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238章 疑点越来越多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3 18:32:20

突然响起的脚步声让阮梨和巴泽尔都瞬间警觉起来。

巴泽尔率先反应过来,转身就往外跑,阮梨紧随在后。

两人一下楼就看到一个身影朝门外跑,巴泽尔腿长,很快就追了上去。

“还想跑!”巴泽尔牵制住对方的胳膊,直接将他压倒在地,语气狠戾地喊道。

“你是谁?来这做什么!”

“我……我……”被巴泽尔抓住的是一个男人,他的神情非常慌张,磕磕绊绊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阮梨跟出来以后,目光在男人身上扫了扫。

发现他的穿着很邋遢,衣服上甚至有不少补丁,头发和胡子长了很长都没有修剪,脸上也是脏兮兮的。

她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再次回到房子里,发现客厅里的脚步已经变得很凌乱。

但在这么凌乱的脚步中,有一串很干净的脚步消失在了通向花园的后门。

阮梨跟过去看了看,周围都是荒芜的花草,已经看不到任何身影了。

他们刚进来的时候可没有发现这串脚步,也就是说在他们刚才去追那个男人的时候,有人从后门悄悄溜走了。

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阮梨再回到前门时,巴泽尔还将那个男人压在地上盘问。

“不用问了,他估计就是想来偷东西换钱的。”阮梨站在一旁轻声开口。

“什么?”巴泽尔抬头,有些错愕地看着她,压着男人的力度没有减轻。

“这里属于郊区中的富人区,经常会有些贫民区的人来这里找常年没人住的空房子偷窃,然后将偷来的赃物倒卖换钱。”

阮梨看着地上的男人继续说:“我刚才回去看了,后门多了一串干净的脚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屋子里的确还有一个人,但他趁着我们追这个小偷的时候,悄悄从后门溜走了。”

“对对对,我就是想来捡点破烂卖卖的!”男人一听阮梨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目的,只能实话实说。

“你们千万不要报警,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个屋子平时根本没人住,我偶尔会来捞点东西,谁知道今天这么倒霉,一进来什么东西都没拿就被发现了。”

男人越说声音越小,但还是能听出语气里带着几分埋怨,好像觉得阮梨和巴泽尔不应该出现在这。

巴泽尔听完阮梨说的,又看了看地上的男人,不高兴地轻啧一声,这才松开手。

“滚!”巴泽尔厉声呵斥道。

男人如释重负,哪里还敢再继续待着,应了两声后就赶紧起身慌慌张张地跑出去。

阮梨和巴泽尔再次回到屋子,仔细观察了多出来的那串脚印,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是个女人。”巴泽尔将手中的烟捻灭,眉头紧皱:“她会是谁?”

“不知道。”阮梨也跟着皱起眉:“这个人比你先知道这个地方。”

“但是刚才我们并没有发现她其他的脚步和身影,那当我们在屋子里到处寻找的时候,她在哪?”

阮梨一下子问到了关键点,但这个答案他们暂时都不知道。

这个女人一定是藏在了某个他们还没有发现的地方。

如果阮梨的父母真的在这里做试验,那也许会有一个秘密通道通往试验室。

巴泽尔想到这,直接打电话喊了几个手下过来,将整栋屋子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

但不管他们怎么搜索,也还是没有任何发现,最后只能先离开。

回去的路上还是巴泽尔开车,阮梨坐在副驾驶上。

“你骗我。”阮梨终于将憋了半天的话说出来。

巴泽尔之前明明说他一个手下都没带,结果今天阮梨才发现他不仅带了,还带了不少人。

“阮梨,你的确很聪明,但有的时候你也太单纯了。”

巴泽尔丝毫没有骗人的内疚感,语气里甚至带着满满的笑意。

“单纯的人,就是比较容易上当受骗。”

阮梨不想再搭理他,也就没有接这个话。

等到巴泽尔把她送回公寓后,阮梨直接下车进了大门,连声招呼都没跟他打。

“这就生气了?”

巴泽尔看着阮梨的背影呢喃了一句,眉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和一抹复杂的情绪。

但他没有深究,很快就开车离开了。

阮梨回到家刚一开门,还被关在笼子里的Leo就朝着她兴奋地大叫起来,黑色尾巴不停地摇着。

看到Leo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看,阮梨只觉得可爱极了,心情都跟着变好了一些

在巴泽尔那里生的一肚子气,这会儿也慢慢消了。

今天阮梨并没像之前那样一回家就陪着Leo玩,跟Leo说了两句话后,她就转身上楼回到卧室。

她的卧室里有个小保险柜,里面放着一些比较有价值的珠宝首饰和各种重要证件。

阮梨从保险箱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方盒,打开以后看到里面静静躺着一枚戒指。

戒指的款式有些老,一看就是很多年前的了,但做工非常精美,一看就价值不菲。

阮梨一只手将戒指从盒子里拿出来,另一只手则伸进上衣口袋里,又拿出了一枚戒指。

两枚戒指的款式一模一样,只是一个圈号大一个圈号小,很明显是一对男女对戒。

阮梨口袋里的这枚戒指是女款,是她今天在小洋楼的卧室里找到的。

今天巴泽尔和他的手下们都忙在找秘密通道,没人注意到阮梨这个动作。

戒指掉在卧室的一个隐蔽角落里,就算很仔细看也很难看见。

但阮梨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鬼使神差地走到那个地方,并且一下子就找出了这枚戒指。

保险柜里放着的戒指是阮梨父亲留下的遗物,那这枚女式戒指肯定就是她母亲的。

想到这,阮梨不由得握紧这两枚戒指,眼眶有些湿润。

这是父母留下的唯一遗物,现在总算是都找到了。

只是,经过今天这番折腾,阮梨发现阮家灭门这件事里还有很多疑点。

正当她准备给乔景屿打个电话,把发现小洋楼的这件事告诉他时,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