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黎斯绮霍绍庭 第734章 戒指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5-26 06:31:58

霍漪在听到这句话后,却直接对着许云阖回了一句:“她不是我妈妈。”

那双眼眸里全是对凯瑟琳的讨厌,甚至是躲避,

而许云阖在听到霍漪这句话后,他看霍漪的眼神逐渐绵长了,接着她视线看向凯瑟琳。

凯瑟琳是什么反应呢,其实对于霍漪的话,她心里其实早就有了准备,所以她的反应反而很平淡。

许云阖在一旁说:“看来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他指的自然是凯瑟琳跟霍漪之间的关系。

凯瑟琳对于他的这句话,没有说话。

许云阖却又问:“这中间有我可以帮上忙的地方?”

凯瑟琳声音生硬的说了句:“没有。”

她在说完这句话,便挺直着身子,人朝着霍漪走去。

而躲在那些人身后的霍漪,看向她的视线带着警惕,他的眼睛像极了一只带有攻击性的猫。

当然在到离霍漪只有半米的距离时,凯瑟琳自然是停住了脚步。

霍漪的视线一直紧盯在她身上,凯瑟琳在看着他视线良久,最终她开口:“这里不是你的家,早点回去吧。”

许云阖以为她会珍惜这次跟霍漪相处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没想到她竟然会让他回去,他站在不远处安静的看着。

凯瑟琳没有去注意周围任何的人,她的视线只在霍漪身上,她又说:“我送你回去。”

霍漪听到这话,表情带着巨大的攻击性:“我不要你送!我爸爸会来接我!”

凯瑟琳听着,没有说话。

霍漪又说:“你是个坏人。”

他说完那句话,便要推开面前的人,从这房间溜出去。

那些人陪着霍漪玩的人,在看着他人跑着离开,便全都冲了过去,一把将他人给抓住。

小孩怎么可能跑得过大人呢,很快霍漪就像是一只被猫抓住的老鼠一般,在那些人的手上大叫着,闹腾着,让她们放开他!

接着,他又朝着凯瑟琳大叫着:“坏女人!放开我!”

许云阖没想到霍漪的反应会这么的激烈,他走到凯瑟琳身边:“真的没事吗。”

谁都知道孩子的这个模样,落在做母亲的人眼里,是怎样一种刺心的感受。

凯瑟琳却还是很淡定:“把他送回去吧。”

许云阖目光看向她。

“不用管他,只需要把他送回檀宫那边就可以了。”

凯瑟琳面色淡漠的说着。

许云阖见她似乎不需要留着霍漪在这边,过了两三秒,他低声说:“那我就派人把他送回去了。”

凯瑟琳转过了身,彻底不看霍漪那边,一张脸带着几分完美冷漠。

许云阖看着她那张脸,终于他对那几个人说:“把人送回去檀宫吧。”

那几个陪着霍漪玩的人,便齐声回着:“好的,许先生。”

那几个佣人说完,便一同将吵闹不已的霍漪给带出去。

霍漪的吵闹声从房间到走廊拖了一路。

凯瑟琳闭着双眼立在那。

许云阖站在她身边低声说:“看来,霍家把霍漪教的并不是很好。”

“不过,不用伤心,孩子迟早会认你。”

这一刻,凯瑟琳睁开了双眼,她问:“你这是安慰我吗。”

“如果你需要的话。”

凯瑟琳嘴角扯动了一分笑;“他认不认我无所谓,反正我也给不了他任何的东西。”

“真的吗?”

你真的有口中说的那样轻松吗?

当然后面那句话,许云阖没有问出来,他看着她那张脸没有情绪的脸,便又说:“我们今天不谈这些事情,霍漪会被安全送到檀宫的。”

凯瑟琳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她心底有种深深的疲惫,她只问:“我有点累。”

“这几天你被霍邵庭带去平江村了是吗。”

凯瑟琳没有否认,当然,她也没有回答什么。

许云阖当然知道她在平江村,不然他不会用这样的手段让她人回来,看到她现在这幅模样,他的手落在她的肩上:“我之前的提议你好好考虑下。”

房间的安静直达人的内心,凯瑟琳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走到了哪一步,她问:“你确定你之前的话是真的吗?”

“我说过只要你信我。”

“我信你。”

凯瑟琳抬起脸,目光直视他:“不过,这份东西我现在并不能够给你,我可以嫁给你,但是这份东西我必须要亲眼看着于明从京海市的警察局大门走出来,才能够给你。”

许云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凯瑟琳看着他脸上的笑容隐去,她笑着问:“怎么,不想玩这个游戏?如果我要你信任我呢?”

她反将他一军,这是许云阖没想到的。

当然,他一直都清楚她不是那种会乖乖就范的人,如果就这样轻易配合她,那么她就不是凯瑟琳了,而是黎思绮。

这可是她一手带出深渊的人,在他一步一步带领下,慢慢蜕变成另外一个人。

她的行为处事,多少有些被他潜移默化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许云阖脸上的笑又重新挂在脸上。

他说:“我很开心。”

凯瑟琳目光定在他身上,不知道他这句话蕴藏着什么。

许云阖说:“你终究是凯瑟琳,不是黎思绮,至少你现在有我的影子。”

“你的影子,是谁也不信吗?”

许云阖如实说:“确实,我谁都不信,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背叛你的人,只有自己。”

“那你跟我玩这个游戏吗?”

“只是游戏吗。”

“或者信我一回。”

凯瑟琳对他发出邀请。

“这个游戏玩的有点大。”

“确实,这可能是你这辈子都没玩过的一种游戏。”

“一辈子还很长。”

“所以呢,你玩吗?”

这次是凯瑟琳朝他伸出手。

许云阖的视线落在她朝他伸来的手心。

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都没有动。

当然凯瑟琳伸过去的手也一直都没有动。

这场游戏对于许云阖来说,是一场巨大的冒险,赢贼皆大欢喜。

输则身败名裂。

他是一个最会衡量输赢的人,他也是一个最不喜欢赌的人。

尤其是赌注投的这么大。

这确实是一场他从未玩过的一场游戏。

他低着声音问:“嫁给我吗。”

“对,嫁给你。”

而此时凯瑟琳想的是,她想知道许云阖为什么要她嫁给他。

她身后到底藏着一个怎样的秘密,竟然会让他对她如此的青睐。

当然,她也没有百分之百的能够保证,他会接受她的邀请。

毕竟,他是一个保险家。

就在一个人看着,一个伸着手的过程中,许云阖突然就轻轻的将手放到了凯瑟琳的手心:“我玩一玩。”

凯瑟琳微睁着双眼,当然她只是眼睛微睁,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扯动。

许云阖却没管她的表情是怎样,在他将手放在她手心那一刻,他眸光人如水,脸上带着淡淡的温柔:“这确实是一场很好玩的游戏,我从来没有信任过一个人,但是,今天,我想尝试信任一个人。”

凯瑟琳的表情有些错愕。

一直盯着她手的许云阖就在这一刻,缓缓睁抬起了脸,目光看向她:“我想姓你,希望你不会让我输。”

接着,他朝她柔柔笑着。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了,最没有心的人,却活生生掏出了一颗心,放在一个人的手上。

这不仅让凯瑟琳错愕,而是震惊。

许云阖看着她脸上的神色变化,他笑着问:“很震惊吧。”

凯瑟琳的脸上一直保持着错愕的状态。

许云阖笑着说:“瑟瑟,这其实没什么好惊讶的,希望我们的婚礼,会是一个幸福的开始。”

凯瑟琳在听到这句话,她脸上的错愕微微一收,接着她的目光侧向了一旁。

……

霍邵庭在人回了檀宫后,他便一直坐在书房内,人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书房内只开了一盏落地灯,那灯洒在霍邵庭的身上,让他的身子一半明一半暗。

地下是他身姿的倒影。

丁亚兰人站在书房门口,她目光一直在书房内那坐着的人身上。

“霍总,没有那份东西,那么许云阖就彻底脱身了。”

“我现在不想这么多,让我安静会儿,你回去吧。”

霍邵庭的手落在自己的眉心。

丁亚兰在听到这句话后,人却越发的着急:“霍总,难道您真任由绮绮小姐这样走下去吗。”

“这是她的选择,东西本来就是许莉交给她的。”

霍邵庭面色比这夜色还要淡。

丁亚兰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没见他这般疲倦过,哪怕黎奈死,他都没有这样疲惫的样子。

他的话,已经表达出他今晚不想谈任何的东西。

哪怕丁亚兰的内心此时如烈火焚烧,热油煎熬。

她立在那良久良久,最终还是回了一句:“好的,霍总,我知道了。”

霍邵庭的手落在眉心,他指尖轻轻揉着眉头那一块,他也轻轻:“嗯。”了一声。

丁亚兰最终从门口离开。

当她人走到楼下后,育儿嫂正在楼下等着,在看到她人下来后,育儿嫂人立马朝着丁亚兰走去。

在走到丁亚兰面前后,育儿嫂问:“丁秘书,小少爷呢?小少爷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丁亚兰知道霍漪不会有危险,她说:“今晚应该会回,今晚不回,明天一定会回。”

“那小少爷究竟是去了哪里?”

张妈不解的问。

丁亚兰听着张妈这句话,却没有回复她什么,她只沉默的站了一会儿,当她人想走时,这一刻,张妈的手立马抓住丁亚兰的手。

丁亚兰的动作停住,目光朝着张妈看去。

“太太呢?”

丁亚兰在听到这句话后,她还是沉默。

当育儿嫂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这个时候,丁亚兰回了一句:“恐怕不会来这边了。”

“什么?”

育儿嫂微有些不解的问着。

就在这时,大门外传来车声。

丁亚兰跟育儿嫂的视线都同一时间看了过去,当看到外面的来车,发现并不是霍家的车。

育儿嫂最先朝着大门口走去。

丁亚兰在看了许久后,最终也朝着门口走去。

当她们到达大门口后,就在这时那辆车的车门被打开。下来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育儿嫂不清楚怎么一回事。

丁亚兰倒是淡定。

接下,车内又下来一个人,那人手上牵着一个孩子。

育儿嫂在看到那个孩子后,大喊了一句:“小少爷!”

育儿嫂冲了上去便将霍漪的身子给抱住。

在霍漪被抱住后,他也抱着育儿嫂哇哇大哭着,嘴里哭喊着:“我要爸爸,要爸爸。”

育儿嫂抱着霍漪喜极而泣,在那朝着黑夜的方向大声说着:“谢天谢地,您终于回来了。”

育儿嫂抱着霍漪赶忙进檀宫的大厅。

这时送霍漪回来的一个人,对丁亚兰说:“小少爷我们就送到了,那我们也就不打扰,先走了。”

丁亚兰的嘴角勾起一丝表面的笑。

那些人没有停留,很快上了车。

没多久便是引擎声,接着便是车子的离去声。

……

这一晚大雨冲刷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凯瑟琳人醒来后,她坐在床上发着呆。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凯瑟琳抬脸看去。

外面进来一个人,是许云阖的一个秘书。

凯瑟琳在看到她后,表情平淡。

而那个人也没有等她说话,而是主动走了进来,然后将一个盒子递到了凯瑟琳的面前说:“这是许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您。”

凯瑟琳的视线落在那盒子上,她在看了良久后,便缓缓伸手去接。

当她将盒子放在眼下看了良久后,她将那盒子给打开,看到的便是一枚戒指。

那枚被她放在酒店的戒指,那枚许云阖曾亲手套在她手上的戒指。

她盯着那枚戒指发着呆。

许云阖的秘书说;“这枚戒指许总说如果您不喜欢可以放在一旁,他可以带您再另外挑选,不过他还是想把这枚戒指交给您,所以才叫我来给您的,所以现在看您的意思,如果您要挑的,那么今天就可以带您去挑。“

凯瑟琳说了一句:“不,不用了。”

秘书视线在她脸上停留。

凯瑟琳低声说:“就这枚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