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羔羊 第739章 冷血

作者:黎斯绮霍绍庭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3:00:03

救护人员进来后,很快,也把霍家的一些佣人给惊动了,那些佣人到里面后,看到被医护人员围着的老太太,她们全都大惊。

均都朝着老太太冲去,在那大声询问着这是怎么了。

医护人员暂时没有回答她们,而是全都在围着老太太检查。

正当霍家的佣人们一脸着急,又一头雾水的时候,她们的视线落在凯瑟琳跟许云阖身上。

凯瑟琳想上前说什么,这个时候许云阖走了上来,手悄然牵住了她的手。

凯瑟琳在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牵住后,她双眼下意识抬起,便看向身边的许云阖。

一瞬间,凯瑟琳心口有种无力感在升起,她人站在那沉默了好半晌,最终她还是没有再动,而是缓缓的压着躁动的心,安静的立在那。

霍家的佣人视线在她跟许云阖身上看了许久后,当医护人员说话时,便又快速收回了视线。

医护人员在问那些佣人,这里谁是老人的家属。

跟老太太最亲近的佣人,立马回答着说:“这是我们老夫人,主家人暂时没在家里,我们现在正在通知。”

医护人员听到这句话后,便说:“现在老人家情况有点严重,可能要立马送去医院。”

听到医护人员这些话,那些围着的佣人全都慌了神,依旧是老太太身边亲近的佣人问:“会有生命危险吗?”

凯瑟琳心脏不断跳动的,也在等着医护人员回答这句话,可谁知道那医护人员却没有回答那佣人的话。

凯瑟琳心里有种巨大、不好的预感,那预感在压缩着她鼻尖的空气。

正当陷在那糟糕的情绪当中时,外面传来大叫声:“邵庭回来了!回来看了!”

当凯瑟琳听到这句话,目光快速朝着那大声喊叫的佣人看去,霍邵庭回来了,他竟然回来的这么快吗?

这时,许云阖的目光也朝着门外看去。

差不多一分钟,老太太门前的不远处出现一个人,那个人正是匆匆走来的霍邵庭。

凯瑟琳在看到霍邵庭那张沉似海的脸时,她竟然感觉自己有几分气竭,不过,她还是立在那没有动,目光紧绷的盯着前方的他朝房间内走来。

霍邵庭步履极快的从院子外走进来后,他视线先是落在房间中央站着的凯瑟琳身上,接着,他的视线这才朝着许云阖看去。

跟凯瑟琳的紧绷比起来,许云阖却显得相当的轻松。

霍邵庭目光只从她们身上略过,脚步继续朝着房间内走去,在到达里面后,看到一屋子的医护人员,他问了句:“出什么事了。”

当他这句话一出现,为首的佣人对医护人员说:“主家人来了。”

那些医护人员在听到这句话后,目光自然是直接朝着霍邵庭看去,直接问:“您是老人家的家属?”

霍邵庭沉着的脸没有松懈半分,语速极快的回答着那佣人:“我是他孙子。”

“老人家情况有点严重,需要家属陪同。”

“好。”

霍邵庭甚至没有多问,直接回答。

不过他在回答完后,看到地下那一滩的血,他本就沉着的眉心,越发的紧皱。

霍邵庭目光锁定着。

凯瑟琳自然也发现了他的这一举动。

这时,抬着老太太的医护人员便对他说:“那我们现在把老人家抬出去。”

霍邵庭在听到这句话后,很快便抬起了脸,朝着医护人员看去,他回了一个字:“好。”

接着,他视线又朝着老太太看去,他眉心瞬间紧紧蹙着,凝结着。

凯瑟琳不知道那一刻,霍邵庭眉心里的情绪是什么意思。

在医护人员抬着老太太从房间内离去后,那为首的佣人走到霍邵庭身边,哭着说:“老太太身子病了好半晌了,一直都在调养,谁知道今天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可怎么办啊。”

霍邵庭在听着那佣人的话,什么都没有回答,人转身便朝着外面走去。

在霍邵庭出了房间那一刻,凯瑟琳竟然不受控制的想要跟着一块出门,可是她人才刚动一下,下一秒,许云阖的手再次将她的手控制住。

那一刻,凯瑟琳抬脸朝着身边的人看去。

许云阖说:“你已经不是霍家人,跟过去应该不是很合适。”

那一句话,让凯瑟琳所有的的动作止住。

她终是没有动,当然她心中的不安,依旧没有剔除。

……

在老太太被医护人员送上救护车后,霍邵庭也坐进了他的车内,当然他的车门还没有被关上。

这时管家到他车旁,他问了句:“邵庭,要通知你父亲母亲吗?”

管家想着医生过来了,应该就不需要再惊动更多人了。

可这时,坐在车内的霍邵庭,却直接说了句:“通知吧,且让他们在今晚全都赶来医院。”

管家在听到他这句话,视线在他身上定定停留了良久,管家的脸色带着几分沉思,良久后,管家低声说了句:“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立马去通知。”

管家在说完这句话,人没在车前多停留,只转身朝着霍家大厅走去。

这时车内的霍邵庭眉心的思绪也极其忧郁。

很快,载着老太太的救护车朝前驶去,霍邵庭的车也随之而跟上。

就这样一黑一白的车,在道路上急速行驶着。

……

凯瑟琳跟许云阖还在老太太的房间。

当她沉默良久后,她低声对许云阖说:“为什么一定要来这边拜访?”

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失控。

她很清楚的知道,老太太会这般,很多原因全部都是因为她跟许云阖的到来。

她不敢想象后面会是怎样,她垂在身侧的手,在这一刻,都还在细微的颤动着。

许云阖听到她这句话,目光看向她:“你是觉得老太太这般,是因为我们的到来?”

“难道不是吗?”

她依旧在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以及她的语气,可是她跳动的眉心,显示她此时情绪的多变。

“瑟瑟,你太会为自己带枷锁了,人的命运都有她的定数,我们不来,老太太就能永生吗?”

“可现在我们是促使者,许云阖。”

她摁着自己脑海里最后一丝理智。

“那是她的命运。”

许云阖没有任何的感情,说出这一句话,他的语气甚至可以说,依旧是柔和的。

他的可怕,凯瑟琳又一次见识,正当她还要说什么的时候。

这个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人,正是霍家的管家。

管家看到他们还站在老太太房间后,人便走到她们两人面前。

凯瑟琳想问管家老太太的情况,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管家便先她们一步,开口说:“二位,我们这边也就不多招待了。”

管家的语气极其疏离,他的话是对着凯瑟琳说的。

而凯瑟琳在听到管家的话,到喉咙的话全都止住。

她自然是感觉到管家的语气变化,她面色微妙变化着。

正当她没有说话时,她身边的许云阖,便回着那管家:“今天来拜访老太太,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无比的担忧,也不敢多叨扰。

许云阖的话相当的有礼。

管家在听了后,也没有多言:“好,那我们就不送了。”

许云阖心态十足的好,丝毫不受老太太这情况的影响,他低声嗯了一声,半晌后,才转头对站在一旁没动的凯瑟琳说了句:“瑟瑟,我们走吧。”

凯瑟琳立在那,身子依旧僵硬的状态,在她听到许云阖的话后,她视线下意识又朝着管家看过去,在看到管家没有动静后,她便应答了一句:“

嗯,好。”

许云阖的手落在她的肩膀上,带着她离开。

她只能跟着他。

当然在走到外面后,她心间的担忧依旧没有办法消除。

许云阖看出来了,目光看向她,轻声说了句:“不用担心了。”

凯瑟琳没有回复他。

她的心脏依旧不受控制的在不安跳动。

她的手,下意识压在心口。

许云阖注意到了她这小小的动作。

当然,在看到她这个动作,他目光便也悄然的移开。

……

在霍邵庭的车跟着救护车到达医院后,老太太便被抬进了医院,两个小时后,霍正坤跟盛云霞便赶到了医院。

在夫妻两人到达病房后,还没在房间里待十分钟,夫妻两人便被医生请出了病房。

在站在病房外,两夫妻听着医生描述着病情。

起先两夫妻的脸色都还算好,可是当医生越往下,两人的脸色均是神色逐渐浓重,他们全都看向医生。

医生拿着病历还在说:“情况可能比较严重,你们也知道老人家现在的年纪了,你们要有个心里准备,我们该说的,也就不多说了。”

霍正坤听出了医生话里的意思,他问:“你的意思是……没的医治了?”

当夫妻两人都以为医生还会有许多的话时,可谁知道却只有简短的两个字:“是的。”

在这两个字后,再也没有其余的话了。

霍正坤整个人似乎有些难以遭受打击,他的身子往后退了两下,盛云霞看到后,立马伸出手去扶他,可是手刚扶到他的手,霍正坤将她的手直接给扫开。

盛云霞差点摔倒在地。

医生站在那看着这一幕。

盛云霞双脚稳了一下,目光略带尴尬的看向那医生。

霍正坤根本就没管别人怎么看,他双眼只盯着医生:“怎么可能人没的医治了。”

医生没有回答他,但是医生的回答,已经代表了他的回答。

霍正坤只感觉到一阵头痛,他的手落在自己的额角,他人站在那也没有再多问,一张脸带着巨大的悲伤。

盛云霞看到这个情况,手也捂着心脏口,一种无言的悲伤也从她的心上涌来。

当霍正坤盛云霞夫妻两人再次回到老太太病房时,霍邵庭人正坐在老太太的病床边。

房间内极其的安静,除了各种监护仪的声音在想,几乎没有别的声音,明明房间很多人,人声却像是被消了一般。

霍正坤跟盛云霞在病床边站了一两分钟,一直在病床上安静躺着的老夫人,这个时候终于动了一下,她的目光朝着儿子儿媳看去。

在看了几秒后,她便轻声问:“医生怎么说。”

霍正坤在听到老太太这句问话,他想了几秒,人便走了过去,他起先是沉默,接着脸上便带着笑:“医生说您没多大问题呢,刚才跟我们说了,让您多休息,千万别操劳什么。”

老太太听着这话,苍黄的脸上却带着几分哀意,不过她倒也没有再问别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没事就好,我这个年纪啊,也是够了的。”

霍正坤话语里带着安慰说:“您说什么呢,人活着哪有够不够的,您啊命天生就好,长命百岁是一定的事情。”

老太太听着这话,却没有回应什么,她先是沉默了半晌,沉默过后,便又说:“正坤,有句话叫做少年夫妻,老来伴,无论夫妻之间有多少的怨怼,到头来,看到的依旧是彼此,所以……都罢了吧。”

老太太这句话一出,霍正坤的双眼一个顿挫,几秒过后,他将脸侧向一旁脸上开始变的没多少表情。

老太太知道他在装没听到,过了一会儿,她又说:“我这个人活到现在,其实也没多少牵挂的东西,唯一牵挂的,就是你跟云霞。”

老太太说到这里,她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又说了一句:“云霞,人是不坏的。”

盛云霞在听到老太太这句话,终于她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她的手捂住自己的双唇,哭声从她的唇间溢了出来。

当她的哭声一出,站在病房内的所有人视线全都朝着盛云霞看去。

霍正坤的视线紧锁着她,声音带着几分怒斥:“你哭什么?!”

他这句话一出,像是震动了这病房内所有微小的情绪。

盛云霞在听到他那句话,她心间的悲伤直接就发酵了。

她目光看向周围站着的佣人,她像是要发疯,问那些佣人:“人好好的,怎么会吐血,到底出了什么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