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17章 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8:11:42

想到自己要说的话,一向镇定自若的傅砚礼,此刻却有些紧张起来。

过了两三分钟以后,傅砚礼才终于缓缓开口。

“阮阮,你能再喜欢我一次吗?”

傅砚礼没有忘记阮梨之前说过已经不喜欢他了的话。

不管那到底是她赌气说的,还是她的真心话,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只想让她能重新喜欢上自己。

阮梨没想到傅砚礼要说的是这个,愣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她忍住心口处的酸涩感,很认真地看着傅砚礼,不再赌气地喊他傅总。

“傅砚礼,既然你知道阮家的火灾和傅家有关系,知道你爷爷背上背了我阮家的五条人命,怎么还觉得我会喜欢你呢?”

“是,我之前的确很喜欢你,偷偷暗恋了你很久,现在也还是喜欢你。”

“但挡在我们之间的,不光是家世上的悬殊,还有阮家的血海深仇!”

阮梨说到这里,声音提高,语气已经控制不住地哽咽起来。

这几天接触下来,阮梨看得出傅砚礼是在乎自己的。

如果是在以前,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得到傅砚礼的喜欢,她一定会很开心很幸福。

但是现在,阮梨只感到无比的痛苦。

“你觉得,我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喜欢你,还要和你在一起吗?”

阮梨强压着心口处的一阵阵刺痛,侧头不再看傅砚礼,一字一顿地说。

“傅砚礼,我不会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

即使她知道,阮家的事情和傅砚礼没有关系,但傅砚礼是傅老爷子的孙子,身体里流淌的血液是傅家的。

阮梨没办法说服自己不在意这些。

傅砚礼原本还想要开口,可听完阮梨的这番话,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中间。

心里难受,但同时也松了口气。

起码听阮梨的这些话,她现在并不讨厌自己。

只要找到真凶,他们就还是能在一起的!

但是那件事现在还没到告诉阮梨的时候,所以傅砚礼只能忍着了。

“阮阮,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等我。”

傅砚礼再次握住阮梨的手,不顾她的挣扎,强硬地将她柔软的手紧紧握在掌心。

“等我调查清楚真相,就把所有事都告诉你。”

“到时候,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傅砚礼的语气温柔而坚定,眉眼里满是爱意和宠溺。

可阮梨听到这话只觉得莫名其妙。

真相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还需要调查什么?

傅砚礼到底还瞒着她什么事?

阮梨还想要追问,傅砚礼已经起身,留下一句“好好休息”就离开了病房。

傅砚礼这样的反应实在是太奇怪,但阮梨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去想其他的,只希望早点拿到巴泽尔要的东西,解决了傅老爷子。

阮梨在医院住了三天就出院了。

在这期间,傅砚礼没有再出现,苏婉卿和傅文山来看过她两次。

韩艺也来看过她一次,阮梨认真地向她道了谢。

她已经知道这件事是应锋做的,很庆幸自己当时选择了韩艺,也很感谢韩艺的帮助。

韩艺听到她的道谢,脸上露出一丝不太好意思的神情,最后竟然也向她说了一声“谢谢”。

阮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谢自己,而韩艺也没有多解释就离开了。

住院期间阮梨仔细想过,既然傅砚礼答应过要带自己进入傅家老宅,那他就不会食言。

而且自己和傅老爷子现在的关系也算是和好了,想要进傅家老宅应该不是难事。

她怕自己和傅砚礼再接触下来,只会更难受,再加上精力有限,只想要专心报仇。

所以一出院,阮梨就直接去找人事办了离职。

这一次人事倒是答应得很痛快,就好像是早就准备好的一样,很快就办好手续。

收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阮梨正准备离开,结果迎面就碰上了从外面走进来的傅砚礼。

阮梨抱着盒子的手一紧,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傅砚礼先开口:“打算去哪里工作?”

“再看看吧。”阮梨实话实说:“短期内可能不会找工作。”

至于为什么不找工作,她没说傅砚礼也明白了。

“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联系我。”傅砚礼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阮梨面前,抬手轻摸了摸她的脑袋。

“就算不能在一起,好歹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家人,把我当哥哥也行。”

这番话傅砚礼是说来哄阮梨的。

毕竟他那么那么喜欢她,怎么甘心只做哥哥?

但傅砚礼知道,只有打这样的感情牌才会让阮梨不躲着自己。

“嗯。”阮梨愣了愣,然后轻点点头,努力不让自己在意这些话。

两人简单聊了几句后,一个抱着箱子继续往办公室外面走,一个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的背影离开。

阮梨刚出傅氏公司大门,那辆熟悉的面包车就开了过来。

车窗降下,露出巴泽尔挂着痞笑的脸:“阮小姐,好久不见。”

阮梨还沉浸在有些难过的情绪里,看到他很是意外,不过最后还是上了他的车。

巴泽尔有需要她的地方,阮梨知道他不会动自己。

至少现在不会。

阮梨一上来,巴泽尔立刻发动车,快速驶离傅氏。

“巴泽尔先生……”

“我还是比较喜欢听你喊我小白。”

巴泽尔打断了阮梨的话,依旧笑得吊儿郎当的:“你辞职以后要不要给我做秘书?”

“我暂时不想工作。”阮梨顿了顿,也懒得再去纠结名字。

“那你想做什么?”巴泽尔意味深长地问了句。

阮梨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难道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女人心,海底针,我也不确定我知道的对不对啊。”巴泽尔轻笑出声。

趁着等红灯的间隙,他将上次被阮梨扔掉的,装着那对翡翠耳环的盒子再次递给她。

阮梨看了一眼就直接拒绝:“我不要。”

“收着吧。”巴泽尔非常坚持:“就当是我给你的报酬了。”

说到这,巴泽尔深沉的目光落在阮梨脸上,轻轻叹了一声。

“阮小姐,我最后问你一次,我要你做的这件事很危险,甚至可能会让你丧命,你确定还要去做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