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徐浪郑茹 第434章 洁癖的成因

作者:免费阅读完整版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4-14 16:29:02

徐浪摆摆手说:“这个责任我们一定要负,下午的时候,我已经安排人去给你订购了,明天让你的司机在平南的4S店里提车。”

戚晚晴小声说:“那辆车可不便宜,你们财政有钱吗?”

“有钱。”徐浪笑道:“我们现在有钱了,要不然也不敢说赔给你。”

戚晚晴很是感动:“徐书记你太客气了。”

徐浪笑道:“对你必须要好点,我还等你们来黑水投资呢,哈哈。”

戚晚晴焉有不知之理,笑道:“这个你放心,胡家沟铜矿我们已经决定投了,第一期先投十五亿。”

“太好了。”徐浪拿起酒杯笑道:“预祝贵公司投资顺利。”

戚晚晴拿起果汁和他碰杯:“谢谢,合作愉快。”

喝了一口果汁,戚晚晴看到没有人注意她和徐浪,于是对徐浪小声说:“等会我们去喝杯咖啡吧,你有时间吗?”

徐浪一愣,然后说:“有。”

晚宴结束后,中冶的考察团和大家握手道别,因为已经达成初步投资意向,大家都很开心,预感不用多久大家就又可以见面了。

因为戚总的车泡水坏了,得等明天司机从平南开车来接,因此都知道她得在黑水住一晚。

所以,司机和秘书跟着大家一起回单位,戚晚晴一个人在黑水等。

要是换一个人,大家会觉得戚晚晴这么做很奇怪,就算少辆车,三个人也是可以拼车回去的。

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个美女老总有洁癖,别人的车她是不会坐的,所以都心照不宣。

送大家离开后,政府官员也相继走了,最后只剩下徐浪和戚晚晴。

当徐浪陪着戚晚晴乘电梯上咖啡厅时,顺便给袁媛打了个电话。

“小徐。”袁媛的声音传了过来。

徐浪就问:“你们到哪了?”

袁媛说:“就要到宁海了。”

“好的。”徐浪说:“进入黑水县地界就给我打电话,还有就是路况不好,你尽量开慢点。”

袁媛笑道:“我知道,一会见。”

挂了电话,徐浪和戚晚晴走出电梯,咖啡厅的服务员急忙迎上来。

徐浪对服务员说:“拿几块热毛巾来。”

服务员急匆匆跑去拿。

戚晚晴没有坐下去,问道:“咖啡厅也有热毛巾吗?”

徐浪笑道:“这里有,其他的地方好像没见过。”

戚晚晴问:“是你要求的?”

“哈哈。”徐浪很是体贴地说:“刚才吃饭的时候,你说要来喝咖啡,我让秘书上来安排的。”

“天。”戚晚晴被感动了:“你太细心了。”

热毛巾送到,徐浪让服务员把椅子和桌子都擦了一遍,戚晚晴拿一块擦手。

徐浪也不例外,拿毛巾擦手,就算做个样子,也得做。

坐下来后,戚晚晴就问:“你有朋友要来啊?”

徐浪说道:“是的,她的孩子生病了,想让我帮忙治疗。”

“哦?”戚晚晴惊讶不已:“你还会治病?”

徐浪笑道:“会一点,不过也就是帮好朋友治一下,可不敢公开打广告,要不然卫生局的人会来找我麻烦了。”

戚晚晴笑了笑说:“我只听说过你会算命看风水,没听过你会治病,藏得很深哦。”

徐浪笑了笑说:“都是小时候跟师父学的。”

“嗯。”戚晚晴很明显知道徐浪的师父是个道士,说道:“你师父是个世外高人,你真是有福气。”

徐浪有些震惊:“你对我这么了解吗?”

戚晚晴笑道:“你这么出名,我又打算来投资,当然要对你了解多一些,知己知彼嘛。”

这时候,服务员端来咖啡,然后给两人倒了半杯。

戚晚晴端起来闻了闻,感到很满意:“这咖啡很香,是正宗的蓝山。”

徐浪拍了个马屁:“因为是你戚总要喝,必须得准备最好的啊。”

“徐书记你太客气了。”得到别人尊重,处处为自己考虑,戚晚晴虽然高冷,也不禁感动。

如果按照级别划分,戚晚晴的级别可不低,至少是和徐浪的正处平起平坐的。

徐浪关心地问道:“你感觉怎么样,肺部有没有感到不适?”

戚晚晴更感动了:“没有,也就呛了一下水,吃了药没有问题了,谢谢你的关心。”

徐浪笑道:“不客气。”

戚晚晴想了一会,就小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怪人?”

“没有呀。”徐浪没有任何犹豫:“你怎么会这么问?”

戚晚晴说:“我的洁癖非常严重,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不奇怪。”徐浪笑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只要不出格,都可以接受。一个人有洁癖是好事,说明讲究卫生,生活一定很有条理。”

“你是这么看的啊?”戚晚晴的眼睛在放光。

徐浪点点头,喝了一口咖啡,看着戚晚晴沉吟了一下,就说:“你的洁癖……是不是因为什么原因所导致的呢?”

“?”戚晚晴满脸问号:“洁癖,不是与生俱来的吗?”

“不是。”徐浪说道:“大多数是因为外界的影响慢慢导致的。”

戚晚晴点点头,低下头没说话。

徐浪等了一会,戚晚晴才抬起头说:“我遇到了一件非常恶心的事。”

徐浪竟然没有露出多少惊奇:“嗯,那确实是很恶心。”

“啥意思?”戚晚晴惊愕地看着徐浪问道:“听你的话,难道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

徐浪点头:“是的,这件事还是你的爱人干出来的。”

“我的妈耶。”戚晚晴脸色大变:“你是听谁说的,快告诉我?”

徐浪摇摇头:“没有人告诉我,这一点请你放心。”

戚晚晴就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算出来的。”徐浪笑了笑:“我下午在办公室给你算了一卦。”

“算卦?”戚晚晴小声惊呼,但是接着她就摇头:“我不信,一个卦能看到这些。”

徐浪说:“你错了,看夫妻感情或者说婚姻,是最普通的解读,没什么稀奇的。”

戚晚晴还是不信:“那你详细说说,我和我爱人现在怎么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