,方才还热闹的中心广场,此时遍地狼藉,平民们都跑到附近的建筑内。

永生之神的石像,当着所有人的面活了过来,且仰天咆哮,那暴戾的姿态,无论怎么看,都不属于友善神灵。

或者说,永生之神所散发出那混沌般的恶意,是很多古神都无法匹敌的。

苏晓不知道永生之神是否为他遇到过最强的神灵系,但这绝对是最狂乱、暴戾的一位,此刻他距离永生之神几百米远,都隐隐感受到,自己正被那种狂乱与暴戾所影响。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中心广场必定会有一场血战,搞不好都要波及整个中心城区时,永生之神展开双臂咆哮,它的两只手爪下一秒刺入到自己的胸膛内,最后完全扯开自己的胸膛。

啪!!

十几米高的永生之神化为金色鲜血炸开,这些金色血珠四处飞溅,将整个中心广场都波及在内,但这却不是攻击,这些金色血珠倒卷上天空,十几秒后,倾盆的血雨停了。

无论怎么看,这都不是永生之神要脱困,而是有人故意要将其封印打破,但永生之神以残存的意识力量,重新关上了这封禁。

原本已准备搏命,乃至于损失整个怒锤机构的公爵,被眼前这一幕搞糊涂,实际情况与预想情况,落差太大。

不过永生之神扯开自身胸膛,化为大片金色血珠的一幕,让公爵想起自己祖父曾说过的一句话。

‘如果没有神灵,我们早就成了徘徊在死寂中的躯壳。’

天空中的血雨停了没一会,倾盆暴雨落下,这次是正常的雨水,将街道、房屋逐渐冲洗干净。

“这……”

公爵手下的面具男开口,他是彻底茫然了,犹豫了下,他向公爵低声问道:

“大人,那些食人怪……”

听到此言,公爵只感觉一股怒气在胸膛酝酿,他这部下特别能打,还忠心耿耿,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不算聪明。

公爵斜后方的贵公子·克兰克,当即把面具男扯了回去,都这时候了,还放什么食人怪,莫非嫌背锅背的不彻底?

见一切都平息,公爵心中松了口气,蒸汽神教和治愈教会争夺超凡事件管制权是一码事,但在最繁华的中心城区大肆破坏,是另一码事。

否则的话,蒸汽神教的人,也不会选择抓力量大,恢复力强,但没有大范围破坏能力的食人怪。

“白夜,我们相识这么久,你竟然第一个怀疑我。”

公爵看着广场中心的那堆碎石,只要这件事的后续处理好,同样能达到他所预期的效果。

“……”

苏晓没说话,他抬手指向北城区方向,因四个城区都太大,位于中心街区时,眺望北城区,只能隐隐看到北城区边缘的大钟楼。

公爵顺着苏晓所指的方向看去,暴雨中,他看到一根紫黑色光柱耸立在远处的天地间,那方向,似乎是瓦迪家族的驻地。

看到这异象,公爵转瞬间想通很多事,首先,要在神祭日搞些事情的,一共有两家。

四大势力中,治愈教会是神祭日的主办一方,最先被排除,而高墙议会,议会更多是管理平民,哪怕这边的超凡力量不弱,也更多集中在民生、税务等方面。

城内不能缺少的势力只有两个,治愈教会与高墙议会,前者让城内不被死寂的力量侵蚀,变为城外那般恶土。

而高墙议会,则保证了高墙城的人口增长稳定,以及人们的生活富足等。

剩余的蒸汽神教和瓦迪家族,一方是科技开发,另一方是商业,高墙城没有他们后,会很难受。

之前意图要在神祭日搞事的有两方,分别是蒸汽神教和瓦迪家族。

蒸汽神教的目的纯粹,虽然搞事,但坏心眼不多,计划简单粗暴,神祭日开始后,在中心广场放出二十多名食人怪,然后怒锤机构登场,在民众们的注视下,怒锤机构成员们将这二十多名食人怪擒下或格杀,到时怒锤机构肯定名气大涨。

从风险上来讲,就算此事提前暴露,最多是其他三方对蒸汽神教进行指责,具体的惩戒措施是不会有的,四方彼此的硬实力相差无多,还都以高墙城为一个整体,真的闹翻,哪边都不好受。

至于这些食人怪哪来的,那还用问吗,瓦迪家族不顾城内禁令,暗中贩卖食人怪,准备驯化后当苦力,结果看管不严,让其跑出来了。

在以往,瓦迪家族是商人风格,被泼脏水后,虽会气的跳脚,但更多是选择骂一顿后,就当无事发生。

公爵的确是这样计划的,问题是,他这次真的小看瓦迪家族了,相比瓦迪家族在北城区搞出的事,公爵这边放食人怪,简直小巫见大巫。

突降血雨,永生之神的石像复活,这一切都是瓦迪家族所安排,瓦迪家族是要在中心广场酿造一场惨剧?并不是,瓦迪家族所布置的这一切,是在掩人耳目。

今天是神祭日,所有超凡机构的目光,都会死死盯着中心广场,一旦这里有所变故,整个高墙城有七成以上的超凡者,会全速向这边扑。

此等时机,无论瓦迪家族在北城区搞出多么骇人听闻的事,都没人去阻止他们,眼下,他们就是这样做的。

想通这些,公爵以询问的目光向苏晓看来。

“瓦迪家族。”

苏晓开口,闻言,公爵点了点头,知道苏晓也猜到了当下的局面。

“瓦迪家族是要做什么?让永生之神降临?如果是的话,他们已经做到,白夜,你的想法是?这方面,你更专业。”

公爵这不是谦虚,作为治疗院副院长的苏晓,理应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

苏晓这身份虽是替代而来,不过他当过处刑机关的军团长,也就是猎幽鬼,还在暗狱世界的守望公会当过神灵猎人,后续又在联盟星,当过收容机构的领袖等,有此等丰富的经历与经验,他处理这方面的事,当然得心应手。

虽还没到现场,不过苏晓对远处北城区那连通在天地间的紫黑色光柱,已有了初步的判断,就算还没过去,那边的世界排斥现象,已强烈到局部空间崩塌的程度。

幽暗大陆这鬼地方,除了高墙城内,其他地方都被死寂之力侵蚀成恶土,那紫黑色光柱要‘违和’到什么程度?才能让本世界出现此等情况的世界排斥现象?

别忘记,之前克兰克成为世界之子,这世界连个反应都没有,就给点世界之力,然后就没然后了。

可现在,城北区的世界排斥现象太强烈,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界外存在」,在没有「预热」的情况下,直接进入到本世界,而且来的还不是一个「界外存在」,搞不好是一群。

做个简单的比喻,上个世界苏晓在潘多拉星时,在没有乌鹰·索拉罗的筹备下,幽冥大帝直接强闯进潘多拉星,就会是眼下这阵仗。

“应该是天外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不清楚。”

苏晓说话间,已在雨中向北城区方向赶去,见此,公爵下令让怒锤机构守着中心广场,并去附近的治愈教会大教堂,请来几名修女,以心灵系的圣痕力量,安抚惶恐的民众们,如果没其他变故,神祭日继续,永生之神的石像,早些年就准备好备用的。

下达一连串的命令后,公爵向苏晓消失的方向赶去。

……

暴雨中,纵跃在建筑顶的苏晓因速度太快,偶尔会冲破一层水幕,并留下一声炸响。

之前苏晓始终怀疑蒸汽神教,因为蒸汽神教有十足的动机,现在看来,既没怀疑错,也怀疑错了。

蒸汽神教所要搞的事,更像是自导自演,而瓦迪家族在北城区搞出的动静,完全是一副丧心病狂,不惜任何代价的态势,看那疯狂程度,哪怕将高墙城完全夷为平地,也要达成目的。

瓦迪家族这是彻底疯了,是何等处境,能将聚拢高墙城近五分之二财富的瓦迪家族,逼到此等程度?这是苏晓最想知道的。

他估测,此事或许和死寂城有关,否则晋升任务不会指向这方面,有一点能确定,晋升任务的最终一环,肯定是直指死寂城内最根本的东西。

风雨声在耳旁呼啸而过,当苏晓抵达城北区边缘地带时,天色因暴雨的关系,已变得犹如傍晚。

雨中,苏晓站在大钟楼顶,俯瞰城北区的景象,这里更偏向于蒸汽时代+次电气时代的工业区景象,四处可见的大烟囱冒着灰黄色烟霾,天色昏暗,雨水让楼瓦顶有所反光,此刻,后城区那耸立在天地间,几百米粗的紫黑色光柱,尤为显眼。

从北城区边缘到后城区很远,苏晓对此早有准备,他等待片刻后,要等的人没来,公爵跃上了大钟楼顶,公爵道:

“中心公园那边稳住了,城北区怎么样?”

“太远,看不清楚。”

“那现在就出发,不能再耽搁。”

公爵作势要跃下大钟楼,一股空间波动在下面出现,钟楼顶阁内,空间鬼门打开,休司、布布汪、巴哈最先走。

阿姆没来,它被苏晓留在了中心广场,以免那边有突发情况,对于公爵,苏晓始终是防一手的。

休司关上空间鬼门后,过了两秒就重新拉开,轰的一声,浅紫色薄雾从里面涌出,里面所蕴含的扭曲、疯狂、不祥,强到让人无法忽略。

“连通北边的后城区?”

公爵开口,巴哈答道:“对,位置在瓦迪家族的庄园附近。”

听闻此言,公爵看向休司,那有些火热的目光,看的休司下意识退后几步。

公爵一边走向空间鬼门,一边开口问道:“小伙子不错,成年了吗。”

闻言,休司下意识向苏晓看来,想征求苏晓怎么回答,与贵为蒸汽神教领袖的公爵交谈,他心中特别紧张。

发现苏晓并没给出指示,休司只能点点头。

“我有个女儿,和你差不多大。”

言罢,公爵走进空间鬼门内,这让休司更加无可适从。

“怎么着?动心了?公爵还真有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儿,准确的说,那是他长女用自己的细胞,培育出的独立个体,也就是妹妹,别这么惊讶,蒸汽神教有些科技,是你无法想象的,而且公爵他家的那几人,思维方式都异于常人。”

巴哈落在休司肩膀上,把休司压的哼了下,见此,巴哈改落到苏晓肩膀上。

苏晓拿出怀表看了眼,大概过了两分钟,公爵又从空间鬼门内走出,阴沉着神情道:“快些。”

“哦。”

见公爵没死,也没其他异常,苏晓这才走进空间鬼门内,眼下这种用公爵探雷的机会不多,北城区惊变,让公爵的心神有点乱了,毕竟,这事稍有处理不当,蒸汽神教就得背个大锅。

走进空间鬼门,当阴冷的触感消失后,周边世界清晰起来,最先迎面而来的,是潮湿的寒冷,以及浅紫色薄雾。

此地是瓦迪家族庄园的前方一公里处,因瓦迪庄园的存在,周边居住区非富即贵,多为二层建筑,或是单层的大宅。

但在此时,以瓦迪家族庄园为中心,周边的建筑群很安静,居住在此的权贵们,都去中心城区参加神祭日,留下的都是仆从。

这些仆从都保持着向前逃,却突然停下的动作,他们眉心处生出根扭曲的树叉,树叉顶部结了朵颜色绯红的花。

这些人的死状格外痛苦,尤其是他们的表情还被定格,他们嘴巴大张,眼睛睁大到都快凸出来,双手掐着喉咙,牙关紧咬,涎水顺着口角流出,眼泪鼻涕齐出。

一种没有歌词,单纯哼唱而出的歌谣声传来,听声音是女声。

巴哈与布布汪同时做出反应,巴哈没入到异空间内,布布汪融入环境,这歌谣声来的太突然,它们只能以此自保,至于苏晓的安危,对这方面,巴哈与布布汪都特别放心,根据它们的经验,这种歌谣声,不是针对意志力,就是灵魂强度。

歌谣声传入到苏晓耳中,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命力仿佛在震动,一股力量企图将他的生物特性的生命力,扭变为植物生命力,从而杀死他,对此,他选择无视。

一只可以掰弯铁丝的手,没可能掰动水缸粗细的实心铁柱。

果不其然,苏晓只是感觉自身生命力微微躁动了下,之后就没反应,施术者显然是也清楚了情况,不再将术式的效能浪费在苏晓身上。

公爵的一只机械眼亮起红光,开始扫描周边,对他来讲,植物生命力?汽油这种工业燃料,他都能当作驱动体魄的能量,自身生命力被扭变,简直是毛毛雨。

啪!

休司双手拍上自己的双耳,两股鲜血从他的耳洞内串出,在这同时,他眉心生出的枝杈干枯脱落,完全丧失听力后,自然就不会被这种诱发性能力所影响。

苏晓看了眼休司,心中对这少年的评价高了几分后,就不在理会,耳膜穿孔与耳蜗损伤而已,小伤,能治。

歌谣声戛然而止,与之伴随的气息,嗖的一下消失,逃跑速度极快。

公爵的软金属披风扬起,一只只机械鹰隼飞出,突破几股音障后,消失在视线中。

咔哒~

公爵右臂上探出根与手臂平齐的修长炮管,伴随着嗡嗡的蓄能声,以及他电子眼中的红光越来越深,一发构造精密的中小型炮弹轰出,这炮弹飞出后,尾部的绿灯就滴滴滴作响,在锁定了某个目标后,尾部陡然亮起红灯,向目标所在的方向追踪而去。

这未知敌人之所以逃,究其原因是被苏晓、公爵小队惊到,苏晓与公爵不必说,就算战力不太行的休司,也有股狠劲。

“几成把握?”

苏晓开口,他问的是,公爵有几分把握将那未知敌人生擒。

“十成。”

公爵抬起手臂,一只从天空中俯冲而下的机械鹰隼,咔哒一声扣合到他的右臂上,转而,另外几只机械鹰隼飞回,它们将一名下半截身体被炸碎,头戴花环的‘小女孩’丢在地上。

“吼!”

‘小女孩’发出凶狠的咆哮声,它的嘴角都咧到耳根下,满嘴交错的尖牙,更骇人的是,它有一堆盘结在一起的长舌头,且舌头上遍布倒刺。

“你好。”

苏晓蹲下身开口。

“吼!”

‘小女孩’依旧是一声咆哮,见此,苏晓示意布布汪和巴哈都出来,用鸟语和汪星语试试,结果毫无收获。

“苦嘟吧普(邪神语:你是谁)。”

听闻巴哈说的这句邪神语,‘小女孩’愣了下,这可把巴哈骄傲坏了,它才学的邪神语,竟派上用场。

就在巴哈目露得色时,被束的‘小女孩’脖颈突然伸长,一口向巴哈咬来。

啪叽!

公爵的大脚落下,当场将这诡异生物踩爆,显然,这诡异生物听懂了邪神语,只不过,它与邪神阵营是死敌。

瓦迪庄园周边已然化为一片死域,也幸好今天是神祭日,否则的话,这片区域内近10万的平民与权贵,基本不会有幸存的。

苏晓看向瓦迪庄园,这座占地面积几百亩的大庄园,此时已是模样大变,正门扭曲变形,那两扇金属门内部,竟渗出紫黑色肉瘤。

跃到较高处,苏晓俯瞰整个瓦迪庄园,靠前方的种植地,已被大片紫黑色肉块填充满,上面遍布经络,还蔓延着腐蚀性极强的紫雾。

想通过前院的种植区,最好的方式绝不是飞行,或在上面走过,而是从那些紫黑色血肉内的通道中通过,理由是,更后面的古堡,已被冲天而降的紫色光柱笼罩。

这紫色光柱并不浓郁,反而是缓缓倾落而下,下方的古堡,则像是被催生了一样,体积比之前至少大了几倍。

这种视觉感官很奇怪,那明明是座岩石结构的古堡,却硬生生‘胖’了几倍。

过了古堡是后院,那里是粘稠、涌动的紫黑色半流体。

瓦迪家族的庄园都畸变成这般模样,瓦迪家族的成员更不用想了,这场灾祸就是他们引起的,就以眼下这画风,瓦迪家族成员们的下场,绝不会好。

事情发展到此,苏晓将自己进入到本世界后,一直到现在的脉络,彻底梳理清楚,情况大致如下。

1.在他进入本世界的几小时前,瓦迪家族筹备了多年的计划,正式进入实施阶段,所以瓦迪家族利用通商之便,向高墙内引了大群狂兽,导致治疗院的战力近乎被拼尽。

事实证明,瓦迪家族的选择,对他们而言没错,单是看治疗院老成员黑斧·查曼与银狼女·玛丽娜的战力,就能想象完全体的治疗院是个战力多可怕的机构,不把这边解决,瓦迪家族的计划刚显露,就可能被硬生生掐灭。

2.苏晓进入本世界,因多重原因,他是重伤进入,瓦迪家族买通治愈教会的医生,对昏迷中的他下毒,但这毒显然不太行,被作为炼金师,毒抗高到离谱的苏晓无视。

3.得知苏晓没死,瓦迪家族以重金,联络上龙神·迪恩,没想到,龙神·迪恩刚好与苏晓有仇,两者一拍即合,这是瓦迪家族第三次企图除掉苏晓。

4.神祭日开始的前一天,瓦迪家族放出了秘密培养多年的死士们,准备以这些死士,拉苏晓同归于尽,之后甩锅给蒸汽神教,爆炸物方面,蒸汽神教最强,到时,其他势力肯定是一时间怀疑蒸汽神教袭杀了苏晓。

这计划还没开始,就被苏晓所在势力,治愈教会的大主教察觉,所以大主教昨天才让苏晓去见他。

瓦迪家族发觉大主教出面干涉此事后,怂了,当即让死士们退走,同时也向大主教暗中表示,大家都不是好东西,此事就此作罢。

而在今天,瓦迪家族彻底展露出獠牙,不过他们的目标,似乎和死寂城没直接关系,而是弄来了很多界外生物,导致整个瓦迪庄园畸变成这幅模样。

想知道瓦迪家族为何这么做,深入瓦迪庄园是唯一的办法,苏晓思索至此,提示出现。

【晋升任务·第二环·惊变(已完成)。】

【你获得庇护石×1颗。】

【晋升任务·第三环·圣所钥匙(已触发)。】

……

【主线任务·第一环·稳中求胜(已完成)。】

【你获得2点真实技能点。】

【主线任务·第二环·高墙之外(已完成)。】

……

苏晓率先查看主线任务的内容。

【主线任务:高墙之外(第二环)。】

难度等级:lv.76。

任务简介:将传承物送至野兽领袖手中。

任务期限:3个自然日。

任务奖励:野兽领袖好感度巨量提升。

任务惩罚:强行处决。

……

苏晓回忆临时记忆,得知了传承物是什么,这是治疗院在上个月所缴获的稀有物,对恶土上的野兽们很重要。

苏晓准备,过会回去,就把那传承物砸了,正所谓,机不可失,好不容易有机会让主线任务失败,还是强行处决惩罚,此等良机不触发八星称号·末日君主的效果,更待何时。

他查看晋升任务的内容,这才是真正的难题。

【晋升任务:圣所钥匙(第三环)】

难度等级:lv.80。

任务简介:深入瓦迪庄园,寻找到圣所钥匙。

任务期限:5个自然日。

任务奖励:庇护石×7颗。

任务惩罚:无。

……

看到这任务,苏晓明白了为何晋升任务与瓦迪家族有关了,重点是圣所钥匙,而非瓦迪家族要搞的事。

至于为何是现在才开始寻找圣所钥匙,而非一开始就是这目标,苏晓估测,在瓦迪家族的计划实施前,圣所钥匙大概率都不在高墙城内,计划开始后,需要用到圣所钥匙了,瓦迪家族才将其取回。

苏晓从高处跃下,现在立即进入瓦迪庄园,绝不是良策,让高墙城内的各个势力先开路,才是最佳选择。

“公爵,你手下的怒锤机构,不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组建的吗。”

听闻苏晓此言,公爵皮笑肉不笑,就在此时,整齐的奔跑声与铠甲碰撞声传来。

一支200余人,每个人都身穿银色全身甲的大队走来,为首的,是名身穿烟雾般黑色连衣裙,戴着银色金属面具的女人。

看到这只银甲大队,公爵一时间都有点愣了,高墙内使用冷兵器的超凡者很常见,可这一身银甲,真就不多见了,这玩意,平常也就在博物馆里能看到。

身穿黑烟裙,戴着银色金属面具的女人看了眼公爵,那种犹如在看败犬的目光,是个人就能感觉到。

“公爵,听说你的怒锤在中心广场驻防?辛苦你们了,这边交给我们吧。”

言罢,烟裙女带领银甲大队走向瓦迪庄园,不用想都知道,这银甲大队是高墙议会秘密组建,那边对超凡事件的管理权,其实也眼馋已久,现在突然拿出秘密培养的银甲大队,要和怒锤机构争一下。

现在看来,高墙议会也没之前那般讲规矩了。

公爵的拳头握到咔咔作响,仿佛已是怒极,但在银甲大队完全进入庄园正门后,公爵的愠怒烟消云散,心里甚至有几分想笑。

“白夜,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公爵的心情很不错,瓦迪家族的剧变,给他的更多感觉是心底发寒,能不第一波进入这诡谲的庄园,他肯定不会让怒锤机构第一个进,眼下有人愿意抢着进,他当然乐意先看戏。

苏晓拿出表看了眼,快中午了,先回去吃午饭,以及治疗休司的伤势。

苏晓的打算是,先观察几小时,就算高墙公会的银甲大队在庄园内找到圣所钥匙,那也没关系,只要是高墙内的势力得到这东西,他后续都有办法将其弄到手。

如若实在不行,再深入瓦迪庄园探索,瓦迪家族这次召来的各类界外生物,肯定是一个比一个诡异。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要涉险进入庄园,那也得等完成另一件事后。

精神状态不佳的休司开启空间鬼门,一行人走进其中,都从对面的空间鬼门走出时,已到了治疗院总部的大院内。

噗通一声,休司倒下,见此,银狼女·玛丽娜将休司轻松扛在肩上,向一旁的宿舍楼走去。

“我先……”

公爵的话才说一半,就发现周边的治疗院成员们逐步围来,看模样,只需苏晓一声令下,就群起而攻之。

“咳~”

公爵干咳一声,他机械左手上光华一闪,一大袋古代金币出现,刚好400枚,这是要还债。

叮~

苏晓弹起一枚原有的古代金币,金币飞起,刚落地,一只脚就踩了上去。

“我亲爱的朋友,你找我有事?”

这只脚的主人,自然是凯撒。

见凯撒到了,苏晓语气淡然的说道:“这位公爵先生,在几天前欠了我400古代金币,今天准备偿还。”

“哦?!还有此事?”

凯撒定眼一看公爵,转而露出那七分奸诈,三分猥琐的笑容,在这一刻,公爵的鬓角渗出冷汗。

经一番交涉,因公爵多次企图赖账,算上本金外,总计支付了612枚古代金币,其中没利息,而是精神损失费与手续费等。

原本,公爵准备单手捏死凯撒,不过在凯撒人罐合一后,公爵冷静下来,最终和凯撒完成了这次交涉。

苏晓丢给凯撒一个密封小瓶,这东西很小,里面有3盎司的时空之力,是付给凯撒的辛苦费。

时空之力到手,外加在食堂吃了顿午餐,一直吃到脖,以及顺手牵羊了后厨的半袋洋葱后,凯撒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副院长办公室内,苏晓靠坐在皮椅上,听着桌对面秘书打扮,拿着文件汇报的莉斯,显然,莉斯很聪明,并没因成为新任院长就飘了。

“嗯,知道了,继续去忙吧。”

“是。”

莉斯刚要转身离开,苏晓忽然开口道:“去把藏库里上个月缴获的野兽族传承物取来。”

苏晓从抽屉里拿出张批文,在上面签名盖章后,让莉斯拿上这东西,去地下二层找仓库管理员提货。

半小时后,办公室内,一颗拳头大小的水晶体,放在苏晓身前的办公桌上。

“大人,您要的野兽族传承物,我看过它的资料,据说这秘宝野兽族已经传承几百年,如果我们把它还给野兽族的领袖,说不定可以和野兽族建立初步信任,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展开对高墙外的贸易,高墙外的资源很少,但其中有些资源……”

咔吧~

苏晓徒手捏碎手中的水晶体,对面莉斯嘴角抽动了下。

“还有其他事?”

苏晓将手中的残渣倒进烟灰缸。

“没事,我继续去工作了,大人。”

莉斯回到自己位于角落处的办公桌后,继续批阅文件。

【警告:你已经破坏传承物!】

【警告:你的主线任务即将失败!】

【判定中……】

【末日君主称号已触发,此称号已破损。】

【已成功豁免主线任务失败惩罚】

【你获得七星称号(无属性)×5。】

……

苏晓现有662枚古代金币,称号商店内,1枚六星称号的价格在100枚古代金币左右,外加5枚无属性七星称号已入手,是时候燃炼出战斗型的八星称号了。

苏晓将【深蓝之影】称号从称号列表取出,当初获得这枚称号时,他就感觉到,这称号和他的契合度,不是一般的高,所以才留到现在,此时他很想知道,八星级的【深蓝之影】会是什么模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