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259章 蜉蝣撼树,毫无胜算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5 00:30:15

“不行。”

巴泽尔看了眼乔景屿又看向阮梨:“我只能带你进去。”

“你不要太过分了!”

乔景屿脸色瞬间一沉:“现在是你需要跟我们合作!”

“乔先生都说是合作了,就该知道合作的规矩。”巴泽尔嘴角扬起一抹轻蔑的笑。

“我按照你们说的做了,你们也应该按我的来。”

“你……”

“哥,你别激动。”

眼看着乔景屿要忍不住了,阮梨赶紧拉住他,在他耳边小声安抚。

“我们先答应他,到时候的事到时候再说,而且……”

阮梨一顿,有些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反正下个月的事,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变故,我们不着急。”

她没有说错,一个月的时间足以发生太多事,谁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乔景屿虽然还是很不爽,但阮梨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先点头答应。

巴泽尔的视线扫了整个实验室一圈,最后又落回到阮梨身上,嘴角微扬:“下次见。”

说完这话,巴泽尔便率先带着人离开了。

“他还会不会再回来?”乔景屿警惕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对巴泽尔没有一点好印象。

“不会了。”阮梨摇摇头:“他知道我们一定会把该拿走的东西都拿走,没必要再浪费时间白跑一趟。”

阮梨说着,重重吐出一口气。

“辛苦大家再继续找找吧,看有没有什么隐藏空间。”

大家对此自然没有什么怨言,立刻配合地继续寻找,又连着找了好几个小时。

直到天黑了,他们才终于结束离开。

除了那份资料外,他们还在一个极其隐蔽的角落找到了一个铁盒。

打开铁盒的钥匙,就是之前在婚纱照后面发现的那一把。

阮梨和乔景屿回到车上后才打开铁盒,结果发现里面只有一本日记,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是妈妈的日记本!”阮梨看着日记本第一页上写的名字,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乔景屿也很不好受,但还是伸出手将阮梨搂在怀里,手掌心一下下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

“梨梨,爸妈肯定也不想看你这个样子。”乔景屿的眼睛也开始泛红。

“我们先看看妈妈都写了些什么吧。”

“好。”阮梨哽咽着应了声,开始翻看起日记。

母亲的字迹娟秀整齐,都说字如其人,只通过字他们都能看出她是什么性格的人。

一开始每一页日记的内容都很短,就是记录了一下琐碎的日常,但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她的幸福。

她会陪着丈夫去实验室工作,还会陪着两个孩子一起玩,一家四口共同出去旅游。

只是,看着看着,后面的文字逐渐变了。

或者说,从阮父接受一笔莫名的巨款投资开始,一切都变了。

一开始,他们并不知道莫恩家族投资这次实验的真正目的。

所以阮父阮母以为对方和自己的理想是一样的,依旧每天努力地进行实验,不断失败又不断尝试。

甚至因为工作太忙没办法陪孩子们,阮父阮母都觉得非常抱歉,还想着等实验有进展后一定好好陪孩子们。

可等到实验有进展后,阮父阮母才逐渐开始发现对方的真面目,知道他们那邪恶的想法。

【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永生!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执迷不悟?】

【想用无辜的年轻人的身体,来成全他们卑劣龌龊的心思,做梦!】

【我们想要反抗,可上了一条贼船,到底怎么才能下去?】

【他竟然拿孩子们威胁我们!我们该怎么办才能保护好孩子们和家人?!】

【他竟然是莫恩家族的!难道我们只能妥协?可我们不想违背初心啊!】

【阿延,梨梨,对不起,是爸爸妈妈没用,没办法好好保护你们!】

【只有死路一条吗?不!我要保护我的孩子们!一定要!】

类似这样的文字还有很多,字里行间都在说明阮父阮母非常后悔和莫恩家族的人达成合作,以及很想要保护好阮梨和乔景屿。

“阮家对上莫恩家族,就如同是蜉蝣撼树,根本没有胜算。”乔景屿的语气里带着满满的难过和沮丧。

这个道理阮父阮母显然也知道,但为了保护家人,他们还是想要竭尽全力一试。

“妈妈有一点说错了。”阮梨的手指在一行行字上轻轻抚过,声音带着哭腔。

“就算爸爸没有接受那笔投资,莫恩家族也一定会用其他方法逼迫他们加入。”

“肥羊被饿狼盯上,又怎么可能逃脱得了。”

只要莫恩家族知道了他们的实验和能力,只要是莫恩家族想要的,那不管他们逃到哪里,都逃不出去。

身怀宝藏,总会遇到一些恶人。

日记记录到阮家事发前一周就结束了,阮母写的最后一句话是。

【阿延,梨梨,爸爸妈妈永远爱你们。】

当时的阮父阮母可能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了。

即使时隔多年再看到这些文字,阮梨和乔景屿依旧觉得无比心痛。

看完这份日记,兄妹俩沉默了一路。

快回到公寓时,阮梨接到了明月打来的电话。

“梨梨,我找到明初害我的证据了!”

明月的声音很是激动,但更多的是气愤。

她知道明初恨自己,她自己也一样不待见明初,但从没想过明初会做出这样恶毒的事情。

明月的事对阮梨来说是很重要的,所以她立刻让乔景屿坐另一辆车,准备自己去明家。

结果没想到乔景屿直接拒绝:“不,我跟你一起去。”

“哥,你跟着去干嘛?”阮梨不理解:“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啊。”

“明初做的这事还差点牵连到我,梨梨,你说我要不要去跟她算这个账?”

乔景屿说这话时,眼底闪过一抹狠戾,看起来是真的很厌恶明初。

但只有乔景屿自己心里清楚,他想去不仅是为了给自己出口恶气,更是担心明月会受委屈。

他都这么说了,阮梨自然没理由不同意,两人又一起赶往明家。

只是,等他们到的时候,明家竟然已经变得一团糟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