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198章 他说的一定是实话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8:15:56

“你昨晚给我的那份资料上显示的尸检报告是哪来的?”

“我记得当时警察已经确定我爸妈他们是因为火灾窒息身亡,根本没有做尸检。”

阮梨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声音不受控制的有些哽咽,不过情绪还算冷静。

这些问题阮梨昨晚想了很久,但一直没有头绪。

傅砚礼猜到阮梨会问这个,所以直接说出早就准备好的答案。

“李彻。”他张嘴,缓缓吐出这个人名。

李彻是阮梨父亲的好朋友,也是阮梨一直很信任的律师。

听到这个名字,阮梨愣了好一会儿才难以置信地问傅砚礼:“这跟李叔叔有什么关系?”

阮梨还记得,当初自己刚知道火灾不是意外时,还特意联系过李彻。

是李彻告诉她,阮家的案子还在追诉期,只要找到凶手就能够定罪。

她那么信任李彻,从来不知道李彻会和傅砚礼有联系!

“我在开始调查阮家的案子时,就去找过李律师。”傅砚礼耐心解释道。

“我知道他和阮叔叔的关系,所以想从李律师口中了解到一些详细的事情。”

“也是在问过以后,我才知道李律师了解的消息远比我们调查得来的更多。”

傅砚礼说到这里的时候,阮梨拿着花的手握得更紧,指尖几乎要陷进她掌心的肉里。

李叔叔知道那么多信息,为什么从来都没跟她说过?

阮梨的心里充满了震惊和疑惑,但什么也没问出口,继续听着傅砚礼说。

“当年的火灾发生的太突然,李律师一开始就怀疑这件事不是意外是人为,所以特意拜托自己的法医朋友给尸体做了尸检。”

“检查结果就是昨天我给你的资料上显示的那些,五具尸体的腹部都有刀伤和枪伤。”

阮梨虽然早就看过了尸检报告,但听到傅砚礼说出来时,她的心脏还是猛地一揪,非常难受痛苦。

“他们真正的死因是枪伤导致的,有的是因为一枪打中心脏,有的是因为枪击后失血过多。”

“你的父母……”傅砚礼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根据尸检报告,阮梨的父母在死前曾经遭受了很痛苦的折磨,他们两人身上的伤口是最多的。

但是傅砚礼怕阮梨接受不了,所以没有将那份报告放进资料里,也不敢完全告诉她。

“你父母的死亡时间是最晚的,经过法医鉴定,他们去世时间是在火灾发生的前半个小时。”

“阮阮,我知道我这样说有想要摆脱罪名的嫌疑,但我还是想要告诉你,你家人真正的死因和火灾没关系。”

那份尸检报告是傅砚礼花了不少精力才从李律师手里拿到的,除了这个,他还极力调查了莫恩家族。

甚至为了查这些,傅砚礼以身犯险,差点在德国丧命。

但这些傅砚礼都没说。

“阮阮,我努力查清楚这些,就是想让你知道。”

“傅家的确做了对不起你家人的事情,但你家人的死也真的和傅家没有关系。”

“我们,不是有着血海深仇的仇人。”

傅砚礼说完这些,重重呼出一口气,一颗心刚落下又再次提起。

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但也要看阮梨愿不愿意相信,能不能够接受。

这件事的选择只在阮梨手里。

傅砚礼这些话的信息量太大,阮梨现在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见阮梨沉默不语,傅砚礼的心再次慌了。

想到两人之前发生的事,傅砚礼想了想,打算趁着这个机会把一切都说清。

“阮阮,你还在怪我之前去相亲的事吗?”傅砚礼下意识伸手想要去握阮梨的手,但伸到一半时又收了回去。

他担心自己这样的举动会惹阮梨厌烦。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说,爷爷不仅想要杀害你的家人,还曾经亲手杀害了奶奶。”

傅砚礼的这句话一说完,如同又扔下了一个重磅炸弹给阮梨,直接将她炸懵了。

“奶奶?”阮梨震惊地看着傅砚礼。

虽然她觉得这话很像是假的,但她也知道傅砚礼绝对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他说的一定是实话。

“嗯,我当时知道的时候也很震惊。”傅砚礼眉眼里的悲痛变得更深。

“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想过爷爷会做出这种事,我一直以为他是真的很爱奶奶,也是真的很疼我。”

“但后来我才知道一切都是假的,是他给自己立的人设,是他的阴谋。”

“阮阮,其实那晚你主动向我表白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

“因为,我也早就对你动心了。”傅砚礼说到这,语气也不自觉地从对傅老爷子的愤恨不满,变成了对阮梨的温柔。

“但爷爷的心思难测,我没办法拒绝你的亲近,也没有办法拿你的安慰去冒险,只能以那种疏远的态度和你接触。”

傅砚礼说到这,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挺渣的。

阮梨如果不愿意原谅他,也是正常的。

“阮阮,我现在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了。”傅砚礼目光真挚地看着阮梨。

“不管你怎么想,我都尊重你的选择。”

傅砚礼也后悔自己曾经没有更勇敢一些,选择了用伤害到阮梨的方式来保护她。

但事实已经发生,他再后悔也没办法将一切重来,现在只能避免继续错下去。

不论阮梨会怎么选择,他都尊重。

即使她选择离开他会让他很痛苦,但……只要阮梨开心就足够了。

阮梨听完傅砚礼说的这些,心头再次涌上一股复杂的情绪,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她相信傅砚礼说的是实话,并不是在为自己找理由开脱。

听到傅砚礼对自己的真实感情,阮梨也的确很感动。

只是,现在的她实在是没心情谈感情的事。

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也是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找到阮家血案的真凶。

既然傅砚礼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突破,那就应该再继续查下去,不能再给对方机会了。

想到这,一直沉默的阮梨终于再次开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