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074章 傅砚礼会这么细心?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8:29:05

阮梨听到这话并不意外。

她早就知道傅砚礼这人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什么条件?”阮梨保持着警惕,没立刻答应。

“我会在启航待一段时间,这期间你来做我的秘书。”

启航就是阮梨现在工作的公司。

傅砚礼原本还想让阮梨搬回梨海湾,但他知道阮梨倔,肯定不会答应。

所以,他退了一步。

阮梨没想到他提出的条件会是这个。

上次在德国出差时,她就想找机会从傅砚礼身上找找和火灾有关的线索,但一直没有进展。

现在似乎又是一个机会。

就在阮梨思索一番,正打算答应时,傅砚礼又补充了一句。

“在我离开启航之前,你不许辞职。”

傅砚礼迟早要回傅氏,不可能长期待在启航,而阮梨本来也没打算现在就辞职,所以对这要求并不在意。

“好。”她闷闷地应了。

听到这个答案,傅砚礼的面上依旧冷淡,心里却微微松了一口气。

“我什么时候能见到阮鸿俊?”阮梨沉默了几秒后问他。

“等你养好身体。”

“我现在已经……”

“许明找到在汤里放花生的人了。”傅砚礼突然打断她的话。

阮梨听到这消息,立刻从床上坐起来,转头看向傅砚礼:“谁?”

她知道傅砚礼是在扯开话题,但此刻是真的很想知道公司里到底是谁会做这种事。

傅砚礼与她对视,淡淡说出一个名字。

“邓思思。”

“她?”阮梨短暂地错愕了一下,随即想到自己准备去请假时,邓思思说的那句话。

【恶人有恶报,真是活该啊。】

虽然阮梨现在也不确定傅砚礼说的一定是真话,但邓思思说的那句话一定有什么的含义。

阮梨平时和邓思思的接触不多,更没有得罪过邓思思,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能是因为方怡。”

阮梨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今天早上自己来上班时,邓思思说的那些。

她顿了顿,皱眉看着傅砚礼:“你真的把方怡开除了?”

“嗯。”傅砚礼依旧冷淡。

“为什么?”阮梨有些不明白。

总不能是因为方怡在德国对她做的那些事吧?

阮梨心里刚冒出这个想法,就被她自己否定了。

傅砚礼不可能这么护着她的。

傅砚礼与她对视,听到这句问话,脸上划过一抹不自然,但很快恢复正常。

“我还有事要处理。”他轻声开口,直接回避了阮梨的这个问题。

离开前,傅砚礼还多叮嘱了两句,让她好好休息。

阮梨觉得傅砚礼的反应有些反常,不过她现在更想知道小白给自己打电话,是不是因为有了新线索。

所以一看到傅砚礼走了,阮梨就立刻给小白回拨电话。

“阮小姐,那个男人主动找到刘红了。”

电话接通,阮梨还没来得及开口,小白就先出声:“我正在跟踪他们。”

对方大概是看阮梨这边迟迟没有动静,就想着找刘红确定一下情况。

“你认识那个男人吗?”阮梨紧张地问他。

“不认识,之前调查的资料上都没有他。”

小白边观察他们边询问阮梨:“我们是现在就抓他问清楚,还是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现在就抓!”阮梨很是激动:“刘红的嘴巴不严,很可能会把昨天的对话透露给对方。”

如果对方听到消息以后断了和刘红的联系,那这条线索就彻底断了!

他们必须现在就得抓住那个男人!

“行,这件事交给我。”

小白答应得很快:“阮小姐等我的好消息。”

“谢谢,辛苦了。”

虽然说小白是拿钱办事,但阮梨能看出他还是很认真地处理,没有随便敷衍。

挂断电话后,阮梨不想就这么等着,正打算下床,病房门突然被推开。

她抬头一看,进来的竟然是许妈。

“小姐,对不起。”

许妈拿着一个三层高的保温盒,红着眼走到床边:“是我让你受苦了。”

“别这么说。”阮梨赶紧摇头:“这事又不是你造成的,怎么能怪你。”

“夫人知道这事以后也很自责,和老爷一直想过来看你,还是少爷说会打扰你休息,他们才没来的。”

许妈的声音哽咽,一边说一边把保温盒放下,一层层地打开。

“少爷说你醒了以后可能会饿,就点名让我做了几道菜。”

“小姐放心,这次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没人有动手脚的机会。”

阮梨看了一眼保温盒,里面装着两菜一汤,都是她平时爱吃的,看起来比以前要清淡一些。

她知道许妈说这些,是想要缓和她和苏婉卿他们的关系,但还真没想到傅砚礼会这么细心。

“谢谢许妈。”阮梨回过神,压下心头涌上的复杂情绪,朝着许妈笑了笑。

“但我现在有事要忙,没空吃东西,先放着吧。”

“可是小姐的身体……”

许妈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阮梨已经快速穿好外套和鞋离开了。

虽然阮梨也不能确定,和刘红联系的那个男人跟阮家火灾的案子的关系,但只要有一点点嫌疑,她都不能放过!

许妈看着空荡荡的床铺,无奈地叹了一声,将保温盒重新收好后,就坐在床边等着。

她不放心把东西就这么放着,只能亲自守着,直到阮梨回来。

阮梨走出医院时,小白的信息刚好发来。

男人已经被他抓到了,现在就在小白家里。

小白发来的信息里附带着他的地址,阮梨回了一句“马上到”,就立刻坐着出租车赶过去。

门锁密码小白已经跟阮梨说了,她到了以后没按门铃,自己开了门。

刚一打开,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道带着哭腔的男声,都可以用鬼哭狼嚎来形容了。

“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就是拿钱办事而已,跟我没关系啊!”

“啊啊啊!别过来!救命!”

男人哭喊得越来越大声,阮梨都能从中听出他此刻的崩溃。

小白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阮梨疑惑地走进去,穿过玄关到达客厅。

等看清眼前的一幕后,阮梨直接愣在了原地。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