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84章 贱人就是贱人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1:43:58

“都怪我,是我把那张新闻报道剪下来塞进相册里,想要帮着小梨子恢复记忆。”

裴斯年的声音充满了懊恼和自责:“我以为那不算是刺激,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现在的裴斯年是真的非常后悔。

要是早知道那么做会让阮梨变得这么痛苦,那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做的!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乔景屿闻言,忍不住对着裴斯年吼道。

“梨梨已经被刺激到再次失忆了,你知道这对她大脑的伤害有多严重吗!”

“对不起……”裴斯年低下头,眼眶通红,心里无比内疚。

“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争吵这些也没用啊。”乔橙见气氛实在是凝重,只好开口劝慰大家。

“既然小梨子现在又不记得我们,那我们就重新给她做一遍自我介绍。”

“不管小梨子会忘记我们多少次都没关系,我们大家都记住她就行了。”

“是啊。”明月也跟着点头附和:“既然梨梨只记得傅砚礼,那就把他找过来吧。”

“你一直都想撮合他们两个人,这对你来说倒是个好机会。”乔景屿听到这话,忍不住呛了一句。

毕竟乔景屿是真的讨厌傅砚礼。

即使知道现在找傅砚礼过来也是不得已,但他就是非常排斥傅砚礼这个人。

“你这话说的就过分了,我也很担心梨梨啊!”明月瞬间不乐意了。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梨梨没有出事,健健康康地站在面前啊!”

“但现在这个情况,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明月一边说一边瞪着乔景屿,原本心里对他有的一点好感,也瞬间消失殆尽。

真是一个小气的男人!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乔橙赶紧将乔景屿拉到一边,段珂也立马走到明月身边安慰她。

他们都没注意到,不远处的明初早已经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也清楚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阮梨竟然又失忆了?还只记得傅砚礼一个人?”

明初捂住嘴躲在一旁,震惊地瞪大眼睛。

她是真没想到自己只是来医院找一趟楚瑞阳,竟然能够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

前段时间明月带阮梨回家时,明初知道她失忆,却不知道她只记得傅砚礼一个人的事。

现在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无比震惊了。

“贱人就是贱人,失个忆都还是这么惹人讨厌!”

明初一边吐槽一边拿出手机给楚瑞阳发了条消息,告诉他自己今天不过来了。

既然阮梨只记得傅砚礼一个人,那她就绝对不能让他们两人见面!

发完信息后,明初赶紧又给傅砚礼打电话。

此时的傅氏集团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里面一片腥风血雨。

傅砚礼和傅老爷子斗了这么久,双方都有些损失,而损失最大的就是毫无能力的傅承煜。

原本傅老爷子还觉得傅承煜有些利用价值,多少还会关照一下他。

但在傅承洲回来以后,傅承煜就彻底“失宠”,傅老爷子根本不管他的死活。

傅砚礼的办公室里。

傅砚礼坐在电脑桌前,许明站在他身边,傅承洲则坐在沙发上喝着秘书刚泡的咖啡。

“本来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三哥了,没想到这么快我就又回来了。”

傅承洲端起咖啡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三哥有没有想我?”

傅砚礼深邃的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看都没看他一眼,声音也是冷冰冰的。

“事情已经成了定局,爷爷以为把你喊回来就能改变什么了吗?”

“三哥这么厉害,我的确是改变不了什么,但多少能让你恶心一下。”傅承洲放下咖啡杯,说得非常直接。

他顿了顿,又问傅砚礼:“三哥觉得我会跟你作对吗?”

傅砚礼没有出声回答,但带着不屑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确信傅承洲斗不过自己。

或者说,傅砚礼根本没把傅承洲放在眼里。

傅承洲也知道这一点,忍不住轻啧了一声:“虽然三哥的这个想法没错,但我还是觉得挺不爽的。”

说完这句话,傅承洲沉默了一会儿才又接着说。

“我不想跟你斗,不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斗不过你,而是因为我不想梨梨受伤。”

“我知道梨梨对你的心思,就算我真的赢了你,也会伤到梨梨的心,我不想这样做。”

提起阮梨,傅承洲的语气瞬间变得温柔起来,而一直没看他的傅砚礼这会儿也终于转头看向他。

但傅砚礼的眼神里布满寒意,很反感傅承洲提起阮梨。

“你不配提她的名字!”傅砚礼厉声开口,语气带着满满的火药味。

傅承洲没有生气,甚至自嘲地勾了勾嘴角:“我一个出了事就会逃出国的懦夫,的确没资格提起她。”

虽然傅承洲两次出国都有傅砚礼的手笔,但傅承洲心里也很清楚,他是把出国工作当成了逃避的借口。

第一次,是逃避阮梨拒绝了自己的告白。

第二次,是逃避自己以阮梨和傅砚礼的关系来威胁阮梨。

傅承洲唾弃这样没用的自己,所以一次次选择逃避。

深吸一口气,傅承洲从沙发上站起来:“三哥,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说,我不会帮着爷爷对付你。”

“爷爷有意想培养我做接班人,但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处处不如你。”

“我会帮你传递爷爷那边的消息……”

“不需要。”傅砚礼听到这,直接冷声打断了傅承洲的话。

倒不是傅砚礼自负,而是他并不完全相信傅承洲,也懒得对他传递过来的消息辨别真假。

傅承洲一愣,随即苦笑了一声:“知道了,那我就不多管闲事了。”

“只希望三哥看在我今天“投诚”的份上,以后当上家主,能够不要为难我的父母,我们家一直都是中立的。”

傅承洲说完这话等了一会儿,见傅砚礼迟迟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失望地垂下眼眸,转身准备离开。

结果刚走到办公室门口,还没推开门,傅砚礼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