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轮回乐园 第九章:港口

作者:那一只蚊子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4-05-26 06:43:01

乌云将天空笼罩,阴寒的薄雾漂在海面上,让光线更加暗淡,这是游魂海域,连海盗都不愿意来的地方。

对于这鬼气森森的景象,蹲在桅杆横木上的巴哈表示无感,布布汪则不同,它正缩在甲板下的底仓内,探头探脑的张望着,精神高度紧绷。

突然,有东西碰了布布汪一下,是一名身体半没入底仓木墙内的诅咒人。

布布汪的身体一哆嗦,发现是诅咒人碰到它,它对这诅咒人呲起牙,那意思是‘吓死本汪了’。

诅咒人缩回到潮湿的木墙内,布布汪则继续踩着木梯,探头在甲板上张望,神色紧张,实际上,布布汪没想通一点,就是诅咒人比幽灵强大很多,对于诅咒人来讲,幽灵=送上门的口粮。

游魂海域困不住厄运号,又或者说,这片海域之所以会如此,就是因为厄运号的缘故、

周边的薄雾渐散,傍晚时昏黄的阳光从天边映来,一名名诅咒人从甲板下爬出,它们站在甲板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边的夕阳。

“我的家乡,在那。”

一名诅咒人抬起死白的手,指向天边,它身上的衣物,早被海水浸泡的不成样子,依稀能看出,这是帝国的海军军官服。

被厄运号奴役的船员有两种,一是曾在这船上当过水手,二是因这艘船而死,这名皇家海军属于后者。

在这海军军官的衣领上,有块锈迹斑斑的金属牌,这是身份牌,避免在海战时因尸体的模样过于惨烈,无法辨认身份。

苏晓示意这曾是皇家海军的诅咒人上前,界断线一钩,将对方的身份牌勾下。

用小刀刮去上面的藤壶与锈迹,苏晓看到几个字,阿芒斯·默里,前面是名,后面是姓。

除了阿芒斯·默里这个名字,苏晓还在下面看到一个模糊的印勋,是男爵勋。

在帝国势力,爵位制在几百年前就废除,就算在没废除时,男爵也没太大权利,都是在海上英勇战斗,战后所封赏,真正的大爵位都是世袭。

37名诅咒人,其中有5名是帝国势力的海军军官,这是个好消息,能以此与帝国势力接触。

这个世界的帝国,没有具体的名称,也不可能有,原因是,魔海上的岛屿众多,所有帝国治下的岛屿,就是一个个公国,所谓帝国,其实就是因海盗的压力,众多公国联合起来的集合体。

暂时来看,帝国的权利还算统一,但这与苏晓无关,他要接触的不是帝国的官僚体系,而是帝国的海军体系。

在魔海上,帝国海军是绝对的实权派,没有他们在前面顶着,海盗登岛后,初期将出现灾难性的后果,直到四位大海盗将这些地盘接手。

苏晓看着手中五枚锈迹斑驳的身份牌,他接触帝国海军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弄一大笔金币,之后通过金币内的魔海能量,解除厄运号的封印。

还有个问题是,诅咒人不能登上陆地,想攻下沉船岛,这问题必须解决,至少要临时解决,让诅咒人们能在一段时间内登岛战斗。

不知不觉间,天色黑了下来,夜间的海面漆黑一片,一盏提灯挂在厄运号的船首上,左右摆动的同时,发出金属摩擦的吱嘎声,这情景有些恐怖。

几海里外。

“喵~”

贝妮仰躺在冰面上,四爪完全伸展开,白天时,它都认为自己死定了,遇到八阶违规者,那种情况下,可能连使用【庇护宝石】的机会都没有,不知为何,那违规者自言自语了一会后,就离开了。

吱嘎。

木板摩擦,贝妮略微抬起头,看到一盏提灯在远处靠近,它马上从冰面上弹起,尾巴炸毛了。

“呜~”

海风似乎在呜咽,一道黑影从冰面下略过,阴冷的能量在周边飘逸,完全压制了贝妮的感知力,她连一旁的阿姆都感知不到了,无助又可怜。

冰面旁的海水荡起层层波纹,一颗狗头缓缓从海水内上升……

五分钟后,贝妮气鼓鼓的蹲坐在厄运号的桅杆下,附近是满脸爪印的布布汪。

一张照片被抛到贝妮身旁,贝妮侧头看去,看到照片的内容后,它差点气的休克,照片上是她直立而起,宛如举爪投降的惊恐状。

暂不理会打到绒毛乱飞的布布汪与贝妮,船长室内,苏晓正借助提灯的橘黄色光亮,查看一份海图。

这海图是一名诅咒人随身携带,是由某种超凡海兽的皮所制成,魔海三分之一的岛屿、航线等,都记录在上面。

这是几百年前的海图,精准度方面是个大问题,有总比没有好,苏晓寻找一番后,海图上的‘圣尔德港口’,将他的视线吸引。

这里距离他不算远,以厄运号的速度,下半夜两点左右,就能抵达‘圣尔德港口’,这里是魔海世界的三片大陆之一,面积不到岛屿能比拟的。

更重要的是,在几百年前,这里是条分割线,将海盗与帝国的地盘分隔开,由此可以想象,圣尔德港口会驻扎多少皇家海军。

厄运号的风帆降下,航行速度达到极限,直奔‘圣尔德港口’而去。

……

无月的夜晚很黑暗,忙碌了一天的‘圣尔德港口’此时安静下来,灯塔内的火油燃烧着。

不远处的木质哨塔内,一名戴着三角帽的海军,正一下下垂着头,白天与情人会面,让他的腿都软了,晚上还要守港,他强壮的身体有些熬不住。

一种阴冷感飘过,哨塔上的海军陡然抬起头,借助上方灯塔的火光向下俯瞰,什么都没有。

“这鬼天气。”

哨塔内的海军取出一个小铁盒,用指尖将里面的油状物挖出一些,抹在鼻头与上唇间,刺激性的气味,让他精神抖擞。

这名海军士兵没发现的是,在码头前方百米远的海水内,一艘船帆暗红的三桅杆船,正潜在水下。

苏晓走在漆黑一片的码头上,他对‘圣尔德港口’并不了解,经历众多世界,让他有办法以最快速度见到‘圣尔德港口’的海军高层。

过了堆满各类货物的码头,苏晓抵达了一座港口小镇,他开始寻找门旁挂着提灯的建筑。

很快,他发现一栋二层石楼前挂着提灯,阿姆上前敲响门,约过了半分钟左右,门内出现脚步声,以及碎碎念般的低骂声。

“是哪个不长眼的,已经后半夜了……”

有些秃顶的旅馆老板扯开门,看到身高三米多,胳膊比他腿还粗的阿姆后,旅馆老板以不算热情,但很客气的态度,带苏晓一行人上了二层的房间。

“深夜打扰,有劳了。”

苏晓说话间,抛出一小块黄金,黄金在这个世界内有价值,但想通过黄金换金币,根本不可能,金币的珍贵,是在于其内部含有的魔海能量。

“不打扰,不打扰,已经下半夜了,客人饿了吧,我去叫醒我老婆,让她给几位贵客做夜宵。”

“不必了,我想让你帮我找个人。”

“找人……”旅馆老板面露难色,他是个普通人,接触的人比较多而已,除此之外,没其他能耐。

“我要找一个什么都知道些,还能弄到些‘小玩意’的人,那个人最好和皇家海军有关。”

“这……”

听闻苏晓的话,旅馆老板犹豫了,他感觉自己手中的黄金块开始烫手。

“客人你稍等,我刚好认识这种人,那是我侄子。”

旅馆老板脚步匆匆的离开,约过了十几分钟,杂乱的脚步声从旅馆外传来,片刻后,一阵急促踩踏地板的跑步声,从房门外传来。

砰!

房间的木门被踹烂,三名手持滑膛枪的海军士兵站在房门外,三把1米多长的滑膛枪都对准苏晓。

苏晓从床|上起身,皇家海军的效率还可以,比他预想中来的快些,他前行中抬起双手,咔哒一声,铁黑色锁镣铐在他手腕上。

“你来圣尔德港口有什么目的。”

一名面白无须的海军军官开口,并示意其他人别继续用枪口对准苏晓,这东西有不小的概率走火,是用于威慑普通人的武器。

“我是海盗。”

“什么?”

海军军官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再次询问,得到了相同的答案后,他才下令,将苏晓押送到港口的监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