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035章 恶劣的老男人!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2:32:34

阮梨的身体一僵,想要抽回手,傅砚礼却抓得越来越紧。

他的掌心滚烫,烫得阮梨有些心慌。

“到家了。”她轻声提醒。

“嗯。”傅砚礼应了声,但没松开手,目光落在她还有些苍白的脸上。

额头贴着的纱布格外刺眼。

“阮梨,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他的眸子沉了沉,冷声开口,语气似乎带着点怒意。

阮梨被这话弄得有些懵,反应过来以后顿时觉得非常委屈。

“这种意外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她抬头看向傅砚礼,尽量让语气保持平静,可眼眶还是忍不住开始泛红。

“我也说了我自己可以,是你非要留下来陪着。”

“如果你觉得这样耽误了你的时间,那我道歉,是我的错!”

阮梨越说越委屈,音量不禁提高起来。

傅砚礼看着她这个反应,眉头微蹙,正想要再开口,阮梨已经甩开他的手,快速下车走进大门。

驾驶座的许明看了眼阮梨的背影,再看看眼神疑惑的傅砚礼,无奈又着急。

“老板,你想关心阮小姐就直说,这样说很容易让她误会成别的意思!”

会让她误会?

傅砚礼眉头皱得更紧,但最后只是扫了许明一眼,什么也没多说。

苏婉卿回到家就听许妈说了阮梨车祸受伤的事,急忙上楼去看望她。

阮梨这会儿正躺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楚瑞阳说她这几天要好好休息,尽量不要用脑,所以手机都不能玩了。

“梨梨!”苏婉卿快步走到床边。

虽然已经知道阮梨没有大碍,但看着她额头上的纱布和没有血色的唇,苏婉卿还是无比心疼。

“妈妈,我没事。”阮梨见状,赶紧安慰她:“一点小伤而已。”

“伤在额头上,以后要是留疤了可怎么办。”苏婉卿还是很担心。

“这几天你就在家里好好养着,等身体完全恢复了再去上班。”

“好。”阮梨乖乖应着。

“我等会儿让你哥……”苏婉卿下意识提到傅砚礼,可话说到一半突然想到了昨天沈凝雅那番莫名其妙的话。

苏婉卿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不太想让傅砚礼和阮梨有太多接触,只好立刻改口:“让许妈给你多炖点补汤,好好补一补身体。”

阮梨没察觉到苏婉卿的异样,见她没有再提傅砚礼,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在房间陪着阮梨待了一会儿后,苏婉卿就离开了。

刚出房门,迎面撞上了准备进来的傅砚礼。

“阿礼?”苏婉卿一愣:“你来找梨梨?”

“妈。”傅砚礼淡定地抬手举了举手里的一袋药:“瑞阳给她开的药落在车上了,许明刚送上来。”

“哦。”苏婉卿点点头,没多想:“那你给她送进去吧,梨梨还没休息。”

“嗯。”傅砚礼应了声,正打算敲门,苏婉卿的声音又响起。

“阿礼,我听说沈凝雅母女昨晚去老宅见了老爷子,今天老爷子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啊?”

傅文山性格有点软弱,对商业上的事没有天赋和兴趣,所以就在傅氏挂了个闲职,家里大小事都是苏婉卿操持着。

既然儿子傅砚礼要争家主之位,那他们当然要在老宅留点眼线,不然很容易吃亏。

“爷爷暂时没提沈家的事。”傅砚礼的眼底闪过一抹寒意。

“这件事我知道,也会处理好,妈不用担心。”

“行,你做事我当然是放心的。”苏婉卿浅笑着应了声,准备离开的时候又忍不住提醒道。

“梨梨已经是大姑娘了,男女有别,你送完药就赶紧出来,别在一个房间待太久,免得传出去不好听。”

傅砚礼的脸色瞬间一沉,语气裹着浓浓的寒意:“我们家里的事要是能传到外面去,那就该换人了。”

苏婉卿被他这个反应一惊。

“阿礼……”

“我送完药就出来。”傅砚礼打断她的话,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苏婉卿若有所思地盯着紧闭的房门。

阮梨原本闭着眼睛休息,听到动静还以为是苏婉卿又回来,结果一睁开眼就看到傅砚礼高大的身影一步步走近。

苏婉卿才刚走他就进来了!

阮梨的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从床上坐起来紧张地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药落在车上了。”傅砚礼将手里的药随手扔到床头柜子上,深邃的双眸紧盯着阮梨的脸。

“谢谢。”阮梨的声音非常紧张,整个身体也紧绷起来:“药送完,你可以走了。”

她不知道傅砚礼刚才有没有碰见苏婉卿,也不确定苏婉卿会不会突然返回来。

不管怎么样,都必须要傅砚礼赶紧出去。

傅砚礼本来因为许明在车上说的那番话,心里一直有些别扭,正想着要不要跟阮梨解释一下。

结果一听她这么迫不及待地要赶自己出去,怒气一下子涌了上来。

傅砚礼在床边坐下,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阮梨的下巴,逼着她抬头看向自己。

“阮梨,你是真没良心。”

他近乎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掐着她下巴的手却没舍得加重力度。

阮梨听着他这话只觉得莫名其妙,但因为担心苏婉卿,她也没心思想太多。

“你再不出去,妈妈会发现的!”阮梨紧紧拧着眉。

“发现就发现吧。”傅砚礼倒是很淡定,甚至看着她这么着急害怕的样子,心里升出了一丝恶趣味。

他突然俯下身凑近,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阮梨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懵了,反应过来以后急忙想要推开他。

结果一激动,她的头就开始发晕,撑在他胸口的胳膊也软乎乎的没什么力气,倒更像是在欲拒还迎。

“你到底是想推开我,还是想勾引我?”

傅砚礼轻笑了一声,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柔软的身体往怀里拥了拥。

他绝对是故意的!

恶劣的老男人!

阮梨又气又慌,但推不开他,只能气恼地瞪着傅砚礼:“我没有勾引你!快松手!”

傅砚礼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嘴角不禁向上扬了扬,刚才的那点坏情绪好像一下子就没了。

正打算再逗逗阮梨,紧闭的房门突然被推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