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225章 忘了他吧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7-15 23:37:37

乔橙和乔景屿还是住在阮梨住的这栋公寓里,但因为乔橙说要去办事,所以现在只有阮梨和乔景屿两人回来。

阮梨带着Leo下车后,乔景屿也直接下车从后备箱拿出两个行李箱,一手推着一个就准备往里走。

结果两人刚走了两步,之前一直乖乖待在阮梨身边的Leo突然兴奋起来,对着一个地方不停地叫。

阮梨顺着它的视线看过去,那个地方没有路灯,只能隐约看到有一棵大树,树下似乎停着一辆车。

至于其他的,在一片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

但阮梨看着这样的黑暗,心里隐隐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人在黑暗中偷窥她一样。

而此刻,藏身于黑暗中的傅砚礼也的确正在与阮梨对视。

明明只是四天没有见到她,期间甚至还看过她的照片,傅砚礼却依旧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想要冲上去紧紧抱住阮梨,告诉她自己有多爱她多想她。

也想把她身边那个碍眼的乔景屿赶走,让他不要再在阮梨面前出现。

可最后傅砚礼只能想想,什么也做不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

阮梨低下头避开那有些强烈的目光,心里隐隐猜到了一些,但没有戳穿。

她看向脚边不停叫着的Leo,轻声威胁道:“再不回去,明天你就没有狗粮吃了。”

Leo仿佛真能听懂这话一样,立刻配合地闭上嘴,又有些不舍地看了一眼黑暗处后,才乖乖跟着阮梨进了公寓大门。

傅砚礼的视线一直紧随着阮梨,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才不舍地收回。

他知道自己这样偷窥的行为不好,也知道阮梨很可能会发现自己,可还是忍不住来了。

哪怕只是远远地看她一眼,傅砚礼也心满意足了。

只是在看到一直陪伴在阮梨身边的乔景屿后,傅砚礼还是感觉嫉妒得快要疯了。

降下车窗,傅砚礼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其中一根点燃。

他以前从不抽烟,但最近的烦心事太多,也就渐渐学会了抽烟。

没什么烟瘾,但心烦的时候抽上一根能够让他情绪稍微平复一些。

等到阮梨所在房间的灯亮起后,傅砚礼将没抽完的烟捻灭,又等了一会儿才终于发动车离开。

阮梨回到家先将Leo脖子上的绳子解开,然后开始收拾行李箱里的东西。

结果等她收拾完,发现Leo一直站在大门后面,一动不动地盯着紧闭的房门。

“Leo,过来。”阮梨轻轻唤了一声。

Leo的耳朵动了动,又看了一眼房门,然后才迈着腿走到阮梨身边,趴在了她的拖鞋上。

阮梨知道Leo这异常的举动都是因为傅砚礼。

傅砚礼之前说过,把Leo送给她之前,他还自己养了几天,看它到底是不是真的乖巧听话。

所以Leo对傅砚礼很熟悉,只要傅砚礼出现在附近,Leo的反应就会很大。

阮梨猜到傅砚礼可能在楼下那片黑暗中,但既然已经决定和他彻底断绝关系,就不应该再有任何瓜葛。

想到这,阮梨蹲下来一边摸了摸Leo的脑袋,一边温柔地开口。

“Leo,忘了他吧。”

Leo的脑袋蹭了蹭阮梨的掌心,“呜呜”地哼着,不知道有没有听懂这句话。

但阮梨知道自己的这句话不是在跟Leo说,而是在对自己说。

第二天早上,阮梨还没有睡醒手机就先响起来,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想到自己和巴泽尔约定好今天要见面,阮梨就猜测这个电话是巴泽尔打来的。

果然,电话刚一接通,巴泽尔痞里痞气的声音就传进阮梨的耳朵里。

“阮小姐,我们该出发了。”

“你换了号码?”阮梨看了眼时间,竟然才七点:“你不需要倒时差吗?”

“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阮小姐,我已经精神抖擞,根本睡不着觉了。”

巴泽尔笑着说完,看了眼面前紧闭的房门:“阮小姐,我在门外等你。”

阮梨本来还有些困,一听巴泽尔就在门外,瞌睡立刻全醒了。

她挂断电话,快速起床换好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子自己,便赶紧打开房门。

门外的巴泽尔正在玩手机,突然开门的动静让他愣了一下,随后他笑着朝阮梨举了举手中提着的东西。

“一起吃早餐?”

“你来这么早做什么?”阮梨一边说一边侧过身给他让出一条路。

巴泽尔往里走的时候还不忘吊儿郎当地回一句:“当然是因为迫不及待想来见你。”

阮梨对他这个回答很是无语,不相信也不想搭理。

巴泽尔正打算再开口,原本自己窝里睡觉的Leo听到动静突然窜出来,对着巴泽尔就开始叫。

让阮梨没有想到的是,连蛇都敢养的巴泽尔在看到Leo以后,竟然直接吓得爆了句粗口,并快速躲在了她身后。

“你什么时候养了只狗!”巴泽尔震惊地问她,颤抖着的声线充分表明了他此刻的害怕。

巴泽尔之前来过阮梨的公寓,知道她没有养狗,所以现在才会这么震惊。

“前段时间养的。”阮梨诧异地看着巴泽尔:“你能养蛇却怕狗?”

“是啊。”巴泽尔回答得十分理直气壮:“怎么了?有谁规定养蛇的不能怕狗吗!”

阮梨顿了顿,没有接他这话,但还是将Leo关进了笼子里。

她没有忘记自己第一次去巴泽尔家里时,巴泽尔看出她害怕,将那两条蛇都关了起来。

巴泽尔帮过阮梨,阮梨当然不能“恩将仇报”了。

Leo一进入笼子,巴泽尔仿佛瞬间活了过来,又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淡定模样。

快速吃过早餐后,阮梨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跟着巴泽尔出发了。

巴泽尔说他这次的行动必须保密,所以连手下都没带,全程只有他和阮梨两个人。

巴泽尔这人虽然很少说实话,但阮梨觉得他人品还是比较靠谱的,所以并不担心他会对自己做什么。

只是,巴泽尔接下来的操作实在是出乎阮梨的意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