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208章 一点骨气也没有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8:47:38

“傅砚礼送你的狗?”

“傅三哥送的?”

乔橙和明月齐齐转头看着阮梨,语气惊讶,眼神里充满了八卦。

虽然在她们看来,阮梨现在还在失忆状态,只记得傅砚礼一个人,但是阮梨和傅砚礼之前的故事她们都了解。

“小梨子,你对傅砚礼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乔橙放下小狗,凑到了阮梨身边:“喜欢还是不喜欢?”

“对啊,你们现在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明月也紧紧盯着阮梨,语气有些紧张。

乔橙和明月对于阮梨跟傅砚礼的关系,其实是持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

明月和阮梨一起长大,是第一个知道阮梨暗恋傅砚礼的人,也亲眼目睹了阮梨这些年的付出。

所以她希望阮梨的暗恋可以开花结果,希望阮梨能够和傅砚礼在一起。

但乔橙是乔家人,知道傅家和阮家的仇就等于是傅家和乔家的,也知道傅砚礼曾经伤害过阮梨,所以她并不希望阮梨和傅砚礼在一起。

不过,不管她们两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其实都有一个同样的念头。

只要阮梨平安快乐就好!

阮梨想到自己不能跟她们说自己已经恢复记忆的事,心里就觉得很不是滋味。

“我和他现在就是普通朋友。”压下心里的难受,阮梨笑着解释。

“他说这是送我完成毕业答辩的礼物,我也不是白收的,以后还是要回礼给他。”

“原来被人放在心上惦记的,是连毕业答辩都会有礼物的呀。”明月一脸暧昧地打趣起阮梨。

乔橙听到阮梨这么说,悄悄松了一口气。

普通朋友。

那就说明阮梨现在已经对傅砚礼没有感情了,以后就算恢复记忆了,也不会因为他再难过嘞吧。

阮梨大概猜到她们心里在想写什么,但并不想去讨论这些,所以又赶紧扯开话题聊起别的。

闺蜜见面总是有聊不完的天,三人的注意力很快又到了其他地方。

在说到下个星期阮梨和明月要一起去法国时,乔橙委屈巴巴地瘪瘪嘴。

“要不是我有其他事要忙走不开,才不会给你们二人世界的机会!”

“那没办法,谁让你乔大小姐是大忙人呢?”明月搂着阮梨的肩膀,笑着打趣起乔橙。

“没错没错。”阮梨配合地点点头。

乔橙轻哼了声,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用卡片轻轻点了点阮梨的额头:“小梨子,这个给你用。”

阮梨一眼就认出这是一张全球通用的黑卡,并且没有额度限制。

前几天傅砚礼给阮梨的也是这样的卡。

这种卡只会给一些顶级家族,傅家和乔家会有也正常。

“不……”

“你是我的表妹,也是乔家人,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不许拒绝我!”

阮梨拒绝的话才说了一个字,就被乔橙激动地打断了。

阮梨知道,乔橙和乔家人都觉得她这些年被亏待了,所以总是想把最好地都给她。

但其实在傅家的那些年,除了偶尔会遭遇傅家其他人的一些白眼外,苏婉卿和傅文山从没亏待过她,甚至可以说对她非常大方。

想到这些,阮梨心里又有些难受了。

她调整好情绪,笑着手下了乔橙的这张卡,甜甜地向乔橙道谢:“谢谢姐姐,我一定多多刷你的卡!”

“这样才对嘛。”

乔橙瞬间开心了,随即有些兴奋地朝阮梨眨眨眼:“再多叫几声姐姐来听听!”

乔橙是独生女,从小就没有兄弟姐妹,现在有了一个乔景屿这个表哥和阮梨这个表妹,她真的非常开心。

“喊我喊我,我也要听!”明月闻言也跟着凑热闹。

没办法,作为年纪最小的阮梨,最后只能将两个姐姐都哄开心了。

三人一直待到晚上,在家点了外卖吃完后,乔橙和明月才离开公寓。

经过三人的一致讨论,最后给小狗取名“Leo”,希望它能像狮子一样强壮,勇敢无畏。

至于中文名,阮梨还是坚持叫它小黑。

将Leo关进笼子以后,阮梨先收拾了一下行李,然后进浴室洗澡。

等她洗完澡出来,这才发现扔在床上的手机有三个未接电话,都来自傅砚礼。

虽然以前傅砚礼也每天给阮梨阮梨打电话,但还从来没像今天这样频繁。

担心是发生了什么事,阮梨赶紧回拨过去。

傅砚礼很快接通:“阮阮,你在家吗?”

“在啊,不好意思,刚才在洗澡没有接到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阮梨有些紧张地问他,心里不由得开始猜测。

难道是在医院的苏婉卿出什么事了吗?

“那你可以开下门吗?”傅砚礼的声音染上几分笑意:“我有东西要给你。”

开门?

阮梨懵了。

傅砚礼这话的意思是说,他现在正在她家门外?

阮梨有些不信,但还是下楼走到监控前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傅砚礼竟然真的站在外面!

阮梨疑惑地打开门,刚想问傅砚礼这么晚来找自己做什么,一束花型完美,颜色鲜艳的弗洛伊德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傅砚礼捧着花,深情而专注地看着阮梨,磁性微哑的声音非常温柔。

“阮阮,我来给你道歉了。”

“啊?”阮梨这下更懵了:“你给我道什么歉?”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但是中午你挂了我的电话,肯定是我惹你生气了。”

傅砚礼谨记着“道歉要诚恳”,所以此刻的表情和语气都非常诚恳认真。

“对不起,你愿意原谅我吗?”

阮梨听完这些,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中午挂电话不是生你的气,是因为……”阮梨下意识想要解释,说到这却又突然顿了顿。

她其实是在生我自己的气。

气她明明说要和傅砚礼保持距离,只做普通朋友就行,却又一次次沦陷在他的温柔里,一点骨气都没有。

就像是现在,傅砚礼捧着花出现在她面前,温柔而认真地向她道歉,就让阮梨有了悸动的感觉。

毕竟,这是她在青春里,暗恋他时曾经偷偷幻想过无数次的画面。

就在阮梨犹豫着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傅砚礼突然将花塞进她怀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