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三十九章:遗忘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9 19:26:53

苏晓关闭阿姆的资料,总的来讲,阿姆现在的能力,分为两种情况。

如果阿姆身边有队友,那它还是沉默的憨牛,主能力为坦系,因有了奥义级能力·无畏战牛,它的生存力有所提升。

苏晓、布布汪、巴哈、贝妮中的三个在阿姆附近,那它就能获得60点身体防御力,10500点生命值,以及6点真实体力属性的加成。

这加成看似已经很高,但不要忘记,「无畏战牛」只有10级,进一步提升,这能力所提升的坦度,绝对会达到让人惊诧的程度。

相比「无畏战牛」,阿姆的另一种奥义级能力「离群战牛」,其属性看似复杂,其实特别简单。

现在的阿姆,是力、体、智为主属性的主坦,转变为「离群战牛」状态后,它就是力、敏、体为主属性的冰战士,而且还是半肉半输出,有冲锋能力的战士。

不仅如此,离群战牛状态下,因「冰焰生命」的加成,随着阿姆不断受伤,它不仅是生命值恢复速度越来越快,移动速度也会逐步提升。

这反映出,在离群战牛状态下,「冰焰生命」能力的一种特性,就是阿姆受伤越重,体内冰能量被激发的越彻底。

在平常,阿姆体内的「生命能量」与「冰能量」彼此互不干涉,以共存的方式于它体内,可在它受伤后,这两种身体能量,会因外力的不断打击,逐步混合在一起,这会导致它体内的冰能量越来越强。

阿姆在离群战牛状态下,有种能力名为「冷冽斧刃」,这能力是以暂时舍弃冰能力的外放、冻结、蔓延等特性,换来高额的武器锋利度与武器攻击力加成。

换言之,离群战牛状态的阿姆越是受伤,生命值恢复的越多,移动速度越快,攻击力也越强。

这是好消息,代表阿姆不仅能在与强敌战斗时挨揍,还有了很强的单独作战能力,当然,要是再倒霉的开局落海,那也没办法。

苏晓取出【狼血·月饰】,这东西在吸收狼血后,有了质的蜕变,竟成了世界级装备,这是苏晓没想到的。

【狼血·月饰(世界级·挂饰)】

耐久度:57/60点。

装备前置:刀术宗师或剑术宗师Lv.65以上,非法系,非深渊倾向(挂饰装备最多可佩戴一件)。

装备效果(唯一):刀类、剑类武器所造成伤害阶位+2。

简介:赠予未曾见面的血誓之友。

出售价格:无法出售。

……

狼血挂饰的提升简单粗暴,从原本的刀类武器伤害阶位+1,提升到了+2,就如月狼的剑技般简单直接。

重新佩戴狼血挂饰后,苏晓的手按在刀柄上,虽未拔刀,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出刀后的斩击力,在根本上提升了一筹。

苏晓盘坐在小木床|上,将与神父交易得来的【封之刃】取出,这是灭法阵营的产物,别人无法探查其秘密,苏晓却可以。

随着他的操控,呈现出半透明晶质感的【封之刃】,飘浮在他前方,他双手虚握,青钢影能量从他手中蔓延而出,没入到【封之刃】内。

咔哒、咔哒!

因青钢影能量的没入,【封之刃】的模样开始改变,虽还是短刀形状,但看起来更像是一把有握柄的大号钥匙,握柄处还有先代灭法们用过的印记,这印记为圆形,内部结构繁琐。

看到这印记,苏晓的目光凝重了几分,在灭法阵营,这印记代表危险,他查看【封之刃】被激活后的属性。

【封之刃】

产地:虚空·灭法之影。

品质:封印物(仅灭法之影可使用)。

耐久度:195/340点。

装备效果1:可开启永光世界的单向界障。

提示:此单向界障,如选择进入永光世界,此界障无阻隔效果,如意图离开永光世界,将受到此界障的阻挡。

装备效果2:此钥匙既是封印钥匙,同样也是永光世界的坐标物,你可凭此坐标物为媒介,建立通往永光世界的单向超远程传送阵。

提示:此坐标物可多次使用,每次使用消耗1点耐久度。

简介:永光世界,惊险又刺激。

……

看到【封之刃】的效果,苏晓立即回想起蛀世、寄星蟹、暗灵族群、深渊滋生物,以及到那里没多久的银皇后。

这些族群中,随便拿出来一个,倒霉的都不是一个世界那么简单,而是祸害完一个世界,导致这世界即将崩灭前,这些族群会搬家,去祸害其他世界。

总的来讲,不是灭世级的族群,都没资格在永光世界生存,这世界就是如此恐怖。

而现在,苏晓对永光世界有了进一步了解,他怀疑,这世界,是先代灭法们搞出的巨大囚笼,将那些无法消灭,又不断毁灭各个世界的族群,都丢进永光世界内,让它们互相伤害,免得它们出来祸害人。

如此想来,永光世界内除了有蛀世、寄星蟹、暗灵族群、深渊滋生物、银皇后虫群外,肯定还有其他可怕的族群,而且这种族群的种类还不少,都是先代灭法们以前丢进去的。

有个问题让人想不通,永光世界到底是多高阶位的世界,才能经得住这般祸害,而且还能延续到至今。

或者说,永光世界有世界意识?并且那世界意识极为恐怖与强横,才让那世界维续到现在?

那里具体是什么模样,苏晓一点都不好奇,原本他认为,永光世界的住民们,只有蛀世群与银皇后虫群和他有仇,现在看来,并不是。

如若这真是灭法阵营搞出的世界囚笼,那这世界内以前被丢进来的老牌灭世级族群,和灭法之间是死仇,见面必全力以赴的拼命。

作为灭法者的苏晓要是去了永光世界,那里八成以上的灭世级族群都是他的敌人,这情况,单是想想就脑仁疼。

绝不去永光世界的想法更加坚定了几分,苏晓收起【封之刃】,他自己是不会去,但将一些无解的强敌送过去,是很不错的选择。

出了休息的小房间,苏晓发现罪亚斯、伍德、凯撒都不在,只有坐在吊灯上的咕噜,正双手握着游戏终端,神情逐渐暴躁。

这很正常,咕噜一直好奇,苏晓玩的是什么新版解谜游戏,这次索性分享给她,让她体验其中的快乐,尤其是咕噜只剩一条右臂,左臂存在维生装置内。

对于这维生装置,咕噜赞不绝口,并问苏晓在哪买的,实际上,这东西买不到,是苏晓自己造的,经多次改良与实战后,所得的成果。

苏晓来到仪式器皿前,里面装满了源石,罪亚斯、伍德、凯撒三人去哪了,他大致能猜到。

单有源石是不行的,还要有能吸收源石的证明物,历任被选者都有属于自己的证明物。

罪亚斯三人都不是被选者,自然没有证明物,关于如何仿造证明物,苏晓也没太好的手段,好在历来的被选者不少,他们死在此地后,应该会留下各自的证明物。

要是找到这些证明物,经凯撒那厮的鱼目混珠,罪亚斯和伍德暂时使用这些证明物吸收源石,从而获得庇护,应该是没问题,至于凯撒,这家伙来死寂城连庇护石都不用,深渊之罐往脑袋上一扣,什么庇护石?那玩意是什么?

关于被选者们可能遗留下来的证明物,苏晓一直都有些想不通,那么多被选者死在此地,为何一件证明物都没找到,不仅他自己没找到,罪亚斯、伍德、凯撒也都一件没看到,这是很反常的事。

苏晓拿起一颗源石,叮的一声,源石被黑王护臂吸附,转而化为一股暗黑能量没入其中。

见此,苏晓戴着黑王护臂的左臂,探入大碗般的仪式器皿,小臂淹没在源石内。

吸收大概一百多颗源石后,黑王护臂的容量,达到极限。

【提示:检核到猎杀者已获得高强度的庇护效果,此效果评估中……】

【你获得本世界特有加成,庇护Lv.89。】

【因本次公证,死寂城内部分区域,已划分出侵蚀等级(侵蚀等级与庇护等级对应)。】

【死寂城·外城区:侵蚀等级3.5~4。】

【死寂城·内城区:侵蚀等级4~5。】

【灰岩广场:侵蚀等级5。】

【大教堂:侵蚀等级0。】

【圣十教堂:侵蚀等级5。】

【狼冢:侵蚀等级5。】

【治疗所:侵蚀等级5。】

【污秽之地:侵蚀等级8。】

【赎罪殿:侵蚀等级10~15。】

【至高圣所:侵蚀等级46。】

……

至高圣所的侵蚀等级很高,但对现在的苏晓而言,这已经不是问题。

苏晓刚准备离开,就想到一件事,他获得的【圣女徽章】,还没用上,问题是,这东西换取的「古代试验所通行证」,已不太管用。

苏晓估测,钢铁制造者对阿姆的优待,完全是因为看阿姆这沉默的憨牛顺眼。

如果苏晓本人去,他估测,就算自己拿着「古代试验所通行证」,以他高达-13点,咳~,已经是-14点的魅力属性,别说他敲门,就算炸门,钢铁制造者也不会来与他交涉。

并非苏晓的想法消极,而是他对自己的魅力属性有信心。

让布布汪去的话,那倒是能进去,但布布汪去深渊战场干嘛?去那个遍布怨魂、尸鬼、古老尸骸,以及异兽的地方,吓的怀疑狗生再出来?

让巴哈拿着「古代试验所通行证」去找钢铁制造者,就它的口才,可能还没进深渊战场,就被钢铁制造者做成魔鹰炖蘑菇了。

之前苏晓是准备把【圣女徽章】卖给乌鸦女,怎奈,在本世界内一直被苏晓算计的暗杀姬,已经快进入与空气斗智斗勇的阶段。

这也导致,【圣女徽章】要砸手里了,苏晓看向吊灯上的咕噜,正攻略解谜游戏,已经快气到咬终端的咕噜,突然身体一颤。

“干…干嘛。”

咕噜警惕的看着苏晓。

苏晓取出【圣女徽章】,道:“圣女徽章,低价出手给你。”

苏晓的心里预期价是100~6000枚灵魂钱币,不砸手里就可以,再者说,这东西他自己用不上。

“低价?”

咕噜思索了下,转而说道:“那我出200灵魂钱币。”

“成交。”

相比砸手里一分不值,卖200灵魂钱币,已是不错的收益,比预估最低收益高一倍。

听闻此言,咕噜愣住,这交易过于可疑,但考虑到,要是现在反悔,她极有可能会被打到买下【圣女徽章】。

完成交易后,苏晓来到祭祀坛里侧的小房间内,激活传送装置,当周边的一切恢复时,他已到了治疗所。

下到一层,鬼老头正拿着个半米厚的巨大手抄本,仔细审视着上面的名字,他落得现在的下场,既是因为算计钢铁制造者,也是被人坑了,所以他将自己仇敌的名字都写下来,眼下正思考,到底是谁坑了他。

从这手抄本的厚度与大小,鬼老头的敌人怕是有点多。

“问你件事。”

苏晓开口,听闻此言,木橱窗内的鬼老头笑了笑,说道:“规矩你懂,一个问题,一颗灵魂晶核。”

“……”

苏晓没说话,只是单手按上斩龙闪的刀柄,见此,鬼老头的态度明显转变。

“哈哈哈,都是朋友,和你开玩笑的,什么问题,说吧。”

“先代被选者们的证明物都哪去了。”

“啊,你说这个,被黑泥收集起来了,你还没去和它分生死吗?”

鬼老头所说的黑泥,是罪孽集合体。

“我不准备去找它。”

苏晓已有足够的源石,直奔至高圣所,是更直接的选择。

“不可能的,人到死寂,四门试炼缺一不可,你应该已经通过了三门吧,不去最后一门,你打不开至高圣所的正门,有圣所钥匙也没用,那钥匙不是用来开外门的。”

鬼老头拿过一块石板,上面记载了被选者与四门试炼的传统,如若苏晓败亡在此,下一任被选者依然是四门试炼,只不过狼之试炼,会变更为月兽之试炼,圣祭祀所化的月之野兽。

“被选者的庇护程度原本就不够,源石一共才五颗,不全拿……”

鬼老头话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他站起身,透过木栏间的缝隙,盯着苏晓左臂上的黑王护臂。

“这护臂,是你的证明物?”

“显而易见。”

“吸收了多少颗源石?”

“大概一百多颗。”

听闻此言,木柜台后的鬼老头开始来回踱步,还念叨着一百多颗,此刻他的目光,凶狠与狰狞到极点,他被困在死寂城太久了,久到开始妄想不存在的仇敌,然后将妄想出的名字,写在仇人名册上。

“你是我见过最有可能战胜死寂的被选者。”

鬼老头脸上的笑容怪异,双眼已化为苍白,没有瞳孔与眼底之分,见此,布布汪向苏晓退后凑了凑,看模样,距离用狗爪搂住苏晓的左腿不远了。

“希望不大,希望真的不大,你还对抗不了那位神,但你也没得选了,不行,我要在你身上投资,万一呢,万一你成功了?!我不就能离开这,哈哈,哈哈哈!我能…离开这!!”

“……”

苏晓眯起眸子,血气以他为中心,逐渐蔓延开。

“我会,离开这!!!”

鬼老头的嘴角咧到两侧耳根下,双手拍上柜台,黑暗、扭曲、粘稠的气息轰然而出,与血气各占据治疗所一层的半边区域,互相侵蚀、噬灭。

突然,粘稠的黑暗气息陡然消退,尽数没入到鬼老头体内,血气迎面袭来,让它身上、脸上出现一道道伤痕。

这些伤痕没流出血迹,或者说,鬼老头体表是一层皮囊,这皮囊破破烂烂后,露出里面涌动的粘稠黑暗。

“对啊,你要进行第四门试炼,要进行罪之试炼了,我得回……赎罪殿了。”

鬼老头看着自己破烂的双手,那双惨白的双眼中,透出几分迷茫。

“真可笑,我竟然忘记自己是什么,是啊,我被罪念吞噬掉,是必然的结果。”

言罢,鬼老头化为黑泥般的半流体,没入到地面内。

“我淦,老大,这是罪孽集合体?我们接下来要对付的强敌?”

巴哈惊诧交加,与鬼老头的几次见面中,它经常和对方互相调侃。

“不完全是。”

苏晓说话间,尝试激活阵营商店,发现没什么变化,之前下意识认为,鬼老头是管理阵营商店的中立单位,且被虚空之树所公证。

现在看来,并不是,对方只是在这管理物资,与阵营商店没直接关系,更像是对阵营商店有所了解。

苏晓估测,鬼老头极有可能因曾经的罪孽,被打碎身躯化为魂体后,逐渐被罪孽集合体同化,成为了罪孽集合体的一部分。

正因如此,鬼老头要离开此地的执念格外强烈,而他妄想出的敌人,也不算完全的妄想,他写在仇人名册上的,基本都是被罪孽集合体同化的人。

准确的说,罪孽集合体并不只同化罪孽深重之人,只要是强大的魂体,它都会同化。

不知什么原因,鬼老头的意识暂时挣脱了罪孽集合体,并来到此地,他之所以来着,是因为此地被虚空之树所公证,是罪孽集合体无法找来的地方。

说来奇妙,苏晓之前委托鬼老头,给阿姆送了物资,并且鬼老头还完成了这委托。

当时的确没其他选择,得知阿姆的位置后,委托凯撒帮忙送物资是最稳妥的选择,怎奈,那时联络不到凯撒,事后得知,那时的凯撒刚好在深渊战场内,当然联络不上。

让鬼老头送物资的风险,没想象中那么高,最坏的结果,就是那批物资被吞而已,相比出现减员,小队的主坦战死,承担被吞一笔物资的风险,根本不叫风险。

在被融合了100多颗源石的黑王护臂刺激到前,鬼老头自己都忘记了被罪孽集合体同化过这件事。

有时,最高明的伪装,并不是撒谎或演技,而是连自己都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就比如鬼老头,在几分钟前,他始终认为自己是治疗所的成员,而且被困在这里很久,始终在想办法离开死寂城等。

苏晓出了治疗所,一路深入死寂城,到了「污秽之地」,不,这里应该被称为「安眠之地」才对,到了这片区域后,街道上不再有三五成群的死寂城剑圣天团,这是个好消息。

前行三小时左右,苏晓发现前方出现高耸的黑雾墙,这黑雾墙在远处看不到,到了附近后,发现其格外凝实。

咔咔咔~

晶体层攀附在苏晓手上,他尝试触碰黑雾墙,侵灼感传来,他手上包裹的晶体层轰然炸碎。

黑雾墙并非静止,而是急速向上方冲刷,站在这前面,能听到犹如河流奔涌的轰轰声。

顺着黑雾墙行进,没走多远,一座大殿的前半部分,从黑雾墙内突出,露在外面。

从眼下的情况看,不通过「赎罪殿」的话,根本到不了更后面的「至高圣所」,黑雾墙将这里隔开。

苏晓停步在「赎罪殿」的正门前,门上没有锁孔一类,他刚到此地,左臂上佩戴的黑王护臂就涌现黑色烟气,他用左手按上前方的高大门扇。

轰隆隆~

尘土散落而下,巨门自行升起,入目的宫殿很空旷,走进其中后,苏晓没发现有什么值得留意的东西,他来到宫殿里侧,一处十米高的门洞内,是不断冲刷而下的黑雾,阿姆一拳砸上去,拳面的皮肤,当即被冲刷掉一层皮肉。

阿姆并不在意这‘皮外伤’,过会就恢复了,巴哈以空间能力试探,结果差点被退毛。

这黑雾门,是继续向前的唯一路径,硬闯的话,哪怕冲过去,也会被黑雾冲刷到只剩骨架。

苏晓看着不断升腾黑色烟气的黑王护臂,他尝试以这烟雾包裹自己的整条左臂,之后左臂探向黑雾墙。

左臂安然进入其中,这感觉,就像把手臂探入到流淌的河流中。

苏晓操控黑色烟气包裹自己全身,他让布布汪、阿姆、巴哈在此等待后,独自一人过了黑雾门。

眼前的场景一暗后,苏晓到了一处破败的大殿内,这里遍地是干枯的肢体,墙面有一层苔藓般的黑色厚腻物,墙壁边缘,是一具具朝着墙面跪地的枯尸,似是在保持着忏悔的跪姿。

地面上插满各类武器,其中有些是老旧的狼大剑,有些则是圣歌团代表性的螺旋枪。

滴答、滴答~

黑色水滴落下,苏晓抬头看去,发现天棚上已遍布一种黑泥般的半流体,这黑色半流体的数量越来越多,逐渐垂落而下。

苏晓没立即出手,他能感应到,罪孽集合体有核心所在,核心所在不在眼前的这堆黑泥内,不杀死那核心,无法格杀罪孽集合体。

似是来自死者的靡靡之音,从这黑泥内传来,最终,这直径有十几米的一大堆黑泥落下。

落地后,这一大堆黑泥中突出很多人形,他们拼命的向外挣扎,却无法脱离罪孽集合体分毫。

啪的一声,罪孽集合体炸开,化为几十个独立个体,这些独立个体顷刻间转变模样,就连衣物与饰品等,都完美还原出。

接连从地面抽离武器声从前方传来,苏晓环视前方,几十米强敌,已隐隐对他成半包围之势。

此刻在苏晓对面,12名手持狼剑的狼骑士,以及30名持握螺旋枪的圣歌团成员,正用一双双漆黑的眼睛,注视着苏晓,强横到近乎让人窒息的压迫力迎面而来。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