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60章 阮梨,你在躲我?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9:46:33

阮梨愣了一下,然后按下屏幕上的通话键。

“傅总有事吗?”她淡声询问,并不打算开门。

傅砚礼眉头微蹙,声音清冷,克制着情绪:“关于晚上的工作,有些细节跟你说。”

因为时差关系,即使坐了十小时飞机加半小时的车,现在的柏林也只是下午三点。

今天晚上还有个会议需要他们参加。

“工作上的事让许特助和我对接就行了,我现在太累了,需要休息。”阮梨说完就打算关掉监控视频。

“阮梨,你在躲我?”

在她关掉视频之前,傅砚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音量比刚才大了一点,语气里仿佛夹杂着怒意。

阮梨手指一颤,盯着屏幕里脸色沉下去的傅砚礼看了两秒才回答:“没有,傅总想多了。”

“那你开门。”傅砚礼对她一口一个“傅总”很不满意:“不要这样喊我。”

阮梨知道他想听什么,但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乖乖改口了。

“傅总进我房间被人看见的话,会引起误会的。”

“看见又能怎样?”傅砚礼冷哼了一声,并不在意这个,甚至还意味深长地补了句。

“你的房间我也没少进。”

他的语气有些暧昧,阮梨一下子就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白皙的脸颊瞬间开始泛红,但不是害羞,是被他气的。

“请傅总不要再说这种话!”

阮梨很生气:“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你可以走了!”

说完,不等傅砚礼开口她就立刻关了监控,转身不再理他。

她可没有忘记隔壁还住着方怡,和傅砚礼纠缠太久会被发现的。

傅砚礼知道阮梨不会放自己进去,所以并没有太在意。

不过听着她气呼呼的声音,他不仅没生气,嘴角还向上扬了扬。

这样的反应,可比前两天在天辰礼宴里的疏离和无视要好多了。

起码她还是理他的。

傅砚礼目光沉沉地盯着面前紧闭的房门看了一会儿,准备转身离开。

结果刚走到隔壁,隔壁房间的门突然打开。

“傅总?”

方怡看到傅砚礼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口,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赶紧笑了起来:“您找我吗?”

“路过。”傅砚礼冷声回了两个字,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径直离开了。

方怡有些尴尬,但心里更多的是激动。

因为这是她在公司待了这么久以来,傅砚礼跟她说的第一句话!

方怡之前就有些不明白。

傅砚礼在总公司有那么多助理,为什么偏偏带属于一个小分公司的阮梨和她来出差?

一开始她怀疑阮梨和傅砚礼有什么,但她在车上试探过阮梨,得知他们根本就不熟。

方怡松了口气,更加坚定了想要攻略傅砚礼的心。

这么一个帅气多金的男人就在自己面前,不管他对自己有没有意思,她都要抓住这个机会!

下定决心后,方怡便开始计划起来。

阮梨刚吹完头发,就接到方怡打来的电话,说原本定好的五点半改成了六点。

阮梨跟她道了声谢,挂断电话后就把闹钟的时间改了。

她是真的很累,即使傅砚礼刚才的出现让她心情有些烦躁,但还是躺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傍晚五点四十,阮梨手机的闹铃准时响起。

她快速起床收拾好自己后,敲响了隔壁方怡的房门。

方怡在电话里还跟阮梨说,她睡得沉,闹铃可能吵不醒,希望阮梨起床后能去喊她起床。

阮梨记住了,可按了半天门铃屋子里面也没有任何反应。

方怡这睡得也太沉了吧?

阮梨正想着要不要给方怡打个电话,自己的手机先响了起来,竟然就是方怡打来的。

“阮秘书,你怎么还没下来?”

她刚接通,还没来得及开口,方怡带着责备的声音就先响了起来:“我们等你半天了。”

等她?

阮梨看了看时间,距离约定好的六点明明还有十分钟。

而且,方怡不是说她不容易醒的吗?

怎么听这话她好像早就醒了?

阮梨心里充满了疑惑,但时间紧急,只能暂时都压了下去。

“马上到。”她冷声回了句,立刻挂断电话去坐电梯。

酒店一楼大堂的休息区,傅砚礼坐在沙发上,单手支着脑袋,闭目眼神。

许明和方怡分别站在他两侧,一个面无表情,一个脸上带着藏不住的兴奋和欣喜。

“阮梨,你也太不守时了吧。”

方怡一看到阮梨出现,率先开口指责她:“让我等也就算了,你怎么能让傅总等这么久。”

“不是你说集合时间从五点半改到六点吗?”阮梨皱着眉质问她:“现在还没到六点,我不算迟到。”

没想到方怡听到这话,一脸震惊:“我什么时候跟你说时间改了?”

“阮梨,你自己犯的错可不能甩锅到我头上啊!”

“你给我打电话说的。”阮梨皱着眉拿出手机,找到她们最近的那条通话记录给方怡看。

“我给你打电话是叮嘱你不要迟到,可不是说时间改了,你怎么能没有证据就随便诬陷人啊。”

方怡没看阮梨的手机,说完就转头目光看向傅砚礼,装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傅总,她在冤枉我。”

阮梨听到她这么说,立刻反应过来。

所以,方怡说集合时间从五点半改到六点是在骗她?

让自己喊她起床也是为了拖延时间,不让自己那么早到大厅集合。

阮梨不明白,自己和方怡的交集虽然不多,但从没有得罪过她,为什么她要这么陷害自己?

“我没撒谎。”她皱着眉,只说了这一句就没再开口。

虽然很不爽,可也的确像方怡说的,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方怡改了时间。

信不信阮梨说的,只能全凭傅砚礼自己了。

但阮梨面色平静,看起来并不在乎傅砚礼的想法。

“傅总。”方怡见状,赶紧抓住机会继续说:“她这是知道自己理亏,已经无话可说了。”

傅砚礼在阮梨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就睁开眼,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将她所有的反应尽收眼底。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倔?

傅砚礼的眼底升起一丝笑意,缓缓开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