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阮梨傅砚礼 第261章 的确是我自作多情了

作者:小说免费阅读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4-06-15 00:29:45

“月亮,你先不要着急。”

阮梨上前搂住明月的肩膀,轻声安抚道。

“如果明初真是明伯伯的女儿,按照明伯伯的性格,不会主用这种方式动往自己头上扣绿帽子的。”

“既然明伯伯这么说了,那就说明明初的确不是他的女儿。”

“明伯伯不愿意说清楚到这底是怎么回事,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还不到说那些话的时候。”

阮梨说着说着,神情逐渐严肃起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盯紧明初。”

“明初好歹在明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当了这么多年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现在把她赶出明家,她一定会不适应不甘心。”

“就算这件事本来就是她的错,按照她的性格也不会自我反省,只会把一切都怪到你和明家身上。”

“赶狗入穷巷,必遭反噬。”

“你最近一定要千万小心,我怕明初会报复你和明家!”

阮梨越说越心惊,总觉得藏在暗处的明初很像是一条毒蛇,很可能随时会窜出来伤人。

明月刚才也是在气头上,现在听完阮梨的分析,才逐渐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会找人盯紧她的。”

明月点点头,眉头也紧紧皱起:“明初是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一旁的乔景屿听她们说到这,终于有机会开口:“有需要的地方跟我说,我可以帮忙。”

听到他的声音,明月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一个人。

“不用麻烦乔先生,这件事我自己会解决。”明月愣了愣,随后直接拒绝,语气有些冷淡。

她和乔景屿的接触本来就不多,又因为接二连三的误会,对他实在是没什么好印象,所以本能地有些排斥。

“明小姐对我是有什么意见吗?”

乔景屿自然也察觉到这一点,但不理解明月为什么这样讨厌自己。

“没有,就是觉得乔先生跟这事没有关系,不用牵扯进来。”

明月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这是我们明家的家事。”

是家事,当然就不需要外人操心了。

明月可以让阮梨参与进这件事,却不让乔景屿插手,那不就是在说乔景屿是个外人吗?

乔景屿听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又知道她说的没错。

他的确是个外人。

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无处发泄,乔景屿说起话来也忍不住开始夹枪带棒。

“的确是我自作多情了,明小姐的家事不需要我这个外人多管闲事!”

乔景屿冷声说完,直接转身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沉着脸不再说话。

“他生什么气啊?”

明月觉得乔景屿这样很莫名其妙,搞不懂他是怎么了,只能转头疑惑地看向阮梨。

“梨梨。我哪里说错了吗?”

阮梨作为一个旁观者,隐隐察觉出乔景屿和明月之间的不对劲,但又不太确定。

“你没说错,我哥可能就是心情不好,不用在意他说的那些。”阮梨轻拍拍明月的肩膀。

不过话是这么说,等会儿回去以后,阮梨肯定还是要问问乔景屿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不管他。”

明月看了乔景屿一眼后,拉着阮梨在另一边沙发坐下,把明初之前想要害她的计划跟她说了一遍。

明初的计划其实和他们之前猜的差不多。

在明月的酒里下了东西,又找了一群混混想要毁了明月。

在明初看来,明父虽然偏心她,但明月的存在始终是个隐患。

明家注重声誉,只要明月被毁,明父就算还认她这个女儿,明家的财产也不会分给她。

为了钱,明初一定要毁了明月。

但明初没想到自己设计好了一切,中途会突然冒出一个乔景屿,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

如果不是乔景屿将明月带走,那明初的计划就成功了。

想到这,明月忍不住看了乔景屿一眼。

其实说到底,明月是应该感谢乔景屿救了自己的。

但因为明月之前就和乔景屿心有隔阂,加上现在两人都别扭着,这跟他道谢的话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阮梨看出来两人之间的不对劲,立刻扯开话题和明月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等该说的都说完以后,阮梨和乔景屿就打算回家了。

没想到下楼的时候,明父还想留阮梨他们在家吃晚饭。

“这次的事情多亏了小乔。”明父看向乔景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上次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你,这次正好是个机会,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一次吃顿饭吧。”

明家内部现在还是一团糟,阮梨和乔景屿原本是不想留下来打扰的。

但明父一再邀请,他们也不好拒绝得太干脆,最后只好留下来吃了这顿饭。

明父今晚的心情很不好。

吃饭期间一直在跟乔景屿和明辰喝酒,向乔景屿道谢的话重复说了好几遍,嘴里不断念叨着过往。

“他这是彻底被明初给伤到心了。”

明月看着他这副黯然神伤的模样,默默握紧手中的酒杯。

即使明月知道明父那么做也许是有苦衷,但想到过去那些年明父偏心是真真实实的,她就还是无法释怀。

明明,明父最知道明月当年受了多大的委屈。

即使明初不是明父的亲生女儿,但看明父这态度也知道,他还是很看重明初的。

阮梨也看出来了,默默握住她的手。

她们不知道,在和明父喝酒的乔景屿将这一幕悄悄看在眼里。

回家的路上,乔景屿坐在后座,一直沉着脸不说话。

“哥,你心情不好?”阮梨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乔景屿正在专心想着事情,听到阮梨问了好几遍,这才回过神。

“没有。”乔景屿下意识摇摇头。

“你在担心月亮。”阮梨盯着他沉默了几秒后,很直接地戳穿了他的心思。

“怎么可能!”乔景屿立刻激动地反驳:“我为什么要担心她!”

“你如果淡定一点这么说,我也许还会相信,但是现在……”

阮梨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乔景屿有些气恼地看着她,正想要开口,阮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