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028章 确定有人故意纵火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7:32:07

这话一出,阮梨和安德烈神情各异。

阮梨本来也打算否认,但听到傅砚礼亲口说出这句话,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而安德烈听到这,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然的表情。

像傅砚礼这样身份的人,有些情人是很正常的事。

“既然傅总有事要忙,那我就先走了。”安德烈识趣地起身离开。

走之前,他朝阮梨笑了笑:“明天十点餐厅见。”

“好的。”阮梨想送一送他,结果傅砚礼紧紧搂着她的腰,根本不让她起身。

他滚烫的掌心隔着布料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摩挲,动作很轻,存在感却非常强烈。

阮梨无法忽视,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跳动。

等安德烈离开后,阮梨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轻声问傅砚礼:“你怎么来这了?”

“出差。”他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这么巧?

阮梨感觉傅砚礼不像是来出差的,但又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只好暂时信了这话。

两人同时沉默,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尴尬。

阮梨视线不自在地落在他身上,想到前几天问傅砚礼调查阮家火灾的情况他没回答,现在又忍不住提起这事。

“火灾的事有进展了吗?”

傅砚礼摩挲的动作一顿,缓缓收回手“嗯”了一声。

“什么进展?”阮梨一下子激动起来,紧张又期待地看着他。

“目击证人找到了。”傅砚礼顿了顿:“确定是有人故意纵火,不是意外。”

听到这个结果,阮梨的心脏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止跳动,脑子里一片空白,手脚也变得冰凉起来。

真的不是意外,是谋杀!

“那他有没有看清是谁放的火?”阮梨红了眼眶,语气非常急切。

“没有。”

傅砚礼看着她快要急得哭出来的样子,心猛然一揪,语气缓和了一些:“还在查。”

阮梨知道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查清楚,但一想到自己的家人们不是因为意外去世,而是被人谋杀,她心里的愤怒和恨意就开始肆意疯涨。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真相,想找到那个凶手!

“有没有关于凶手的信息?模糊的外貌特征之类的?”她想问清楚以后自己去查。

“有新消息我会告诉你。”傅砚礼抬手揉了揉眉心:“你不要插手。”

“我……”阮梨想说既然自己知道了真相,怎么可能不去查,但最后把话咽了下去。

傅砚礼不让她插手,她可以自己偷偷查。

“知道了。”她闷闷地应了声:“谢谢你。”

她知道傅砚礼没有义务帮自己查这些事,所以很感谢他愿意帮忙。

听到她的这句道谢,傅砚礼的眸子往下沉了沉,但没多说什么。

两人又待了一会儿后,阮梨就回到了自己房间。

但因为想着火灾的事,这一整晚她都没睡着。

第二天早上,阮梨刚刚收拾好自己,门铃就响了起来,还伴随着助理不耐烦的催促声。

“阮梨,邱总找你!快点出来!”

明知邱萍找自己肯定没什么好事,但她现在还是自己的老板,阮梨不得不过去。

阮梨跟着助理走进邱萍的房间,就看到她正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

知道阮梨来了,邱萍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就直接下命令:“你去联系安德烈先生,今天一定要约到他!”

安德烈的确难搞,但公司实力也很强。

邱萍刚调过来,必须拿下这次的大合作才能在公司站稳脚跟。

这件事很难办,所以邱萍才故意让阮梨去做。

阮梨对此一点也不意外,不过这件事昨天已经在傅砚礼的帮助下搞定了。

“我和安德烈先生约好了,今天上午十点见面。”阮梨淡定地说道。

这话一说出来,邱萍和助理都愣了一下。

“你这牛吹得也太大了吧?”

邱萍缓过神,冷笑着嘲讽道:“安德烈昨天根本不愿意见你,你是在梦里跟他约好的吗?”

“你还真是什么牛都敢吹。”一旁的助理也跟着冷嘲热讽道:“这话说出来都能让人笑掉大牙。”

阮梨知道她们不会相信,也懒得多费口舌去解释。

“十点钟见到安德烈先生你们就知道我有没有吹牛。”她冷静地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走出房间。

这个胜券在握的样子的确有些唬人,但邱萍和助理根本不信她能搞定安德烈。

等到十点,她们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出现在酒店餐厅,结果居然真的看到了安德烈!

“就算安德烈先生出现在这里,也不代表是跟你约好的。”助理冷哼一声,依旧不相信阮梨。

阮梨看了她一眼,没多说什么,径直朝着安德烈走去,邱萍和助理紧跟在后面。

“安德烈先生上午好。”阮梨在安德烈面前站定,笑着喊了一声。

“阮小姐很准时。”安德烈也朝着她笑了笑。

因为知道她会说俄语,安德烈干脆就直接用俄语跟她交流:“傅总没有跟你一起?”

听他提起傅砚礼,阮梨的心里一紧。

还好安德烈说的是俄语,邱萍和助理听不懂,不然她和傅砚礼的关系就瞒不住了。

“他应该还在休息吧,我也不太清楚。”阮梨有些尴尬地回答。

安德烈闻言,了然地点点头,脸上的笑意更深:“坐吧。”

阮梨没管已经傻眼的邱萍和助理,率先在安德烈对面坐下。

邱萍这才回过神。

她没想到阮梨竟然真的能够搞定安德烈!

心里不由得开始骂骂咧咧,面上却还是笑着朝安德烈伸出手,用英语打招呼:“安德烈先生,很高兴见到您。”

安德烈瞥了她一眼,没有接话,而是对阮梨说:“我不懂英文,你来帮我翻译吧。”

阮梨知道他在说谎。

昨晚和傅砚礼聊天时说的就是英文,怎么可能不懂?

不过阮梨也没揭穿安德烈,点点头就开始给他翻译。

邱萍心里很不爽,但她和助理都不懂俄语,吃了没文化的亏,只能由着阮梨翻译。

除了安德烈总是跟阮梨说些她们听不懂的话之外,谈话的过程还算是愉快。

虽然没当场答应合作,但安德烈表示愿意给她们一个试试的机会。

谈话结束后,安德烈单独留下了阮梨一人。

这个做法成功地让邱萍再次不爽。

顾忌着安德烈,邱萍没有当场发作,但离开餐厅后她立刻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