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二十八章:伪装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5-28 22:09:17

宝库内,经初步的‘友好’交涉,鹿格与雪怪被倒吊在墙面前,苏晓坐在晶体构成的座椅上,看着被倒吊起来的两人。

一旁的布布汪与巴哈开始归纳宝库内的物资,初步统计,这次发财了。

“白夜大佬,你要相信我们兄弟两个,我们真的是无意间激活传送阵,才到了这里。”

雪怪开口,他现在绝望的很,如实招来的话,凯因与公爵那边不会放过他,但如果不招,能度过眼下险境的可能很低。

“这些资源你分我一份,我保证让他们说出知道的一切,怎么样?”

刚被接到此地的咕噜开口,她虽然眼馋宝库内的资源,但如果敢采取实际行动,她就算不被打死,也绝对被打的半死。

“……”

苏晓没说话,点燃一支烟,一旁的咕噜嘁了声,知道这次的宝物没她份了,这让她不禁心中动摇,要是之后再有这种情况,她是不是应该积极些?不是因为其他,收益实在太丰厚。

咔咔咔~

晶体层蔓延到座椅扶手上,构成几把晶体飞刀,还没等苏晓拔出其中一把,一旁的咕噜眼睛亮了,说道:“让我来,别看我是暗杀系,我飞刀扔的一点都不准。”

听闻此言,苏晓依然没说话,算是默认,一旁的咕噜拔出扶手上的几把晶体飞刀,用双指夹住其中一把后,抛向鹿格与雪怪。

砰的一声,晶体飞刀从雪怪耳旁刺过,钉在他脑后几厘米处的墙面上,他咕嘟一声咽了下唾液,眼角还狠狠抽动了下。

砰、砰、砰……

咕噜一发发飞刀甩出去,脸上笑的越来越开心,而被倒吊着的鹿格与雪怪,脸上都渗出细密汗珠,虽说没中刀,但这感觉比中一飞更糟糕,况且以咕噜的抛投力量,这晶体飞刀要是命中要害,大概率会死。

抛光手中的晶体飞刀后,咕噜可能是感觉不过瘾,她取出一条毛巾,撕拉一下扯下一条,举给苏晓,意思是再来几把晶体飞刀,然后给她绑上这东西。

没一会,蒙着眼,还自行收回感知力的咕噜,手中握上了几根「仁慈之刺」,她粗略的判定方向感后,甩出一把仁慈之刺。

一声闷哼,仁慈之刺钉在雪怪腿上,这点小伤,雪怪并不在乎,可在下一秒,他的表情扭成一团,身体犹如调成振动模式般,一阵哆嗦,此等‘酸爽’,让作为八阶契约者的他都顶不住。

仁慈之刺这东西,是名鬼才炼金师发明,其目的就是让那些嘴硬的敌人,变得更易于交涉。

“我服了,我说,全都说。”

满脸冷汗,喘气如牛的雪怪喊着,听闻此言,咕噜摘下布条,打量手中的仁慈之刺,对这东西产生了浓厚兴趣,果断将剩下的四根仁慈之刺收起。

片刻后,雪怪被放下,这看似膀大腰圆,但把见风使舵、欺软怕硬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家伙,擦了把脸上的冷汗,开始叙述事情的经过。

此事说来有趣,鹿格与雪怪并不是来截胡,在上个世界,也就是潘多拉星,凯因、鹿格、雪怪三人,因各种原因组成小队,也算是臭味相投。

这三人中,凯因是坑队友狂魔,这家伙掌握着一个大型冒险团,并以这个框架招募团员,等团员招募的差不多,再将团员都坑死,然后噬魂+夺财,噩鬼·凯因的名号虽传的不广,但知道的人都会心生忌惮。

对比战力的话,凯因进入鬼王状态,他完全是超八阶顶尖梯队的存在,八阶内的契约者,和他差不多的有几位,但说能稳胜他的,还真没有,不过这是在遇到灵魂强度650点的苏晓之前。

遇到苏晓,凯因是真的有点被锤自闭,但这并不能说凯因弱,只是时运不济,遇到了克星而已。

卖队友狂魔·凯因,在遇到鹿格与雪怪后,三人竟意外的臭味相投,其中的鹿格是天启乐园契约者,脾气温和,待人谦逊。

一般来讲,这种人在天启乐园,应该早就加入冒险团才对,事实为,鹿格从一阶到四阶,一直寄身在各个冒险团内,伴随着不少冒险团团灭。

没错,鹿格天赋的能力,是吸收身边人的运势,壮大己身,这和豪妹的天赋能力有点像,但具体情况不一样。

豪妹属于让身边的队友倒霉,倒霉到出门必崴脚,喝凉水都能连呛几口的那种,虽说如此,但没达到要命的程度。

而且豪妹那天赋能力,得看身边人的运势,能否压的住她的运势,要是压住了,那就是几人一同走运,就比如现在,豪妹的两名挚友莫雷与月使徒,都是有好运在身的人,成功压住她带给队友的倒霉,反而三人一同好运。

鹿格的情况就不同,豪妹是影响身边人的运势,而性格温和的鹿格,却是吸收身边人的运势,导致队友倒霉。

鹿格从一阶到四阶送走的队友,多到他自己都不敢去记了,为此,他悲痛了很久。

到了五阶,他的天赋能力成长到自行觉醒,这次就更离谱,都不用和他一个冒险团,和他临时组队,都有生命危险,鹿格最常做的事,就是含泪捡起队友的猩红卡。

就算如此,鹿格依旧没堕落,偶尔捡猩红卡,让他的资源更多,实力开始出众,一直到八阶,他的天赋二次觉醒,达到巅峰,这也开启了鹿格的作死之旅。

这次就更离谱,只是和他临时组队,就有90%以上概率因各种危险暴毙,对此,鹿格也看开了,既然不能拥有队友情,那就干脆以此为武器,去加入那些心怀叵测的临时队伍中,这让他获取资源的数量与质量,都有大幅度提升。

鹿格当然发现凯因就是传闻中的噩鬼,他对此并不虚,而是以作为临时成员的方式,加入到英灵殿冒险团,至于为何不成为正式成员,英灵殿是死亡乐园阵营的冒险团,鹿格是天启乐园的契约者,不能成为英灵殿冒险团的正式成员。

眼下的情况是,凯因疑惑鹿格为何还敢来,鹿格疑惑凯因怎么还没被克死,这是典型的在互相伤害。

至于雪怪,这家伙看着没什么特殊,可他就是以他人想不到的方式,活到了现在,就他的嘴贱程度,到现在都没被打死,也是奇迹了,上次在世界联络平台内骂豪妹,就被豪妹捶的半死。

鹿格与雪怪之所以出现在这,就要提起他们本次进入死寂城前,所遇到的另一个合作者,公爵。

公爵是来找凯因合作,既是因为凯因的实力,也是秉承着万一有危险,让对方当替死鬼的想法。

如此一来,凯因、鹿格、雪怪三人,都以公爵提供的庇护石,进入死寂城,后续又从一条隐秘路线直达内城区。

听到此处,苏晓心生疑惑,死寂城的入口已被封禁很久,别说是公爵,就算是他爷爷辈的,也没可能进入过死寂城。

蒸汽神教是发展科技,外加其开创者钢铁使徒在与罪神的战斗中,最先落幕,核心被损毁的钢铁使徒,在罪神被封印后,没多久就陷入漫长的沉眠中,蒸汽神教的成立,还是在大主教的帮衬下。

如此推测,蒸汽神教对死寂城的了解,应该远不如治愈教会,治愈教会都不知道死寂城内有一条还算安全的路径,能直通内城区。

不仅如此,根据雪怪接下来所言,公爵不仅知道秘密通路,还知道圣歌团所看管的宝库,以及进入这宝库的特殊方式。

这就更让人想不通,公爵对死寂城的了解程度,不仅是来过此地,更像是曾在这里停留过很长时间。

苏晓原本就感觉公爵是个危险的敌手,现在看来,对方的危险程度再升一个梯阶,达到高出龙神·迪恩的程度。

“你们可以走了。”

苏晓面露和善的笑容,一旁咕噜看到这一幕后,突然打了个冷颤,天不怕地不怕的她,此刻心中有那么点害怕。

【提示:你已收到交易请求。】

【你已收到18***11号天启乐园契约者·鹿格的12700枚灵魂钱币。】

不愧是天启乐园的,就算富有程度远不如莫雷、月使徒、豪妹,但花钱买命时,还是很舍得。

【提示:你已收到交易请求。】

【你已收到17***08号死亡乐园契约者·雪怪的4950枚灵魂钱币。】

关闭提示,血气在苏晓上方汇聚,逐渐构成血气虚影,正向外走去的鹿格神情一僵,尴尬的干咳一声,就又发出交易申请。

【你已收到18***11号天启乐园契约者·鹿格的2790枚灵魂钱币。】

相比私藏了一笔的鹿格,只拿出6000灵魂钱币不到的雪怪反而坦然,因为他就这些了。

如此简单2万灵魂钱币到手,可谓是进这宝库的额外惊喜了,不过这种事很难遇到,如果不是上个世界就遇到过,外加对苏晓的行事风格稍有了解,鹿格与雪怪,是宁愿死在当场,都不会出这笔钱的。

原因是,为了避免事后报复,收钱者大概率会选择灭口,苏晓能得到这2万灵魂钱币,还得多谢莫雷、月使徒、豪妹。

上个世界内,天启三姐妹的遭遇,同为天启乐园契约者的鹿格是知道的,他原本认为这三姐妹算是完了,结果发现,这三姐妹居然活下来。

鹿格与雪怪提心吊胆的出了宝库,离开苏晓视线内的瞬间,两人全速向外冲。

两分钟后,鹿格与雪怪重回宝库内,原因是,出了地下通道后是宫殿,宫殿外全是教会骑士。

不理会两人,苏晓开始清点在宝库内的收获,总计如下:

【你获得灵魂晶核×72颗。】

【你获得古老者卷轴。】

【你获得灵魂残渣×1852块。】

【你获得灵魂残渣(大块)×195块。】

……

如果苏晓没猜错,此地存藏的大多都是灵魂结晶与灵魂晶核,但因储存时间太长,部分存藏器具被死寂侵蚀,导致里面的灵魂结晶与灵魂晶核,被死寂能量侵蚀,成为灵魂残渣。

没猜错的话,原本这宝库内,应该是存放了1800多颗灵魂结晶(完整),200多颗灵魂晶核,考虑到圣歌团曾经的强大,有这等资产,是理所当然的事。

关于为何出现存藏方面的问题,以眼下死寂城内的状况,圣歌团不会将注意力投入到这边,而是尽可能对抗死寂的缓慢侵蚀,等待后续有被选者到来。

就算如此,依然保存完好的72颗灵魂晶核,也是笔巨款,以往苏晓拼杀一个世界进度,获得十几颗灵魂晶核,已是收获颇丰。

将灵魂晶核收起后,苏晓把所有灵魂残渣都用一个密封箱保存,今后这东西或许还能用到,而最后的【古老者卷轴】,这东西就非常有趣。

【古老者卷轴】

产地:幽暗大陆·灵魂书库·顶层。

品质:消耗品/卷轴。

耐久度:1/3(无法以任何方式恢复)。

使用前置:灵魂能量阶位(8)。

装备效果:古老奇迹(主动),需先选定一张技能卷轴,作为此卷轴的载体,激活此卷轴后,将对所依附的技能卷轴进行逆向扭变。

提示:逆向扭变过程中,使用者需提供大量高阶位能量,此能量的阶位,将决定逆向扭变的程度、特性,以及上限等。

简介:此物品的珍贵程度,取决于使用者的眼界与智慧。

……

苏晓收起【古老者卷轴】,对于此物,他有种独特想法,只是不知道能否成功,当然,这要能活着返回轮回乐园,才能去实践。

整理完所得,苏晓的目光转向鹿格与雪怪两人,两人坐在墙边,一个借酒消愁,另一个叼着雪茄,雪怪这一口吸半根雪茄,然后连一点烟都不吐的本事,让人怀疑,他上辈子是不是台抽油烟机。

发现苏晓投来目光,两人都讪讪笑着,正门不能走,他们只能怎么来的怎么回,问题是,要是开启隐秘空间通道,另一边连接的是凯因与公爵的所在地。

鹿格还在纠结时,一旁的雪怪已利落取出圆盘形机关,总计几分钟的布置后,高度两米左右的空间通道开启。

苏晓让布布汪、巴哈留下,他自己跃进空间通道内。

前方的空间格外混乱,光影在周边飞逝,苏晓看向前方,确定没问题,他向空间通道的出口走去,他在抵达出口的同时,听到外面有人说道:

“收获怎么样?”

开口的人是凯因,破落但还算完整的建筑内,凯因盯着鹿格与雪怪,那目光明显是在说,要是敢贪扣一点,就让两人当场去世。

“额~,这个嘛。”

鹿格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在这时,苏晓从他身后的空间通道内走出。

苏晓现身的瞬间,坐在墙边木箱上的公爵忽然起身,他机械眼内的蓝光,立即切换成代表战斗的深红,胸膛中心的核心引擎从65%,进入到过载的110%,这让公爵身上的暗金色大袍上,都呈现出电子纹路。

“凯因,我压制他的机动力,你……”

公爵的话刚说到一半,神情就是一僵,因为他身旁已经空无一人,0.5秒前还站在他身边的凯因,此刻已在后方百米之外的对街。

要是时间富裕的话,凯因应该会和公爵说:‘你压制个锤子,赶紧撤,老子上个世界一记灵魂系·终极能力轰在这家伙身上,轰出三位数的伤害强度。’

上个世界的交锋中,哪怕凯因屡次受挫,他也没想过放弃或服输一类,就算他因此濒临死亡,也是如此,但在灵魂系·终极能力轰在苏晓身上,轰出三位数的伤害时,凯因当场决定,今后就当没有这号人了,任务世界那么多,今后再也遇不到,也是很可能的。

没有门窗的古旧建筑内,凯因突然撤走,虽让人措手不及,但公爵这等狠人,当机立断,一股危险感向周边扩散。

咚!

短促而又震耳的爆炸声传来,晶体层快速在苏晓体表攀附,他单手抬起,在爆炸迎面袭来的同时,一面晶体墙以他手为起始点,快速向周边蔓延。

苏晓全力后跃,之后是体表晶体层被快速分裂的感觉,当一切都平息时,他已半蹲在一栋民宅顶,体表的大部分晶体层都碎裂。

在房顶站起身,苏晓看着前方那直径百米的半球形大坑,爆炸波及的范围虽不大,威力却异常骇人,这范围内的东西不是被炸毁,而是被分解成了原子形态。

公爵消失的无影无踪,鹿格与雪怪的气息倒是还能追踪到,这两人正向远处逃,但追踪这两人没实际意义。

有一点让苏晓心生疑惑,就是雪怪的气息只有半个,可就算如此,对方依旧跑的飞快,看来,能在有凯因与鹿格的小队活到现在,雪怪也是有特殊本领,这小队人才辈出。

苏晓环顾周边,发现自己应该是在治疗所附近区域,这边的建筑上都生有绿苔,是死寂城内难得一见的景象,想必是治疗所内有什么特殊东西。

向圣十教堂返回,片刻后,苏晓回到内部有三扇门的宫殿,看到已在此地等的布布汪、巴哈、咕噜。

三扇门中,左侧没探索价值,里侧的门则通往隐秘宝库,至于右侧的门,苏晓的状态已大致恢复,是时候开启这扇门了,看看里面是什么。

取出【圣歌团徽章】,咔哒一声脆响,【圣歌团徽章】被对开的金属门扇吸附上去,门上由大到小的十几圈环锁开始自行转动,最终在门中间组成一段古文字,大致意思为:

‘被选者,以你自己的判断去抉择。’

咔哒哒~

对开的金属门打开,一股清新的花香扑鼻而来,死寂城内有这种区域,实在太难得。

苏晓走进其中后发现,这里比想象中要大,保守估计有几万平方米,一个个几米高的玻璃罐被吊起,初步估测,至少有几千个。

这种超大玻璃罐内部注满半透明溶液,溶液内是一具具透出莹白的骸骨,在两侧阶梯状的高台上,则是用各型号的玻璃管,盛放着大量眼球、手臂等。

位于所有超大玻璃罐前方,有一根最特殊的玻璃柱,它犹如根立柱般顶到天棚,里面的溶液为暖白色,在溶液内,一名满头银白色长发的女人双目紧闭,她的皮肤白皙,娇嫩到犹如弹指可破,似是察觉到有人到来,她睁开双眼,一双琥珀色的眸子,让人下意识心生好感,这是月光侍女。

溶液内的月光侍女直视着苏晓的眼睛,她脸上浮现微笑,抬手按上玻璃柱里侧。

见此,苏晓抬手按上玻璃柱外侧,刚好与月光侍女的手掌隔着玻璃柱相对,他始终直视着月光侍女的眼睛。

玻璃柱内的月光侍女指向一旁地面上的金属拉杆,只要作为被选者的苏晓,掰动这拉杆,就能将她放出来。

苏晓也指向一旁的金属拉杆,玻璃柱内的月光侍女慢慢的点了下头,可在下一秒,血气在苏晓指尖汇聚,一发血烟炮轰出,将金属拉杆与下面的机关,都炸的扭曲飞溅起。

繁密的银色纹路浮现在玻璃柱上,里面的月光侍女看着苏晓,眼神失落,她双手都按上玻璃柱里侧,似是不理解作为被选者的苏晓,为何这样做。

月光侍女双手抚上自己的脸颊,然后一寸寸向上摸索,当触碰到额头顶时,她摸到一个小缺口,这让她脸上的失落逐渐消失,开始微笑,她的脸颊逐渐因微笑撕裂开,露出她一直裂到两侧耳下的嘴,以及满嘴交错的尖牙。

月光侍女的食指尖探出利爪,在里侧划过玻璃柱,发出滋啦啦锐响的同时,也让玻璃柱表面的银色纹路亮起微光。

曾经的月光侍女,是治愈教会留下的重要遗产,没有她,被选者的死寂城之路将更艰难,甚至不可能完成。

用大主教的原话是,只要还没死,并回到月光侍女附近,受多重的伤,月光侍女都能为被选者抢救一下。

但那是曾经的月光侍女,她在帮助一名名被选者时,难免被这些被选者的品格所吸引,这些被选者是每个时代的最强者或领袖等,人格魅力当然不会弱。

最初的月光侍女没有情感,治愈教会也不会给她这多余的东西,可治愈教会给了月光侍女智慧,有了智慧,情感就像雨后的嫩芽,逐渐破土而出。

孤单一个人在诞生之地等待,不知多少年,终于有人来此,并且来人还是强大的被选者,这些被选者中,有些成为她的朋友,更多则是她所尊敬之人,可这些被选者,九成九都战死,只有寥寥几个出了死寂城,而且再也没回来。

不断的失去朋友,以及孤身一人的漫长等待,终于让月光侍女从内心开始畸变,之后逐渐产生身体上的畸变,最终变成眼下的模样。

除非必要,否则苏晓不会与这邪门的畸变生灵交手。

“被选者都会死,这里好黑暗、好孤单,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被选者大人。”

玻璃柱内的月光侍女游弋着,锋利的指尖时而擦过玻璃柱内壁。

“这你要问大教堂里那些骨灰。”

听闻苏晓的话,月光侍女狰狞的笑容收敛了几分。

“哦,是这样吗,不过还好,我已经不只是月光侍女了,如果我想,我能得到自由。”

月光侍女眯起琥珀色的竖瞳,笑的有几分让人捉摸不透,她继续说道:

“我知道的哦,灵魂书库还在时,我在书籍上看到过和你很像的人,他们被称为灭法,看来你也是,你们是月光之主的血誓盟友。”

月光侍女所说的「月光之主」,应该是银.月狼。

“我拥有的月光力量,在抗拒我和你为敌,这就是血誓吗,真奇妙。”

月光侍女说话间,锋利的指尖点在玻璃柱内部上,在上面留下一道细密的裂痕,显然,她可以挣脱这封印着她的容器,之所以不挣脱,是月光侍女不想和外面的‘血气怪’厮杀。

“很遗憾,你来晚了几百年,要是在几百年前,我还只是月光侍女时,见到你我一定会说,被选者大人,欢迎您的到来。”

月光侍女似是有几分缅怀,但发现苏晓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后,她轻嗤一声,指向斜后方一个几米高的超大号玻璃罐,说道:“那里有个半成品,她的生命力可真顽强,明明是个半成品。”

向月光侍女所指的方向看去,苏晓看到了一名身穿灰色长袍,戴着银色面具,侧坐在超大号玻璃罐内的身影,这是治愈教会制成的半成品,或者说是月光圣女的最初版,灰色侍女。

苏晓打碎玻璃罐的一侧,他发现灰色侍女的气息已很微弱,原本想找个强力治疗者,结果找到名需要被治疗的治疗者。

将灰色侍女从玻璃管内拎出,苏晓让布布汪驮着对方,在检查此地没有秘宝后,他开始原路返回。

直到苏晓离开诞生圣所,月光侍女都没再开口,片刻后,她说道:“出来吧,他们已经走了。”

话音刚落,墙壁上的暗门打开,乌鸦女从里面走出,不远处还有名戴着合金面具,双臂皆为机械义体的男人,他的左眼为电子眼,右眼是放射状瞳孔,这竟是贵公子·克兰克。

在之前死寂城的入口打开后,公爵与克兰克这两父子,就上演了父慈子孝的一幕,结果如何不清楚,从克兰克的模样看,是他落了下风。

眼下的场面已逐渐明朗,进入死寂城的总计有三队人,首先是实力最强的苏晓、伍德、罪亚斯、凯撒‘好队友’四人组。

之后是公爵、凯因、鹿格、雪怪这互相伤害,看谁先死的四人队。

最后是异变后的月光侍女、克兰克、乌鸦女这三人组。

说来有趣,最后这三组人,他们各自的目的风马牛不相及,月光侍女是纯粹看热闹,克兰克则时刻盼望自己的父亲公爵暴毙,乌鸦女则是来想办法摆脱死灵之书。

如果在本世界的停留时限到达前,乌鸦女做不到这点,她会被虚空之树直接传送回奥术永恒星,那可就热闹了。

至于乌鸦女为了不把「死灵之书」带回奥术永恒星,从而自我了断,这是不可能的,乌鸦女愿意给奥术永恒星当刽子手,既是因为奥术永恒星把她养大,也是因为她在外界的仇敌已经太多,而对奥术永恒星心存感激一类,从十几岁就帮奥术永恒星暗杀敌人的乌鸦女,实在是感激不起来。

宫殿外的长街上,苏晓原路返回「圣十教堂」,又看到了圣歌团的五人,怎奈语言不通,无法通过交涉获得情报,苏晓懂些本世界灾难时代的古语言,至于更前面神灵时代的古语言,那就半句都听不懂。

出了「圣十教堂」,苏晓从偏街,直奔来时的方向而去,约行进了一个多小时,他到了「安眠庭院」,之后重返「大教堂」。

刚进大教堂,他就听到当当当的打铁声,恶魔铁匠所在的工坊间,依然被石门封闭,那石门通红一片,布布汪都在十几米外试着烤鸡蛋吃了。

找了个有床铺的单人间,苏晓把灰色侍女安置在这,并注射一支浓缩生命力溶液,灰色侍女能不能恢复清醒,他也不清楚,对方的情况很特殊。

做完这一切,苏晓离开大教堂,向高墙附近的「灰岩广场」而去。

一路上,苏晓发现死之民少了很多,应该是凯撒那边的计划初见成效。

当苏晓抵达高墙下的「灰岩广场」时,在这钉满骨箭矢只剩几条蜿蜒小路的圆形广场上,除了广场中心已枯死的黑枫树,苏晓还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是罪亚斯,从进入内城区到现在,对方一直在这死磕。

不知罪亚斯用了什么方法,他已经走出几十米远,还差十几米就到了黑枫树前,仔细观察会发现,他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前迈步。

让人咋舌的是,罪亚斯这招真的有用,后方高墙上的苍白猎手们没被惊动,如同没发现罪亚斯的存在般。

几十米外的罪亚斯留意到苏晓来了,以眼神示意,大概意思为:‘我这手段牛哔吧。’

苏晓点头示意,称赞对方手段高明的同时,他顺着骨箭间的小径快步前行,没一会就超越了罪亚斯,走向广场中心枯死的黑枫树。

罪亚斯愣了下,步子都下意识迈稍大了些,这险些惊动高墙上的苍白猎手们,这也就是罪亚斯,换做其他人经历此事,已是心态血崩。

苏晓之所以能光明正大的走过去,是因为高墙上的苍白猎手们,都曾是圣歌团所教导出,眼下苏晓有战胜圣歌团所得的圣歌印记,自然畅通无阻,别说苍白猎手,就算是教会骑士见了他,都会立即表示敬意。

当然,遇到‘死寂城剑圣天团’后,该避开,还是得避的。

在罪亚斯的‘目送’下,苏晓到了枯死的黑枫树下方,他单手前刺,整条手臂都刺入黑枫树的主干后,从里面掏出一物。

【你获得起源石·世界(1/5)。】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