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057章 要不要再打回去?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3:33:03

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傅砚礼和苏婉卿。

踹开门的是傅砚礼。

在看清包厢里情况的一瞬间,他那双深邃的双眸眸底立刻染上一片猩红,直接朝着阮梨冲过去。

两个保镖都是认识傅砚礼的,见到他这副模样,吓得赶紧松开抓着阮梨的手。

阮梨突然失去支撑,腿有些发软,整个身体不由得往下倒,还好傅砚礼及时将她搂住。

此时的阮梨头发凌乱,眼角带着泪,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格外的刺眼。

傅砚礼看到她这副模样,脸色阴沉,双手慢慢收紧,浑身散发着骇人的寒意。

“你们在做什么!”

苏婉卿也跟着冲进来,生气地瞪着赵蓉母女:“你们怎么敢这么欺负梨梨!”

沈凝雅已经被吓得完全不会说话,一直紧张地盯着傅砚礼,很怕他会生自己的气。

“我……我们……”赵蓉倒是反应过来了,结结巴巴想要解释,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毕竟刚才那一幕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怎么狡辩都没用。

不过赵蓉已经是赢过沈父原配的人,缓了一会儿后立刻找到借口:“是她先动手打我们小雅的!”

“你们看看我家小雅脸上的两个巴掌印,全是阮梨打的。”

“我替自己女儿出口气,打她一巴掌都还少了!”

赵蓉越说底气越足,几乎都快忘了自己是在颠倒黑白。

一旁的沈凝雅也反应过来,急忙撩起头发把脸上的巴掌印给他们看:“真的是她先打我的,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

苏婉卿听到这些时,的确有一瞬间的动摇。

毕竟之前阮梨把沈凝雅推进喷泉池的事始终是苏婉卿心里的一根刺,让她很不舒服。

但她的眼睛没瞎,对比一下阮梨和沈凝雅脸上的伤,谁更严重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就算真是梨梨先动手,你们也不能下这么重的手啊!”苏婉卿皱着眉反驳道。

苏婉卿这话乍一听好像是在帮着阮梨,但实际上是默认了她们说阮梨先动手的说辞。

阮梨听着这些话,心头有些堵塞,感觉压抑得快喘不过气,但她很快调整好。

推开扶着自己的傅砚礼,阮梨走到赵蓉母女面前。

“你说是我先动的手,你们一群人在这里,我只有一个人,能有这个机会吗?”

大家潜意识都觉得寡不敌众,阮梨这么一说,自然是不会有人相信她可以在这么多人面前打到沈凝雅。

可偏偏事实就是这样。

“明明就是你打的!”沈凝雅气得不行,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不断重复这句话。

“很不巧,我的手机刚才好像不小心碰到了录音键,你们要听听吗?”

阮梨冷声说着,作势要去拿放在桌上的手机。

赵蓉可还记得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她绝对不能让那些话被别人听到。

所以她抢在阮梨之前夺过手机,重重砸在地上,手机后盖都摔裂开了。

“沈夫人也太着急了吧。”阮梨看着地上的手机,轻轻勾了勾嘴角。

“你不知道有云储存这个功能吗,就算摔了手机,录音也还是会留下的。”

“现在你们不仅要跟我道歉,还要赔我换手机的钱。”

赵蓉的脸色此刻已经无比难看,沈凝雅却完全没注意,还在继续嘴硬。

“一个破手机而已,赔就赔,但想让我道歉,做梦!”

沈凝雅一向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让她给自己讨厌的阮梨道歉,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沈夫人就是这样教女儿的吗?”傅砚礼此时也走到了阮梨身边。

他先看了阮梨一眼,然后沉着脸看向赵蓉:“道歉,否则……

“别想好好的走出这扇门。”

这句话一出,在场的人同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寒意。

想到傅砚礼之前的行事作风,赵蓉母女知道他绝不是简单的随便说说。

所以即使再不情愿,她们也只能向阮梨道歉。

“对不起!”沈凝雅说出这三个字时,气得都快要咬碎一口牙了。

“还要什么?要不要再打回去?”

等她们跟阮梨道完歉后,傅砚礼侧头看向阮梨问了一句。

受到伤害的是阮梨,他没资格替她做决定,所以还是要问她的想法。

“不用。”阮梨冷淡地回了一句。

她今天会来见赵蓉,就是想从她口中打探一下关于阮家火灾的情况,既然什么线索都没得到,那也不用再浪费时间了。

最后让赵蓉赔了阮梨手机的钱以后,傅砚礼才放她们母女走了。

但这只是明面上的。

傅砚礼只要一想到她们母女是怎么欺负阮梨的,心里的怒火就噌噌往上冒。

他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们!

“梨梨。”苏婉卿等到人都走了以后,才上前拉住阮梨的手。

看着她脸上那十分显眼的伤,苏婉卿忍不住红了眼眶:“疼吗?”

“不疼。”阮梨摇摇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从她掌心抽了出来。

“发生这种事,我现在也没有吃饭的心情,今天这顿饭就算了吧。”

赵蓉和沈凝雅一定想不到,傅砚礼和苏婉卿并不是突然来这,而是阮梨算好的。

中午在挂断赵蓉的电话后,阮梨猜到这件事里面会有诈,就又给苏婉卿打了电话,约着她晚上来这里吃饭。

她和赵蓉约的是七点半,和苏婉卿约的是七点四十五。

错开十五分钟的时间,足够问清楚她想问的一切。

如果赵蓉想要对她做什么,只要拖够十五分钟,等到苏婉卿出现就行了。

但阮梨没想到,傅砚礼今晚竟然也会跟着一起过来。

“你好好照顾自己。”阮梨收回思绪,对着苏婉卿叮嘱了一声后,就直接走出了包间。

全程她都没有看傅砚礼一眼。

“梨梨!”苏婉卿还想追上去跟她说说话,但阮梨的步子很快,头也不回就走了。

苏婉卿无奈地叹了一声,还是不明白阮梨为什么突然就跟自己有了隔阂。

一旁的傅砚礼没有说话,但脸色逐渐沉了下去,眼底情绪晦暗不明。

于此同时,阮梨刚走出天辰礼宴,一辆黑色面包车就开过来,稳稳停在她面前。

车窗降下来,坐在驾驶座的司机笑看着她:“你可算是出来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