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说他小气,他还真的大方承认了,那模样还挺自豪。

江以宁拿他没办法。

不过,倒是找到了让他停止“猖狂”的办法。

暮沉从她那里拿到“允许”后,让她忽然莫名有一种关系更亲近的错觉。

肯定是错觉。

他和她,在确定情侣关系后,就已经亲近至极。

烟花最后还是剩了大半,两人靠在一起天南地北地聊天,什么都说。

好像他和她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禁忌不可碰触的话题。

聊了江正学,也聊了暮卓尔,甚至她没有保留地坦白了自己心底最羞于见人的扭曲占有欲。

男人是最好的聆听者,给予回应的嗓音很好听。

在这动荡的夜里,莫名给她强力的安心感。

江以宁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这次,她睡得比以往任何一晚都要沉,也没有做梦。

夏天的黑夜特别短暂,天色在海浪色中逐渐亮了。

男人把她揽在怀里,看了她许久许久。

小姑娘向他坦露了自己最柔软的地方。

可爱又乖巧。

“还是个单纯的傻小孩啊……”

……

江以宁是被一道光线照醒的。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一个有力的手掌,横在她的眼前,然后是男人凑得很近的俊脸。

“阿沉?”

暮沉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抬起,给她挡住照射下来的阳光。

两人昨晚就在一层船舱的大厅里聊天,聊到睡着,也没有挪位,直到早时晨的阳光照下来。

他才想要她挡着,再给她挪个位置,人就醒了。

“还困不,再睡会儿?”

江以宁揉了揉眼,像是没完全清醒地喃喃道:

“我饿了。”

昨的舞会没吃什么,烟花表演后又闹到挺晚……

像是应和她的话,江以宁的肚子咕噜地叫了一声。

暮沉沉默了下,随即,低笑了起来。

“我让人去准备早餐。”

江以宁睁开眼睛,彻底醒了。

除了沉默,她还是沉默。

没关系。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这么丢脸——才怪!

揽住她的那个男人,还笑得那么欢,她越发绝望。

就不能给她留点面子吗!

江以宁忍住不去理会他脸上的笑,闷闷开口:

“我要刷牙洗脸。”

暮沉含着笑意,拉着她起身。

“我带你去房间。”

这艘宁号里的格局,和天闻号有些相似。

不过,这边没有外人,不需要特意准备房间什么的,暮沉将她领到一层的房间。

刚走到一扇门前,就有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中年妇人走近,上前给她递上一包东西。

“江小姐,这是三爷吩咐为您准备的洗漱包。”

江以宁接过,道了谢,顿了顿,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这里有没有我能穿的衣服?我还想洗澡……”

昨晚玩了一身烟火味儿,后面又被其他事吸引住注意力,当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只觉得味儿十分清晰难闻,她鼻子有些受不住了。

暮沉揉了下她的头发。

“你先去,一会儿我让人送过去给你。”

江以宁“哦”了声,这才迈进了房间。

二十分钟后,她一身清爽走出来。

早餐已经准备好,都是她喜欢吃的。

暮沉也利用这个时间,洗了澡,头发还是湿湿的。

身上那套衣服……和她穿的,是同款的休闲运动服。

她偷偷瞪了他一眼,心情却相当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最紧迫的需求得到了解决,吃下第一口早餐后,江以宁忽然才意识到她好像夜不归宿了?

呃……虽然她就在外面度假,但有哥哥在,这也算是夜不归宿的一种?

哥哥没有找她吧?

江以宁咽下嘴里的东西,偷瞄暮沉。

“我哥有没有……”

暮沉夹了一个水晶饺放到她的碟子上,闻言,薄唇微挑,给了她一个安心的回答。

“三哥将近天亮才上船,应该刚睡下不久,大概早上很难起得来。”

“试试这个。”

江以宁:“……”

这人的高兴是不是太明显啦?

假装不知道暮沉的心思,她乖乖地“哦”了一声,夹起水晶饺小小地咬了一口。

软滑鲜甜。

“好吃!”

“那就多吃点。”

沉又给她夹了一个,然后也给自己夹了一个。

一顿早餐吃得不慌不忙。

早上六点半,她和暮沉登上快艇,回到了天闻号。

本以为这个时间,大家都在睡梦中,天闻号会很安静。

然而,快艇才刚靠近,就听到上面传来一阵阵杂乱的声音。

不是愉悦的声音,间或夹着尖锐的叫喊声。

她和暮沉对看一眼,加快了上船的速度。

“上面发生什么事?”

暮沉问登船点的工作人员。

那人也一脸懵逼。

“不知道,五分钟前,我接到通知,过来做登船准备的时候,还什么事都没有。”

就这几分钟,上面不知道为啥突然吵翻天了。

暮沉颔首,不再多问,牵着江以宁往声源方向走去。

走上去就看到,有不少人被这些声音响醒,正睡眼惺忪地往事发地走,身上还穿着睡衣,顶着一头乱发。

“出什么事啦?”

“天都亮了,还在玩吗?”

“拜托,我四点多才回来,快五点才睡下,不能中午再吵吗?”

“我好像听到谁哭了?到底在搞什么啊?”

“这大清早的……”

“咦,在最里面的那个人……不是蒋珺吗?”

经过昨晚,蒋珺带着她那个男朋友,差不多被边缘化。

两人连烟花表演都没出来看。

不是大家有意边缘她,而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恋爱脑。

柳宿眠被江以宁刺激到,露出了些端倪,不少人都能看出来。

作为朋友,才好言劝蒋珺几句,结果她不听都算了,还好像要结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大家被她那目光弄得不自在,关系没到放不下那地步的,都主动躲开了。

良言难劝该死的鬼。

他们是来玩的,可不是来普度众生的。

大不了,就让她吃个大亏,人总可以清醒过来,对吧?

不过——

恋爱脑的瓜,不吃白不吃呀!

众人瞬间醒了大半,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朝那边走过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