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羔羊 第737章 往下

作者:黎斯绮霍绍庭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2:07:28

我闭上了眼睛,抵抗着他身子的手也逐渐泄了力气。

许云阖看着我这幅样子,他压在我身体上的身子,也缓慢的在松懈。

半晌,他人终于缓慢的从我身上移开了,接着,他人便坐在床边,好半晌,他才说了句:“我向来不喜欢强迫人的,抱歉,今天是我失礼了。”

对于他这句话,凯瑟琳没有给出任何的反应。

许云阖的手落在自己的衬衫领口上,好一会儿,他又低声说:“我可以等到我们新婚。”

他又一次说了一句:“抱歉。”

他在说完,人便从床上起身,接着,他朝着门外走去了。

当凯瑟琳听到房间脚步远去的声音后,她的酒意从脑海里消散,她的睫毛还在颤动,好一会儿,她人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接着,她人便坐在床边。

她很清楚的知道,她跟许云阖的这一天迟早要到来的。

迟早。

凯瑟琳想到这两个字,她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

……

许云阖在走到外面后,保姆刚来这边上工,她以为这边没有人,所以直接就推开大门便进来。

可是当她进到房间内后,看到大厅内的人,保姆愣住了,人站在那半晌都没有反应。

“许、许先生,您在这边啊。”

保姆结结巴巴的说着。

许云阖对于保姆的话,并没有太多关注,只是淡淡的应答了一声。

他的手落在衬衫领口处解着扣子。

保姆感觉到他脸上的表情好像有些奇怪,正当她盯着许云阖看着的时候,这个时候许云阖便抬起了脸,对保姆说了句:“煮点醒酒汤吧。”

“醒酒汤?“

保姆一时没有搞懂。

陈祭白也没有说太多,只冷淡的回应了一句:“嗯。”

保姆在听到后,连忙回着:“好的,许先生。”

保姆感觉到这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她的目光朝着一间主卧看去、

在看去的那几秒,保姆自然是立马收回了视线,保姆的心脏在跳动,她感觉到了一丝极其暧昧的气氛。

她的视线又朝着许云阖看去。

此时许云阖已经绕过保姆,出了大门,到了走廊里的墙壁上靠着。

许云阖低垂着脸立在那,他额前的头将他的眼眸全都遮住,平时那张温柔至极的脸,对谁都是笑意盈盈的脸,在这一刻显得有几分失意,当然还有一丝悸动。

……

保姆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这才朝着厨房内走去,佣人在厨房内准备了一些醒酒的食材,在准备完后,她这才敢朝着主卧走去。

在走到主卧的门口,当佣人看到房间内床上坐着的一个人后,保姆的心脏越发的猛烈跳动,不过很快,她站在门口反应极快唤了一句:“凯瑟琳小姐。”

此时的凯瑟琳从许云阖从她身上离开后,她人便一直都安静的坐在床边,当她在听到门口的声音后,她的目光抬了起来,接着,她视线落在保姆身上。

她的表情倒是平淡,回了句:“怎么?”

“许先生说让我给您准备醒酒汤。”

凯瑟琳点头说:“好。”

保姆便又问:“您需要我做别的什么吗?”

凯瑟琳现在不想理会任何人,所以对于那保姆的话,她语气有气无力的回着:“没有。”

保姆在听到后,连忙回应了一句:“好的。”

保姆说完,这才从门口离去。

……

在保姆一走,凯瑟琳人继续在床上发呆的坐着。

不过在坐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她人终于从床上起了身,接着,她朝着这间房里的浴室走去,去了里面淋浴,好解掉自己这一身的酒气。

等她洗完澡出来后,保姆便又在门外敲着门。

保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凯瑟琳小姐,醒酒已经替您做好了。”

凯瑟琳身上穿着的是自己带着酒气的衣服,她手上拿着一块浴巾,目光朝着门口看着。

正当她没有回答时,那保姆又继续敲着门,低声唤着:“凯瑟琳小姐。”

凯瑟琳其实不想出去,她怕许云阖人会在外面,而她一旦出去,又将和他在一个房间里相处。

这一刻,她不想跟他有这样的时刻。

不过在面对那保姆的敲门声后,她最终还是回了一句:“好的。”

她说完,人便朝着门口走去,开了门后,她站在了房门口。

保姆看到她人出来后,便说:“您的醒酒汤,我给您放在桌上了。”

凯瑟琳说了两个字:“谢谢。”

她在说完后,人便朝着大厅走去。

她第一反应便是双眼从大厅扫过,发现许云阖并没有在这大厅内。

凯瑟琳的心逐渐松懈了下来,接着,她人朝着餐桌边走去,在她坐下后,她的目光落在桌上那碗冒着热气的醒酒汤上。

她现在确实觉得难受,于是她拿着勺子喝着那碗热热的液体。

当她将醒酒汤喝了一半的时候,这个时候门口传来开门声。

凯瑟琳在听到开门声后,她下意识的抬脸,朝着门口看去,谁知道看到的便是许云阖推门进来。

在看到他人的瞬间,凯瑟琳的眼眸便定住。

许云阖自然也在看着她,不过此时的他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他的手从门板上离开后,步子便朝着凯瑟琳走了过去,他说:“酒醒了点吗?”

他的声音的音量不算是很高,低低的,哑哑的。

这种感觉让凯瑟琳有种下了一场潮湿的雨的感觉。

所以对于他这句话,她也只是淡声说:“喝了醒酒汤,好多了。”

“那就好。”

他说完,又问:“洗澡了?”

凯瑟琳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头发是湿的,耷拉在肩头,头发竟然将衣服都晕湿了。

所以在面对他的话,凯瑟琳第一反应便是将垂在肩头的发拨开。

许云阖看到她这幅样子,他只朝着她走去,接着,他人在她身边坐下。

凯瑟琳在感觉到他自己身边后,她身子竟然又是一僵硬。

许云阖却像是没有察觉一般,他手从沙发上拿起了什么,接着他的手触及到她那块湿掉的发上头。

凯瑟琳立马侧脸去看,发现他手上拿着的正是一块浴巾。

凯瑟琳的脸沉默的看着他。

至于许云阖呢,对于她视线,他只轻声说着:“擦干吧,不然容易感冒。”

他说完,手自然而然的便要给她的发擦干水分。

可是在他的手才擦一下,凯瑟琳便说了句:“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擦。”

她说完,便伸手将浴巾从他的手上给拿了下来,接着她侧过脸,手自顾自的在擦拭着自己的发。

许云阖看着她,许久都没有说话。

不过,很快,他又说:“我让保姆去给你置办一些生活用品,这段时间你就暂时在这边住着吧。”

凯瑟琳对于他的话,自然是没有反驳。

许云阖在说完这些话后,人便朝着保姆走了过去,在到厨房门口后,他人站在那低声跟保姆吩咐着。

凯瑟琳抬脸看了他一眼。

……

这一天晚上凯瑟琳自然是在这边住下了,其实现在她住哪里都不太重要,因为住哪里都是一样。

且,她还是要习惯这边的,要强迫自己习惯。

强迫这两个字,从凯瑟琳的心上冒出那一刻,她只觉得手臂冒出了一层汗。

强迫自己。

真不是一个好词。

早上凯瑟琳醒来后,便有人来了这边,凯瑟琳看着大厅内站着的人。

她结过婚,所以知道结婚的流程,她看着那些人手上拿着一些首饰盒站在那。

这时大厅内传来一个声音,是许云阖秘书的声音,她脸上带着笑:“太太,许总说让您挑下收拾,还有等会服装师要量您的身,婚礼还有两个月,所以礼服都要提早做。”

对于许云阖秘书的话,我反应极淡,只淡声的说:“嗯,好。”

接着,我朝着她们那方走去。

在我在沙发上坐下后,秘书拿着一些图片给我选。

我看着图片上的那些珠宝,看了许久,选了几张。

秘书跟珠宝店的人记住我挑选的款式后,便将那珠宝展示图收了起来。

这个时候服装师上前,我自然也明白是什么意思,我也从沙发上起身,站在服装师面前。

而服装师拿着量身材的尺子,在我身上上下量着。

我站在那,只是配合。

在这一切都完成后,这个时候,许云阖推门进来,他人是从外面走进来的。

他视线透过几个人后,便看向我,他问:“选的怎么样?”

凯瑟琳当然知道他问的是珠宝这些东西,她回着说:“挑好了。”

“那就好。”

许云阖走到她的身边,似乎是有话要跟她说,他目光落在她身上良久后,便看向身边的人说:“都出去吧。”

围在我们身边的那些人,在听到这句吩咐后,人自然是全都从房间内离去了。

在他们一走后,许云阖的手便落在她的手臂上:“有个人要见你。”

“谁啊?”

“霍家的佣人。”

听到佣人这两个字,凯瑟琳的视线在许云阖的脸上停留。

许云阖说:“叫春嫂吧,人在楼下等着。”

凯瑟琳听到这句话,脸色凝住。

许云阖自然注意着她的视线,他问:“要见吗?”

“她有说什么事情吗?”

“那倒是没有。”

“那就不见了吧。”

“你确定吗?”

许云阖征询着她的意见。

凯瑟琳很肯定的说:“嗯,确定。”

许云阖说:“好。”

凯瑟琳安静的立在那,正当谁都没有说话的时候。

许云阖在这时又说了一句:“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问过你。”

凯瑟琳的思绪还在春姨身上,所以对于许云阖的话,她暂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心不在焉的接了一句:“什么。”

“陪我去拜访一个人。”

“许家的亲戚吗?还是应酬。”

凯瑟琳还是没有在意,因为在她看来,他们目前要拜访的,只有这些人。

许云阖却说:“是霍家老夫人。”

凯瑟琳在听到这句话,目光朝着许云阖扫去,且她扫过去的视线极快,在视线落在许云阖的脸上后,她瞳孔便在那定住。

许云阖看着她的这个过激的反应,他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

凯瑟琳直接问:“为什么?”

“你知道的,我以前跟霍家的关系,而霍老夫人一向对我很是喜欢,以前也承了不少老夫人的情,所以今天这样的日子,还是过去拜访,当然去霍家还有一层原因,那原因自然是因为霍筠。”

“一定要带上我吗?”

“嗯。”

凯瑟琳是真的没想过会有这样一件事情。

对于许云阖的话,她暂时没有回应什么。

许云阖看着她的脸色,便又问:“很为难吗?”

凯瑟琳沉默。

许云阖却一直都在等着她的回答。

过了好一会儿,凯瑟琳才回了一句:“一定要我去是吧。”

“嗯。”

“好。”

“嗯,好,那会就过去。”

“好。”

凯瑟琳应答。

许云阖的手落在她的肩膀上,他抚摸了一秒,手才缓慢收回去。

接着,他人便从她面前离开了。

其实也没什么,她跟霍家的关系早就断了,所以又能如何呢。

凯瑟琳的手微微握紧成拳头,好一会儿,她人朝着房间内走去了。

……

两人用过午餐后的下午一点,凯瑟琳坐上了许云阖的车,接着他们的车便朝着霍家驶。

凯瑟琳在坐在车上后,整个人特别的安静。

许云阖在一旁低声说:“霍老夫人是相当慈祥的人,想必她应该也会开心的,正好你们也许久没见了。”

凯瑟琳只应答着。

凯瑟琳从未觉得车上的时间是这么容易过的,差不多三十多分钟,他们车便停在了霍家的大门口。

在车子停下那一刻,凯瑟琳的视线朝着前方看着。

门口的保安亭在看到他们的车后,竟然直接将大铁门给打了。

显然许云阖来这边,霍家这边的人是知道的,应该是预约了的。

在他们的车彻底的停在后,凯瑟琳看着前方熟悉的大门。

这时许云阖的目光看向她,他说了两个字:“走吧。”

接着,他的手落在她身侧微微握拳的手上。

凯瑟琳暂时性的没有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