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四十一章:古王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6 03:19:25

天空城上空的古老祭祀场逐渐崩塌,此时这建筑的模样,像是一个悬浮在几万米高空的巨型石盘,配合更上方的黑云漩涡,壮观至极。

古老祭祀场上,透蓝色晶体从苏晓的断臂处蔓延,伴随着咔咔脆响,一条晶体左臂构成,他活动晶体左臂的五指,很不错,整条手臂有原装手臂92%左右的综合性能。

眼前的一切重影了瞬间,可就是这重伤后的轻微破绽,却被对面的古王捕捉,毕竟,这是与太阳王鏖战了一个纪元的战王,哪怕后续实力衰落,各类交锋也数不胜收。

无需判断古王的位置,苏晓激活龙影闪能力,就在他即将穿透空间,进入免疫伤害状态时,一股重力震感从脊背传来,让他穿透空间的速度缓滞了瞬间。

噗嗤!

深渊黑剑从苏晓背后刺穿他的胸膛,因体型差距,古王以黑剑将苏晓挑举起,黑剑上的暗金符文全部亮起,轰的一声,黑暗之焰爆炸,将苏晓笼罩在其中。

苏晓的鲜血顺着黑剑淌下,蔓延到护手,乃至古王被臂铠包裹的手上,不仅如此,他的青钢影能量也消耗了一大截。

只见古王一甩大剑,苏晓从黑暗余烬中飞出,脊背轰然砸在仅剩的一面环墙,他左手上攀附的晶体层呈爪,单手抓上石壁,让他的下落速度放缓,最后脚踏实地,他单手撑着墙面,站在石墙下。

【警告:你已受到斩杀伤害!】

【你的刀术宗师Lv.50终极能力·灵魂之刃已激活,成功豁免本次斩杀,灵魂之刃将进入120小时的冷却时间。】

【因你的生命值滑落到1%,血枪宗师·终极能力·御血者(已激活),伱剩余的所有灵魂能量、精神能量,以及80%身体能量,将全部通过吞噬之核,瞬间质变为血气之力,并以此等巨量的血气之力,护住你的「生命本源」6秒,这6秒内,如你的生命本源(心脏)以及人族最大要害(头颅)未被高度破坏,你即使承受高强度攻击,生命值也不会跌落至0%导致死亡,6秒后,保护你「生命本源」的血气之力将耗尽。】

……

试问,苏晓凭什么能战胜一位力量属性比他高100多点,且一种技法型能力达到X的强敌?答案是,他对这场战斗的准备更充分,无论怎么说,古王都是刚从沉睡中醒来没多久。

这场战斗中,苏晓没像以往那般,与敌人正面硬拼,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还没有这等资格,除非他能把这次在女巫界所得的资源,回到轮回乐园内转化为自身的战力。

御血者的持续时间还剩5秒,胜负就在这5秒内,苏晓胸膛上的竖向剑伤内淌出鲜血,这些鲜血没向下淌,而是蔓延到他的右臂,流淌到斩龙闪的刀身上。

苏晓将刃之魔灵放出,身旁的魔灵长发飘扬,一把晶体长刀在她手中构成。

轰!

魔灵脚下的地面崩裂,她以堪比苏晓的急速向古王突进,顷刻就到了古王正面三米内。

几乎同时,苏晓与魔灵的双眼中,都浮现蓝芒,苏晓并未突进而出,站在原地做出斩击姿态。

‘刃道刀·极!’

当!

魔灵以手中的晶体长刀,和苏晓同步着斩出「刃道刀·极」,斩上古王的黑剑,其威势,竟与苏晓所斩出的「刃道刀·极」威力相同,没错,这就是苏晓对魔灵的开发方向,他将其命名为「传递」。

这招其实是「替换」的进阶使用方式,看似是魔灵模仿苏晓斩出了「极」,实际上,如果只是如此,那么这刀「极」,最多就是25%~30%的强度,魔灵的攻击力不算高,这点苏晓早就发现。

他是将魔灵当成了「延伸」,把自己与魔灵用于完成「位置互换」的纽带,作为传导媒介,如果把斩出的「刃道刀·极」比喻成电流,那就是利用导线,将其传递、延伸到魔灵那,然后爆发出这「电流」。

也因此,魔灵斩出的这一刀「极」不是模仿,而是「传递」,将苏晓斩出的「刃道刀·极」传递过去,作用到敌人身上。

「传递」对苏晓的身体负担不小,和「替换」一样,每场战斗最多别使用超过三次,否则对体力的透支得不偿失。

现阶段,「刃道刀·极」、「刃道刀·弑」等刀术宗师,都可以「传递」,苏晓感觉,继续完善这招,今后连「极刃·世界」都可以传递。

到时的连斩就是,如果敌人对苏晓使用超大威力的近战攻击,他可以先与魔灵「位置互换」,然后立即用「传递」,通过魔灵用出「极刃·世界」,让敌人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更憋气的是,敌人连还击都不行,魔灵是不怕攻击的。

‘刃道刀·弑。’

苏晓斩出「弑」,呼的一声,十几米外的魔灵斩出暗红的血色匹链,里面遍布星星点点的火星。

当、当、当!

接连的脆响传来,古王似乎能用手中的黑剑挡下所有攻击,在完全挡下「弑」后,深渊黑剑上的符文又全部亮起,只见古王双手高举黑剑,周边的黑暗与重力狂涌而去。

铮!!

一声斩破天际的利剑脆鸣后,古王斩出一道暗金色剑芒,这剑芒最初只有几米高,犁着地面向前,可随着向前,这竖立的剑芒竟然持续变大,仿佛要将苏晓吞没,这一击,古王无视魔灵,直奔苏晓斩来。

这就是苏晓等待的机会,方才的一系列交锋看似时间不短,其实是在很短时间内,御血者的持续时间还有1.75秒。

面对迎面而来的黑暗剑芒,苏晓不仅没闪避,反而是以手中长刀斜指地面。

‘刃道刀·时。’

咚!

时的领域爆发,不是以苏晓为中心,而是以魔灵为中心,刚好将古王笼罩在其中。

‘替换。’

苏晓骤然与魔灵互换位置,这既规避了黑暗剑芒,让魔灵去抗,他本人也出现在古王对面,而此时,对面的古王正被「时」所波及,速度减缓了几分。

‘刃道刀·血爆。’

苏晓手中的斩龙闪,刀身化为赤红色,方才激活「御血者」,已让他的血气全部耗尽,之所以能用出「刃道刀·血爆」,是几秒前古王一剑贯穿他的胸膛,他后续在失血时,操控自己的血攀附在斩龙闪上,此时他将这些自身的鲜血化为血气,用于激活「刃道刀·血爆」。

正常而言,「刃道刀·血爆」是长刀已经刺入敌人身体,然后才用的招式,这会引发血气爆炸,巨大的内爆威力在敌人体内作用开,造成超高额伤害。

「刃道刀」系列的刀术,可以分为两系,用青钢影能量发动的「青影系」,用血气发动的「血气系」,「青影系」中,刃道刀·极的攻击强度最高,而在「血气系」中,「刃道刀·血爆」绝对是最强。

血色长刀斩上深渊黑剑,刀上的鲜血被激活,化为即将爆炸的炽红,不仅如此,这炽红还蔓延到深渊黑剑上,黑剑上所沾染的苏晓鲜血,全部被引燃成炽红。

黑剑上之所以有这么多鲜血,是因为方才古王一剑将苏晓的胸膛贯穿,还将他挑举起,随后甩飞。

问题是,哪怕作为血枪宗师Lv.85的苏晓鲜血非比寻常,可在深渊黑剑的黑暗侵蚀下,也不应该留存这么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鲜血中,混杂了大量的青钢影能量,如此一来,这些鲜血就很难祛除了,这也是为何,方才被古王一剑穿胸,苏晓的青钢影能量会滑落一大截。

双方的武器全力对斩,长刀与黑剑上的鲜血同时被引爆,轰的一声,血气爆炸,斩龙闪的耐久度骤然下降一半,「刃道刀·血爆」对武器的负担很大,也因此,苏晓很少用这招。

啪啦一声,深渊黑剑应声爆碎,这把黑剑先是承受了「奔雷斩」,被切割开近半,随后又格挡「太阳直踹」,这让黑剑承受巨大负担,外加与苏晓的持续死战,无疑让黑剑的负担更大,而现在承受堪称武器耐久度杀手的「刃道刀·血爆」,这把追随古王两个纪元的武器,再也扛不住。

古王的黑暗气场与苏晓的血气领域一直在互相侵蚀,轰鸣作响间,黑剑破碎后的碎片四溅,苏晓手中斩下的长刀没停,拖着血爆留下的血烟余烬,一刀斜斩过古王的胸膛,从左肩斩到右侧腰间,沿途所留下的血烟余烬,让这刀的斩击轨迹显出半圆形。

斩出这刀后,苏晓纵身后跃,并非他不想补刀,而是眼前出现了大片重影,整个人天旋地转,现在站立都困难,而且他能感知到,对面的敌人气息骤降,生命之火已熄,没立即死去,只因对方体魄与灵魂强大。

古老祭祀场的地面缓慢崩溃,如同火星般的血烟余烬四处飘飞,两道身影相隔几米的相对而立,只不过,其中高大魁梧的身影身上,呼的一声燃起血焰,手中的断剑上浮现裂痕,随后啪的一声彻底炸碎,化为碎片落地。

战斗到现在,古王与苏晓都一言不发,双方都属于,要打就打,没任何废话的行事风格,古王的竖瞳注视苏晓片刻后,他的大手抬起,抓上脖颈处的龙爪挂饰,把线绳扯断,将其抛向苏晓。

苏晓单手抓住这饰物,他看着对面的古王,血焰中,古王的身躯犹如风化般的岩石般,逐渐崩溃,最终化为灰烬飘散。

【提示:你获得古龙遗匙(装备/证明物/钥匙)。】

【仅有古龙阵营成员,或持有古龙阵营·誓约之徽者,才可在战胜古王后有资格获得此物(你以「誓约之徽·白龙」触发此条件)。】

【因你无古龙血脉,你无法触发「古龙遗匙」的装备效果,但你拥有「誓约之徽·白龙」,你有资格使用此「古龙遗匙」开启位于古龙国度·埃伯亚思的「禁足塔」。】

【提示:想开启「禁足塔」,需持有「太阳圣徽」与「古龙遗匙」,分别开启古龙阵营与太阳阵营在「禁足塔」上留下的封禁。】

【「太阳圣徽」当前位置:烈阳星·奇利亚德(详细位置未知)。】

【如成功开启「禁足塔」,你不仅可拯救被困于此地的白龙女,让「誓约之徽·白龙」提升为「誓约之徽·白龙骑士(永恒级徽章)」,你还可获得「禁足塔」内太阳阵营与古龙阵营所留下的全部遗产。】

……

苏晓对太阳阵营与古龙阵营所留下的全部遗产很感兴趣,当然,想要得到这些,现在只完成了50%,还需要到「烈阳星·奇利亚德」一趟,获得「太阳圣徽」。

对此,苏晓没太大把握,倘若太阳神族们还一息尚存,那还好,「烈阳星·奇利亚德」或许是九阶,甚至于跌落成八阶世界,以苏晓现在绝强顶层梯队的实力,去那边找到「太阳圣徽」不难。

问题是,「烈阳星·奇利亚德」的太阳神族已灭亡,放眼万界,就当前纪元的情况来讲,对太阳阵营的了解,苏晓一定是数一数二。

「烈阳星·奇利亚德」的太阳神族灭亡,那么等待「烈阳星」的一定不是衰败,而是异样的强大,太阳除了温暖万物外,其实还有诡烈奇热的一面,那是异变后的强大,死后如游魂般的行尸走肉。

如此想来,「烈阳星」的危险程度,或许不比女巫界低,那里可能已经没有文明,只剩异变、强大、诡谲,以及充满危险的未知。

苏晓估测,自己的实力要再提升几个层次,达到绝强中数一数二的强度,才有资格踏入那烈阳禁地。

【你已击杀古王。】

【你获得黄金技能点×13点。】

【你获得28.9%世界之源(因古王非本世界原住民,世界之源收益有所降低)。】

【你获得13280枚灵魂钱币。】

【你获得永恒级宝箱·古龙神。】

【你获得源质宝箱(击杀强敌,有概率获得)。】

【你获得古龙魂石·唯一(超高度稀有物品,???)。】

【你获得黑暗之血·权力。】

……

苏晓取出瓶【活力原液】饮下,又取出瓶倒在各处伤口,尤其是右小腿,被太阳焰灼烧的比较严重。

滋~

灵影线收紧,苏晓方才被斩断的左臂被扯回,随后收入到维生装置内,做完这些,他才取出「星象圆盘」,来到飘浮在半空中的黑暗之血前。

黑暗之血也有强弱之分,主要是看体积,从狂徒那夺来的黑暗之血只有拳头大小一团,而眼下这团足有磨盘大小,且缓慢的涌动着。

随着苏晓将「星象圆盘」靠近,这些黑暗之血被逐步吸收到「星象圆盘」内,看着这些黑暗之血,苏晓发现了一点,就是所有黑暗之血其实都是相同的,会根据数量的多少决定强度,其属性方面,应该是根据持有者而定,所以才分出「心灵」、「意志」、「智慧」等特性。

还有一点,持有者越强,其实越不会用黑暗之血,就比如新一代的黑洞·阿兹勒,完全是依仗「黑暗之血·心灵」的力量,反观古王、最强污秽者·黑暗先知这等强者,与他们战斗,都感觉不到黑暗之血的痕迹。

既然不用黑暗之血,那么这些强者为何要接受黑暗之血?以此分析的话,黑暗之血对于他们更多是代表性意义。

这样想来,与古王的这一战,更像是古王在考验,苏晓是否有资格,也因此,对应古王的主线任务·第五环,任务名就是「资格」。

这让人不仅猜测,以「星象圆盘」吸收全部五份黑暗之血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此事不仅让古王都考验来者是否有资格,应该也是月女巫·瑟希莉丝的终极目的。

【你已完成主线任务·第五环·资格。】

【你获得委托凭证(1/5)。】

【你已集齐委托凭证(完整),你总计获得以下收益。】

【你获得350万枚灵魂钱币。】

【你获得100颗灵魂精魄。】

【你获得力量源质×1份。】

【你获得活力源质×1份。】

【你在本世界·巫师阵营声望永久提升350000点,已达到崇敬(350000/500000点)。】

【巫师/女巫学徒、一阶~九阶巫师/女巫,以及暗星巫师,遇到你时需以表尊重的俯首施礼,星辰巫师需对你保持足够的尊重,你可自由出入月环城99.9%以上区域,你可自由进入夜惑女巫公会总部、星空研究会总部的90%以上区域。】

【你可免费借阅月环城·巫师大书库内的92%书籍/古籍/秘法等。】

【你将受到年轻巫师/女巫们的仰慕(因你的魅力属性过低,此仰慕将变更为敬畏)。】

【主线任务最终环节已开启。】

【主线任务·恶变之月光(最终环节)。】

难度等级:Lv.???

任务简介1:以「星象圆盘」吸收所有黑暗之血,用双手将其举起,对着天空中的月亮做出「飞升者」姿态,完成此动作后,此任务将完全激活。

任务信息2:???(完成任务信息1后可见)。

任务期限:18个自然日。

任务奖励1:深渊宝箱(★)。

任务奖励2:???

任务奖励3:???

任务惩罚:无。

……

看到这任务奖励,苏晓的目光凝重了几分,「深渊宝箱」他获得过好几枚,高品质的也开启过,现总计持有五件原罪物,「深渊宝箱」功不可没。

就算如此,带星级的「深渊宝箱」苏晓还是首次见,普通深渊宝箱都开出大爹原罪物,这带星级的,岂不是得起飞?

可如果将其卖掉,又感觉血亏,因为从「深渊宝箱」内,的确是可以开出至宝,可能只需一次运气爆棚的开箱,就能入手海量资源,从而在短时间内实力飙升。

也是因为有着梦想,苏晓的「原罪之书」内已经五件原罪物了,看着这【深渊宝箱(★)】,不知为何,他忽然感觉,似有未知的大爹级原罪物,在向他招手。

这让苏晓考虑到另一个问题,就是虚空万界内的大爹级原罪物,其实没几件,除去他持有的四件,以及凯撒那的深渊之罐,剩余的,可能也就是1~3件了。

那么用逆向思维考虑,如果苏晓把剩余的这几件大爹级原罪物都持有,他今后开深渊宝箱,一定就开不出大爹级原罪物了。

正所谓:‘只要持有的大爹级原罪物足够多,深渊宝箱就甭想以此伤害我。’

请不要笑,这解决方式看起来的确让人神情复杂,但苏晓已经持有四件大爹级原罪物了,这方法还真就可以试试,当然,这得先弄到巨量的「沉淀琉璃」,在深渊商店内大量买「原罪之核」,让「原罪之书」通过吞噬大量「原罪之核」进行提升。

关闭任务列表,苏晓抬步来到地面崩溃的边缘处,坐在边缘,他看着下方的天空城,原本的中城已被界雷劈没,更下方位于地面的底城,正被一个倒扣碗状的巨型结界所笼罩。

这结界看似是保护底城,避免被苏晓与古王的攻击所波及,可在苏晓看来,这很像是一个囚笼。

苏晓所坐的岩石地面崩溃,风暴焰龙·狄斯掠过,载着苏晓向远处飞去,现在最好的养伤地点是月环城。

……

天空城·底城·后街,暗巷。

一道身披略显破败但洗到很干净灰袍的身影,快步走在暗巷内,只有最贫苦的天空城居民才会租居在这,极差的卫生条件导致疾病蔓延,病痛折磨着他们的身体与灵魂,在这双重折磨下,天空城的律法就不那么可怕,这导致,暗街很混乱。

身披灰袍的伪世界之子·阿格耶不禁加快步伐,他的未婚妻·茉·丝塔茜虽有不错的自保手段,可阿格耶依然有些担心,若非一些东西必须藏在这贫民窟内,他肯定不会让未婚妻在此暂居。

不过阿格耶此时的心情不错,他今天很顺利就达成目标,外加底城的结界忽然开启,他只能放弃下午的计划,提早回家,为此,他买了自己未婚妻爱吃的鹿肉,各类配菜、佐料一应俱全,他今天要给自己的未婚妻展现下厨艺。

阿格耶在居所的后门小巷停步,他看了眼门上的机关,没被动过,这让心中松了口气,掏出钥匙开门。

“塔茜,午饭我来搞定,你来把这些配菜洗好……塔茜?”

顺手关门的阿格耶目露疑惑,可随后空气中那淡淡的血腥味,让他的瞳孔收缩了些,他抛下食材袋,快步冲到客厅内。

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食指尖滴落,阿格耶的未婚妻,茉·丝塔茜,此时正身无寸缕的被倒吊在吊灯上,全身一道道竖向的割痕,代表她生前不仅遭到凌辱,还惨遭折磨,受尽苦痛后才因失血过多而死。

不远处,凛冬之剑·厄姆赤膊上身坐在沙发上,他拿起酒杯,饮了口烈酒后,对呆滞在几米外的阿格耶笑着说道:

“你要是早回来半刻,还能在她死前,让她看到你最后一眼,这是她最后的愿望,不过话说回来,你未婚妻可真是……啧啧啧。”

厄姆做出回味的神情,之后继续说道:“你那愚蠢的父亲,为了讨好我父王,主动奉上北境王冠,殊不知那是神父的陷阱,那王冠把我父王刚弄来少许的命运吞噬掉,原本我们父子两还是有机会的,不是赢,是让永冬城的几千万冰裔活。”

厄姆放下酒杯,继续带着笑意说道:“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你父亲,这都在那三个炼狱恶鬼的计划中,别误会,我这不是报复你,单纯的泄愤而已,那三个炼狱恶鬼让你和这女人活到现在,我偏让你们死,还死的很痛苦。”

厄姆笑的越发病态,这是种,一直被算计,终于赢下一小回合的得意笑容。

呆立在原地的阿格耶,仿佛没听到厄姆在说什么般,他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未婚妻的尸体,直到,他眼底逐渐被漆黑所笼罩,黑色血泪顺着脸颊淌下。

咚~咚!

阿格耶的心脏狠狠跳动了下,整个心脏化为漆黑,深渊之力替代了他的血液,并在他心脏内构成一颗原核,这原核其实早就存在,只不过原本是象征着世界之子的金色。

“你,要,死无……”

阿格耶盯着厄姆,可他的话刚说一半,一只手从他的后心刺入。

噗嗤~!

一只手从后面贯穿阿格耶的胸膛,手中握着他漆黑、还在跳动的心脏,随后从他胸膛抽出,噗通一声,阿格耶口鼻淌血的倒地,到这时,厄姆才看到站在对方身后的一道黑影,这黑影脸上有白金色的「1」。

“神父,看来我们成功了,这心脏的成色很不错。”

白金使徒抛动了下手中的黑暗心脏,目光看的是厄姆身后,这让厄姆一阵脊背生寒。

“白夜去和古王死战,这次我们是占了运气成分。”

站在沙发后的神父开口,听到他的声音,厄姆的神情愤怒到有几分扭曲,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明明中断了你们的计划……”

“傻孩子,别说傻话,你辛苦了。”

神父颇有几分赞赏的拍了拍厄姆的肩膀,这让厄姆脸上的愤怒有些化为绝望,他刚想悍然起身,却发现身体已经麻木,仿佛有一条条很长、很有力的细长虫子在他体内钻。

啪叽~

一根根黑色触须在厄姆胸膛上爆开,不仅如此,他的胸膛还化为一张脸盆大小的圆形巨口,里面是一层层尖牙利齿。

白金使徒上前后,厄姆胸膛上的诡谲巨口张开,咬上白金使徒派来的漆黑心脏,将这还在跳动的心脏咬碎,黑色血迹中,还有几分代表世界之子的金色线条。

噗叽、噗叽~

厄姆的身体开始膨胀着增生,转眼间就化为一个不规则的大肉团,他即将被增生组织淹没的右眼,刚好看到吊灯上挂着的茉·丝塔茜尸体,这让他的瞳孔一阵颤动,他此时完全理解不了,今天上午他为何如同失了理智的野兽般,摧残着他近乎视为义妹的远亲,这一切,就像他的潜意识被人操控了般。

“你们,不得……好死啊。”

说出这句话,厄姆被增生组织半包裹的右眼中淌出血水般的粘稠泪水,随后,他彻底被增生组织吞没。

嘭!

增生组织团撑破天棚,见此,神父与白金使徒离开这建筑,短短十几秒而已,这血肉巨球就化为百米高,之后从之间裂开,呈现出一个几十米宽,百米高,由血肉、经络、黑色触须等构成的不规则空间门。

深渊能量轰的一声从里面狂涌而出,随后在这浓郁的黑暗之门内传来:

“吼!!”

数之不清的咆哮声传来,啪的一声,一只手爪探出,搭按空间门的一侧,它硕大的半兽头颅探出,一只只竖瞳环视周边,身处浓郁深渊能量内的它,不仅没受到侵蚀,反而如同呼吸般,不断吸收着深渊能量。

深渊能量开始在天空城·底城蔓延,原本避免外界攻击袭来的巨型结界,此时化为囚笼,只是半小时而已,底城就变得鸦雀无声,大部分建筑都被淹没在深渊之雾内。

短暂的沉寂后,一声嘶鸣般的咆哮打破这沉寂,那是因深渊能量侵袭而异变的天空城居民,这也代表,方才开启的不是深渊通道,涌入到此地的,也不是初始状态的深渊能量。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