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096章 处处给傅砚礼挖坑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3:23:53

“臭小子,跪下给爷爷道歉!”

随着他的一声怒喝,毫无准备的傅承煜双腿一弯,膝盖重重磕在了瓷砖上。

傅承煜疼得龇牙咧嘴,很想要骂人,但想到之前的计划,只能硬生生忍着。

“爷爷,对不起!”傅承煜双眼通红地看向病床上的傅老爷子。

“我不是故意想要推您,当时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监控虽然拍到了傅承煜从背后将傅老爷子推下楼梯,但画面里的傅承煜也只是碰了下傅老爷子的肩膀。

说不是故意的的确很假,可如果傅老爷子愿意相信的话,其他人也拿他没有办法。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傅老爷子身上,等着他开口。

唯独傅砚礼的神情清冷,像是早就知道事情会这样,又像是根本不在意结果如何。

实际上,此时的他心里想的都是阮梨。

听许明说,阮梨醒了,甚至已经回到京市,住进了这家医院。

他想见她,但这里的事情还没解决,他还不能去。

傅老爷子的头上还缠着纱布,那双鹰眼虽然有些浑浊,但依旧带着压迫感。

盯着傅承煜看了许久,一个字也没说。

傅承煜的脑袋越来越低,就在他快要扛不住时,傅老爷子终于开口。

“不全怪你,也是凑巧,我当时脚滑了。”

这句话一出,众人瞬间明白了傅老爷子的态度。

傅承煜一家面露喜色,激动不已,跟着傅文峥站队的人也松了口气。

而苏婉卿傅文山他们一边的脸色却很难看,想要说些什么,却最后又将话咽了回去。

傅老爷子都已经表态了,他们再说其他的又有什么用。

只是他们想不明白,傅承煜明显都想要了傅老爷子的命,为什么老爷子这都能忍?

难道在老爷子的心里,真正中意的继承人不是傅砚礼,而是傅承煜?

那他们要不要重新站队了?

傅老爷子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成功将原本已成定局的局势扭转过来。

傅砚礼依旧是全场最淡定的人,因为他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

“既然阿煜没做错事,那他是不是可以回公司了?”

傅文峥见缝插针,边说边瞪了傅砚礼一眼:“爸,你是不知道,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公司都由阿礼接手。”

“他现在啊,成了公司的大红人,还换了好几个跟了您多年的老人。”

傅文峥这话很明显就是在针对傅砚礼,想要挑拨傅砚礼和傅老爷子的关系。

傅砚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没有反驳,直接追问他:“傅氏从不养闲人,大伯觉得没有能力的人还留着有什么用?”

这话不光是在说给开除的那几个高管,也是在嘲讽傅文峥父子。

“可那都是跟着你爷爷打拼二三十年的人,你这话的意思是说,你爷爷的眼光不好,这么多年一直养着闲人?”

傅文峥咬着牙继续给傅砚礼挖坑:“还是你觉得,你已经到了能够替你爷爷做决定的地步?”

他这话一出,傅老爷子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凌厉的目光从傅承煜转移到了傅砚礼身上。

傅文峥这话就是在给傅砚礼挖坑,不需要傅砚礼回答,就直接给他扣了两项罪名。

傅老爷子这人生性多疑,即使傅砚礼是他选定的继承人,他也不完全信任他。

而且,他现在还不想要放权,所以才总时不时打压一下傅砚礼。

傅砚礼当然明白傅老爷子和傅文峥的心思,不过他丝毫不在意。

“我没有这样想过,看来是大伯心里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才会这么认为。”

他说完,再次看向傅老爷子:“爷爷刚醒,身体还需要好好休养。”

“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爷爷休息,先回去了。”

傅砚礼沉声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了病房。

在踏出房门的瞬间,他听到傅老爷子缓缓开口说。

“那就让阿煜回来接着上班吧。”

苏婉卿和傅文山对视了一眼,虽然不知道傅砚礼在想什么,但也赶紧向傅老爷子打了声招呼后,就跟着离开了。

反正他们早就安排好了陪护的人,管家福伯也在,就不需要他们多操心了。

傅砚礼出了傅老爷子的病房后,没有直接去找阮梨,而是先去了楚瑞阳的办公室。

楚瑞阳正在办公室里坐着,看到傅砚礼进来后,立刻起身。

见许明站在门口把风,楚瑞阳才放心开口:“傅老爷子醒的比我预料的早,看来那药的效果还不太好。”

实际上,傅老爷子的脑子里虽然有淤血,但并不严重。

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傅砚礼悄悄动了手脚。

楚瑞阳是个医学天才,手上有一种让人陷入昏迷状态,却不会损伤身体的药。

傅砚礼需要借着这个机会清理傅氏的蛀虫,打压一下傅老爷子的势力,所以让楚瑞阳帮着下弄了点药。

“没关系,反正迟早要走到这一步。”

傅砚礼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傅老爷子不可能一直昏迷,迟早是要醒的。

只是他醒得比他预期的快了些,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

看来只能再找其他机会了。

“阿礼,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楚瑞阳不放心地问道。

楚瑞阳是傅砚礼的发小,两人关系很铁,所以他也没隐瞒,直接把刚才在病房里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傅爷爷到底是怎么想的?”

楚瑞阳很懵:“傅承煜可是差点害死他的人,他不仅原谅了他,还让他继续回傅氏上班!”

“只是差点害死,又不是真的杀了他。”傅砚礼依旧很淡定。

“你难道不知道,只要有利益在,就算是有着血海深仇的人,也能合作。”

“就是从小知道这些,我才扛着家里人的反对,非要学医。”

楚瑞阳叹了口气:“我不想经历这些尔虞我诈,但如果阿礼你还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说。”

傅砚礼是他的好兄弟,楚瑞阳当然希望傅砚礼身上的担子能够轻一些。

“的确有件事要你帮忙。”

傅砚礼想到住在同一家医院的阮梨,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