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57章 她只记得傅砚礼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4 23:24:32

两人一听明月这话,立刻凑上前。

“傅……傅砚礼……”

这一次,他们都听到了阮梨的呢喃。

“梨梨在喊傅砚礼吗?”

能听到阮梨说话,明月自然很激动,但又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毕竟阮梨和傅砚礼的关系已经闹成那样,她怎么还会在半昏迷的喊他?

“是在喊傅砚礼!”乔橙激动地点点头:“我现在就去把他找过来!”

“还是先找医生吧!”乔景屿一把抓住乔橙的手。

因为阮家的那场火灾,他对包括傅砚礼在内的傅家人都没有好感。

即使傅砚礼救了阮梨,也不能抵消傅老爷子犯下的罪,所以他不想让傅砚礼来见阮梨。

“对对对,先喊医生!”乔橙反应过来,立刻转身去按病床旁的呼叫铃。

可惜等到医生来检查一番后,阮梨还是没有清醒的征兆。

“可能她需要外界刺激一下?”医生只能试探着提议。

毕竟阮梨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很少见,做的脑部CT也是正常的,他们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

“外界刺激?”明月听到这话,立刻想到了阮梨刚才一直呢喃的名字。

“难道真的要把傅砚礼找来?”

“我已经打听了,傅砚礼还在ICU里没醒。”乔景屿的脸色微沉,看向阮梨的眉眼里满是担忧。

“不能让傅砚礼来,那该怎么办?”乔橙急得又快要哭了。

“梨梨好像有反应了!”

明月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阮梨身上,自然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异样:“她的手指刚刚动了一下!”

乔橙闻言,心里有了个大胆的猜测:“难道,提起傅砚礼就能刺激到小梨子,让她醒过来吗?”

“这也是有可能的!”一旁的医生急忙点头赞同:“她的听觉一直是正常的。”

听到医生这么说,明月他们三人也没有其他方法,只能不断说着和傅砚礼有关的事来刺激阮梨,希望她能赶紧醒过来。

“傅砚礼流了好多血,差点死了,抢救了快二十个小时才活过来。”

“到现在傅砚礼还在ICU没醒,傅家那边还不知道他出事的消息。”

“傅砚礼他……”

乔景屿听着明月和乔橙每一句里都要带上傅砚礼的名字,心里有些不爽,但也没多说什么。

只要阮梨能平安,他愿意把傅家的仇先放在一边。

在明月和乔橙的不断努力下,阮梨的手指颤抖,眼皮也跟着轻颤,反应越来越大。

终于,在大家的期盼中,阮梨缓缓睁开了眼睛。

“梨梨!”

“小梨子!”

“梨梨!”

三人异口同声地开口,都很激动。

突然的光亮让阮梨有些不适应,她愣了愣才慢慢反应过来,缓缓转头看向围在床边的几人。

“傅砚礼呢?”她出声询问,嗓音有些沙哑。

“傅砚礼还在ICU,你……”

“你们……是谁?”

乔橙回答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到了阮梨这句问话。

“你不认识我们了?!”明月震惊地反问,乔橙和乔景屿也都懵了。

“我……”阮梨一愣,老实回答:“我不认识你们。”

“梨梨,你不记得我们,却能够记得傅砚礼?”乔橙很意外:“那你还记得其他什么吗?”

“我记得我去比赛,礼堂突然出事,傅砚礼来救我……”阮梨边说边开始仔细回想,可想着想着,头却传来一阵阵刺痛。

“我想不起来了……我的头好疼。”

“头疼就别去想了!”乔景屿赶紧出声制止,心疼地看着她。

“可能只是暂时想不起来,过会儿就好了。”

“我……我要见傅砚礼。”阮梨不安地看着乔景屿,手慢慢抓紧身下的床单:“我要见他!”

她能够感觉到,眼前的三人对她来说很熟悉,可脑子里一点关于他们的记忆都没有。

甚至,除了傅砚礼以外,其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好好好,我带你去见傅砚礼!”怕阮梨太激动头又疼了,明月立刻出声应着。

最后明月和乔橙一起把阮梨扶起来去找傅砚礼,乔景屿则去通知其他人阮梨醒了的消息,并去询问医生阮梨这失忆是怎么回事。

阮梨她们到ICU病房时,已经过了每天固定的探视时间,所以只能待在外面。

阮梨站在病房的玻璃外,看到傅砚礼静静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管子,身边是各种检测仪器。

因为距离太远,她无法看清傅砚礼的脸,但还是一下子就认出她是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

“傅砚礼……”她轻声呢喃了一句,一下子红了眼眶。

“梨梨?”

就在这时,一道带着惊喜和疑惑的男声响起。

阮梨三人同时转过头,看到苏婉卿和傅文山正站在走廊不远处。

傅文山一脸惊喜,苏婉卿的脸色则很复杂,看起来并不高兴。

“你醒了啊。”傅文山快步走近:“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阮梨疑惑地看着傅文山和苏婉卿,在她的脑海里,并没有关于他们的记忆。

苏婉卿憋着的一股火突然涌上来,没好气地扯了傅文山一把,阴阳怪气地喊道。

“傅文山,你的心是多大啊?自己的儿子都没脱离危险,还有心思关心别人的女儿!”

傅文山为难地看了苏婉卿一眼,想再说些什么,但最后又都咽回去了。

“抱歉,我不认识你们。”阮梨歉意地看着他们。

“但是听你们刚才说的,傅砚礼是你们的儿子吗?”

阮梨这话一出,苏婉卿和傅文山都愣住了。

“不认识我们是什么意思?”苏婉卿震惊地看着阮梨:“你……你失忆了?”

“嗯。”阮梨诚实地点点头:“我只记得傅砚礼。”

她不记得自己和傅砚礼是什么关系,甚至除了傅砚礼冲进大礼堂救她的那一幕以外,和他之间的其他事阮梨都不记得。

但是,阮梨清楚地记得傅砚礼这个人,记得他的这张脸。

“梨梨……”苏婉卿欲言又止,看着她的眼神从冷漠慢慢变成心疼。

到底是她疼了十三年的女儿,现在成了这样,苏婉卿怎么也做不到无动于衷。

阮梨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再次开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